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后對神相的決定也沒有多說什麼,一來是神相的命令,蕭后總要給面子的。另外蕭后也覺得讓整個大周變成了嗜血鬼的天堂不好。

只不過……這種時候還讓高長老帶走執法堂,就是大大的削弱了神宮的力量,有些不妥啊。

「神相,這裡有地道!」快要完成剿滅嗜血鬼的護衛們在清理建築廢墟的時候叫了起來。

神相不用過去就看到了那條地道。

那是在原本關押嗜血鬼的建築下面挖掘出來的地道,神相通過神識發現這個地道竟然是通向了神宮外城的平民區!

「不好!我神宮內有內奸!」

神相的臉色都變了,這些嗜血鬼在神宮的內城還不會造成太大的傷亡,因為神宮內城有很多的高手和防護,可是外城就不同了。

外城生活的都是些一般人,只要有一個嗜血鬼就會咬傷無數的人,因為外城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調動出太多的高手、

在神相驚詫的時候,一個宏大的聲音從外城傳來了:

「外城出現嗜血鬼!請求內城皇者衛支援!」

這是外城的守備將軍發來的請求支援。而外城肯定是出現了很大的動亂,才會驚動外城守備求皇者衛。

皇者衛是神宮內最高級別的軍隊,是只服從神宮神帝的皇族衛兵,也就是神帝的私兵!

「神曉芙,你快點去外城看看!」蕭后立刻跟神曉芙下令、

神曉芙一點不敢耽誤的去了,神相帶著歉意的跟蘇昭道別之後也跟著去了。

蘇昭看到,神相在離開的時候步伐有些不穩的樣子,看得出來,神相之前受傷的確是很嚴重的,而閉關根本就沒有回復傷勢卻著急出來了。

神相是帶著傷的幫助神宮應付這些危機!

每個國家的丞相都是辛苦的,當初大周的丞相張起文不就是被累跑了。

看如今神相的模樣,就可以想象他在神宮有多累了。

「殿下,我們還是回到使館院吧?蘇先生還在那邊呢!」

朱雀已經將剛才用的神木都拿回來了,抱著神木在懷裡,朱雀就關心的問。

剛才蘇曼青並沒有跟著他們出來,而是留在了使館院內!

「快走!」蘇昭心裡就懊悔啊,自己竟然是把蘇曼青給忘記了。

好在將小雀留在曼青身邊了。

等蘇昭趕回去的時候,使館院雖然遭到了攻擊,但曼青還是安然無恙的。

「讓殿下擔心了!」不過看到著急的殿下,蘇曼青心裡卻很不好受。

他是喜歡蘇昭的,而且作為一個男人,蘇曼青受不得蘇昭如此的關心自己,且是因為自己過於廢物的情況下。

蘇曼青太清楚一個男人應該做什麼了。

也清楚殿下對自己的關心是多餘其他人的,這種情況下蘇曼青應該高興才對,可實際上蘇曼青無論如何都是高興不起來的。

「原來大伯在這裡啊!」蘇昭是想跟蘇曼青說點體己話的。不過看到蘇寧生還在一邊站著,蘇昭就放棄了。

也正是因為有蘇寧生在這裡,所以蘇曼青才沒有收到傷害的,院子中有不少的嗜血鬼屍體,這些都是蘇寧生殺掉的。

而使館院雖然有護衛看守,但是這些護衛都是監視使館院內的質子們的,絕對不會幫助保護這些人的。

「嗯~!外面的情況如何?」蘇寧生臉色有些麻木,跟蘇昭說話的時候也有有些冷淡的樣子。

對於自己的這個侄子,蘇寧生定然是喜歡的,可是多年的軟禁生活讓他變得有些孤僻,即便是面對蘇昭,蘇寧生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內城的嗜血鬼已經被消滅了,不過外城還有不少的嗜血鬼!」蘇昭只能簡單的介紹了。

蘇寧生聽了之後,猶豫了一下才說:「這是我們逃走的時機!」

蘇昭沒有接話,留在神宮內的確是很危險的,神曉芙和蕭后屢次表現出來的敵意,還有差點遇到的危險都說明了問題。

可是蘇昭現在還不能走,跟神宮的合作還沒有談成。

蘇昭還是很想跟神宮合作的,尤其是西方帝國隱約帶來的強大壓力也讓蘇昭感覺相當不好。

神秘的西方帝國到底是怎樣的一群人,讓強大的神宮都無法應付,而且西方帝國釋放出來的嗜血鬼也的確是在東大陸造成了太大的傷害!

「玄君又來了!」蘇曼青忽然開口說。

見蘇昭和蘇寧生都轉頭奇怪的看著自己,蘇曼青就笑道:「在來神宮的時候,我在路上留下了一個小型法陣。」

「這次玄君並非是闖進來的,而是作為使者進來的!」蘇曼青又笑著解釋、

蘇寧生還是一臉的迷茫,玄君為什麼來這裡?而且玄君來這裡就來吧,為什麼蘇先生在說起玄君的時候,表情還那麼的詭異呢?

