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吳革不搭理范瓊,可心情極好的范瓊還是堅持不懈的煩吳革,沒話找話道:「吳宣贊,你說官家為甚麼叫咱們去演武場?」

吳革其實也有些納悶不已,不過他仍然沒有搭理范瓊。

見吳革不搭理他,范瓊又跟為他們引路的內侍打聽:「項閣長,不知……」

項閣長打斷范瓊道:「范將軍,奴婢勸您一句,這不該問的啊,千萬別問。」

宰相門前還三品官,更何況,這項閣長還是李衍的傳旨內侍?

范瓊連忙賠罪,道:「是是是,小將孟浪!」,然後便不敢再多言,老老實實的跟在項閣長身後去了演武場。

一到演武場,范瓊和吳革就看見一個熟人。

一向眼高於頂的吳革,見到此人,都差異道:「王夜叉怎麼會在此地?」

王夜叉本名王德,以武勇應募從軍,後來歸於姚古部下。

金軍入侵,姚古屯軍於懷、澤之間,派王德前往偵察。

王德斬殺一員金軍頭目而回。

姚古問:「還能再去嗎?」

王德率十六名騎兵直入隆德府治,活捉金軍委任的太守姚太師。

敵軍前往攔截,王德手殺數十人。

敵軍驚恐,無人敢再上前。

姚古將姚太師解送朝廷,趙桓詢問姚太師情況,姚太師說:「我被擒時,只見到一個夜叉而已。」

從那以後,王德就有了「王夜叉」的綽號。

按理說,王德現在應該在河東或是在河北,怎麼會在此地?

離得很遠,范瓊和吳革就看見,王德正目不轉睛的看著甚麼。

能吸引住王夜叉的東西,讓范瓊和吳革也好奇不已!

范瓊和吳革急走了兩步,想去看看,到底是甚麼吸引住了王夜叉的目光?

很快,范瓊和吳革就看見空中有六尊石鼎不斷飛起,然後又落下。

范瓊和吳革很快就認出來了,這是演武場上的仿九鼎之六,每尊都重六七百斤,三五個壯漢都抬不起來。

這麼重的石鼎怎麼會飛起來,而且還是反覆飛起來?

帶著這個深深的疑問,范瓊和吳革來到了王德身邊,隨即他們就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只見,一個青年,手持一條黑色盤龍長棍,正在一一挑起那三五個壯漢都抬不起來的石鼎。

看這意思,青年應該是想將九尊石鼎都挑向空中,令它們全都不落地。

可青年挑起六尊石鼎之後,就無法再挑起第七尊了——他一挑第七尊,就有一尊石鼎要落地。

可雖說如此,也讓范瓊和吳革的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

在他們看來,不,在他們想來,這根本就不是人類可以做到的事。

抗起這六七百斤重的石鼎的大力士,並不難找,拋起這六七百斤重的石鼎再接住的,舉也應該能找到一二,但像這個年輕人一樣不斷將六尊石鼎用長棍挑起來使其全都不落地的,怕這世上只獨此一人。

而且,別忘了,這些石鼎,不僅沉重,還是石頭做的,一不小心,它們就會碎了。

能將六尊石鼎挑向空中,並控制它們全都不碎、不落地,對力氣,爆發力,耐力,眼力,控制力,都要求極高,能做到其一的,都已百萬無一,更何況兼備?

而更讓范瓊和吳革難以置信的是,這個年輕人竟然是李衍——新皇李衍!

范瓊和吳革同時吞咽了口口水,不約而同的想道:「水泊梁山的人都說官家遼東王是天下第一武將,今日方知,此言一點不虛。」

李衍又試了一會,還是沒能挑起第七尊石鼎,便以棍托鼎將六口石鼎逐一放下。

這六尊石鼎落地之時,一丁點聲音都沒有。

李衍完美的詮釋了甚麼叫做,「舉重若輕」!

