白月貴族學校,一抹絢麗的血紅懸浮天車迅若閃電的飛入學校,巨大的引擎聲方圓千米都能聽見,氣焰無比的囂張。

與幾天前相比,學校冷清了許多,似乎在放假,學園道路上人影淅淅瀝瀝,沒有了往日的繁華熱鬧。

凡境《1》班。

君臨大步流星的走入教室,發現教室里空蕩蕩,學生少了三分之二。

原本百人的教室,此時只有二三十人。

「君臨哥哥。」

一個小身影見到君臨,立刻從桌位上站了起來,一臉興奮的道。

君臨哥哥已經有幾天沒有來學校了,她去他家找了他幾次,他都在閉關修鍊,真是的。

「咦,寶兒呢?」君臨驚訝的問道。

屬於他的課桌空蕩蕩,熟悉的身影已經不在。

「寶兒姐姐已經有好幾天沒有來學校了。」巧兒嘟著嘴道。

學校裡面,與她關係最好的就是君臨哥哥與寶兒姐姐,兩人卻都不來學校。

君臨聞言皺了皺眉頭,寶兒可是三好學生,正常情況下,應該不會曠課吧。

難道,最近鬧鬼事件太凶,她也害怕請假回家了?

白月貴族學校乃是白月城的最高學府,乃是培養精英的搖籃,從這裡走出去的精英學員,全部都是白月城的守護者。

所以,能在這裡上課的學生,隨時都可能上戰場。關鍵時刻,留著血都必須上,自然不可能因為一個恐怖事件就全校放假。

當然,學校不會放假,學員們卻可以主動請假回家。這一類事情學校也不會阻止,全部放行。

畢竟,學校里貴族佔了90%,很多學生都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父母當成寶,嬌生慣養。

叫他們頂住恐怖死亡的壓力繼續上課,恐怕很難,而且有些家長也不希望孩子在這種時候繼續來學校上課。

當然,學校里的精英,被當做未來棟樑培養的那些人,幾乎沒有一個人請假回家。他們的存在,才是學校里最精銳的部分。

一個學校,不可能所有人都是能挑起大梁的精英。

君臨眼中,寶兒一直都很自強,因為出身普通,她比所有人都努力,因為恐懼就請假回家,應該很難在她身上發生。

很快,上課時間便到了,一名職業裝女性走入教室中,正是谷曼西。

她掃了班上的學生一眼,與昨天相比,又少了三四個。

然而,令她有些意外的是,君臨居然出現在教室里。

這個小祖宗又跑來學校幹嘛?

谷曼西一陣頭疼,才清靜兩天,萬惡的君臨居然又出現在她面前。

她當然不認為,君臨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兒會因為恐懼而不來學校。誰都可能害怕,但君臨絕對不會。

但是,這種時候,尤煙兒校長肯定不會讓他來學校才對,他怎麼又跑來了!

