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魂老,這是微微的眯著眼,看向葉雲的目光,則變得更加的讚賞,嘴角輕輕的揚起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會有什麼用意,反而淡然的繼續看著面前所發生的一切。

葉雲此刻只感覺到了無窮的戰意,這是一種逆天之意!

不過正在此刻,魂老笑眯眯的說道:「小友,現在你未婚妻復活的事情,可以說是,與我弟子沒有什麼關係了。這一番因果,也算是斷了。所以這復活的事情,可就要靠你自己了。」

「呃……」葉雲一愣,不明白對方話中的意思,難道真的如同自己先前所說,靠自己一個人的話,那就真的是悲劇了,斷了一個復活的希望。

魂老似乎人老成精,明白葉雲心中所想,淡然道:「小友不要誤會,老頭子所說的靠你自己了,是因為這復活的事情,我只能給你方法,這種逆天的事情,也就只有你適合去做。」

「晚輩多謝前輩好意!」葉雲誠懇的躬身一禮,而對方竟然沒有任何的推辭,坦然的接受了。

魂老眯著眼睛,神情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右手的食指輕輕的敲打著面前的木樁桌子,若有所思的說道:「小友,你先前所作的這些事情,其實是對的。可說是對的,卻又是錯的,是因為你還少了一件最重要的東西。」

「最重要的東西?」葉雲不由的一愣,他自然不清楚這其中的關鍵了,當下恭敬的問道:「還請前輩賜教,不知這最重要的東西是何物?」

魂老淡然一笑,擺了擺手道:「賜教不敢當啊,這重要的東西,乃是鳳陽焚天草,我方才見你觀察忘情丹的樣子,想來對於丹藥非常的了解。這鳳陽焚天草,在這個破敗的世界,是沒有的,你還需要到玄天道界至陽之地找尋。」

「鳳陽焚天草……」葉雲對魂老的話,目前只有抱著試試的態度,可是卻又不敢全信,畢竟若是失敗了,那可就真的有可能萬劫不復,讓李蘭詩徹底的消散了。

「小友,不必懷疑。這鳳陽焚天草,其實是鳳凰神鳥棲息之地,才能伴生的,乃是鳳凰幼年之時的一種食物。而老頭子從你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火焰氣息,想必便是那個女娃子的,而恰好,那女娃子身上擁有一股淡淡的鳳凰血脈的氣息!」

「啊?」葉雲驚駭莫名,不明白怎麼從李蘭詩的身上會有鳳凰血脈的氣息的,那可是高高在上的神鳥,與五爪金龍、金翅大鵬鳥,可都是一個等級的存在啊!

魂老眯著眼睛笑道:「小友,你先別急著叫啊,老頭子問你,你的未婚妻是否擅長使用的是火屬性的力量?」

葉雲點了點頭,老老實實的說道:「魂老慧眼如炬!」

他不禁對魂老的手段更加高看了幾分,面前的這老者,實在是太過恐怖了,竟然這樣就能感受到已經逝去的李蘭詩的氣息,以及修鍊的功法。

魂老點了點頭:「如此說來,或許是天意如此,這鳳陽焚天草,正好適合這個女娃子。而且只要你找到了鳳陽焚天草,這女娃子反而會因禍得福,到時候就不是復活那麼簡單了。」

「魂老您的意思是?」葉雲心中一喜,對這鳳陽焚天草暗暗記在心中,更是勢在必得,只要記得的話,就一定要得到!

