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時,堂中的論功賜葯,也差不多到了盡頭。

「是了,今日怎麼不見『聽聲』的馬老族君?他老人家不在么?」

張凌橋把玩著手裡最後一枚荔枝核大小的丸藥,白色的滑亮葯殼隱隱泛光。

這是來之前元君大人特意交待的,說是這位馬老族君最不服管教,次次給難堪,這次若是還不見人,絕不賜葯!眼前諸般大事在即,需要絕對忠誠,沒工夫再跟這老東西彆扭,必要時甚至可以殺一儆百!

眾人我看看你,你看看我,無人介面。

羅玉鳳輕咳一聲,曼聲道:「馬老族君身子不適,他年紀大了,性子又孤僻,一晃眼便不見蹤影,這兩日都沒看見。請使節大人賜下妙丸,妾身先代老族君謝過。」

她知道馬老族君先前連續數年的表現可能已經引起了元君的殺機,擔心這次一旦對面硬嗆誘發惡果,所以先把他給藏了起來。

「呵呵,那倒也不忙,待老族君回來,我再當面交給他。」

羅玉鳳也沒想如此輕易到手,正要起身率眾人致謝,張凌橋卻舉手制止,「元君大人說了,今年諸事繁雜,還多有借重各位之處,為免毒發意外,煩將『繼嗣妙丸』置入酒中,與我同飲這一杯!」

羅玉鳳暗呼不妙,她原本安排了幾人取葯不服,寧可犧牲性命,要把保留下來的藥丸讓給馬老族君。

這些年扁鵲堂的日子很難,眾人都懂了「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道理,果然在夠格領取藥丸的人里,真有不懼犧牲之士,而且不止一人。

尤其為防張凌橋他們識破,好幾個都並非是『聽聲』一族的族人,分散在『望色』、『寫影』、『切脈』三族中,這幾人都不當場吞服,先保留起來,之後再犧牲其一以救馬老族君。

而張凌橋的這一著,恰恰是料敵機先。

當場服藥,以張凌橋背後那兩位黑衣人的修為和目力,很難當著他的面動手腳。

果然,在飲酒之前,身後黑衣人嘴唇微動,湊在張凌橋耳邊說了些什麼,張凌橋重重一哼,冷笑著接連點破數人,稱不願服藥送回過來便是。眾人無奈,只得投藥飲酒,預布的暗樁全被拔了起來。

「我知曉那位馬老族君藏在哪裡了。而那張凌橋也知道我藏在哪裡了。 婚戰:只結婚不說愛(全文) 小書生,準備配合我,姬大小姐該出場摸魚了。」

狐狸姐姐忽地目露恍然,笑吟吟道。

丁保正想發問,堂中,羅玉鳳忽地一聲暗嘆,面上卻不動聲色,忽道:「是啦,妾身尚有一事稟報使節大人。」

「說。」

「我『寫影』有一名忠忱之士,新近練成了嫡傳絕學,懇請使節賜妙丸解藥,從此忠心侍主,絕無二志。」

輕輕擊掌,後堂走出一名中年男子,年紀約莫三十歲上下,形貌普通。

張凌橋未想到會有這種情況,微微遲疑,身後黑衣人再次附耳密語,他終於了解到這羅玉鳳竟是要抱著犧牲此人的目的,也要為那位馬老族君換取一枚至關重要的「繼嗣妙丸」,頓時怒不可遏,冷笑道:

「比起這位兄弟,本使節認為有一個人更有資格接受妙丸解藥,從此忠心侍主。」

他從容笑著,誰也看不出在他正氣凜然的外表之下,正轉著毒蛇般冷厲的念頭。

「呵呵,前日那位姬小月姬少堂主,今日怎地沒來?」(未完待續。。) “”=”(‘”=””>

破解陣法,對於眾人來說,太過玄奧的。

但在陣法師眼裡,其實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

無論什麼樣的陣法,都會有破綻,也就都會有破解之法,只不過手段高明的陣法師,布置的陣法破綻極為隱秘,或者需要的破解之法過於高超。

九劍尊者雖然很厲害,但只是一介散修,請來的陣法師不可能過於厲害。

而且這裡的陣法經歷了近千年,早就殘破不堪了,就好像隱藏墓穴入口處的那道陣法一樣,若不是殘破到那般地步,也不會被人無意發現。

陳大師專心地破解陣法,神紋在他的指揮下,宛如萬能的工具。

聶雲見了卻是搖頭,此人的技術真不怎麼樣。

散修聯盟的人卻望著聶雲,見他還不動手,有些著急,聶雲卻笑了:「破解陣法哪有這麼容易,先下手就一定快嗎?陣法一道與天地暗合,破陣要有大局觀,有時候甚至需要多觀察周圍,萬萬不可拘泥,我打賭,這位陳大師這樣繼續下去,半天都破不了陣法。」

