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雲樓后,被一些人笑話,因為小波經常被人看扁,看到一樓客滿,有個位置,小波想要去幫夏天要個位置,結果被那人拒絕病侮辱,夏天想要出手教訓他,被小波攔下。而那人也是蕭夜的手下,仗勢欺人,想要欺負夏天。雙方爆發戰鬥,那人被夏天一掌,狼狽而逃前去般救兵。

人們都認為夏天死定了,而夏天則是不在乎,被小波拉著去了二樓,找個位置坐下后,小波向他訴說蟠龍鎮的實力劃分。

—那被打的人,回到蕭家找到幫手,前來報仇。

了解這些后,夏天有了決定,前往赤焰軍,一是為了吃煙軟體,而是決定歷練自身,

便在此事,秦偉與蕭夜等人下樓,小波告訴夏天他們的身份呢。

秦偉與蕭夜告別,交代伏筆,他的企圖奪取大統軍的位置,秦韋來此也是此目的,掌握赤焰軍。幫助京都二皇子掌握皇權。

蕭夜剛準備離去,便看到他們所帶來的坐騎,全部死亡,看到罪魁禍首那黑驢,正得意看著他們,蕭夜準備出手,被趕來的夏天制止住,然後夏天被人們嘲笑死定了,夏天道歉,但對方一一不饒,非要殺了黑驢。夏天看黑驢眼神可憐,無奈只能與蕭夜針鋒相對,也因為他的眼神,

夏天被人看不好,笑話,夏天的舉動引得二樓十二大將軍,《監軍大將軍,-。滿*0意》引得一些人的注意,還有人們的嘲諷。《沈曼也發現》

蕭夜氣急,派手下擊殺夏天,夏天出手震驚眾人,讓人們感到意外,蕭夜氣急,排剩下的手下一起上,小波出手幫忙,結果被打上,夏天感動兩人一同面對敵人。關鍵時刻夢魘出面,蕭夜還不讓,秦偉則是出面討好夢魘,讓此事作罷。

但此事也不可能就此罷休,秦偉詢問夏天要去哪裡,夏天說要去赤焰軍,讓蕭夜眼前一亮,約定比武。

人們對夏天的笑話,夏天不在意,準備拉著黑驢離去,卻被夢魘叫住,二人見面愣住《因為夏天所帶的人皮面具,是姬玄給他的,是夢魘的前男友。與夢魘是天機雙子,結果周寒外出任務的時候,被天機老人殺死,被姬玄所救,夢魘的真實身份是天機老人的女兒,下一代天機閣主。她自己不知道,世間所有人都不知道、》

夏天要走,結果被夢魘攔下,要求留在雲樓做些補償,夏天無奈留下。讓秦偉內心記恨,拉著蕭夜拂袖而去。

正巧這時蕭夜那手下帶人回來,看到這情況,告訴給了蕭也,結果被打,狼狽而回,因此也記恨起了夏天。

*夏天在進入雲樓后,就擔任起了砍柴夥計,還債莫一日,砍柴出神之時,夢魘到來揭穿他的想法,並告訴他外面有人要殺他,此時還是在這比較安全,讓夏天感動。同時也納悶為什麼這夢魘對其這麼好。晚上睡覺的時候,跟一同是砍柴夥計的《真周寒睡覺,發現疑點。。白天砍柴被對方指點,砍柴磨練實力,提升。

每日夢魘都會來一次,夏天,被小波知道后,叫去與之談話,當天夜裡,周寒對夏天說要小心小波。

當天夜裡小波受到天機閣的傳令,錯殺一個,來擊殺夏天,被周寒出手救下,夢魘感到之時天機閣人已經死完,同時告訴夏天他可以離去了。夢魘則是去找小波談話。 「這個陸凡,真是。。。。。太強了!」

丹聖國內,一名鍊氣士出聲讚歎道。

雖然陸凡搖身一變,由丹聖國的最強俊傑,變成了偷取東西的大盜。

但所有鍊氣士也不得不承認,陸凡的強大實在超乎了他們的預料。

每當他們以為自己已然看清楚陸凡到底有多強時,陸凡就會用嶄新的方式,告訴他們,其實還可以這麼強。

無數鍊氣士瞠目結舌的看著陸凡全身爆血,還若無其事的離開,末了還將自己的血又吸了回去。

這還是人嗎?