魂老高深莫測的說道:「鳳凰,又稱為不死神鳥。之所以為不死,便是鳳凰可以浴火重生。你到時候找到鳳陽焚天草的時候,切記,不要摘走了再用。因為鳳陽焚天草,生長的地方定然充滿了至陽的火焰,而你將這鳳陽焚天草給這女娃子服用之後,將她的肉身,置放在了火焰最充沛的地方,將其身上的死氣煅燒淬鍊,如此方能浴火重生。如此的話,這小女娃子,還能徹底的覺醒了鳳凰神鳥的血脈!」

葉雲神色微微有些遲疑,因為按照對方這樣說的話,無疑就是在賭一把,簡直就是在送死啊。

萬一……一個不小心,灰飛煙滅了。那豈不是哭都來不及?到時候,李蘭詩就真的是形神俱滅。

魂老倒是滿不在乎的說道:「小友別急,這復活呢,還需要一個大陣,我這裡正好有這個玉簡,你可以拿去試試,或者找名家看看。確保有用之後,再使用,如何?」

葉雲聞言倒是慚愧不已,對方已經不計較得失的幫助自己,可自己卻如此揣測別人的用意,實在是太傷人了。

當下他滿臉歉意的拱手道:「魂老,是晚輩的錯。不應該懷疑你,只是人命關天,晚輩不想走錯一步,就萬劫不復了,雖然以魂老的修為,也沒必要去坑害一個晚輩,但是晚輩修為不高,為了自己心愛之人,還是一切小心為妙,還望魂老見諒。」

魂老倒是擺了擺手道:「小友就不必客氣了,你能走到今天,和你的小心謹慎是分不開的。你若是輕易的就相信了我這個老頭子,倒反而有些不對了。這便是那陣法玉簡,小友拿去吧。」

隨即他便一揮手,一道白光落在了葉雲的手中,葉雲神識進入其中,見到了其中正好刻畫著一個繁複的陣法,其中還有陣法的講解,名為「不死涅槃陣」。

看這名字,倒是一個極為強大的陣法,然而其中真正的作用,以及是否會有什麼隱藏的危害,就只有找對陣法頗有研究的賀剛看看了。

當下葉雲將玉簡收了起來,便又恭敬的施了一禮,「晚輩多謝前輩相助!他日若有所需,定然竭盡所能!」

魂老擺了擺手道:「相逢即是緣,老頭子倒是不求什麼,只是希望,他日你若是與我這個徒兒有什麼矛盾的話,到時候希望你能放過他一馬,如何?」

(未完待續。) 葉雲聞言一愣,不明白魂老為何會說這樣的要求,不過對方既然是前輩高人,自己也不好拂逆了對方的面子,當下謙謹的點了點頭:「魂老還請放心,林琅既然身為您的高徒,他日成就定然不可限量。到時候,或許還需要他放我一馬。」

魂老眯著眼笑道:「你小子倒是會說話,不過此間你我已經事了,你還忙,就不留你了。相逢即是緣,老頭子送你一程吧!」

「啊?」葉雲倒是沒有想到,這魂老竟然話題這麼跳脫,立刻就轉到這上面來了。

不過這一次來到這裡,也算是一場意外的收穫,看了一眼還跪趴在地上的林琅,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才能徹底的斬情結束,便點了點頭,恭敬的說道:「那晚輩就有老前輩了……」

只是話音方落,便見到那魂老對著自己笑眯眯的一揮手,天旋地轉之下,竟然莫名其妙的就感覺頭暈目眩起來。

「呃?」葉雲一愣,能讓自己頭暈目眩,那究竟是什麼情況,他一時沒有理解,魂老所說的送他一程,究竟是什麼意思。

眼下這個癥狀,難道是這魂老最終還是忍不住對自己出手了?那真的是讓葉雲無語了,這魂老的心思還真的是高深莫測,讓人捉摸不定……

「不對……這是虛空穿梭的氣息……」迷迷糊糊的葉雲頓時醒覺過來,突然間,就聽到自己「砰」的一聲,似乎就親切的撞擊在了堅硬的地面之中。

「葉小友?」葉雲本來還被摔了個七葷八素的,耳邊突然傳來了熟悉又驚愕的聲音。

葉雲晃了晃腦袋,暗自鬱悶,要不是自己肉身強悍的話,恐怕這一下也摔得夠嗆了。

爬起身來之後,葉雲正好抬頭看到了忍俊不禁,目瞪口呆的看到了青宣老祖正坐在桌子旁,就這麼看著他。

「呃……我怎麼會來到這了?」腦袋還有些懵的葉雲,突然駭然不已,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魂老真正的實力,看魂老的樣子,抬手間就讓自己直接進入了青宣老祖的道場,連青宣老祖都沒有任何反應。

