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血將秦浩的肉身直接焚化,然後重新打造,反覆了九次,整個肉身此刻都開始自主的散發出混沌一般的光芒。

這才是真正的混沌之身,之前的修羅之身還有那不滅金身都被包容在了其中,此刻的秦浩的肉身經過了九次重鑄,徹底成為了真正的混沌之身,隨時可以身化混沌。

秦浩回過神來,握了握拳,仰天長嘯,整個藏經閣都震動不已,有著祖龍加持的藏經閣,秦浩一吼之下,居然都開始不穩了。

秦浩知道時間快到了,祖龍維持這個密閉的空間九千多年無疑是非常不容易的。秦浩想要出去了,並不需要祖龍的允許,秦浩眼中自然看到了由時空之力組成的門戶此刻就在藏經閣之中。

那是秦浩原本來到此地的門戶,一直存在,只不過被祖龍封閉了起來。

但是秦浩已經將原始的奧義理解,也可以說是宇宙的真理理解。

秦浩並沒有自己的飛過去,而是通過一年操控空間元素的節點,一瞬間將自己的直接空間轉移到門前,一步踏出,秦浩看著時空元素的力量兩個節點對接,秦浩直接出現在祖龍殿中。

而此時混沌池之中的香香此刻也睜開了雙眼,身上的氣勢直接突破了到仙聖中階。由於祖龍的祖龍界此刻隔絕到了仙聖之劫的到來,所以香香只是突破了卻沒有開始渡劫。

「爸爸!」香香根本嗎,沒有任何猶豫就飛了出來,混沌池此刻也化作了一灘清水,沒有半分的混沌能量。

香香一把將秦浩抱住,絲毫沒有顧忌秦浩的眼睛都快直了。

「我的天,這真是有人犯罪啊,我忍,這可是我名義上的乾女兒!還喊我爸爸呢,不過,好刺激啊!」秦浩的腦海閃過了各種念頭,如同打架一般,秦浩發誓從來沒有遇到如此糾結的事情。