「我若破解了又待怎樣?」陳大師大怒,什麼時候被這樣看不起過。

聶雲好笑道:「怎麼?還想打賭學狗叫不成?」

眾人早就知道這兩位大師不合,此刻也沒辦法插手,只能暗暗搖頭。柏渡億下潶演歌館砍嘴新章l節

「好了,兩位大師要不各自行動,看誰先破陣便是。」有人提議道,否則兩位大師就這麼鬥嘴,這古墓裡面的寶貝還要不要了。

「正合我意,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先前不過是你運氣好,有本事再試試。」陳大師冷笑,從始至終他就看不起聶雲,他根本就不相信一個少年在陣法上能有什麼水平,頂多是個半吊子。

「沒賭注,真沒意思。」聶雲懶懶地動手。

這句話卻實在是揭陳大師的傷疤,暗諷他不敢賭。

聶雲也不再理會他繼續拋來的怨毒目光,開始勾勒神紋,至少光是這手法和速度,就不是身邊這個陳大師可以比的。

眾人除了陳大師全是外行,看得眼花繚亂。

「激將法還是挺管用的。」聶雲一邊動手,心中卻是在冷笑。

若是平時,等到這位陳大師發現不對,肯定會思考其他方法,但被聶雲剛才這麼一激,他反而不肯放棄,總感覺若是放棄,就正好被聶雲說中了。

時間一點一而過,最後聶雲開口道:「這陣法布置得不錯,但依舊入不了我的法眼。」

眾人聞言,激動道:「陣法破解了?」

聶雲點頭,道:「哪位高人願意出手,攻向那三處?」

一位青山宗的前輩聞言,立馬道:「我來吧。」

他元力凝聚於指尖,伸手一點,連續出手,三道劍指破空而去,若是平時,定要有人讚歎這指法,可惜這個時候大家關心的還是破陣。

果然,奇異的光華在這三指之處閃耀,最後光華收斂。

「好了?」有人忍不住道。

「你以為還要怎樣?」說著聶雲大步朝前走去,直到越過前方那幾具屍體,都沒有任何危險出現。

「大師果然厲害。」眾人馬屁連連。

聶雲很高興,最喜歡這樣拍馬屁還拍的一本正經的人了,讓人一點都不覺是在拍馬屁。

陳大師卻是臉色鐵青,他早已經發現破陣之法不在陣法中,開始觀察周圍,卻還是比聶雲晚了一步,想想,若不是因為聶雲的話而固守著第一種方法不可放手,他比聶雲破陣的速度還快,越想越是不甘心。

「正如陳大師所言,這人不過是運氣好了一點而已。」落在後面的太湖門前輩安慰陳大師道。

「哼,我就不信他運氣一直這麼好。」陳大師倒是臉皮厚,安慰的話完全當真了。

眾人再次前進,很多時候,都需要有人前去探路,如此最省時間。

說白了,需要炮灰去送死。

這樣的人自然從青山宗和太湖門出了,這些人一副悍不畏死的模樣,也不知道是被成功洗腦完全願意奉獻自己,還是深知無法反抗反正家人被許諾會被厚待。

奇怪的是,聶雲每次都能在陳大師前面將陣法破解。

這實在是讓陳大師的心理快要崩潰了,眾人皆是報以同情,同時想起陳大師往日那不可一世的模樣,心中又暗爽。

大家可不覺得你很快也能破解,他們只知道,這一路上,陣法都是聶雲破的。

「呵呵,這個陣法不需要破解,大家跟著我走就行了,記得不要走錯,死了別怪我。」聶雲再次搶先一步道破玄機。

陳大師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了,尤其是聶雲望向他那得意的笑,簡直是打他的臉。

「哎,我就說做人不要太裝逼,裝多了總有被打臉的時候。」聶雲暗笑。

眾人嘴角抽搐,心想,你這句話就夠裝逼的的了,不過他們心中卻很爽,因為這句裝逼的話完全是在打陳大師這位曾經裝逼無數的人的臉。

「忍,我一定要忍,被我逮到機會,我要你死。」陳大師壓著怒火,心中狠道。

就在聶雲感覺拖延時間越來越難的時候,眼前的景象讓他一喜。

原本單一的通道,忽然出現八扇門,根本不知道哪扇門是真的。

「八重迷宮陣,哈哈哈,天助我也。」聶雲大喜,這八重迷宮陣,師叔教他破解迷陣的時候,完全是當做最基礎的教材來教他,可以說被他早已經摸了個透徹了。

然而,對於某些還不知道自己是半吊子的人來說,就不一樣了。

「咳,竟然是八重迷宮陣,難辦了。」陳大師臉色不好道,顯然對他來說難度很大。

「這個陣法很難破解嗎?」有人忍不住問道。

陳大師點頭:「那是自然,破解迷陣一般都比其他陣法難,有些高明的迷陣連陣法師都能欺騙,這八重迷宮陣法,想要破解可不容易,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

