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不顧自己的傷勢,直接向著蕭默漓就衝來。

「默漓小心」

蕭凌雲對著蕭默漓喊道。

蕭默漓說道:「二叔,徐應荃交給我牽制,您放心吧,你們三人聯手,儘快將徐家的兩個長老擊殺,不能給他們一點機會。」

看著蕭默漓冷靜的面容,蕭凌雲重重地點了點頭,直接提劍向著正在戰鬥的徐家兩個長老就衝過去。

徐應荃胸前不停地留著血,來到蕭默漓身前不遠處,喝道:「蕭默漓,即使今日我徐家一敗塗地,我也定要你為我兒陪葬!!!」 「那我先出去了,喬爺,你早點睡,晚安。」

方雅依依不捨地站在他的面前,目光始終沒有離開他。

「方雅。」喬斯年叫住她,「我今天讓孟沉去給你看了一棟別墅,就當我送給你的禮物。」

方雅一愣。

手指用力掐了掐手心。

她沒有聽錯……喬斯年這是在用名正言順的理由趕她出喬宅了嗎?

還是,她想多了?

心口,像是在一剎那被鼓槌敲了一下。

哐的一聲,一無所有。

方雅微微笑了笑:「喬爺,這份禮物太厚重,我不能收。」

「送給你的你就收著。」

「喬爺,謝謝。」

方雅抬起水霧朦朧的眼睛,心裡頭是說不出的滋味。

道謝后,她離開了喬斯年的房間。

空氣中只剩下殘留的茉莉香,那是方雅身上的氣息。

黑夜如猛獸,席捲而過,四周安靜得可怕。

……

葉佳期消失的第三天,喬乘帆終於按捺不住,開始跟喬斯年哭。

一早上,他就不肯去幼兒園。

「小少爺,再不去學校就要遲到了。」孫管家耐心地哄著他。

小傢伙坐在床上,一動不動,氣鼓鼓的。

「小少爺,下樓吃早餐吧,吃完后我送你過去。」

「不吃就不吃!」喬乘帆發脾氣了。

喬斯年聽到聲響,邁開長腿,從樓下走了上來。

那張俊美如斯的臉上籠罩著一層淺薄的陰沉,眸中似有堅冰的凝結。

「喬乘帆,自己穿衣服,下樓吃飯!」喬斯年冷冷掃了他一眼。

喬乘帆跳下床,撲倒在喬斯年的腿邊。

兩隻小手緊緊拽著他的西褲。

「爸爸,我們去找七七好不好,寶寶想她……」小傢伙一下子就哭了。

淚水啪嗒啪嗒往下掉,手足無措。

喬斯年的褲子被他蹭上了一片水漬。

「我跟你說什麼來著的?嗯?」

喬斯年低頭,嚴肅而冷漠地看著喬乘帆。

「我知道要好好學習,可是我想七七啊……是不是你欺負她了……是不是……」

小傢伙十分堅定自己的這個想法。

肯定是老喬欺負七七了!

「你出息了是不是?跟我無理取鬧?」

「我不去上學了!除非七七回來!」

「行,你別去上學了,從今天開始,你也別想走出屋子!」

喬斯年心煩意亂。

孫管家見喬斯年生氣了,連忙勸道:「喬爺,可能小少爺是真得有點想葉小姐了。」

喬乘帆乾脆癱在了地上,越發無理取鬧起來。

兩隻小腿不停地蹬來蹬去!