「咳咳咳,香香,你先把衣服穿上在說!」秦浩故意咳嗽了一下說道。

「啊!」香香太想秦浩了,一看到秦浩就迫不及待的飛了出來。因為香香已經長大了,恩,全身上下都長大了,龍族就是有著天生的優勢,該長大的地方就是發育的好。

所以原來的小蘿莉衣服都被撐破了,此刻的香香無疑是十分的香艷的。但是秦浩還是忍住了。

很快香香手一揮一道混沌龍氣就將全身都籠罩了起來,形成了一件混沌龍氣的龍袍,看起來平添了一絲威儀。

有些女帝的感覺,看著如此模樣的香香不禁有些好笑。

「爸爸,你笑啥,是不是覺得我這身衣服不好看啊。」香香指著自己的龍袍說道。

「不是,不是,香香最美了!」秦浩連忙的說道。

香香聽完眨眼一笑,抱著秦浩的臉就親了一口。「爸爸最好了,香香最喜歡爸爸了!」

秦浩頓時都點頭大,這個小妖精,真是太折磨人了。不過此時卻是出來拯救了秦浩。

「秦浩,恭喜你,想必你已經見到他了吧!」祖龍此刻似乎要消散一般出現在秦浩和香香的眼前。

秦浩手中一道精純的混沌能量夾雜著他的一滴精血飛入了祖龍的龍魂之中,祖龍魂頓時得到了大補之葯一般,精神了許多也凝實了許多。

黑暗血時代 「謝謝,不過也只能將我多維持一段時間罷了,我和他終究是要回歸混沌,回歸大道的!」祖龍欣慰的看著秦浩,似乎是十分的滿意。

「兩位前輩的功德,吾等永生難忘。」秦浩向著祖龍深深的一拜,之前那道身影奔潰的太快,秦浩來不及拜,此刻卻是將之補了回來。

「好好好,果然他沒有看錯人!」祖龍大笑,笑聲響徹了整個祖龍殿。

「香香是我祖龍一脈的唯一希望,希望你能夠多替我照顧一下。吾卻是無法看著她踏上巔峰了。」祖龍看著秦浩,似乎是要秦浩答應他這個要求,他才能放心的離去。

「香香是我的女兒,我一定會保護好她的。」秦浩正色道。

「如此,我放心了,希望你可以完成我和他沒有完成的事情吧!一線生機,事在人為!」

祖龍說完之後,全身璀璨了起來,此刻的氣勢不斷地飆升,重回到了巔峰一般,宇宙萬界之中唯一的祖龍。

此刻的的祖龍渾身透著無敵的氣息,就算是接受了傳承的秦浩都被那無敵的威勢震撼到了。

隨著一聲震天的龍吟,響徹了整個宇宙,祖龍徹底隕落,但是諸天萬界的卻是天降了無數的祥瑞,那是祖龍以自身為代價,將天機完全遮蔽。

而秦浩卻是帶著化作了戒指的祖龍界和香香消失在了祖龍深淵。 第二天的地上積了厚厚的雪。

蔣驍沒去公司,一個人站在窗邊看著外面白茫茫的世界。

宿醉已醒,昨晚上的事他當然都還記得。

早上打開手機,徐嵐一連給他發了好幾條消息,都是道歉求原諒的消息。

蔣驍只淡漠地回了句「沒有下次」。

徐嵐沒敢再騷擾他。

蔣驍覺得徐嵐和溫雪這兩個新招的秘書都不是省油的燈。

年紀輕輕,想什麼呢?

他皺眉,去廚房給自己做了一碗面。

他今天沒打算去公司,外面雪很厚,也沒法開車出去。

他難得能在家呆一天。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抱著平板電腦處理了幾份工作,閑暇之餘又去看書、補習英文。

這幾年他挺上進,可惜底子薄弱,學習起來比別人慢,好在他願意學習。

容錦承都變了,他還不能改改嗎?

室內很暖和,暖氣呼呼吹著,地上的毛絨毯子格外舒服。

雪停了,外面的世界一片明亮,銀裝素裹。

蔣驍看書看得頭痛,忍著勁看下去。

下午,徐嵐又給他打了電話。

蔣驍沒必要不接:「喂。」

「蔣總……我酒醒了……」徐嵐帶著哭腔,哽咽,「我昨晚上真得是喝多了,回家后我就醒過來,我錯了……我不該逾越……」

「如果是道歉的話,我要看到行動而不是口頭。」

「嗯嗯,我知道了,蔣總你別往心裡去。」

蔣驍沒再聽她辯白,掛上電話。

徐嵐沉默。

她試用期還沒過,最關鍵的是先過試用期,別的都好說。

她以為單身的年輕男人大多一個樣,禁不住女人的勾引。

可她沒想到蔣驍喝醉了都沒跟她怎麼樣。

這讓她覺得自己的如意算盤是不是打錯了?

當務之急是先過試用期留在公司。

打完電話,她正好看到溫雪從洗手間出來。

四周沒人,徐嵐踩著高跟鞋走過去:「溫雪,你找到下家公司了嗎?」

溫雪被她堵在牆邊,搖搖頭:「為什麼要找?」

「你試用期快結束了,不先找一份工作的話,我怕你會餓肚子哦。」

「老闆又沒說不要我。」溫雪不服氣,瞪著她,「我工作做的又沒問題。」

「小姑娘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非要你老闆明說啊。」徐嵐輕輕嗤笑,眼底都是不屑的神情,「昨晚上酒宴后,蔣總在我那兒過夜的,他明確跟我說不留你。」

「他在你家?」溫雪不可思議地睜大眼睛,掌心貼著冰涼的牆壁。

「對啊,你以為呢?我們昨晚上都喝醉了,他先送的我回家,後來就沒走,還要我仔細說嗎?」

「你告訴我幹什麼?我又沒興趣知道!」溫雪突然推了徐嵐一把,跑走。

「我只是好心讓你提前做好走人的準備。」徐嵐抱臂看著溫雪跑走的背影。

跟她斗?