就足以看出,魂老可不是守界者,沒有掌控直接之力,卻擁有了超越了青宣老祖的力量。

迷糊中的葉雲,心中不免又多了一個疑問,「這魂老究竟是誰?」

青宣老祖一直都是一副淡然的神色,就算面對九大家族,依舊面不改色,眼下顯然沒有料到,葉雲可以就這麼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自然是錯愕無比了。

好在青宣老祖並非常人,很快便鎮定了下來,看著葉雲,便開始給對方倒了一杯清露茶,淡然道:「真沒有想到,葉小友,你現在的虛空之術,都已經到了這個境界了?進入我的道場,都能來去自如,悄無聲息……」

這悄無聲息……葉雲頓時尷尬了,方才那摔倒在地上的聲音,可是非常的結實的。

葉雲急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尷尬的拱手一禮,乾笑道:「前輩,讓您見笑了,以我的能耐,怎麼可能進入這裡?怕是,找都找不到。我剛才可還是在天霧洋的中心海島上,現在就莫名其妙的來到了您的道場里……」

這說起來,恐怕也沒想到會有人擁有這樣的通天手段。

果然青宣老祖都不敢相信,畢竟讓他掌握了世界之力,可以清楚的感知整個道武大世界的變化,可是卻還是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人能讓葉雲這麼就進來了。

要是讓葉雲從天霧洋的中心,就這麼出現在這裡,除非葉雲本身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他這這樣的高度,虛空之術的配合下,或許才能瞬間到了這裡。

青宣老祖蹙眉道:「葉小友的意思是,有人送你來這裡的?」

葉雲連連點頭,這才坐下來,端起面前的茶盞,喝了起來,一口喝乾了之後,繼續說道:「前輩,那人自稱魂老,或許因為是隱士高人,您也不知道吧?不過對方卻很清楚你一樣,都沒問我去哪裡,直接把我就這麼一揮手,扔進了你的道場里……」

青宣老祖也搖了搖頭,無奈道:「道武大世界,藏龍卧虎,就算有人實力超過了我,也是正常的。既然對方對你並沒有而已,那邊算了吧。」

葉雲點了點頭,隨即便又先將復活李蘭詩的事情,告知了青宣老祖,向其求證,包括鳳陽焚天草和不死涅槃陣。

青宣老祖聽聞之後,沉吟了起來,「葉小友,你所說的這個事情,可行性應該有八成,不過也或許是因為我孤陋寡聞,見識淺薄,修為還不夠吧,看不出什麼不對來。人命關天的事情,你最好多找找人問問。」

聽到了葉雲所說之後,青宣老祖仔細的分析其中的緣由,也感覺到了這大陣的玄妙。

「多謝前輩了!」聽到了青宣老祖所說之後,葉雲急忙感謝,心中激動萬分,只要再找賀剛,或者進入了玄天道界之後,再找一些強者的話,就能確定這安全性了。

青宣老祖嘆了一口氣,道:「小友,我找你前來,確實是有要事,而且很重要。還需要多多拜託於你,生逢亂世,這個世界已經走向了衰敗。而我見你,無論資質還是人品都是這個世界最為初出眾的,所以你我非常的投緣。」

葉雲急忙點頭說道:「晚輩一直承蒙前輩照料,但有所需,直說無妨,晚輩定然會努力去完成,不負所托!」

青宣老祖點了點頭,欣慰的說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有小有這一句話,就是死也瞑目了!」

「死也瞑目?」葉雲聞言一愣,心中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不知道該怎麼是好,急忙說道:「前輩,難道還有什麼事情,連你也解決不了嗎?」