「我要七七,嗚嗚,我要七七……」喬乘帆開始哭。

「誰也別慣著他!」喬斯年下令。

真的是無法無天了。

「喬爺,小少爺可能真的是太想葉小姐,他以前不哭的。」孫管家替喬乘帆求情。

說著,她去拿了幾幅畫給喬斯年。

「喬爺,您看,這是小少爺這幾天畫的畫。」

喬斯年接過。

畫的很幼稚,但每一張上面都寫了字。

「七七快回來,寶寶跟你吃蛋糕。」

「七七不要不理寶寶,寶寶會很聽話的。」

「寶寶睡覺再也不跟你搶被子了,七七快回來。」 –

外界,北冰州,外的北極雪原,大夏皇朝,和北靈宮的的人,開始全面搜查。

並且大夏皇朝的人已經確認,秦羽帶著二皇子到了北冰州,進入了這片北極雪原當中。

北冰宮開會,探討秦羽的事情。大夏皇朝態度傲慢,讓北靈宮的人都是不好受。

北靈宮主,冰如雪,在送別了大夏皇朝軒轅家族之人後,跟冰靈雪。讓他親自帶人去搜查,跟隨那軒轅天驕一同前去。

那軒轅家族的天驕喜歡冰靈雪,那軒轅的強者讓的。冰靈宮主也沒辦法。

待他們現行離去后,冰如霜則是憤怒,紋他們為何這樣低三下四。冰靈宮主則是告訴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另外他們的老祖,最近不在宮中,很久都聯繫不到了。

讓冰靈雪去吧。而她則是很無奈,叫來冰羽來,秦羽的二師姐,讓他也一同跟著去吧。冰羽答應下來。知道這個人很像秦羽,他也想去看看了,這次欽命,對方才同意下來。



秦羽帶著二皇子,一路走,二皇子不停的詛咒秦羽。他被秦羽廢了修了修為,之時一個廢人了,。秦羽之所以不放了他,是因為那二皇子當擋箭牌

但是讓秦羽不解的是,他總能被人找到,不得不讓他鬱悶。有些納悶。

這日他換了個洞府後,將二皇子送入其中,而它則是去外界練功,練習槍法。總感覺暗中有人觀察他,二皇子咒罵他,被秦羽毆打,讓他憤怒不已。

而二皇子則是悄悄透漏氣息,讓他的族人發現他。

暗中的老者看到秦羽練功,覺察到二皇子的異樣,知道有人來了,而它則是看好戲。

慢慢看到秦羽辛勤的勞作,他欣賞起來。但是總覺得秦羽身上有煞氣的存在,不對勁,感到好奇。

而他身邊的血狼則是安靜的趴著。



遠處,軒轅志雲,和軒轅家族一伙人,跟隨者北靈宮的一伙人,探探尋著。

突然間,軒轅志雲受到二皇子的訊息,打斷了他正在騷擾冰靈雪的話,他則是暗罵二皇子。而冰羽和冰靈雪則是知道了訊息,軒轅志雲帶人前往。

而他的手下則是讓他是否統治其他人,軒轅志雲大罵那手下。在冰靈雪面前裝逼。軒轅志雲也卻是強大,軒轅家族年輕一輩數一數二的強者。算上頂尖了、

他那手下一頓吹噓讓軒轅志雲滿意,而後一群人前往秦羽所在位置。冰靈雪也一同帶著手下前往,想要看看這軒轅志雲如何強大,也想看看那轟動整個大夏的青年,是如何強大。

冰羽則是隱隱懷疑,擔心不已。



而這時大夏皇帝,詢問了秦羽的母親還不肯出來嗎,聖地,軒轅祭祀聖台。弒仙殘劍。

那太監說聖女不肯出聖台,夏皇也很是無奈。詢問了巫族之人,巫族之人陷害說聖女體內有妖,需要在聖台鎮壓。

穿越之道士王妃 隨後夏皇清醒,讓聖女出來,聖女卻是不出來。讓夏皇憤怒無奈。但是也不能把巫族怎麼陽,之時知道了巫族當時的話不準確。

可是巫族也幫助了他,擊敗了大商皇朝,成為最強者。



秦羽,被那北冰州的老人,帶到了雪山山谷中的一處院子當中,秦羽醒來后,不免驚訝。隨後看到了

而後看到這兩邊即將要相遇,覺得有意思、



太白樓僅剩下四個人,太白雲寒也是死在了其中。而太白允浩還說著,不過也受了傷。冰靈宮的五十人則是沒什麼大礙,那人根本就沒對他們出過手。

而這也讓太白允浩對冰靈雪產生恨意,先前冰靈雪竟然之時象徵性的出手,根本就不幫忙。

這一日,他們來到雪林峽,遭遇到了大雪。到了雪林峽,畢雪。在這休息一下,太白允浩說道,冰靈雪答應下來,獨自帶人離去。留下他們四個人。

太白允浩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想到那個暗夜殺手,趕緊跟隨冰靈雪離去,心中對其恨到了極致。感覺有殺意,讓人疑惑掃視。



