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自救的方法一般來說是有很大的隱患的,回去以後要好好的治療才行,不然的話會落下後遺症的。

「哥,其他人呢。」李燕連忙跑回去問道。

「我們陣亡了五人,其他的幾人受了點傷,但是沒有生命危險,現在已經送回去了。」李虎一把抓住妹妹,里裡外外的打量了一番,然後才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李燕有些辛酸,她沒有想到這一役,他們的損失居然會這麼大,他們小隊,傷亡過半,有五人永遠也回不來了。

「沒事就好。」李虎抱了抱妹妹,見到妹妹沒事,他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讓他來這裡幹什麼?」葉皓軒皺了皺眉頭道:「不應該把他送出去嗎?」

「沒辦法,是他要求過來的。」愛麗絲有些無奈的說。

「葉皓軒,帶上我。」李虎嘶聲道:「我一定要找到那傢伙,我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段。」

「你目前的情況來看,去的話只會送死。」葉皓軒冷笑了一聲道:「省省吧,回去把你的手臂好好的接上,然後在家裡靜等消息,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不,我不回去,我不能回去,你帶上我,我不會拖累你們的。」李虎喝道:「如果我不去的話,我對不起我那死去的弟兄們。」

「你去送死了,就對得起你那群死去的弟兄了?」葉皓軒反問道:「你難道沒有覺得你的邏輯一直是有問題的嗎?」

「呵呵,來的時候,你為了報仇,為了實施你計劃,你拍著胸脯保證,凡是進入到五十一區的人,你會一個不少的讓他們回來,可是現在呢?你們死了五個人。」

葉皓軒毫不客氣的揭著他的傷疤道:「五個人,做為華夏精挑細選出來的精英隊伍,你知道這預示著什麼嗎?你知道國家為了培養你們這些人,在你們身上花了多少錢嗎?」

「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你對得起自己的隊友?你對得在你們身上砸了重金的華夏嗎?」葉皓軒恨鐵不成鋼的說:「你們以前遇到的人,或許比起其他人遇到的都要厲害」

「但是他們並沒有上升到五十一區這個地步,也正是因為你們以前憑藉著自己的優勢勝的太輕鬆了,所以你們一直覺的自己是無敵的,知道你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果嗎?那就是你的傲慢害了你。」

葉皓軒冷笑了一聲道:「自私自大,我不知道你這種人是怎麼被選做當隊長的,你的人死傷過半,你居然還有臉活著?你活著幹什麼?替他們報仇?你現在還有這個實力嗎?」

葉皓軒這一番話是真的罵爽了,因為來的時候這傢伙打亂了葉皓軒的計劃,如果不是因為他們中間有技術人員能帶葉皓軒到達五十一區,葉皓軒早就一個人獨自闖進去了。

可這傢伙私自把計劃推后了五個小時,他的目的是什麼葉皓軒並不清楚,他只知道這傢伙徹底的打亂了自己的計劃,導致這一次的行動險些失敗。

「你說的不錯,你說的對,我的確是該死,我的確是沒有實力在為他們報仇。」李虎終於承受不住葉皓軒的打擊了,他有些無力的靠在一顆樹上:「我沒有顏面在去見他們,他們每個人都有家,都有妻兒,是因為我,都是因為我才導致這次任務如此慘重。」

「我該死。」李虎失聲痛哭了起來,他真的十分後悔,葉皓軒說的話沒錯,他就是太自大了,他認為自己制訂的計劃比起原定的計劃要好,他固執的認為史密斯現在是窮途末路,他就像是小綿羊一樣,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

但事實並不是這樣的,現實打了他一記清亮的耳光,他不僅讓自己的仇人逃跑,他更讓自己的隊伍死傷過半,他清楚,這一次就算是回國以後,他的職務也會被撤掉,因為他犯的這個嚴重的錯誤,導致華夏損失了很多。 第二百章

「我叫方盡。」方盡看著妖月滿懷期待的眼神說出自己的名字,妖月聽到方盡的名字后就不停的念叨著,就像一種奇怪的妖獸一樣,方盡看著妖月現在的樣子,腳步向後方輕輕的移動著生怕驚擾到正陷入循環的妖月,就在方盡走到距離百米左右的時候,妖月突然抬起頭,目光中帶著希冀的目光,發現面前的方盡居然消失不見了。