水家,水明空簡直快要將自己的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他記得最後跟陸凡對拼時,他也是用了這樣的一招,想要將陸凡的血抽出來。

那時的陸凡,只讓他抽出了三分之一的鮮血。水明空以為這是陸凡竭盡全力才做到的。

但現在看來,陸凡當時就讓他抽完都無所謂。難道陸凡跟他拼的時候,其實是在放水?

水明空只感覺自己像是吃了一隻死老鼠,肚裡反胃,全身難受。

難怪陸凡當時最後一拳可以輕鬆解決他,那純粹是在逗他玩吧。

旁邊,水漠然也是滿臉震驚。

忽的,水漠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出聲道:「哥,我們似乎是把我的牌子給了陸凡對不對。」

水明空立馬起身道:「該死,陸凡耍了我們。他像是耍兩個白痴一樣徹底耍了我們。趕緊走,再晚了就來不及了。」

水漠然還處在震驚之中,茫然道:「去哪?」

水明空大聲道:「帶上家族好手,去虛空。這樣的恥辱,只能用鮮血來償還!」

。。。。。。

虛空之外,陸凡已然看到了靈瑤的身影。

「靈瑤!」

陸凡大笑道。舟船加速前行,瞬間便來到了靈瑤的面前。

小黑一看到陸凡,便直接撲上了陸凡的舟船,身軀迅速縮小,站在了陸凡的肩膀上。

陸凡摸著小黑的腦袋,道:「你終於醒了啊,好的很。趕緊走吧,此處不是久留之地!」

靈瑤重重的點頭,一躍上陸凡的舟船。

她的舟船直接收起,船上火彥,火龍祝兩人漂浮在虛空之中。

陸凡看著兩人,微微皺眉道:「不是讓你把這兩人扔了拖延時間么。」

靈瑤道:「現在扔也不遲啊!」

陸凡笑道:「嗯,算了,就讓他倆在這吧。火龍祝,火彥公子,抱歉了。這段時間,多有得罪之處,還請見諒!」

火龍祝道:「陸凡,我本以為你真的是個好人。我還說自己錯怪了你。沒想到,你果然是無恥之徒。你以為你可以這麼一走了之嗎?得罪了火家。得罪了丹聖國,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也只有滅亡一途。」

陸凡道:「那我倒要試試,看看有沒有比天涯海角更遠的地方。好了,不跟你們廢話了。兩位,最後得罪一次,我要打暈你們,然後再離去。免得我們剛剛走。你們就帶人來抓我們了。」

說著,陸凡準備出手。

但就在此時,身後忽的有勁風襲來。

陸凡猛然轉頭,赫然看到一群身著乾坤道袍的鍊氣士赫然殺來。

「受死!」

瞬間,十幾道法器衝到了陸凡與靈瑤的面前。

陸凡頓時虛無法珠扔出,頓時將大部分法器瞬間收掉。

但還有兩三樣法器砸在了陸凡的身上。

雷霆火焰,霎時爆起。陸凡發出一聲悶哼,小黑當即附體!

全身充滿力量,陸凡一掌拍在虛無法珠上,裡面法器霎時沖回,狠狠的砸在了那幾名鍊氣士的身上。

砰!砰!砰!

連續不斷的聲音響起。陸凡轉手又是五條巨龍揮出。

轟!

法決爆炸,強橫的氣浪將陸凡靈瑤等連人帶舟船一同推開。

火龍祝,火彥兩人頓時被炸的全身是血,慘嚎道:「我們是火家的子弟!」

一名聖臨衛只用淡漠的眼神看了他們兩人一眼,揮手一道光芒直接穿透了兩人的胸膛。

烈焰熊熊燃起,聖臨衛淡漠的道:「叛逆者,殺!」

陸凡見此一幕,腳掌狠狠在虛空行舟上一跺,大喝一聲道:「走!」

靈瑤連忙催動行舟,開始瘋狂閃爍。

陸凡與靈瑤兩人的身影頓時消失原地。

丹聖國內,一片嘩然。

「乾坤道袍,是聖臨衛,他們殺錯人了吧!」

「天吶,就這麼殺死了火家的人?火家豈不是要發瘋了!」

一重天,火家之中,更是全部炸鍋了。

聖臨衛殺了火龍祝與火彥兩位公子!

