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連丹皺眉,撇著嘴:「那你掀我衣服幹嘛?」

「那些亡靈身上有毒,人類不能沾染,我剛才已經給你清理了傷口,現在還要換一下藥。」玄澈彎了彎紅唇,眼眸極是無奈。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謝謝你了。」赫連丹感到極為尷尬。

玄澈輕輕彎唇,接過赫連丹的胳膊,細心的塗上藥膏。

「對了,那些亡靈,你是怎麼一擊殺死的?」赫連丹很好奇,這些個怪物,身體皮膚復原能力強悍無比,怎麼就被眼前的男子一擊殺死呢?

「凡是事物,皆有弱點,這些亡靈最大的弱點就是脖頸,它們的脖頸非常羸弱,只要一擊,便能擊殺,聰明人,一對戰,一眼便知它們的弱點。」玄澈耐心解釋道。

「那我就是笨人咯?」赫連丹不服氣道,她跟那怪物打了那麼久,還差點命懸一線,竟然這麼笨都看不清它們的弱點。

「哪有人會承認自己笨的。」玄澈望著赫連丹,精緻的黑眸閃過笑意。

「你既然被南霽雲困了這麼久,那麼你知道這些怪物的來歷嗎?」赫連丹繼續問道。

「不知,在三百年前,南霽雲將這群怪物封印在了幽冥泉底,永不見天日,不過今日,不知被誰給解開的封印。」玄澈道。

「原來是這樣啊,也不知道如果這群怪物出現在了外界,會給南大陸帶來怎樣的變化。」赫連丹喃喃道。

「你說什麼?」玄澈抬眸。

「啊,我是說你一個人被困在雲荒世界這麼久,孤不孤單啊?要不要,我帶你出去?就當是報答你的救命之恩。」赫連丹笑道。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不用了。」玄澈笑道,驀地,他感覺到一陣魂氣波動。

玄澈轉頭笑道:「你的朋友似乎來了,我就先走了。」

「哎?你去哪?」赫連丹一抬頭,眼前那原本坐著的男子,突然的消失不見。

「丹兒。」酥軟入骨的聲音傳來,一襲紅裙的百里流月出現在了門外,她走過來,狹長的眸眯起,打量著周圍。

「流月,你怎麼來了?」赫連丹又驚又喜,沒想到,流月會親自趕過來找她。

「你這麼笨,若是出了什麼事,老頭子該傷心了。」百里流月狹長的眸依舊打量著周圍,她總感覺到這裡還有第三個人存在。

「放心吧,丹兒我吉人自有天相,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赫連丹立即起身,拍拍胸脯自豪道。

「走吧。」百里流月輕勾起泣血的丹唇,轉身便離去。

赫連丹朝著不知名的方向揮了揮手:「玄澈哥哥,再見了!我還會來找你的!」

眼瞧著兩個小姑娘越走越遠,原本的房間里瞬間一陣流光閃過,出現了兩個人。 「快,大家快點過去向那個年輕人道謝!

今天如果不是他在,咱們芳家就完蛋了!」

就在芳家所有人都愣神之際,芳家主卻是第一個回過神來的人。

他連忙開口,讓芳家族人過去道謝。

一群族人被族長一說,瞬間回神,他們不敢耽誤,快步來到了獵魂帝的面前。

對著他鞠躬道:

「多謝獵魂公子的救命之恩。

不知道您竟如此強大,我們之前有所怠慢,還請多多原諒!」

芳家族人語氣中帶著尊敬以及難以掩飾的驚駭。

獵魂帝剛才與魔龍至尊的神識虛影一戰,一氣喝成,沒有半點拖泥帶水,這等實力,就算是高階的上位鬼神都未必能做到。

他們可以肯定,這個獵魂帝絕非尋常人。

「不必客氣了,林少還有一會應該就會出來。

但我現在很累,需要去休息一下,接下來,就由你們替我給林少護法。

記住,如果你們敢怠慢了林少,後果自負!」

獵魂帝與魔龍至尊神識的虛影一戰,耗費掉了大量的魂力,需要時間恢復。

他丟下一句話,便立刻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恭送獵魂公子!」

眾人目送獵魂帝離開。

從今天開始,獵魂帝在芳家眾人的心中地位,已經完全能與林天佑相提並論了。

等獵魂帝離開之後,芳清的目光落在了陳懸的身上。

陳懸被剛才戰鬥氣浪的波及,受了很嚴重的傷。

又加上被獵魂帝重傷,可以說是傷上加傷。

此刻他如一條死狗般躺在地上,站也站不起來。

見到芳清的目光掃來,頓時渾身一顫,從頭涼到了腳底。

「陳懸,我芳家從未與你結怨,可你們意圖毀掉我芳家。

這等仇恨,我芳家無法原諒!」

芳清眼中寒芒閃爍,他這輩子最討厭的人就是陳懸這種喜歡招惹是非的無恥之輩。

「芳姑娘,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

陳懸心頭的恐懼已經到達了極點。

他身負重傷,但還是立刻跪在了地上,根本沒有剛來芳家時的那副霸道樣子,就像一個非常聽話的孩子。

「我來芳家,也是奉了別人命令,我地位不及他們,所以不得不去服從啊!」

他聲淚俱下,只希望芳清可以饒他一命。

「別人的命令?