不行,一定要向校長稟報。

谷曼西深吸了口氣,緩緩將情緒壓制了下去,學校正是多事之秋,希望這個小祖宗別給她鬧出什麼事情來。

「大家能堅持來到學校上課,老師很欣慰,接下來,老師將會講解一下基礎神文符號的含義與在生活中的應用。」

谷曼西拿起細長的教鞭,開始上課。

凡境班需要學的東西很多,不僅是修鍊,在人類社會生存,只會修鍊那是不行的,很多知識都必須一點點的教會他們。

當然,凡境班只是廣泛而淺顯的講一講,要求學生們知道有這麼一回事兒就行,不需要精通,至少不會什麼都不懂。

如果升到靈境班,則必須選修別的課程。例如選修軍武學科,就必須了解當下各類軍事化武器,懂的一些簡單的軍事化武器的操作,至少給你一架戰鬥飛艦,你要知道怎麼使用。

如果選修機甲課,那就必須精通各類機甲的操作,學習機甲的各種技巧,關鍵時刻能操控機甲上戰場戰鬥。

任何一個從貴族學校畢業的學生都是知識廣博的精英人才。

「老師,藍寶兒怎麼沒有來學校,她請假了嗎?」

下課後,君臨找到谷曼西,他總覺得,藍寶兒不來上課有些不正常。

谷曼西當然不會給君臨好臉色,聞言皺了皺眉頭,淡淡的道:「寶兒請假了。」

「寶兒自己請假的嗎?」君臨道。

「不是,兩天前寶兒突然不來學校,我也奇怪,聯繫了她的家長,她的家長給她請假了。」

谷曼西其實也奇怪藍寶兒為什麼突然不來學校,所以才聯繫了她的家長,可能她的家長不放心她繼續來學校吧。

君臨聞言,微微皺起了眉頭,可能谷曼西並不了解藍寶兒的家庭,但他卻很了解。

藍寶兒的父母對她一直不怎麼好,平時很少關心她,甚至藍寶兒平時在學校的生活費,她父母都不給。

藍寶兒以優異的成績考入白月貴族學校,對於這樣的平民學生,學校都是一律免去他們的學雜費。但生活費,卻是自己的私事兒,學校不可能補貼。

藍寶兒平時在學校勤學檢工,一人兼職了幾份工作,才能勉強在貴族學校這樣的地方生存下去。 據君臨從戶籍局調查的資料,藍寶兒並非她父母親生,而是從白月河中撈起來的一個女嬰,因為當時她養父母沒有孩子,便帶回去當做親女兒養。

然而,好景不長,幾年後,她養母驚喜的發現自己懷孕了,而且還生下了一個男孩。

一時間,藍寶兒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養父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她弟弟身上,對藍寶兒越來越冷淡。

父母如此不關心藍寶兒,這一次又怎麼會主動給她請假?

而且,以藍寶兒的性格,絕對不會輕易不來學校,就是父母阻礙,多半也攔不住她。

「你還是別老關心別人,先關心關心你自己吧,校長叫你去她的辦公室。」

谷曼西白了君臨一眼,下課後,她就給校長發了一條星訊。

果然,校長很快就回了消息,叫君臨立刻前往她的辦公室一趟。

校長辦公室,君臨熟門熟路,溜溜達達的就走了進來。

尤煙兒似乎在開會,辦公室里除了她,還有七八個人圍在圓桌前,眾人的面色似乎都很凝重。

君臨一眼掃過去,這些人他全都認識。

不是學校的高層老頭,就是學校負責治安的幾個高階老師。

他們聚在一起開會,多半是因為最近籠罩在學校的各種詭異殺人事件。

「各位稍等一下。」

尤煙兒見君臨進來,立刻站了起來,暫時停止會議。

「你個小鬼頭,不是叫你在家安分幾天嗎?怎麼又跑到學校里來了。」

尤煙兒在君臨的腦門上敲了一下,這個小傢伙,難道又閑不住了!

「我想上課了嘛。」君臨摸了摸腦袋,一副委屈的模樣。

「你給我過來。」

尤煙兒翻了一個白眼,相信你才有鬼!什麼時候見過你很熱愛學習了?

不過見君臨裝出一副委屈的模樣,尤煙兒不爭氣的心軟了下來,不再教訓君臨,拉著他走到旁邊一個小隔間。

校長辦公室,外面乃是尤煙兒平時辦公與開會的場所,至於裡面的隔間,則是她的私人休息場所,沒有她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進入。

「把手給我。」

尤煙兒抓起君臨的手掌,然後一道溫和的荒氣便探入了君臨的體內。

「幹嘛?」君臨眨了眨眼睛,怎麼又檢查他的身體啊。

「別說話。」

半響,尤煙兒才把手收了回來。

「果然是凡境五重天的修為。」

尤煙兒眼底閃過一抹震驚,幾天前,她親自檢查過君臨的身體,他不過才凡境一重天的修為。這才幾天,他居然就達到了凡境五重天,做跨域神艦也沒有這麼快吧!