「方盡你想跑哪裡去?給我回來!」妖月看著漸漸消失的方盡,眼睛上的眉毛皺在了一起,身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她就將方盡提了回來,方盡嘴角不停抽搐著,心中想到了一個恐怖的事實,這個妖女不會是想讓自己當壓寨夫婿吧,方盡面對各種危險都不怕的心,在這一刻不停的顫抖起來。

妖月將方盡放在地上,用靈力禁錮著方盡的丹田,讓方盡一身實力都無法使出來,方盡心中的那個想法變得更加強烈起來,方盡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妖月說得話他一句也沒有聽到,方盡只是不停的點著頭,妖月眼神中因為方盡逃跑變得有些暗淡的目光再次變得明亮起來,當方盡從噩夢中醒過神來的時候。

「去我宮殿坐一下吧。」妖月也不管方盡同不同意,直接用靈力提起方盡,妖月隨手一揮,面前的結界就如水流一般分散開來,形成一道容兩人通過的道路,妖月帶著方盡直接飛入結界之中,方盡在空中也不敢隨意掙扎,從高空落下可不是好玩的,特別是在山上,一路無言,方盡看到山頂后覺得眼前一亮。

這山頂上的花花草草都散發著靈氣,跟靈雲宗葯山上的環境差不多,但明顯這裡更勝一籌,很快方盡目光就從花花草草的美妙環境中抽出來,看向前方那個大型的宮殿,月白色的牆壁,周圍的靈力濃霧將宮殿弄得有些像天上宮闕,方盡看這宮殿並非是因為這宮殿像天上宮闕,而是宮殿的建築材料。

「月光石?」方盡看著這些白色的石頭,一枚月光石所蘊含的能能就足以增加一個人的修鍊速度的一半,這麼多月光石,光增加修鍊速度就是一個恐怖速度,方盡都有些眼饞了,月光石還有個更重要的作用就是製造靈兵,一把五級靈兵也只需要兩枚月光石,這一個宮殿的月光石頭,而且還是大塊的,一塊就足以造出一把八級靈兵。

「恩?你如果喜歡我就送你一枚月光石心吧。」妖月瞥了一眼後方,發現方盡正看著自己宮殿的建築材料發獃,以為方盡喜歡,直接說出給予方盡一枚石心的話,方盡聽到這話整個人都一愣,月光石石心?傳說中能提升武器品級的極品煉器材料,想到這裡方盡心中就是一陣火熱,自己破天神槍提升到六階后,遇到那些世界境的也不會如此狼狽了。

妖月對著自己宮殿手一招,一枚心臟大小的純白色液體,確實是液體不過這液體有些奇怪它凝聚在一起卻不會滴落,方盡當初也只是在一本煉器材料上見到月光石石心的形狀,不過那圖形的記載也不過只有拇指大小,拇指大小石心就可以提升一級,這心臟大小的石心可以提升多少級啊,方盡看著空中飛躍過來的石心。

石心一出宮殿表面的月白色光芒都被遮擋住了,只剩下石心的光芒,石心閃耀著耀眼的白光,石心一直飛到方盡的手中,如心臟一樣在方盡手中跳動著,方盡將它直接放入藍靈戒中,就在異變突然產生,月光石石心接觸到拳頭大小的空間石的時候兩者同時爆發出強烈的光芒,在方盡藍靈戒中相互閃耀著。

兩股不同的光芒突然從藍靈戒中照射出來,在方盡面前交織在了一起,就像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操控一樣,兩道光芒徹底融合在一起后,再次進入藍靈戒中,方盡看到藍靈戒渾身藍色被渲染成了白色,之後白色慢慢減退,方盡重新看到藍靈戒裡面的情況,藍靈戒空間變大了一些,在靈田對面的一處禁制被打開了,總共還有五處禁制存在著。