天怒山上,大長老睚眥欲裂,氣的渾身發抖。

旁邊一名長老大吼道:「這是謀殺,這是**裸的謀殺。聖臨衛要因此付出代價!」

大長老一巴掌打在這名長老的臉上,厲喝道:「聖臨衛是直屬陛下的殺衛,它不會因為殺人而付出任何代價。記住,害死火龍祝與火彥的,是陸凡,明白嗎!」

眾位長老低下了頭去,暗暗咬牙。

大長老大喝道:「所有火家仙氣師以上的統領,全部進入虛空。我要將那陸凡,抽筋扒皮,凌遲至死!」

言畢,大長老帶頭走了出去,眾位長老大步跟上。

雲中域大殿之中,幾名老者看著丹聖國主張了張嘴巴,似乎是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

丹聖國主看了他們一眼平靜的道:「殺了就殺了,有什麼大不了。事後,我會給火家一個交代。」

老者嘆息一聲道:「陛下,恕老臣直言。這般鬧下去,有失帝國顏面,不如先把五行天華關了吧!」

丹聖國主眼中冷光閃爍,道:「你是說,我把五行天華打開是錯的了?」

老者躬身道:「老臣不敢。」

丹聖國主大手一揮。

下一刻,整個大殿光芒暗淡,面前的光幕卻驟然擴大。

光幕旁邊,驀地多出了一張丹聖國外虛空圖,上面密密麻麻的光點,正在迅速移動。

最中間那紅色光點,不用說,定是陸凡等人無疑。

而鋪天蓋地的白色光點,則是追捕陸凡的人。

老者一眼看去,立即見到,無數白色光點已然快成合圍之勢。

身處在裡面的紅色光點,即將走投無路,插翅難逃。

丹聖國主冷聲道:「我告訴你,我要親眼看著陸凡被活捉,或是被殺死。如果他們這都抓不住,那我就要親自出手了!」 第二日,小波找到夏天,讓他去百獸山,幫他個忙去找i個人送封信。,夏天相信去了,臨走時周寒囑咐他要小心,並告訴他一段口訣。

夏天外出后,被蕭夜的手下跟蹤,來到蟠龍峽的時候,黑驢預警,但他還是選擇相信小波,進入蟠龍峽。

進入與蕭夜手下廝殺,那是小波設置好的陣法,小波也看到心中愧疚,夢魘進入告知她早有準備,讓他死心把。

夏天與蕭夜手下廝殺關鍵時刻,他也因此重傷。

但蕭也手下還剩下實力強大一人,關鍵時刻夢雨出手相救,臨死一人想要偷襲夢雨,被夏天拚命所救,感動夢雨,兩人關鍵時刻,夏天念口訣,兩人得以活命。當夏天昏迷的時候,還求夢雨幫忙將信送過去,再次感動知情的夢雨。也感動了小波和夢魘。

–小波決定暫時瞞住此事,告知天機閣夏天夏天已死。

–夢雨用收魂叔,取得了蕭夜手下的秘密。、

–竊取秘密的時候,蕭夜得知,要殺掉這個知道秘密的人,前去找秦偉,秦偉正痛苦的被奪魂,脖子上的項鏈《骷髏奪魂》

蕭夜在門口發現一些秘密,秦偉嚇他。

夢雨將夏天帶會雲樓后,將此事告訴給了夢魘,夏天也進入朱雀項鏈當中修鍊,獲得功法,提升實力。同時也引發王語凝項鏈的反應,讓他家族中人發現。

夢雨照顧夏天,兩人產生一些感情。

蕭夜這段時間也派人在外盯著,並且也知道了當日擊殺他手下,得知她秘密的人是誰,更要殺死夢雨,並且秦偉讓他聯通夢魘一同殺死。

夏天醒來后,被夢雨照顧,兩人感情加深,時間過去,夏天傷勢好了后,準備離去,再度被夢魘留下,小波也留下,讓他這段時間暫時幫忙,為了他好,怕被蕭也的手下殺掉,但是被夏天拒絕。