「那怎麼辦?」眾人急了。

陳大師嘆道:「有個比較運氣的破解法,一個個試過去,當然要有陣法師領隊,一般八重迷宮陣,每一道錯誤的入口都設有陣法擊殺來人。」

眾人聞言,然後……都望向了聶雲。

「混蛋,太欺負人了。」望著一齊望向聶雲的眾人,陳大師練的鐵青,這分明是不相信他。

「啊,好心塞啊,這種感覺多少年沒有過了。」陳大師欲哭無淚。

聶雲笑這拍了拍陳大師的肩膀,安慰道:「陳大師雖然技藝粗糙了一點,但這次說的沒錯,要不咱們分成兩隊,這樣速度快一點,總之,最後無論是否走對,都要回來這裡集合。」

陳大師臉都綠了:「你真的是在幫我說話嗎?為何心更塞了?」

「既然聶大師這麼說,那就這麼做吧。」眾人附和。

陳大師頓感心好累,同樣的提議,怎麼待遇差距就這麼大呢?

「我有個建議,咱們人員打亂,大家不介意吧。」青山宗那邊,忽然有人提議道。

眾人一愣,很快就明白過來,這是怕某一方正好走對入口,要是他們那邊的人正好更多,誰知道會不會食言,全都去搶寶藏了。

「好吧,就這麼決定。」

這個建議既然說出來了,就必須執行,反對的人絕對會被冠以心懷鬼胎的名義。

「好了,我們走這邊,你們走那邊吧。」隊伍打亂之後,聶雲隨便指著兩個方向道,看似隨意一指,其實全是錯誤的方向,因為熟的不能再熟的聶雲早就在短短的時間內,確定哪道門是正確的了。

如今聶雲建立的威望終於派上了用場,他說走哪就是哪即使大家都知道現在是在試運氣,依舊覺得聶雲更高明,隨便一指也會是更有可能的方向。

陳大師可沒心情在這個時候跟聶雲作對,他只知道,這樣分開,終於又證明自己的機會了。

另一邊,聶雲暗笑:「看來又能拖延一些時間了。」

很快他又皺起了眉頭:「深入這麼久了,總感覺快要到目的地了,或許這八重迷宮陣之後就是終點了,宗門的援軍什麼時候能到?若是還不來老子就要自己動手搶了,那個時候被我吃下去的東西可別想我吐出來」

開心閱讀每一天 “”=”(‘”=””>

雙管齊下,陳大師終於有了表現的機會。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直到親眼見到這位陳大師成功破陣,眾人終於相信,這傢伙真的不是過來混吃等死的,就連太湖門都鬆了一口氣,就是他們看著一路上這位陳大師的表現,都要以為自己請的是一個廢物了。

然而,不幸的是,聶雲的人馬每次都先出來等他們。

「陳大師好歹也快點啊,別總是讓我們等你們啊。」聶雲揶揄道。

「忍,我一定要忍!」陳大師要被聶雲氣瘋了,奈何技不如人,反駁也是蒼白的。

「繼續吧!」聶雲又「隨便」指了兩個方向,陳大師氣極,只想著這次一定要比聶雲快,完全沒有反對的意思。

直到第三次眾人回到原地的時候,聶雲依舊比陳大師更快回來。

「六扇門我們都去過了,如今剩下兩扇門中,一定有一扇是真的。」眾人意識到,終於快要到終點了。

這個時候,就是陳大師也沒有因為前面嘗試全錯而甩鍋給聶雲,誰讓他自己當初都說了,這個辦法完全靠運氣,最多只能說聶雲的運氣差。

「我走這裡,你們走那裡。」聶雲再次道。

「記得,無論什麼情況,都一定要先回到這裡集合。」有人提醒道。

「這次一定要成功,先前丟的臉面全都可以挽回了。」陳大師陰冷地望著聶雲,他也隱約感覺,快要到終點了。敗獨壹下嘿!言!哥

聶雲這邊,依舊保持著破陣的速度。

終於,前方探路的人一聲驚叫:「這裡有扇門,我們走對路了。」

眾人大喜,先前走到最後都是死胡同,這一次終於走對路了,意味著,古墓的終點就在眼前。

「大家先回去吧集合吧!」聶雲忽然道。

眾人明白,若是這個時候打開這扇門,說不定有人就忍不住衝上去了,還是先回去集合得好,否則一旦鬧出事來,可能直接引起一場混戰。

陳大師帶著他們的人馬出來的時候,臉色沉的難看,這一路完全被聶雲壓著。

但其他人就不一樣了,他們知道,終於到快要到終點了。

「一起走吧。」

幾位真武五重的最高戰力走在前面,順利地來到了通道的盡頭,大門打開,眼前豁然開朗,終於不是早已看膩的通道,而是像一座巨大的地下宮殿。

「啊!」

一聲慘叫伴隨著漫天的劍氣響起,一位前輩才微微踏足,便受到攻擊,左臂整個被斬斷,半邊身子全是血,好在保住了一條命。

「太可怕了!」那驚鴻一瞥的一幕嚇得眾人偷偷咽下一口口水,再也不敢超前邁一步。

出師未捷,太湖門這位真武五重的前輩就重傷了。

真武五重,就是太湖門也才兩三個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