「殿下,玄君應該是為了您來的吧?」小雀終於不再吃東西了,反而是一臉稀罕的看著蘇昭,很有八婆的潛質。

「玄君喜歡你?」蘇寧生恍然的問、

蘇昭……

第一次被人這麼直接的問,蘇昭就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解釋這個問題啊。

玄君喜歡自己么?蘇昭不知道,或者說是不想知道的!

若是說玄君對自己一點感情都沒有?那也是不可能的,可是玄君對自己究竟能有多少的感情呢?蘇昭還是不知道的。

「那什麼,朱雀你先回去吧,然後從帝都拉一個神威大炮過來!」蘇昭就岔開話題了,省的自己尷尬。

「跟神宮的交易已經開始了!有神相在,我相信這次的交易可以成功的!」蘇昭給蘇曼青和蘇寧生解釋。

蘇寧生雖然沒有再說什麼,可是蘇寧生沒有繼續追著蘇昭讓她離開神宮,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而蘇曼青則是沉吟之後說:

「殿下,神宮有沒有向您逼婚?」

不管是從私人方面考慮,還是從大方面考慮。蘇曼青都擔心神宮會逼婚的,畢竟神宮對這種齷齪的手段再嫻熟不過了,而且一旦逼婚成功,會給神宮帶來巨大的利益。

殿下是女子的這個身份一旦曝光,在大周內會引起不小的轟動,而對蘇昭則會產生很大的負面效應。

「有!皇祖母已經決定了要利用你的性別,所以你一定要想個好辦法啊!至少也應該找個喜歡的人嫁了。」神曉瑜從外面沖了進來,十分急切的說。

神曉瑜的目光炯炯的還帶著某種期待,就好像是在等著蘇昭認識到:他就是最佳的婚配人選一樣。

「我已經有未婚妻了!」蘇昭完全沒有體會到神曉瑜的苦心,反而是相當霸氣的說。

神曉瑜……

真的不想承認你的未婚妻就是張婕啊,而且一旦你的性別曝光,你也根本就娶不到張婕啊。

「呵呵~原來太子殿下已經婚配了么?!」

那個讓蘇昭厭煩又無奈的聲音很不合適的從外面傳來了。一身湖藍色長袍的玄君已經摘掉了面具,他盈盈走來的樣子那麼的欠抽,讓蘇昭看得眼睛都有些直了。 蘇昭之所以看得眼睛都發直,因為玄君的顏值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玄君來的太突然了。

而且這一次的玄君竟然沒有帶著他的面具,就這麼直接的出現在了神宮!

「你來這裡不怕被扣了啊?」蘇昭就看著走過來的玄君問。

只有熟稔的人之間才能說出這麼隨意的話,走過來的玄君嘴角不自覺的上揚,一種好心情就這麼產生了。

「玄君,這裡是使館院!」神曉瑜立刻就過來了,將玄君攔在了使館院的外面。

早就看玄君不順眼了,現在是在神宮的地界,所以神曉瑜才不會在乎呢。就應該把自己之前在玄君這裡受的氣都討回來!

「滾~」可惜玄君是一點面子都沒有給神曉瑜的,在神曉瑜要過來阻攔自己的時候,玄君就直接動手了。

那麼輕描淡寫的一揮手,卻帶著極強的力量,反正神曉瑜就被玄君這麼一揮手給打飛了。

神曉瑜狼狽的摔出去很遠都沒有停下來,反而是摔在牆上之後直接把強給砸塌了,牆外面的護衛看到皇子被揍了,就一股腦的沖了上來,要為神曉瑜報仇的樣子。

可惜當這些護衛看到玄君的時候,一個個的再次傻眼了。

自從魔域跟神宮作對之後,玄君在神宮的這些護衛們心中留下了不小的惡名,玄君對於這些人來說,也的確是過於強大了。

也就是基於玄君在這些人中留下的太強大的印象,所以讓這些人在看到玄君的時候根本就不敢動手。

「聽說你已經婚配了!」玄君根本就是無視這些人的,他還是很任性的走到了蘇昭的面前,繼續剛才的話題。

蘇昭……

忽然感覺眼前這個樣子的玄君很有魄力呢,在將神曉瑜打翻出去,神宮的護衛包圍了他的情況下,玄君還能這麼淡定而且悠閑的跟自己說話。

讓玄君渾身透著一種睥睨的霸王姿態。

「本宮自然是有未婚妻的!」面對玄君用眼神的逼問,蘇昭自然是回答了。

聽到蘇昭這麼理直氣壯的回答,玄君就感覺自己的邪火都上來了。

「好,只是未婚妻而已!」玄君竟然學的臉皮還厚了,聽完了蘇昭的話之後,玄君非但沒有多少生氣的樣子,反而是邪笑了起來。

未婚妻算什麼!不是還沒有結婚么、即便是結婚了也不怕。

只要是自己在乎的,玄君根本就不在乎。

玄君就是這麼的邪性~!