青宣老祖神情凝重的說道:「小友說的很對,前段時間,我算出了你會有大劫,沒有想到小友福緣深厚,成功的度過了。可是這一次,我自己算出了自己,會有一場真正的生死大劫,不管我能不能度過,我還是有必要交代一下後事,也算是未雨綢繆了。」

葉雲大驚失色,急忙說道:「前輩,您是在說笑吧?以您的修為,即便是九大家族的老祖齊至,也奈何不了您,又怎麼會是生死大劫呢?」

青宣老祖搖了搖頭,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反問道:「葉小友,知道這次,我為什麼專門針對九大家族,甚至還打壓了他們,讓他們其中有人死在了這個世界嗎?」(未完待續。) 「呃……」葉雲一愣,他倒是沒有想到青宣老祖這麼開門見山,直接就說到了這個問題上來。

雖說這個問題,他當時也和青魔商討過,卻沒有想到反而被青宣老祖給反問出來了。

葉雲尷尬的說道:「前輩,晚輩之前也思考過這個問題,可是卻因為見識淺薄,卻想不明白前輩如此做的用意所在。」

青宣老祖卻神情凝重的說道:「此事說起來很複雜,究其原因,這也是我會找你的原因所在。」

葉雲正色道:「還請前輩賜教,晚輩洗耳恭聽。」

看來這一次,青宣老祖準備給自己好好的揭開謎底了,很多都是葉雲一直以來縈繞在心頭的疑問。

青宣老祖點頭道:「其實此事還需要從葉家大公子葉凌天說起,這葉凌天乃是葉家史無前例的天才妖孽,雙元神。而此人表面上看起來非常和煦,斯斯文文,其實野心非常的大。據我所知,滅了你們葉家,乃是為了找一件東西!」

「東西?」葉雲心中一咯噔,頓時便想到了「天心」!

要知道只有「天心」才能算是一件東西,而天心又被分成了兩塊,一為「天道玉心」,二位「天道魔心」!

不知道是天意還是偶然,這兩件至寶,現在分別在葉雲和其弟弟葉風身上,正好兩人都還活著,葉凌天自然找不到了。

青宣老祖詫異的說道:「葉小友難道知道這東西是什麼?」

葉雲搖了搖頭道:「當時家族被滅,我與弟弟葉風一同在外,方才躲過了一劫,那時候我和弟弟年齡尚幼,連父母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自然不清楚這間東西究竟是什麼。」

青宣老祖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不過事實證明,葉天寧並沒有得到他想要的那件東西,至於這是什麼東西,我也不清楚。以葉凌天的舉動來說,他定然是沒有得到,不然的話,也不會三番五次派人下來。」

葉雲詫異的說道:「如此說來這葉凌天以為這東西,是在我和弟弟身上了?看來這葉凌天,不殺了我,也不會善罷甘休。」

「這是其一,其二便是因為藥典!」青宣老祖點了點頭,認可了葉雲所說的話。

「藥典!」葉雲臉色一變沒有想到,這葉凌天竟然會為了藥典,對付青宣老祖。

青宣老祖嘆了一口氣道:「這藥典,乃是當年我主人撰寫的,乃是天下間一等一的丹藥之術。」

「您的主人?」葉雲不明所以,這藥典他自然研究過,深知道裡面的藥理丹藥之術,頗為神妙,便是眾多的神妙丹藥,若非是靈草不夠的話,葉雲都忍不住想要煉製看看。

只是沒有想到這樣的神書,竟然會是青宣老祖的主人撰寫的,那麼青宣老祖的主人,究竟會有多強?