方盡靈魂力進入其中一看,黑色的厚重感和淡淡的炙熱感就是這個房間的一切主調,方盡的破天長槍和空間石以及拇指大小月光石正在被一股黑色的氣息包圍著,破天長槍跟隨方盡多時,各種戰鬥都有過,本身就受過一定的損傷,但是方盡發現這些損傷在那些黑色的氣體之中正在被慢慢修復。

轉頭看那些材料,材料並沒有什麼變化,依然以原樣在其中放著,方盡看著被用得只剩下一點點的空間石和拇指大小月光石心,方盡感覺心在滴血,不過這個被開啟的溫器室讓方盡心中得到了一點安慰,至少那些受損傷的武器得到修復,避免用舊了就要重新用高級材料鍛造,而且還不如原來的威力。

方盡看了一眼溫器室的黑色槍頭,破舊小船和魂斷小藍劍,方盡最關注的還是黑色槍頭,方盡從黑色槍頭上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威嚴,這種威嚴連尊者的威嚴都比上,很有可能是傳說中王尊的專屬武器,方盡只能看到那些黑氣在黑色槍頭上蕩漾,並沒有什麼實質性變化,不過破舊小船被修復的速度肉眼可見,破舊程度太過嚴重,需要很長時間。

妖月看著在方盡手中發生的變化,也是一愣隨即空間鎖住了周圍的靈力防治造成什麼不可挽回的後果,當妖月看見方盡戒指上兩道白光被融合到一起的時候,妖月心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生靈戒三個字在妖月心頭出現,妖月身為銀月狐一族,族內典籍就有記載,生靈戒出,生靈塗炭。

妖月很快就明白這事情肯定不能讓第二個知道,突然心中也是慶幸自己提前封鎖了周圍的空間,不然讓這光芒出去還不知道會引來什麼樣的強者,生靈戒可是有一個絕世傳承,聽說得一個生靈戒比得到一個域的資源還要好。<

。 第二百零一章

「剛剛的景象你看見了?」方盡說出這句話后,就覺得自己腦袋是不是傻了,妖月肯定發現了自己的生靈戒秘密,方盡眼神中充滿警戒的看著妖月,妖月兩隻眼睛變成了一輪漂亮的月牙,就這樣看著方盡不說話,方盡皺了一下眉頭不知道妖月到底是什麼意思,這笑容中到底存在多少東西。

方盡渾身靈力在身上涌動著,即使死方盡也不會讓妖月好過,妖月動了,一隻潔白的手掌來到方盡的面前,方盡正準備爆發,那潔白如玉的手掌堵住了他的嘴巴,方盡嘴巴被柔弱包圍后,整個都變得不知所措起來,周身的靈力不穩定的涌動著,方盡和妖月兩個以一種很曖昧的動作在一起,妖月的手掌捂在他的嘴上,方盡準備攻擊的手按在半空之中距離妖月聖女峰也只有一點距離。

妖月和方盡兩人在原地都不敢動彈著,誰也沒有去破壞這個環境,時間也彷彿就這樣靜止了,一陣滲人的笑聲破壞了這靜謐的環境和曖昧的氣氛。

「葉葉,沒想到堂堂月尊者會對一個人類小子動情,看來我是遇上好戲了,兩位你們繼續不需要管我,我就是一個觀眾。」一名黑袍人看不清臉龐,渾身散發著黑色的氣流就讓方盡知道這不是一個什麼好人,方盡與妖月分別臉紅的分開,同時妖月臉上還有被破壞的惱怒,妖月手掌心出現月白色光芒,一輪彎月出現在妖月頭頂之上,周圍空間都彷彿禁錮了一樣。

「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理由,否則你就別想走了。」妖月臉色變得冰寒起來,周圍空間彷彿都跟著妖月的心情變得震動起來,黑袍人也不知道是什麼表情,只見他輕輕站起身,屈指一彈一道黑色的光芒擊碎了他面前的空間屏障,空間碎片消散在天地之間,妖月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沒想到這個對手是個難纏的角色。

