鍊氣士的法決分為幾類,其中幻化,凝陣這些都是一般法決。

威力如何,全看釋放法決的鍊氣士修為如何。

可一旦涉及到封印,幻境,攝魂這種法決。那就需要特殊的力量,以及絕頂的天賦了。

尤其是後面的幻境與攝魂,真不是一般人能玩好的。

按照魔修的說法便是,殺掉一個人,其實沒有什麼。

操控一個人,才能看出其本事。

顯然,任語就是屬於能夠操控人的鍊氣士。

他這一招,絕對強悍,所謂殺人於無形,說的便是這種功法。

顯然,此刻的皇甫武有大麻煩了。

連沒有在陣內的其他人,都被任語這一招攝了心神。更不要提,被陣法籠罩的皇甫武。

皇甫武此時面色凝重,腦門上冷汗不斷往下滴落。

身上更是開始詭異的出現一道又一道的傷口,顯然是遇上了大麻煩。

任語全身上下都放著光芒,他手指微動。

陣法便隨著他的手指,開始不斷旋轉變化。那七彩玲瓏鼎上,也跟著光芒變幻。

「天道有輪迴,世事皆虛妄。」

任語輕聲念叨著。他的聲音,讓天地都開始扭曲,彷彿一塊畫布,被風吹起了褶皺。

看起來,竟然真的有些不真實了。

「言出法隨,一字萬法!」

陸凡輕聲念叨著。任語用的就是言出法隨。

他說出的每一個字,都是法決。 獨步成仙 那蕩漾而出的每一縷音波,就是他攻擊人的手段。

皇甫武顫抖的越來越厲害,似乎是在任語的法決中有些扛不住了。

這也可以理解,同等水平的鍊氣士對拼。一般會幻境的鍊氣士技高一籌是肯定的。

這代表著神魂的強大。而神魂強了,掌控力自然也強,贏是肯定的。

任語一步一步向著皇甫武走去。

倒不是他故意走的這麼慢,而是一邊掌控如此精妙的陣法,還一邊行走,實在不能走的太快。

很多鍊氣士一旦要主持陣法,整個人都是不能動的。向任語這般,還能行走的,已然少之又少。

皇甫武的嘴角又有鮮血冒出,眼看著就要崩潰。

風小憩出聲道:「皇甫武要輸了。如此幻境大陣,實在太強。我看任語的道,八成是超出五行的大道。」

陸凡輕聲回道:「大道嗎?我看不是。不過比一般的五行之道要強一些,這倒是肯定的。我看是幻靈之道吧,不過這個皇甫武。。。。。。」

說到這,陸凡頓了一下。

他的注意的地方與其他人不一樣,他觀察到皇甫武吐出第二口鮮血時,隱隱有一個咬牙的動作。

動作雖然不大,但還是被陸凡敏銳的捕捉到了。

這不太像是尋常的咬牙,因為動作真的不大。彷彿有意收斂。

倘若這不是皇甫武在幻境之中碰到麻煩后的下意識動作。而是故意這麼做的話。

那麼事情就變得有些有趣了。

可能,在場觀戰的這麼多人,沒有幾個注意到,直到現在皇甫武,也沒有釋放出自己的道域吧。

堂堂萬尊國神筆書生,絕對是入了尊的強者,會沒有自己的道域?

用膝蓋想也知道,這絕無可能。

那麼皇甫武遲遲不用,甚至連任語放出這般法決時,都沒有用出,又是為了什麼呢?

陸凡想到這一點,嘴角已然帶上笑容。

這個皇甫武,有些陰壞陰壞的啊!

不多時,任語已經走到了皇甫武的面前。

對著皇甫武伸出了自己的手指,一股強烈的乾坤勁凝在手中。

任語伸手向著皇甫武的眉心點去。

這一招,在鍊氣士法決之中,稱為破靈!

尋常時候,厲害的鍊氣士隔空也能釋放。但是現在,為了求穩,也為了不出意外。

任語專門走到了皇甫武的身前釋放。

指頭直接點在了皇甫武的眉心處。但是下一刻,變了臉色的,卻不是皇甫武。赫然是任語!

只見一股強烈的吸力從皇甫武的身上放出,任語全身的力量,都像是一陣狂風般湧進皇甫武的體內。

與此同時,腳下的陣法,也開始了劇烈的激蕩。

也就是這一刻,下方無數人群才回過神來。

他們抬頭一看,愕然見到的便是皇甫武正瘋狂的吸納任語的力量。

緩緩地,皇甫武終於睜開了雙眼。

他的雙眸,已經變成了一邊黑一邊白的狀態。

腳下道域放出,赫然是旋轉的黑白八卦。

瞬間,掃平了七彩的陣法。

皇甫武笑著道:「很抱歉。我真的不願意這麼做。但我發現,我不用這招的話,我就真的贏不了嘍。忘了告訴你,我的道域,也跟別人不一樣。我可是師傅親傳的無之道身,以無形化有形,以無氣吞有氣,吞靈之道!」