正大光明的離開,正巧在這時,蕭夜到來,與夢雨發生衝突,夏天來到門口與之發生衝突,先是被嘲笑,而後被夏天打臉。蕭夜被夏天打跑。正在蕭夜手下動手之極,夢魘出手與之對抗,不敵,那砍柴周寒出手,擊敗對手,讓蕭夜等人狼狽。

在這時,秦偉出現,讓夏天有些熟悉感,帶人包圍了雲樓,態勢一觸即發,這一切都被二樓吃酒的大將軍看到,然後關鍵時刻出言勸解,並告知了秦偉夢魘身份不俗。

秦偉帶人離去,蕭夜更加記恨夏天。

夏天認識那大將軍,二人喝了些酒後,被邀請進入赤焰軍。

待人都離去后,夏天知道他熱了麻煩此地不能在待,收拾行李依然離去,秦偉蕭夜也決定給夏天找些麻煩。

夏天離去的前期,夢魘找到他談話,讓他護送夢雨的地方,夏天答應下來,在出了煙雨樓的時候,再次被蕭夜的探子看到,稟報。

–女伴男裝的沈曼,在一個小巷子被幾個小混混堵住要錢,周天宇騎驢來到的時候,大發善心救下,被幾個小混混嘲諷看不起,因為他身材消瘦,沈曼認出在一旁看好戲,夏天痛打這幾個小混混,但是沒有殺死放走,沈曼提醒他要小心,與之一起出城。夢雨看出些什麼。

–那幾個小混混,其中一個是赤焰軍校尉的弟弟,回家去找他的哥哥,那校尉是蕭夜的手下,。起先那校尉不幫,但聽到是是一個騎黑驢的人後,為了討好蕭夜準備出手。沒有請示私自帶人出兵。

–軍中,沈曼的哥哥,沈狼手下,看到蕭夜手下私自帶兵出發,也帶人出來看看對方要做什麼,

-夏天宇和女伴男裝的沈曼夢雨,再來到城外半月醫館附近,盤龍峽的時候,再次遇到了那個小混混,攔住他們,夏天被沈曼嘲笑心善。同時也被那幾個小混混嘲笑,就在夏天想要出手的時候,那校尉帶人趕到,圍堵夏天一頓嘲諷不已,被那小混混嘲笑。陷入僵局。

一番廝殺過後,夏天沈曼等人不敵,那校尉羞辱沈曼夢雨,關鍵時刻,沈狼帶人到來,將那校尉的人殺光。

那小混混和校尉嚇死,夏天震驚沈曼的身份,而後沈狼將那校尉帶走,沈曼留下和夏天等人跟離去。,、

夏天與沈曼夢雨等人來到他的醫館,門口醫童看到夢雨與夏天關係不錯,心中產生一些記恨。抵觸夏天。醫術上為難夏天,看不起。來了病人,夢雨暫時到不出手,醫童救不了,夏天出手,打臉醫童。

–沈狼將蕭夜手下帶回,去找沈曼父親,告知此事,將關起來。蕭夜的探子將此事告訴給了蕭夜,蕭夜去找秦偉商討。

醫館,楚臨風到來,夢雨將他當做擋箭牌,找來楚臨風的記恨。,。楚臨風,楚國太子,》

楚臨風回去后調查夏天身份,得知他和蕭夜有過節,於是跟蕭夜約定在黑水湖換防之極,他倆談話。

醫館依舊,夏天以高超的醫術救活了很多人,為前線將是醫治,他也每日和夢雨奔波與前線,治療這些軍士,逐漸感情加深,和那些軍士的感情也加深。《

醫治楚軍將是,被楚臨風看到,楚臨風派人去醫治,企圖打夏天的臉,結果反被打臉。之後夏天不計前嫌,依舊為楚軍治病,與對方的醫生,楚蓉,兩人較量起來,看誰醫治的多,

莫一日,楚蓉碰到難題,夏天出面幫忙治療,讓楚榮為止動容。但那人是魔族姦細,想要擊殺楚蓉,被夏天救下。楚蓉感動。楚臨風心中有所感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