隨手擊碎自己的施下的空間屏障,至少比自己高一個品級才能做到,尊者境一個品級的碾壓就真的是碾壓了,沒有任何的結果,妖月身上出現強烈月白色光芒,一輪明月光照在方盡身上,方盡感覺到一股拉扯力,方儘先是極度抗拒,得到妖月傳話后就停止抵抗,讓自己被一股拉扯力順著月光朝著一個未知地方而去。

一道黑光在方盡眼前慢慢擴大,方盡面前的空間就如玻璃一樣碎開,方盡靈力抵擋著這些空間碎片,黑色光芒化為一隻大手將方盡牢牢抓住,方盡只感覺身體被帶動動彈不得,順息之間就到了那個黑袍人的身邊,妖月左手已經捏拳,沒想到這個人在自己面前抓走了方盡,這是不能饒恕。

「這麼急著送你的小情人走幹嘛?讓他留下看著我們交易不是更好嗎?你說呢月尊者。」黑袍人身上黑氣隨著他每說一句話都顫動一份,方盡瞥了一眼黑袍人,低頭看向束縛自己的黑色光圈,這種黑色氣息給方盡十分邪惡的感覺,方盡想要用靈力去查探的時候,一股噁心的感覺沖湧進方盡的腦海之中,方盡體表開始浮現淡淡的紅光。

方盡最討厭被威脅了,特別還是被當人質去威脅別人,方盡心中的憋屈和怒火加速了靈血的運轉速度,一陣鳳鳴聲在方盡體內響起,外界沒有任何人聽見,妖月和方盡身旁的那個黑袍人依舊在交談著,方盡全身開始變成紅色,方盡身上的黑色在紅光照耀慢慢消融起來。

「你想要什麼我給你,我只有一個要求你放了他!」妖月看著黑袍人雖然內心憤怒不已,但是現在都要憋住,因為讓自己動心的那個男人正在那可惡的黑袍人手中,現在她只有暫時的臣服,方盡聽到妖月的話明顯一愣,身上的紅光都有些閃爍不定起來,方盡畢竟靈魂力還是強大的很快調整了悸動的心,專心掙脫黑袍者的禁錮。

黑袍人正想說什麼,妖月帶著白色的光芒朝著黑袍人而去,黑袍人甩手之間一股黑色濃霧彌散在黑袍人面前,妖月手中的光芒在黑色濃霧之中顯得明亮無比,黑色濃霧但是都開始燃燒起來,一道藍色人影從黑色濃霧中走出,每走一步方盡周圍的黑色濃霧都開始燃燒起來,妖月一個閃爍到了方盡身旁,炙熱的感覺讓妖月有些難受。

妖月釋放出了靈力護罩以後,那種炙熱感覺才變得微弱無比,妖月看著自己和方盡前方出現一隻巨大的骷髏頭,黑袍人站在原地身上卻是不停冒出黑氣,骷髏頭帶著兇猛的勢頭朝著方盡而去,妖月手掌出現一輪彎月狀的刀,月白的光芒在妖月每一次的揮舞之中都打在骷髏頭上,骷髏頭上的黑絲每一次被擊中都會消散許多。

「月華之輪,凈化!」妖月感覺自己的吸收靈力速度變得極為緩慢起來,隨即召喚出屬於自己的領域,一輪彎月出現在天空之中,黑氣在月光的照耀下漸漸消融著,但是黑氣被消融到一定程度后就與月光保持一個平衡的狀態,黑袍人黑袍再次一揮,大量的黑氣再次湧入其中,黑袍人周圍的靈力都化為黑色。

大量黑氣加入以後,妖月的月光明顯就不行了,這一場領域之間的戰鬥,妖月咬著牙堅持著,妖月狠下心對著自己胸口拍去,噴出血霧,血霧很快就與潔白的月光融合在了一切,潔白的彎月漸漸變的圓潤無缺起來,只是月白色轉化為了紅色,顯得妖異無比,照出的月光也是紅色的,紅色月光與黑氣分庭抗禮。

方盡明顯感受到妖月堅持不了很久,身影暴動向黑袍人而去,妖月看見方盡這個行為後大驚,靈力有些不穩黑氣再次侵襲一份,隨即妖月轉過頭眼中漸漸出現一抹紅色,妖月也知道這歌個時候不能分心了,方盡身上帶著鳳凰之火,那些黑氣根本近不了方盡的身體,黑袍人也是發現了這個問題。