你別告訴我,是魔龍至尊的命令!

他一個至尊強者,每天那麼忙,有可能會在意我們這樣的家族嗎?」

芳清根本不相信,她將寶劍拔出,向前走了一步。

「不是至尊,不是他的命令。

是雨師玄冥,他說讓我們將你們家族芳柄的雙手打斷。

我們畏懼玄冥的威勢,只能照做。」

陳懸連忙解釋。

「打斷芳柄叔的雙手?

這是為何?」

芳清睜大雙眼,問道。

不只是她,就連芳家主也是一臉的疑惑。

不明白芳柄有什麼地方值得讓雨師玄冥這麼重視。

他除了鑄劍有點實力之外,也沒有其他厲害之處。

甚至鑄劍實力也只是在荒界山能排在前列。

拿到外界去,連名號都未必有人知道。

「好像是有什麼人要來你們芳家找鑄劍師。

玄冥大人不想讓那個人得逞。

具體是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陳懸說完,便縮著脖子,小心的看著芳家眾人。

「不想讓那個人得逞?

難道說,這個人是林公子?」

芳清心頭暗道。

這些天來找芳柄修劍的,就只有林天佑一個人而已。

如果真的是找林天佑麻煩,那她芳家等於是被林天佑連累了。

「芳姑娘,我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給了你,現在能放我一條生路了吧?」

陳懸盯著芳清,苦苦哀求道。

「無論是什麼原因,你殺了我芳家這麼多的族人,只有以死才能向我們族人謝罪!」

芳清聲音冰冷無情,她輕抬寶劍,凌空斬出。

唰!

一飆鮮血濺起,陳懸的身體輕顫,就這樣倒在了地上,脖子處出現了一個劍痕。

在場的芳家子弟都是熱淚齊出。

敵人終於滅盡,芳家族人的仇也算報了。

「從今天起,芳家山門關閉,除了修鍊靈珠種植之術,還要修鍊攻擊類的術法。

我們可不能時時刻刻去指望別人來幫忙,明白嗎?」

芳家主突然掃向四周人群,聲音嚴厲的說道。

「明白了!」

眾人齊聲答應。

……

魔龍城池所在的魔龍宮殿。

此刻,一個面上紋滿了長相猙獰的龍紋、額頭上還有一個如尖刀一樣的犄角,渾身充滿魔氣的男人,正坐在王座之上。

他的面前是一個裝滿了食物的桌子。

若是此刻有人站在這裡,一定會被桌子上的食物嚇傻。

蛟龍肉、蛟龍肝、蛟龍爪,一道道美食,竟全部都是由蛟龍做成!

魔氣男子隨意挑了塊紅燒蛟龍肝放在嘴裡吃下。

那散發出來的味道,傳到宮殿的支柱上。

盤旋在宮殿支柱上的幾條金龍似乎嘴角流下了饞人的口水。

它們竟不是裝飾,而是真正的金龍。

「高級蛟龍吃膩了,五爪金龍,下次我要吃鳳肝鳳膽。」

魔氣男子放下筷子,淡淡的對著盤旋在支柱上的一條金龍說道。

「我主至尊,鳳凰一族可不好招惹,他們是天空的霸主,百鳥之皇,若是抓了他們一族的人過來吃,恐怕會引起鳳凰一族的報復。」

支柱上的金龍開口說道。

「又不是招惹聖獸朱雀,鳳凰一族,我魔龍至尊會怕?」

雙向暗戀 魔氣男子一臉的不屑。

此人,正是新晉的至尊,魔龍至尊!

他是龍族之人,但又區別於龍族,是一個以魔為化身的龍族。

他的魔氣來源於當年的神魔之戰。

無數被戰死的魔神,他們的魔氣便匯聚到了他的身上。

令他成為龍族之中最可怕的一位強者。

「對了,找到應龍的下落了嗎」

魔龍至尊沒有繼續說食物的事情,改口問起應龍的情況。

「沒有找到,應龍似乎從這個世間消失了。」

五爪金龍搖頭道。

「消失?我看他是沒臉再出來見人了。

身為龍族之祖,他居然被龍皇鬼神打成那副模樣,真是丟了我龍族的臉面。

若是找到他,我一定把他吞進肚子里吃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