溫雪跑到辦公室就不開心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獃獃的,發怔。

她盯著電腦屏幕看,腦中全都是蔣驍和徐嵐在一起的畫面。

虧她夜裡頭還傻傻問他睡了沒有。 一個男子坐在無上的王座之上,看著宇宙萬界無盡的祥瑞降臨,眉頭皺了起來。

「祖龍,你這樣為了遮蔽天機,遮蔽我的探查,不惜形神俱滅,值得么,你遮蔽不了多久的,既然你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我就表示一下尊敬,也算是我為你這位老對手送行了!」無上王座的男子此刻緩緩地閉上了眼睛,隨著他閉眼,天道都閉上了眼睛一般。

祖龍以刑神俱滅的代價給秦浩他們換來的時間,就算是他也無能為力,無法去藉由天道之眼探查世間。

而別的地方都心生出了感應,道教之中老子也就是太上老君,望著萬千祥瑞降世說道:「雖生祥瑞無數,盛世開啟,但是劫數也將至,這一劫恐怕沒有人能夠避開,亂世已經來了,吾又該如何去尋找那一線生機。」

「傳令下去,所有弟子歸位。」隨著老子的一聲令下,一場風雨欲來的大世從此開啟。

而其他各教也是如此,紛紛的召回了所有的弟子,一時間,整個諸天萬界的傳送陣法人滿為患,川流不息,各大教派在外雲遊尋求突破的弟子紛紛回歸。

而此刻的祖龍城卻是熱鬧了起來,龍皇,風后,墨玉麒麟三人相繼出關,不言而喻,其境界已經達到了仙聖初階。於是大擺宴席,祖龍城慶祝了起來。各種之人紛紛前來道賀,巫族和妖族之人過來了。

「秦浩呢,你們的秦城主在哪,一次就是消失那麼久,死哪去了!」此刻敢這樣說話的也只有林紫玥了,畢竟這位可是秦浩的妻子,龍皇的呢個人哪敢以自己的身份壓人,連忙解釋。

「秦城主和香香去尋常祖龍傳承了,相信不久就會回來了。」龍皇倒是圓滑,沒有多久的時間,不久在這等境界的眼中可以是短暫的幾個月甚至幾年,畢竟一個閉關可能都是百年的。

林紫玥自然也知道龍皇是在打個原場,回答跟回答沒有什麼區別。就像是女生說她馬上就出門的一樣,還是的老老實實的等上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

眾人相互寒暄了一下,就開始問龍皇他們怎麼突破的,畢竟集體突破,要是沒有某種方法,他們打死也不信。

「這個我們能夠突破,全部靠的是秦城主的功勞,一切的事情都等秦城主回來才可以。」這一次的龍皇卻是直接了當說出了秦浩帶領他們突破了仙聖。

一瞬間,引起了轟動,畢竟,能夠突破仙聖是所有人的必勝追求,但是幾乎沒有人都能夠突破那個門檻,所以仙聖幾乎隱匿,無跡可尋。

而龍皇卻告知他們仙聖是可以突破的,而且這個方法還掌握在了秦浩的手中,這就相當的有意思了。

這是龍皇為秦浩的仙聖軍團預留伏筆,畢竟在場的無論是妖族還是巫族亦或者其他種族的仙帝巔峰強者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而這些天纔此刻卻是主動的送了上來,龍皇相信只要這突破仙聖的誘惑放了出來,相信沒有誰會不動心的。到時候秦浩回歸,仙聖軍團就能夠有更多的新鮮血液的加入。

之前三族之中的仙帝巔峰的強者分到了混沌蓮子之後都選擇了閉關,在龍皇他們出關之前,已經一個個出關了,當然幾家歡喜幾家愁,不可能全部都突破了,有的人甚至還死在了仙聖之劫下。

但畢竟還是有著幾個人突破了,剩下的沒有突破,也達到了半步仙聖的地步。而這次的宴會他們並沒有來,畢竟剛剛突破,不像是龍皇他們根基深厚,他們需要好好的穩定一下。

這也是宴會的眾人只看到了龍皇他們三人突破了,不然要是看到還有幾人也突破,眾人得被嚇死,什麼時候,萬年不出的仙聖級強者居然這麼多了,還都是秦浩的手下的。

就在眾人歡慶的時候,一道光門出現,眾人頓時戒備了起來,連龍皇都不例外,因為這次宴會是他們三人聯手所舉辦的。他們聯手將宴會的空間都封鎖了,居然還有人能夠通過空間光門進來,說明來人修為不在三人之下,或許還要更強。