見李衍停手了,剛剛過來的許貫忠和四個在一旁已經站了很久的道人迎了上來。

離李衍還有一段距離,一個年僅三旬的道人,就道:「官家真是天賦異稟,才吐納了短短數年時間,就已經內外兼修快達了到那傳說當中的天人合一境界,單以武力論,怕是那項羽再世,李存孝復生,也不是官家的對手。」

李衍張口吐出一口濁氣,然後臉不紅心不跳道:「張天師休要奉承於聯,聯現在還很不足,連七鼎都控制不了。」

張天師,也就是龍虎山當代天師張繼先,道:「那是官家穩妥,不肯冒險,否則官家應該可以操控七鼎。」

站在遠處的范瓊、吳革,包括王德,這才知道,剛剛那還不是李衍的極限。

李衍沒想到,這張繼先年紀不大,眼光卻如此毒辣,竟一眼就看出了自己沒盡全力。

李衍又看向另外三大天師,心道:「這三個傢伙跟張繼先齊名,想來差不到哪去,嗯……得從他們身上多榨點好東西出來。」

這當代的四大天師,也是趙佶給李衍留得遺產的一部分,李衍已經將他們編入自己的養生團隊之中了。

不過——

養生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且也不能沉迷於其中——沉迷其中,就會像趙佶一樣,淪為亡國之君,妻女都會淪為別人的玩物。

所以,李衍看著張繼先不置可否的笑笑,就越過張繼先看向許貫忠,道:「連早朝都等不及了,跑來演武場找朕,看來事情不小,那說說吧,發生甚麼大事了?」

許貫忠聽言,趕緊上前,拜道:「官家,金軍和宋軍有可能聯手了。」

…… 艾麗娜參加考核的地方在王宮之中。

話說,萬毅在聖·喬伊斯的王城混了這麼久,還真的沒去過王宮。而說實在的,萬毅其實在擁有皇家魔法師頭銜的時候就有了進入王宮的機會。

就如同現實中的「紫禁城」、「白金漢宮」等著名建築,聖·喬伊斯的王宮也有一個名字,叫作「空殿」。

據文字記載,當年的聖·喬伊斯王室想要藉助空間魔法的力量打造一間空中宮殿,只不過後來失敗了,「空殿」並沒有達到建造者的預期,但也是一座不可多得的宏偉建築,僅次於作為地標的皇家魔法塔!

萬毅同艾麗娜吃完早餐就急匆匆的出門了,也不知道考核人員發哪門子的神經,居然把到場時間規定在了清晨七點。

這個時間看上去好像只是稍微早了一點點,但是整個空殿何其之大,考核點又處在靠裡面的位置,其中的彎彎道道都能把人給繞暈!

好在艾麗娜已經到過一次考核地點了,算得上是輕車熟路,師徒倆人驗明身份后在整座空殿內也算得上是暢通無阻。

兩人掐著時間趕到考核點,萬毅已經被空殿複雜的布局給轉暈了,估計他回去的時候還得靠著艾麗娜引路。

這次設置的考核點就設在一處名為「空殿學院」的地方。

顧名思義,這個「空殿學院」自然是空殿內的皇族子弟讀書、上課的地方,就是一個大型的學堂。

當然,魔武世界嘛,主要教的還是武技和法術,光是一個巨大的演武場就佔據了空殿學院的近八成面積。

雖然現在的時間還早,但萬毅已經看到一隊隊身穿勁裝的少年少女在空殿學院中的演武場內認真操練。看他們面容上的疲態,想來應該是已經開始鍛煉很長時間了。

走在萬毅身邊的艾麗娜科普道:「一般空殿內六歲以上,九歲以下的正常少年就會被強制要求到空殿學院接受晨練,時間是五點至八點。因為有指導老師,所以還會有不少王公大臣的子弟也會被他們家中長輩送過來一起參加訓練。」

「王城裡的貴族子弟,除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以外,其實過得也很辛苦!他們不論男女,幾乎什麼都要去學,直到某一樣天賦特別出眾,才會得到著重培養。」