青宣老祖點了點頭,神情有些回憶一般,悠然道:「我的主人,原名叫丹蕭然,當初道武大世界還並沒破敗成這樣的時候,這裡便是他的道場。而我的本體,其實就是一株普通的小草。昔日主人見我本體之上,有著晶瑩的露水,偶有所感,便隨意的點化了我。沒有想到百年之後,我竟然成為了人身。」

葉雲駭然失色,沒有想到青宣老祖的本體,竟然只是一株普通的小草,而這小草,被他的主人給點化之後,修鍊成人。

青宣老祖目光帶著追敘一般,「當初我的主人身旁並沒有任何人,見到我化作的筒子,便讓我在旁,做了一個葯童,服侍在側。主人一身並沒有子嗣,後來離開了這個世界之後,便將藥典留給了我,讓我好好研究,他日道成之後,前去尋他。並且幫他找到真正的傳人,這也是為什麼我創立了千葯島的原因。」

「您的意思是,一直以來,都沒有人真正的修鍊到了藥典?」葉雲心中一咯噔,急忙問道,沒有想到,今天來了這裡,竟然從青宣老祖那裡了解到了這麼多秘辛!

青宣老祖點了點頭說道:「葉小友說的很對,千葯島的弟子,修鍊的藥典,包括那本藥典的書,都不是完整的。然而僅僅只是一些基礎皮毛,就完全夠他們受用了。這真正的藥典,已經傳授給你了。」

「我?」葉雲駭然失色,嚇的直接跳了起來,急忙說道:「前輩,我怎麼會是您的主人所說的傳人?」

日久必婚:總裁追愛小野妻 青宣老祖沒有說話,擺了擺手,示意葉雲繼續坐著,便又淡然道:「葉小友,當初我見你本就對煉丹有興趣,然而這還不是主要的,身為靈草的我,能感受到,你身上有一股磅礴的生命力,還有屬於火屬性力量最本源的氣息,這兩種力量,都決定了,你最是最適合的傳人!」

葉雲還是有些迷糊,不明所以的說道:「前輩,這似乎不能說明什麼吧?」

對於青宣老祖的厲害,葉雲可謂是真的忌憚不已,竟然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磅礴的生命力,這定然是源於通天神樹的幼苗。

當然通過通天神樹幼苗的滋潤,以至於葉雲現在的肉身生命力蓬勃,至於火屬性力量本源的氣息,那就不用說了,他現在日分身和五行石【精】內的火屬性本源魂魄,都是如此。

青宣老祖飲了一口杯中的茶水,笑道:「煉丹,首先需要擁有生命力,用來催發藥草,包括在煉丹的時候,對於丹藥藥力的掌控,如此方能精準的把握住一枚丹藥,各種藥草,在其中應該達到的成份。至於火屬性力量,這我不說,你也知道。」

見到葉雲理解了自己所說的話后,青宣老祖突然反問葉雲,「葉小友,你可知道葉凌天為什麼要得到藥典?」

「這……」葉雲頓時啞口無言,他對於葉凌天並沒有多少了解,也僅僅只是通過葉天寧的記憶之中,知道葉凌天這個人,非常的厲害,手段滔天,修為更是強大!

可是也僅僅限於這些了解了,對於葉凌天這個人,目前來說並不清楚還會有什麼手段,只知道對方深不可測,然後就什麼都不清楚了。

青宣老祖這麼一問,倒是把自己給問住了,無奈之下只有搖了搖頭,虛心請教了。

「葉小友,你知道葉凌天雙元神都是什麼屬性的力量嗎?」青宣老祖卻又在這個時候,又賣了一個關子,並沒有解釋。

葉雲無言以對,他見到青宣老祖對這個葉凌天都有些忌憚,看來對方恐怖的不是修為,而是其他方面!(未完待續。) 葉雲回答不上來,搖頭苦笑,只有恭敬無比的洗耳恭聽,等待青宣老祖給自己解答。

青宣老祖直接點了出來,「葉凌天要得到藥典,是因為他本身還是一個強大的煉丹師!加上現在的修為,乃是高階道聖,他能煉製丹藥的實力,卻已經達到了葯靈!」

「這……」葉雲無言以對了,看來自己到時候要面對的葉凌天確實很棘手,一個煉丹天才,自然會讓整個葉家重視,更別說此人還是一個修鍊天才,也難怪被稱為葉家的大公子,天賦史無前例。