任語面色狂變,但他此刻卻也抽不回手來了。

眼看著自己全身的力量,迅速被皇甫武吸走。

任語忽的咬牙道:「想吸我的力量,你還不夠格,魂之烙印,丹魄!」

驀地,任語的丹田處,亮起光芒。

竟然是一顆圓潤的丹藥,他的丹田完全就是一顆丹。

皇甫武立馬臉色驟變,他的身上也亮起了一圈圈他不認識的符印。

皇甫武張著嘴巴道:「不是這麼運氣差吧。我居然吞了個不能用的!」

任語咬牙道:「認輸吧,爆!」

皇甫武同時一筆點在任語的身上,道:「看看到底誰輸!」

!! 重傷的林瘋也是憤怒,然後進入洞府,期待有奇遇,出來擊殺夏天。–



隨著林瘋進入洞府,這片麒麟戰場開始變化,一些沒找到戰場的人,都是輩妖獸所襲擊,開始與妖獸展開廝殺,就連退出都不能,頓時讓他憤怒。

一時間開始羽妖獸廝殺。



外界。夏皇等看到后,都是震驚。夏皇覺得可惜,詢問能否放出來,天機老人則是不能。夏皇無奈,不說話。進入洞府的人分分慶幸、

天機老人則是看向夏天那洞府,看出了一些特別,似乎是位居中間的位置,奇怪的陣法,以夏天那為首一般。

—覺得不凡。眾人也都是發現各懷心思。

—-

夏天進入洞府後,看到了殘存的古道,而後踏入其中,感覺體內的血液沸騰。進入后,被兩個雕像攻擊攔住。蛇女等人出手替夏天解圍。

而後看到了麒麟古獸,讓夏天震撼,這個時候古獸開口,古獸前面的祭壇開始雲動起來,夏天震驚。

古獸發現夏天的血液,然後開始考核,夢境等人,對抗心魔。隨後夏天得到認可,血脈洗禮,實力開始提升。並且在這一瞬間乃海中獲得一共發,獸神變。體質如妖如魔,將達無比。

淬鍊血脈的同時,也在提升身體,讓其更為凝練。

並且,在夏天的血脈提升過成功,地下的祭壇符文開始轉動。片刻,一個女子出現,看到夏天震驚而後欣喜不已。

隨後撫摸夏天等等。

隨後可能是感覺到有人發覺,這才不舍的離去。

—夏天醒來后,發覺不對勁,是否有人。摸了摸臉,然後繼續感悟起來。



外界,天機老人看著夏皇離去,和先前那麒麟鎮的波動,若有所思。

眾人都是若有所思。



夏皇來到,聖地祭壇后,詢問,那巫族的人公主可否有事,。夏皇進入,看到公主還在後,這才鬆了口氣。

而跟隨夏皇進來的侍女,優容則是送了口氣

而後溺愛,歉意的道歉。倒是那人沒有離她,軒轅妲己。

夏皇無奈,到了歉后,讓優容照顧好公主,而後離去。優容則是看著公主,然後送了口氣。

妲己在夏皇離去后,看著優容,眼中有淚水,說他摸到夏天夏天的臉了,優容痛心,可憐不已。

隨後妲己想到什麼,讓優容讓夏天離開這裡,不要來聖州。優容則是搖頭,說這還是命註定的,妲己嘆息明白。

而後看向身邊的斷劍,心中有了決定,而後將自己的血再度輸送進入,蒼白不少,讓優容震驚。

妲己卻是沒事。說要為主人,和他的兒子做些什麼。.<雖然是輪迴,但是這也是他和主人的兒子。秦國皇帝則是一個幌子。》就是輪迴,夏天是他兒,也非他兒、



,青宇等人都是覺得實力強大了不少,紛紛出現離去。軒轅無道出現后,暗道夏天。

林瘋出現后暗道夏天。所有人都想到了夏天。

隨後被傳送到外界,到了聖站台上。

王語凝出現后,跟秦嬌和凌雲會和,青玉等人也是會和。而後擔憂夏天。

所有人都在等待夏天的出現。,

白虎族長更是嘲諷,夏天不會死了吧。讓一些人怒視。白虎族長則是冷笑。



夏天則是感悟后,實力大增,滿意不逸,隨後傳送出去。而隨著他離去,這空間也化為了虛無。

在人們瞪得有些著急,太白余諷刺夏天之極,出現變故,空間消失,夏天出現。

夏天出現的一瞬間,就聽到了太白余諷刺,不由的笑了起來,然後直接來到太白余的身邊,單手抓起了太白余。

太白樓的大長老正在諷刺夏天,結果震驚,震怒之下,看向了夏天怒吼。

夏天則是冷笑,將太白余如死狗一般任飛,然後罷手。太白長老憤怒,但也沒辦法。這個時候夏皇歸來,看到這一幕看向了夏天。

而白虎族長則是看著夏天注視不已,夏天也看向她,冷笑。

軒轅無道看到夏天則是戰役暗淡。

林瘋看到夏天,起了殺意,夏天看到林瘋,心中殺意漸漸起來,知道是對方的背叛,所以此人必誅殺。

—秦偉看到后,擋在了林瘋身前,讓夏天冷笑,知道恩怨是時候解決了。

隨後看到他遍遍的秦浩然覺得熟悉。

—天機老人關鍵時刻開口,讓人們罷手。而後宣布規則。

祝賀這些人晉級。

進入接下來的分組戰。一共勝出36人,將會兩兩對決。

讓人們直到殘酷性。還有幾人是廝殺妖獸活下來,讓夏天等人注意到,佩服。

而那其裝扮的人,則是輩夏天看到,注意。

雪狼女孩也是看到夏天,夏天看到,與之相認,人們才知道這個那孩是夏天的朋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