說到這,艾麗娜顯得有些感慨:「我這樣的貧民孩子,只要學會一種技能並以之謀生就足夠了,相比起來,其實我們活的要比他們輕鬆不少……」

萬毅笑道:「但是那樣的日子不夠精彩不是嗎?對力量和知識的不斷追求,多麼美好!」

艾麗娜不可置否的笑笑,兩人在一處房門前停下腳步:「老師,我們到了,一起進去吧。」

這是一處階梯教室,布局上到是和現實中的相差不大,課桌椅和講台都很齊全,裡面熙熙朗朗的,已經坐了不少人。

等萬毅和艾麗娜進門后,講台前一名中年謝頂的教師模樣的男子便招呼道:「前來參加考核的學員在前排找位置坐好,隨同人員請坐到後排,不要影響考核進程。」

紅塵盡處嘆飄零 萬毅和艾麗娜打聲招呼,就自覺的走到後面的位置上坐下,看著遠遠的大講台,還真的有一種大學時期聽課的感覺。

只可惜講課的老師不太友好,這位中年禿頂的大叔看時間差不多了,直接揮揮手開啟了設在門口的禁制,宣佈道:「我叫『雷諾·埃文』,今天就由我負責人員的考核選拔,這一輪參加考核的人數是200人,實到198人,遲到的兩位就算是淘汰了,現在由我宣布考核規則。」

雷諾考官摸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條,直接念道:「按編號分為五人一組進行考核,由考官指定考核內容,然後對參加考核的成員進行打分,分數較高者出線。注意,考核內容必須為考生實力、潛力、天賦等有實際應用價值的元素。」

「太麻煩了,」雷諾抱怨道:「五人一組得考到什麼時候?這樣好了,我就直接抽二十人為一組,得分高的四人出線,省時省力。」

然後,這位考官直接任性的修改的了考核規則:「那麼,請編號為1至20的考生到講台前。」

話剛說完,就有二十位年輕人陸陸續續的起身走到講台上,依次站定。

因為還沒輪到艾麗娜,所以萬毅顯的很輕鬆,對坐在身邊的一名陪同人員小聲問道:「這考官什麼來頭,怎麼考核規則他能說改就改?」

坐在萬毅邊上的是一位中年帥哥,一身華服筆挺,也小聲回應道:「雷諾考官大概是這裡的教師吧,畢竟皇家聘用的人才,當然是囂張的很……」

萬毅聽了忍不住大點起頭,顯然十分認同中年帥哥的看法,自己也在心底抱怨:「我當老師的時候都是低調再低調!果然,還是有實力的老師吃香……」

而另一頭,雷諾已經開始宣布考核內容:「我等一下會以十分之一的速度施放一個法術,你們模仿我的法術施法,誰用出來的法術最接近我的法術,就得高分。」

停頓了一下,他拿起一根小巧的魔棒,提醒道:「大家注意了,我要開始施法了。」

說完,雷諾將魔棒朝著萬毅身處的位置輕輕一點,一道暗紅色的風刃便以迅雷之勢擊出,劈頭蓋臉的打了過來!

我勒個去!不就小聲議論了你兩句,還要趁機報復?

不過,這暗紅色的風刃看上去雖然詭異,但也只是一個小小的法術警告,萬毅並沒有放在心上,正準備出手,卻察覺到身旁傳來一陣精神力波動。

卻見那位中年帥哥抬手輕輕一推,一面風牆就被推到了風刃前,兩者相抵,消弭與無形……

「哼!」雷諾考官收起魔棒,對著20名考生說道:「大家應該都看清楚了,那就從一號先開始吧。」

被點到的小男生有些緊張,拿出自己的法杖對著講台上的練習靶打出一道風刃,威力到是還算不錯,只可惜形態跟雷諾考官的暗紅色風刃相去甚遠……

「二分,下一個,輪到二號了。」

此言一出,台上的考生們都緊張了起來,他們都是通過了第一輪選拔的優等生,可不想以一個如此低下的成績收場!

只見二號小男生面色凝重的放出一個風刃,卻是艷紅色的!剛一出手就在空中炸開,居然還差點傷到邊上的其他人。

雷諾考官瞪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說道:「施法失敗,零分,下一個。」

就這樣,第一輪的1至20號考生依次施法完畢,他們中得分最高的那位也只能勉強達到三分,原本被大家一致看輕的一號考生居然連同其他兩位同樣是兩分的考生一起晉級了……

看到這裡,萬毅基本上就已經心安了,艾麗娜天生就加兩分,就算是閉著眼睛也能通過考核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雷諾考官的這個小法術還真的有些名堂!

通常而言,夠成一個法術的元素之力必然不會單一,多多少少都會摻雜一些各系的元素,很正常。

但這次的考題的不正常之處就在於風刃中混合的火元素比例太高了,極大的破壞了風刃這個法術原先的魔法結構!