而就在眾人盯著光門的時候,一道亮麗的身影踏了出來了,看著所有人的眼神,香香,突然惡作劇的想法就出現在了腦海之中。

轟,一股絕強的氣勢沖香香的身上爆發,那是祖龍之威,並且從祖龍深淵出來后,秦浩帶著她度過了仙聖之劫,此刻的香香已經是仙聖中階的存在。

祖龍加仙聖中階,散發的威壓恐怖無比,但是香香是有分寸的,並沒有太過強勢,不然就要有人出醜了。

龍皇和風後面色巨變,墨玉麒麟就要出手,看著那霸道無比的身影,眾人的心中卻是有著一種苦澀。太強了,一個人就可以壓制全場眾人。

「好了,香香,不要玩了!」秦浩卻是緩緩從光門之中走了出來。摸了摸香香的頭,香香的氣勢頓時就消散了,旋即大笑道:「父親和母親他們連我都認不出來了!」

眾人覺得身上的重擔一輕,卻是緩了過來,必將要對著如此強者出手,心理也是一種巨大的壓力。這是秦浩故意如此的,故意走在了香香的後面,目的就是為了想要讓這些人知道,這個世界已經不在是原來的模樣了,秦浩也不想要那些膽小的,畢竟自己的仙聖軍團和將要面對的敵人可是連祖龍都隕落的存在。

那些人的表現秦浩都一一的看在了眼裡,到時候挑選的時候,就可以直接篩除了,畢竟混沌蓮子也不是可以變出來的,當然是越用越少了。

不過秦浩在藏經閣卻是找了一本培植各種珍貴的仙植的書,於是將混沌青蓮的蓮子總種植在自己的體內,因為混沌青蓮必須生長在混沌之中。

而秦浩當時可沒有那功夫,於是就像混沌蓮子種在了自己的體內,自己本就可以身化混沌,所以混沌青蓮已經在秦浩的體內生長了近一萬年了,由於是秦浩不斷的用混沌能量灌輸供養,離開花結果也不遠了。

眾人見到了秦浩,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場面一下子清凈了起來。 原本眾人還有著些許自傲,龍皇鳳后,墨玉麒麟三人得到突破仙聖。也不過是仙聖初階,眾人經過了邪神的那場大戰之後許多人都突破了半步仙聖的境界!

而許多人也看到了仙聖境界的路,甚至於刑天這種巔峰強者都已經快要達到仙聖的境界了,只差最後的一個小頓悟!

但是香香一出來卻讓眾人都清醒了過來,此刻的世界在也不是原來的!

自己原本作為時代的巔峰強者在這裡已經不適用了,自己如果還不知道變通,就要被殘忍淘汰,畢竟秦浩可不需要一位自以為是的祖宗!而是一個聽話的強大戰士!

「那個秦城主,我等今日而來是為了尋求突破仙聖而來。沒有其他惡意!」一個三眼族的仙帝巔峰對著秦浩說道,語氣無比的恭敬!

「哦,原來是這樣啊,但是我為什麼告訴你們!」秦浩卻是直接說道!自己的秘密為啥要免費分享出來,自己又不是冤大頭!

「這個,秦城主,我們會給秦城主滿意的報酬作為交換!並不是想要秦城主免費跟我們分享。」

「不稀罕,你們全身加起來地東西都不如一個仙聖的契機,畢竟在仙聖強者的眼中,你們就如同螻蟻,有什麼東西可以此仙聖境界更有價值?不,你們沒有比此物更有價值的!」

「你們現在要跟我談交易?不覺得可笑么?」秦浩嘲諷道!

秦浩雖然對著這些沒有交集的大族強者絲毫沒有留任何餘地!但是秦浩還是將巫族和妖族單獨的放了過來!

由龍皇負責招待二族,畢竟這二族都和秦浩有著不小的淵源。秦浩對二族的信任程度肯定是遠超其他的種族的!

而巫妖二族也知道秦浩的想法,想要打造一個完全聽其指揮的仙聖軍團。

眾人知道仙聖級彆強者的難得,所以也明白秦浩為何要如此做,換做自己只會更過分,畢竟仙聖級別的強者可不是仙帝巔峰能比的,一個仙聖境界的強者,哪怕是仙聖初階,也能碾壓一堆仙帝巔峰之人!

但其他的種族強者看著巫妖二族被特殊對待,頓時心態不平衡了起來,他們認為這是秦浩在故意刁難他們!

只是礙於秦浩的威勢,眾人敢怒不敢言!

當然這一切都被秦浩看在眼裡!

「我這裡不是開善堂的,想要突破仙聖,可以,發誓效忠於我。我給予一次突破仙聖的契機!」秦浩看著眾人,直接了當的說出自己的要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