而雪林峽上的秦羽,則是趴在雪地里,看著遠處陷入他陣法的白虎和玄武家族的人,大笑不已。

而後看到太白樓的人到來,只剩下四個人,讓秦羽疑惑。而看起了殺意對太白樓的人。但是冰靈宮的人也在,不由的讓他無奈起來。

這裡面有他的陣法,得想辦法讓冰靈宮的人離去。他可記得當日冰靈宮的人沒對他出手。

隨後不去想,能多殺一個是一個,看到白虎玄武一個個死去的時候,秦羽興奮。而當她看到雪狼被發現,圍攻的時候,更是緊張不已,蛇女離去,前去救援,而他也是悄悄的前往。

此刻白虎和玄武剩下的人不足100人,78十人。



雪狼擊殺了一名白虎的人,被圍住,白雷憤怒不已,這幾日,雪狼可是殺了不少他們的人。

白雷憤怒之下,讓人全力的擊殺雪狼,不惜一切代價。但是雪狼實力強大,也讓這些人死傷不少,白雷,沒發現,這時一條蛇慢慢接近它。

而秦羽也是慢慢接近距離很遠的一個人,擊殺了對方后,換上了對方的衣服。然後接近幾個放哨的人,將這兩人叫走。被白雷的一手下叫住,詢問。

秦羽心中一緊,那人則是幫忙秦羽解圍,讓秦羽送了口氣。白雷則是看了一眼沒有在意。

秦羽將那兩人叫走後,出手擊殺了對方,讓二人震驚不已。

秦羽也在計算著著人數,還剩下72人。

隨後回去后,秦羽有一同樣的方式,叫走了幾批人,同樣擊殺。而那雪狼也是遲遲沒被殺四僵持這。詢問了其中一人的名字。那人告訴秦羽是假的,已經死去。

倒了夜晚了,白雷手下清點人數發現少了不少人,而這個時候白雷詢問,秦羽站出來毛線,說白雷派出去了,白雷疑惑詢問秦羽叫什麼,秦羽回答上來。

布料秦羽說完之後,大家陷入愣神階段。其中一人更是跟白雷說,秦羽是假的,那些失蹤的人有可能死去了。

那個老人,還有那頭雪狼。

秦羽略一思索知道是對方救了自己,於是和對方道謝。而後不想連累對方,於是要離去。被那老人嘲諷,親羽知道對方什麼意思沒有在意。

那老人告訴他外面都是人找他,但秦羽道謝后依舊要離去,說明情況。不想連累。那老頭心中欣慰欣賞秦羽。

而後嘆息,覺得送秦羽異常造化,提升他一下實力。諷刺一番秦羽后,將秦羽扔到了雪屋後面的山洞裡,並讓雪狼去攻擊秦羽。 「蕭默漓,即使今日我徐家一敗塗地,我也定要你為我兒陪葬!!!」

徐應荃全然不顧自己胸前的傷勢,仇恨地盯著蕭默漓,然而蕭默漓臉色卻並沒有多大的波動。

蕭默漓看著徐應荃,淡淡地說道:「不知徐家主,您這重傷之身又要怎麼樣讓我給您兒子陪葬呢?難道您就不擔心,自己死在我手裡?」

「小子,難道你不知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么?受死吧!」

說著,徐應荃就向著蕭默漓揮拳而來。

「印岩拳!」

蕭默漓不敢大意,雖說徐應荃現在身負重傷,但是畢竟也是培元境巔峰的強者,生命力頑強的很。這透胸一劍雖然重傷了他,但是還不至於要了他的命。而且雖說蕭默漓戰力驚人,但也就是和培元境大成的人一較高下,和徐應荃這種身在培元境巔峰已久的人,即便是身受重傷,仍需要小心再小心。

蕭默漓運轉身法躲過這一拳,向著徐應荃揮出一道劍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