黑氣在方盡周圍一陣涌動,一隻黑色的巨狼出現在方盡面前,方盡破天神槍拿出手,經過溫養后的破天神槍與方盡更加契合起來,藍光與方盡身上紅光照應在了一起。

給讀者的話:

<

。 「哥,你不要這樣,這不怪你,真的,這不怪你。」李燕安慰道,兄妹兩人在一起失聲痛哭。

「葉,你可能不知道這個地方是什麼地方吧。」愛麗絲走到了葉皓軒的跟前道:「這個地方是一片極大的雨林,被我們的人稱之為死亡雨林。」

「因為二十年前,前任五十一區的實驗基地就設在這裡,早在幾十年前,他們在研究一項放射性物質的時候,把整片叢林當做了實驗基地,放射性物質讓這片雨林中的所有生物幾乎在一夜之間全部死去。」

「在接下來的十多年裡,這個地方一直被人視為生命的禁區,沒有任何東西能從裡面出來,大家一直認為,它因為射線的原因,是一片死寂的森林,裡面沒有任何生命。」

「但是十年前,五十一區研究人員才發現裡面並不是沒有任何生命,相反,裡面的生命因為長期的射線輻射,變得異常的強大,它們產生了變異,之後五十一區便把這個地方徹底的封禁了起來,不準備任何人進出。」

「這點我知道。」葉皓軒點點頭道:「沒有想到,這片雨林的來歷還挺曲折的嘛。」

「是的,裡面的生物從來不出這片雨林,因為它們已經習慣了雨林中的輻射,裡面的射線對它們來說就像是太陽空氣一樣不可缺少,所以它們一旦走出來,就會死亡。」愛麗絲道。

「有點意思。」葉皓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隨即他笑道:「那史密斯進去,是不是九死一生?」

「這恐怕不會吧。」李言心打斷了葉皓軒的話道:「他長年在這裡生活,而且這片雨林的恐怖,還是他們自己一手造成的,他肯定有辦法規避這些東西的。」

「是啊,這可是他的老家啊。」葉皓軒一拍腦袋道:「這下麻煩了,恐怕我們要走進去找那老東西了,這傢伙還真的會給自己打掩護。」

「這個沒問題,我們有人進去過,僥倖,這位叫做里根的黑人小夥子還成功的從裡面逃出來過,他比較熟悉這裡的環境,而且除此之外,他還是一位十分強大的精神管控者,我想他一定能幫到我們的。」愛麗絲向那名黑人一指道。

「醫聖,我是你的粉絲。」小夥子明顯有些激動,他走上前來握著葉皓軒的手道:「而且我也很感謝你能把我們從那個聚居地里救出來。」

「救你們的人不是我,是她。」葉皓軒向李言心指了指道:「這可是你們的觀世音啊,回頭多拜拜。」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在這裡打嘴仗,我也是服你。」李言心白了葉皓軒一眼道,的確,現在的形勢是比較嚴肅的,因為大家面臨著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這片死亡雨林,裡面到底有什麼生物,大家對此還一無所知。

「李虎,你確定你要去送死?」葉皓軒看了一眼幾近崩潰的李虎道:「你要想清楚,你進去以後,絕對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而且我覺得,你現在去送死,完全就是要逃避責任。」葉皓軒道:「李虎,如果你想讓我看得起你,那就負起你應該負的責任。」

李虎不語,良久,他才站起來道:「葉皓軒,我聽你的,你說的對,我現在去送死,完全就是逃避責任,我要留著我這條命,回去把事情做一個詳細的報告。」

「這就對了。」葉皓軒點點頭道:「報仇的事情你不用擔心,你妹妹同樣可以代替你報仇,我帶上她一起去就是了。」

「你……你真的能帶上我嗎?」李燕又驚又喜的看著葉皓軒,她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我不帶上你,你心裡會舒服不?」葉皓軒看著她道。