尤煙兒坐在一張精緻的沙發上,大.腿比直細長,白嫩可人,玉足上套著一雙血紅的高跟鞋,渾身散發出女王的氣勢。

她就那麼看著君臨,許久都沒有說話,一直看著,似乎想把君臨看個通透。

「煙兒姐姐,你這麼看著我,我很有壓力哦。畢竟,別人做夢都想你留意他一眼,然而卻得不到。你這麼一直盯著,我怎麼消受得起。」

君臨嬉皮笑臉的道。

「別給我拍馬屁。」

尤煙兒輕哼了一聲,淡淡的道:「「你在神武宮的戰鬥場景我已經看過一遍,你不準備給小姨解釋一下嗎?那般嫻熟的戰鬥經驗,與高深的武道意志,恐怕小姨都甘拜下風,自愧不如。」

居住在神武宮中的戰鬥,因為白月城不斷鬧出恐怖事件,所以反而沒有引起多少人的關注,知道這件事兒的人,雖然也不少,但在白月城這般龐大的城市裡,肯定也不多。

畢竟,那日在武神宮,認識君臨的人都不多。 總裁舊愛惹新婚 即使有些人認識他,四處傳播,但也因為數量太少,傳播的範圍有限。

至於媒體機構,全部都在報道城內的治安問題,誰會管他這麼一件小事兒。

但君臨身邊的親人不同,她們時時刻刻都在關心他,自然很容易就能知道。

「呃,煙兒姐姐,這事兒我也挺納悶,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之間就會那些東西了,好像感覺我就是一個大高手,或者我以前就是一個大高手……」

君臨開始胡扯,眼睛都不眨一下。

「行了,別給我瞎扯犢子,還大高手,臉皮厚不厚。」

尤煙兒擺了擺手,懶得再聽君臨瞎扯淡。眼眸中有些略有所思,其實她心中已經有了猜測。

至於具體怎麼回事,她不想打破砂鍋問到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她只要確定,這個人還是君臨,還是她的寶貝侄兒就行。

一直以來,她都很期待君臨能有出息,至少別讓她們太擔心。現在的情況,似乎已經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君臨走出尤煙兒的辦公室,嘿嘿一笑,這一關總算是混過去了。

原本他以為,需要解釋一大堆,編出各種故事。

然而,事情卻是如此的簡單,孟仙兒根本什麼都不問,尤煙兒也只是隨口問了兩句。

或許,她們心中已經有了什麼答案。

什麼答案,君臨沒有知道的興趣,只要她們不找他麻煩就行。

一道黑影,從旁邊的花叢中一閃而出,出現在君臨面前。

那是一隻無比可愛的小黑狗,毛髮柔順光亮,不過它的眼神,卻給人一種很賤的感覺。

「找到了沒有?」君臨淡淡的問道。

「一隻尊境噬魂獸的分魂。」小黑冷冷的道。

他什麼人,剛進入學校就嗅到了荒族的氣息,區區一隻噬魂獸的分魂,豈能瞞過他的眼睛。

「噬魂獸,難怪!」

君臨眼中閃過一抹驚訝,噬魂獸在荒族中不是很常見的種族,他沒有料到,白月城這種小地方,居然會有噬魂獸出現。

一頭尊境噬魂獸,等階倒是不高,不過對於白月城來說,幾乎是毀滅性的災難。

「分魂就敢如此囂張,當白月城那麼好欺負嗎。走吧,將那傢伙揪出來。」君臨冷笑道。

校長辦公室,場面很凝重。

尤煙兒面色嚴肅,一言不發,身上一股恐怖驚人的氣息隱隱籠罩在辦公室中,在坐幾人一個個都如坐針氈。

「校長,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們真的無法將他找出來嗎?」

學校里的一名地位頗高的長老有些忍不住的問道。 白月貴族學校,除了校長尤煙兒,最具權威的便是十大長老。

十大長老任何一個人的修為都不低於天境五重天,即使放在天境存在中都是資深的老一輩強者。凌飛揚雖然年紀輕輕便突破到天境,但與十大長老相比,卻有著巨大的差距。

辦公室里,十大長老來了五個,剩下的幾個全都是因為有要事在身才沒有過來。

此時,辦公室的氣氛凝重到極點。

「校長,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另一個長老忍不住問道。

自從連續出現詭異殺人事件,學校的高層便展開了徹查工作。然而,無人能找出幕後黑手,兇殺案卻一直在發生。

最後,十大長老幾乎全部都出動,甚至尤煙兒都親自出馬。然而,依舊沒有找出那個殺人兇手。

尤煙兒站在窗前,目光望著遠處的天空,許久,才淡淡的道:「噬魂獸,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吧?」

「什麼!」

辦公室里的眾人聞言紛紛色變。

能在出現在尤煙兒辦公室的人,全部都是學校的高層,自然一個個學識廣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