也可以說,這其實完全就是另一個火、風混合法術了。考生想要在短短的時間內破解出它的元素結構,老實說,的確是有點難……

當然,畢竟只是最低階的小法術,對於萬毅這樣的老油條來說,還是一眼就看明白了的。

此時的講台上,雷諾統計好第一輪晉級的四人的編號,繼續說道:「既然第一輪沒人能夠破解我的這個小術法,那麼接下來的考題不變。21至40號上台,還是剛才的法術,我會再施放一遍,你們繼續模仿。」

說著,雷諾這個禿頂中年故技重施,還是朝著萬毅和他身邊的中年帥哥打出了一道和剛才一模一樣的風刃。

萬毅無語,這還沒完沒了了……

當下也不猶豫,萬毅搶先一步抬手,夾雜著風元素之力一掌拍出,卻是用了和中年帥哥先前如出一轍的手法,同樣推出一道風牆來抵消了風刃。

這舉動讓雷諾稍稍感到有些詫異,他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故技重施,還暗暗的加重的力道,卻依然被輕描淡寫的化解了……

考核繼續,大概是雷諾考官加大力度導致學員們對元素的感知更加清晰,所以第二輪的成績就比第一輪高出不少。

其中,一個同艾麗娜年齡相仿的少女打出了七分的成績,其餘也有三個人的成績達到了五分,這四人就是第二輪晉級的考生了。

第二輪結束,雷諾繼續把41號至60號考生叫上講台,開口道:「我的法術也破解的差不多了,相信我再用一次,大家也就都能看懂了!」

「那麼,這一輪我們就換個題目,請各位模仿方才那兩位法師先生用來防禦的那個法術,老規則,用出來的法術越是相近,得分越高。」

這下萬毅徹底無語了,原來考題還能這麼出?(未完待續。) 四卷封神成聖卷第三百八十六章挑戰教宗魔門出

主物質界。書來自w–泡@書@吧@中文@超速更章節

天道教聖山崑崙。

昆崙山作為天道教的根重地,伴隨著天道教的展,地位也是越來越重要。在這裡,幾乎無時無刻不擁有至少五個以上的天仙修為高手,在周圍巡邏和警戒。

當然,天仙高手並不會出手對付那些普通人。他們只會對付同級別的對手,天下以下的強,即使前來挑戰,他們也不會處理,而是交給天道教自己的人處理。

至於這些天仙,卻是不屬於天道教自己人的。因為任何人度過九五天劫之後,哪怕原來屬於天道教的信徒,也會立刻自動加入天道宗,成為天道宗的弟子,而且還是核心弟子,儘管只是核心弟子中得名弟子。只有他們拜入核心弟子的入室弟子門下,才夠資格稱為入室弟子,不過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過,就算沒有這些天仙,天道教自己的力量,也是極其強大的。尤其是聖山崑崙,在經過這麼多年的建設之後,當年鄭拓設定的天下龍脈祖庭匯聚,也幾乎已經成功。而天道教的上層,更利用這些龍脈、靈脈,布設了無數大陣,密密麻麻,將那聖山崑崙方圓五百里,變成了固若金湯的銅牆鐵壁。

可以這麼,沒有天道教的許可,到一隻螞蟻,強到真神,都休想進入天道教的聖山!

然而在今天,聖山崑崙卻變得不平靜起來!

原因很簡單,居然有人向天道教的教宗,笛卡爾大人挑戰!

天道教的教宗笛卡爾,繼任也已經將近百年。這麼長的時間裡,即使他經常忙於處理教中事務,但是有了天道教全教之力的幫助,他地修為進展,自然也不同尋常。據,他已經無限接近天仙修為,只需要渡劫成功,隨時都可能成就天仙。

不過,他卻並沒有這樣做。因為他乃是應運而的量劫中人之一,乃是天道教在量劫中的重要角色,若是成就天仙,那麼他的殺劫,便是天仙地殺劫,和天道教沒有關係了。天道教辛辛苦苦培養他,不就是為了天道教的殺劫么?這樣做豈非白費力氣?當然是不可以的。

無論如何,如果加上天道教那些隱藏的極品法寶,笛卡爾的戰鬥力,並不會比普通的天仙稍遜!

如今竟然有人來挑戰他,不知道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還是根就愚蠢無比,完全不清楚自己的實力,再或,還是他對自己的實力及其自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