「不會,而且我還會恨你。」李燕道:「雖然我知道恨你恨的有些冤枉,但是我還是會忍不住會恨你,因為你阻止了我去報仇。」

「所以,我現在還是帶著你吧,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叫做艱難,什麼才叫做大場面,進去了之後,你才會發現你以前遇到的,真的是小兒科。」葉皓軒道。

「那就這樣吧,葉皓軒,謝謝你,李燕我交給你了,我相信,你一定能保護好她的。」李虎站起來,他看著李燕道:「小妹,一路小心。」

「哥,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放心的去養傷吧。」李燕點點頭。

「好了,出發,里根,我們現在就靠你了,畢竟這裡面只有你熟悉。」葉皓軒背起了一個背負,他打起了精神道。

每個人都有一個背包,裡面有軍用乾糧,還有一些匕首,葉皓軒的包與別人的包不同的是他包裡面多了一些救命用的中藥。

這個雨林,是之前五十一區做實驗的實驗場地,在裡面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怪物,誰也說不清楚,史密斯選擇從這裡逃出去,那是因為他有足夠的方法控制這裡的局面,所以他才會這樣有恃無恐。

這傢伙就是一頭老虎,葉皓軒絕對不可能放虎歸山,所以就算眼前是刀山火海,他們也要闖進去,把那傢伙給揪出來,以絕後患。

「當然,我親愛的醫聖,容我介紹一下吧。」里根拿出了一張地圖,他指著地圖上標註的紅點道:「標註的顏色不同,由紅、黃、藍三色組成,藍色的是普通的區域,一般來說,裡面沒有什麼大的危險。」

「但是黃色的,就要值得我們警惕了,因為黃色的區域裡面,會出現一些比較大號的毒蟲,這種毒蟲很可怕,而且沾上一點它們的體液,對我們來說都是十分的致命的。」

「那紅色的,是不是最危險的地方?」李言心問道。

「是的,紅色的區域,就是最危險的地方。」里根一點頭道:「一般來說,這裡面會有一些我們從未見過的東西,這些東西是什麼,我也不清楚,不過我建議大家要盡量的把這些東西往壞處想。」

「比如?」李言心道:「舉個例子,大家都知道的。」 第二百零二章

黑色巨狼直接撲向方盡,方盡星游步出,如繁星一般躲過了黑色巨狼的撲擊,黑色巨狼撲了一空,方盡長槍直接穿過它的身體,黑色巨狼化為黑氣重新歸入周圍黑色之中,還有少許黑氣沾染在方盡破天神槍上,方盡看見這個情況大驚失色,連忙將破天神槍重新放入溫器室進行溫養,同時方盡看了一眼正在苦苦堅持的妖月,瞳孔開始變化起來。

由於黑色結界擋住了外界,沒有人看見在天空之上形成了一隻巨大的眼睛,直接微微睜開的眼睛之中射出一道胳膊粗細的雷霆,不過雷霆所攜帶的紫色並不是濃厚只是暫時劈開了黑色的結界,黑袍人渾身震了一震,妖月趁機用月光進行攻擊,黑袍人看不到表情,但是方盡也知道此刻他的心情肯定不咋地。

黑袍人雙臂伸出,強烈的勁風從他後方吹起,方盡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鎖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方盡帶著身上不穩定的氣息朝著另一旁而去,方盡回退到一旁,手上出現一道小藍光,開始妖月和黑袍人都沒有在意,強大的黑暗狂風風突然從四周吹來,方盡感覺腳步也有不穩,風力實在有些大,直到用靈力穩固了一下身影才晃動停止下來。

方盡控制著第二道第三道雷霆呼嘯而下,方盡靈魂力靈力得到極高提升后,不再像以前一樣需要原地不動才能控制雷霆,如果說原來方儘是炮台,現在的方盡就是移動炮台,一道雷霆劈在黑袍人的護罩之上,黑袍人的護罩直接被劈碎,剩下的雷霆劈入黑袍人體內,黑袍人吐出一口鮮血,在第三道雷霆落下的時候黑袍人也明白自己不能硬扛朝著其他位置位移而去。