「玄君來這裡做什麼?和談?」蘇曼青從輪椅上起來,來到了玄君的面前,笑著開口了。

雖然蘇曼青說話的聲調一直都是很平和的,可是這句話中就帶著不少的嘲諷了,似乎是在嘲笑玄君這次來和談,玄君不都一直很高調的么!怎麼這一次卑躬屈膝的和談了呢!

「跟你們的目的一樣!」玄君還是答應了一下蘇曼青的話。

從這一點看來,玄君對蘇曼青還是有著一點尊重的。

不過也僅僅是這麼一點的看重而已,見蘇曼青還在自己面前站著不動,玄君就不耐煩了,而且直接動手將蘇曼青給撥開了。

什麼人敢這麼不怕死的站在玄君面前擋路?

也就是蘇曼青而已,換成別人的話,早就被玄君給動手殺滅了。

「你小心一點!」看到玄君對蘇曼青動手,蘇昭就直接上來喊了。

對玄君的口氣中是充滿了責怪的,就他這樣的動手,真的把自己的曼青給弄壞了怎麼辦!

玄君聽到蘇昭的話,自然是很生氣的。

不過蘇曼青就不同了,雖然殿下還是向著自己的,並且是因為自己而朝著玄君發火,但這樣卻拉近了殿下跟玄君之間的距離,反而是把自己顯得更加疏遠了。

這種現象是很好解釋的,正是因為跟自己疏遠所以才客氣的,人對於自己最親的人才會表露真誠的情感!

就像是現在殿下對玄君!不管蘇曼青是否承認,他知道,殿下跟玄君之間走的更近一些的。

「既然站不穩,就回去坐著吧,你站起來也沒多高!」玄君這一次竟然很明智的沒有沖著蘇昭發火,反而是很鄙夷的沖著蘇曼青冷哼了起來。

蘇曼青本來就比玄君矮的,玄君這麼直接,不就是嘲笑蘇曼青的個頭么!

可蘇曼青是不在意的,身材和相貌的確會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一個人的評判標準,不過蘇曼青知道殿下不是這樣的人,殿下是不會在乎的。

而且只是比玄君矮了一點而已,算的上什麼大問題么!

「呵呵~我還是站著送走玄君吧!」蘇曼青看到外面的長老們已經過來了,這些長老們明顯是來找玄君的

玄君剛來神宮而已,就造成了這麼大的動亂,更把神曉瑜給打了,這些長老們不過來都不行了。神宮的長老們都過來了,看你玄君還怎麼在使館院這裡留下去。

「本尊想留下必然是可以留下的!」玄君撇了那些過來的長老們一眼,不為所動。

從來都是這麼任性的玄君,自然不會為人所動了。

即便是來了神宮,玄君依然是我行我素的,這些長老想讓自己走?沒那麼容易!

「玄君,我們神帝有請!」幾個長老過來之後絲毫不提他們的皇子神曉瑜,只是客氣的邀請玄君過去。

剛來到神宮就受到了神帝的邀請,這樣的待遇也是沒誰了,可玄君偏偏是不領情的,反而是覺得神帝這個時候找自己,完全影響了自己的心情。

「本尊知道了!」玄君很是冷淡的答應了一聲,根本就沒有離開的意思。

那目光和注意力還在蘇昭的身上都沒有移開。

後面的幾個長老們就覺得很為難啊,他們是奉命過來邀請玄君過去的,可是玄君不過去的話,沒法跟神帝交代不說,讓玄君留在使館院也不是辦法啊。

看玄君現在跟大周太子這模樣,就讓長老們覺得更加為難了。

「再來跟本尊說說你婚配的事情!是不是神宮逼婚了?」玄君很乾脆的在使館院的大廳內坐了下來,而且還意有所指的開口了。

「玄君,你在我神宮對皇族動手,你是來搗亂的么!」神曉瑜就從斷牆的廢墟中跳出來了,指著玄君的鼻子就罵了起來。

幾個長老們杵在院子中,一聲不吭。

這種時候,就算他們說什麼都是多餘的,而且神宮高層的決策和想法不是他們這些人可以知道的。

「就你這種人也妄想跟大周聯姻?」玄君眼睛瞥向了神曉瑜,鄙夷的眼神中毫不掩飾的殺機。

看得神曉瑜萬分的鬱悶,為什麼在自己的神宮,玄君還可以這麼粗暴呢!

「我神宮有跟大周聯姻的資本!」

神曉瑜是真的怒了,從自己的隨身空間中取出了聖光防禦之後,神曉瑜舉著魔法拐杖就沖了上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