青宣老祖悠悠的說道:「這小子,煉丹上的天賦,最主要還是因為他的雙元神。他的雙元神乃是一個蘊含著強大的生命力,一個是天生火屬性,如同你的未婚妻那般。而雙元神的強大,還在於其神識,煉丹需要強大的神識,才能精準的控制火候和丹藥成分,如此方能煉製出強大的極品丹藥。」

「原來如此……」葉雲心中驚愕莫名,按照青宣老祖這麼說,這葉凌天確實是一個天才。這可都是他自己本身的實力,而並非依靠家族。

葉雲同時眼眸中迸射出寒光來,冷笑道:「到時候,就算有葉家老祖護佑著他,我也要斬殺他,為家族報仇!」

青宣老祖嘆了一口氣道:「葉小友,你與葉凌天似乎已經是命中注定在糾纏在一起的。我將藥典傳授給你,也正是讓他將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你。至於這一次,我為何要對葉家出手,正是因為,不管我對他們出手不出手。葉家都會對付我,這其中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你知道為何嗎?」

葉雲也是無奈,自己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背負了雙重壓力,不過本來就與葉凌天不死不休,也不在乎多一個被對方糾纏追殺的理由了。

「還請前輩明示!」葉雲隱隱的感覺到,一種命運的神奇,所以也並沒有怪青宣老祖,將藥典傳授給自己,這是恩惠,也是因果。

青宣老祖嘆了一口氣道:「我乃是一株普通的小草得道,修為到了這個層次,也算是一株靈草了。葉凌天身為煉丹師,修為有卡在了高階道聖上,他想要用我的本體煉藥!」

「什麼?」葉雲這回終於是大吃一驚了,沒有想到這葉凌天竟然如此=膽大包天,連守界者都敢哪來煉藥?

葉雲急忙說道:「前輩,你可是九大家族共同推舉出來的守界者啊!這葉凌天也敢對你動手不成?」

青宣老祖苦笑道:「葉小友,在足夠的利益面前,這九大家族自然願意犧牲了我這個守界者,換句話說,沒了我,他們可以再推選出一個守界者!」

「豈有此理,竟然如此殘忍!前輩還請放心,若是葉凌天下界而來,我定然要將他斬殺!」葉雲身上散發著濃烈的煞氣,現在一提到葉凌天,他就恨不得要將對方給斬殺了!

青宣老祖搖了搖頭,長嘆一口氣,「葉小友,我讓你來,最主要的目的,其實還是交代我的後事。這葉凌天暫時還找不到你們家族的那件東西,而我現在又專門針對了九大家族。九大家族很快會在下一次降臨的時候,專門針對我。」

「前輩,您的意思是……」葉雲心中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青宣老祖從與自己相識以來,便對自己一直頗有照顧。

可若是青宣老祖就這麼……死去了,那對於自己來說,將會悲痛萬分!

青宣老祖搖了搖頭道:「葉小友,你若是想要讓自己守護在意的人,不受到傷害,最好的辦法就是掌控這個世界。而道武大世界的掌控權,絕對不能再讓九大家族收回去。不然的話,這裡最後還只會是一個養豬場而已。道武大世界,即便已經沒落了,但畢竟曾經是一個大世界的存在,我現在便將這掌控權交給你!」

葉雲急忙擺手道:「前輩,萬萬不可。您若是擁有世界的掌控權的話,再加上世界之力,即便是九大家族的老祖也奈何不了你。你若是給了我的話,豈不是……」

他話並沒有說完,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要是沒有世界之力的話,青宣老祖只有死路一條了。

青宣老祖搖了搖頭,神情竟然恢復了淡然:「生死有命,這世間,誰又能肯定自己能活的長久?而我也不想苟活於世,只是想讓自己活的有價值一些。在九大家族的老祖來臨之前,我必須要處理好這些。不然整個大世界的生靈,都會遭受到毀滅!」

「前輩!」葉雲卻不知道該怎麼說是好,神情悲痛,一股莫名的悲哀,從心頭泛起,無比沉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