方盡的滅世之光轟擊在地面直接將地面轟出一個二米多深的大洞,黑袍人對著方盡而去,方盡對於他已經產生了深深的威脅,第四道雷霆再次落下,黑袍人被嚇得連連後退,幾個閃爍就離方盡很遠起來,由於方盡吸引了黑袍人的火力,妖月也是緩了一口氣,體內靈力瘋狂涌動,不過方盡第四道雷霆在半空中就消散不見,方盡體內的靈力被消散一空。

黑袍人看見方盡這個樣子,控制周圍的黑色狂風形成一陣颶風,妖月想要動身卻發現晚了一步,黑色的颶風直接將方盡包裹在裡面,刺骨的呼嘯聲就如催命符一樣,妖月死死的盯著那黑色的颶風,不相信方盡會死在這裡,要知道那場連自己都扛不住的爆炸方盡都不活下來了,這颶風根本無法跟那爆炸比啊。

黑袍人瘋狂的笑著,也不去管那颶風,在他認為方盡被颶風卷進去了除了死路一條就沒有別的路了,妖月手中彎刀化為一輪彎月對著黑袍人切去,黑袍人閃身一躲就輕易躲過了妖月的攻擊,黑袍人手中出現強烈的黑光映上妖月的刀光,強烈的黑白光籠罩著兩人,兩人強大的靈技不停的對拼著,彎月骷髏若隱若現。

妖月側身躲過了一個骷髏的撕咬,順手就是彎刀落下,彎刀上出現無數道刀光對著黑袍人切去,黑袍人知道躲不過去雙手黑光閃現合併在了一起,一道黑色光束突破刀光的封鎖直直對著妖月而去,刀光切割在黑袍人身上冒出一陣陣黑霧,黑袍人承受住攻擊后,彷彿如無事人一樣繼續朝著妖月攻擊著。

妖月雙手揮間周圍的空間之力瘋狂涌動著,在黑光兩旁形成一個牢籠般的形狀,黑光被禁錮在其中,就在妖月心情略微放鬆的時候,黑袍人一掌而來,一隻巨大的黑色巨掌直接擊碎了妖月形成的空間,周圍空間都支離破碎起來,只看得到一道道清晰可見的裂痕一不小心碰一下就會破碎開來,黑色巨掌擊在那個束縛黑光的牢籠,妖月心覺不妙。

一隻同樣大小的白色巨掌對著黑色巨掌而去,可是那束縛著黑光的牢籠自己被擠壓的破碎開來,化為一片片無形的碎片散在周圍,那漫溢而出的靈力都彷彿被一股引力引到方盡所在的那個颶風之中,兩大尊者對著這細微變化並沒有在意,他們心神都在黑光之上,黑袍人是一種得意之色,那黑光凝聚了他至少三分之一的靈力,只要妖月被擊中不死必殘。

拇指粗細的黑光穿透而出,妖月的身體被黑光擊中,妖月身體的護體靈力在黑光面前,一眨眼功夫護體靈力便破碎,黑光射入妖月體內,一個黑色小洞出現在妖月的胸口處,妖月吐出一口鮮血身體直直的從空中落下,空中的那白色巨掌失去控制后化為一股股靈力消散不見,黑袍人的黑色巨掌接上黑光的攻擊將妖月身體鎮壓在地上,妖月發出一聲悲鳴。

黑色巨掌消散,黑袍人看著那大洞之中被鮮血染紅的妖月,手中出現一把黑色的長劍對著妖月而去,一道人影帶著絢爛的藍光虛影從黑色颶風中陷入出來,化為一道藍色流光直直對著黑袍人撞擊而來,黑袍人轉頭長劍對著藍色流光而去,方盡的身影從流光后冒出,那藍色流光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藍黑色漩渦,由於方盡推動朝著黑袍人而來。

藍黑色的顏色在黑袍人的眼中無限擴大,黑袍人感覺到那漩渦的恐怖力量,可是黑袍人手中的動作已經不能停止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長劍刺進方盡手中的巨大漩渦中,方盡身上冒出熊熊火焰包圍住了他,長劍刺進漩渦的那一刻,漩渦就像被引爆的炸彈一樣,從中心綻放出強烈的光芒,藍光照耀著整片空間。

「轟!」巨大的轟鳴之聲響起,周圍突然變得靜悄悄起來,直到下一刻,黑暗的空間開始一片片脫落的時候,整個世界聽不到任何聲音,只看見一道紅色人影被彈射出去,就在驊玉山脈最中心出現一道巨大的火光,妖月身體在坑洞之間,只有少量餘威打在妖月身上。<

。 「比如,電影中的異形。」里根認真的說:「我覺得那種噁心的生物,一定會在裡面出現,因為上一次,我從這裡逃出來的時候,我的朋友,被一些奇怪的東西吞掉了,那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我到現在也不清楚。」

「你聽清楚了?」葉皓軒轉過身去看了李燕一眼道:「你們以前所遇到的,只不過是一些比較強大一點的襲擊罷了。」

「但是真正可怕的東西並不是那些東西,而是一些看不見摸不著,甚至會在你沒有一點意識的時候要了你的命的東西。」葉皓軒道:「我說這些,沒有其他的意思,就是為了讓你在進入這片雨林的時候,了解裡面有什麼東西,免得到時候不聽指揮,又鬧出來什麼亂子來。」

「我知道,只要讓我跟著你們,我一定一切都聽你們的,我不會在任性了。」李燕誠懇的說:「之前的事情,是我和我哥不對,我向你道歉。」

「你沒有必要向我道歉,這次的事情你們也得到了血的教訓。」葉皓軒悠悠的說:「其實這對你們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你們跟在盈盈的跟前,為的就是保護她,但是如果你們沒有血的教訓,沒有犧牲,就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大,以後,好好的反省反省自己的所做所為吧,你得慶幸,今天的事情是發生在五十一區,而不是發生在邵氏的總部,否則的話,你們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李燕點點頭,她不在說話,葉皓軒道:「現在出發,里根,我們應該按照哪條路走才行?」葉皓軒問道。

「中間這條,我早在來的時候就會覺得史密斯那傢伙可能會走上這一條道路,所以就一早做好了準備,現在看來,我的準備是沒有錯的。」里根指著地圖上標註出來的一條紅線道:「按照這條路向前走,絕對沒錯,史密斯那傢伙,也會順著這條路走。」

「醫聖,如果你覺得人不夠的話,我可以在找些人來,現在大家都很興奮,他們要抓住史密斯,以前他對我們做的,我們要一點一點的償還給他。」愛麗絲恨恨的說。

「沒必要,這個地方不是所有人都能進得去了,我們的目標是找到史密斯,不給那傢伙東山在起的機會。」葉皓軒道:「而且這片雨林不是一般的地方,去的人多了,反而會不好,所以,我們幾個去就行了。」

棄婦歸來:相公乖乖讓我欺 「好。」愛麗絲點點頭。

「你確定,帶著的這個丫頭不會在給你惹下什麼麻煩?」李言心和葉皓軒走在最前面,兩人的精神力比較強大,他們在正前方探路。

「現在不是她任性的時候。」葉皓軒笑了笑道:「其實換做我們,也能理解她和她哥的做法,他們的父母都死在史密斯的手上,這麼多年了,他們終於有機會報仇了,所以他們不可能不把握好這個機會。」

「你倒是挺能替別人著想啊。」李言心白了葉皓軒一眼道:「我發現,對於女人,你特別心軟,不管是在大的事情,只要是牽扯到女人,都好說。」

「我只是在用事實說話,而且,我也沒有你所說的那麼不堪吧。」葉皓軒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而且,揭人不揭短,有些毛病,你當面說出來,多難為情?」

「你還會感覺到難為情?」李言心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你醫聖可向來是處處留情,處處都負責的男人啊,這句話你在心裡想想就算了,可千萬別說出來,否則的話我感覺不適應。」

葉皓軒更是尷尬,他輕咳了兩聲道:「我們快走吧,這林子不小呢。」

「別動。」葉皓軒的神色突然微微的一變,他一把按在了李言心的肩膀上,示意她不要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