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數百名高手的逃跑,他只需要踏幾步,點幾指就能團滅對方?」

震撼,無比的震撼充斥著花心的內心。

雖然龍皇與不死天帝的戰鬥更加震撼,但畢竟那種級別的戰鬥,像花心這樣的高手,根本看不懂。

在他眼裡,不死天帝與龍皇的戰鬥,就是一團虛影,根本看不清楚。

但今天的戰鬥,他卻看的一清二楚。

正是因為看清了戰鬥的試,他才更加震撼。

畢竟這是視覺上的衝擊。

此刻,他的身軀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還好他堅持了家族的忠義之名,沒有背叛龍皇。

否則,他們三葉花一族是不是也會跟這群人一樣,被龍皇一指一個全部秒殺?

萬幸!

萬幸!

這是花心內心唯一的感觸。

林天佑甩了甩手指,而後淡然的站在原地,地上的鮮血與屍體,彷彿在他眼裡並不存在。

「龍、龍皇主人,現在咱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在這個時候,花心終於平息了內心的驚駭,他腿腳發軟的走了上來,對林天佑無比恭敬的問道。

之前他對林天佑的恭敬只是純粹的忠義。

現在,卻是發自內心的敬畏。

「給你三分鐘的時間,把這些屍體處理掉。」

林天佑隨口吩咐道。

雖然這些人他只需要一個響指,就能用火焰全部燒毀。

但這裡是樹林地帶。

他怕自己的火焰會把這片林子燒掉。

畢竟轉世是在地球的陽界,熱愛大自然也是他那陽界的師傅教導過的。

所以,他便沒有使用火焰,而是讓花心去處理。

憑花心的實力,三分鐘足夠了!

「遵命!」

花心領命之後,立刻動手去處理屍體。

他先是找到一塊空地,花了一分鐘的時間挖坑。

然後又花了一分鐘的時間搬運屍體。

不到三分鐘,林天佑交代的任務就已經完全了。

手腳很麻利,讓林天佑很是欣賞。

「做的不錯,現在你跟著我一起走吧!」

林天佑點點頭,轉身朝著狂獸山的方向而去。

花心則是一愣,連忙問道:

「龍皇主人,難道您還想去找狂獸山的代理戰神?」

「既然已經動手了,那就把所有的背叛者一起解決吧。

代理戰神不是跟狂邪之主有直接的聯繫嗎?

那就更要殺了!」

林天佑目光微寒。

他回來的消息,只有代理戰神能彙報給狂邪之主。

所以,必須第一時間把代理戰神除掉。

這樣,才能給自己騰出時間去喚醒龍皇絕天劍靈。

林天佑認為,此刻狂邪之主絕對想不到自己已經回到了神域。

所以,這正是他提升力量的最好時機!

狂獸山入口之處。

十幾個穿著華麗的侍衛,身上負著寶劍,正站在一起隨意的閑聊著。

他們是代理戰神從天道學宮帶下來的部下。

被安排在這裡守著大門。娃

雖然原狂獸山的部下們已經背叛了龍皇,但很明顯,代理戰神信不過他們。

遠處則是一群衣服破舊的原狂獸山守山侍衛,與這群人相比,簡直就像要飯的一般。

「唉,咱們好歹也是天道學宮的侍衛,現在被分到這裡來當差,實在是倒霉!」

「來神域當差也還好,關鍵是咱們還被分到這裡守大門,一點油水都沒有的撈,真是鬱悶!」

一群衣著華麗的侍衛在那裡抱怨道。

「哥們,這你就不懂了,雖然守山門的差事並不怎麼樣,可立功的機會比其他人要大多了。

聽說幽冥花一族一直想著潛進山門,為他們的龍皇主人報仇。

如果咱們把他們拿下,這豈不是大功一件?」

一個年老的侍衛嘿嘿笑道。

「我聽說幽冥花一族都快要被滅掉了,哪裡還會有人闖進來?」

「那可說不定,聽說他們的人最擅長的就是暗殺。

總之,小心看守山門,准沒錯!」

一群人議論紛紛。

就在這時,遠處有侍衛喊道:

「大家注意了,有人朝山門走來了!」

衣著華麗的侍衛們全部扭頭看了過去。

只見兩道人影慢慢的朝這邊靠近。

等他們走進時,才發現是一對非常年輕的男子。

「嘿嘿,看到了沒有?

這兩個人穿的不錯,一看就是有錢貨!」

年老的侍衛咧嘴笑道。

「大哥,你這意思是,把他們當幽冥花一族的人來抓嗎?」

幾名年輕的侍衛一愣,問道。

「當然,不誣陷他們是幽冥花一族,咱們怎麼撈油水?」

其他人聞言,立刻點頭笑了起來。

甚至眼神里還閃過了一絲興奮之色。

「站住,這裡是狂獸山的山門,我們懷疑你們是幽冥花一族的姦細,立刻停身讓我們搜查!」

當兩道人影離近的時候,幾名身穿華麗服裝的侍衛拔劍走了過去,大聲的喝斥。

「不用懷疑,本少確實是幽冥花一族的人!

不過,並不是姦細!」

少年淡淡的說完,霎時間,就見一道紅芒閃過。

緊接著,便是大量的鮮血噴濺。

僅僅是一瞬間,那些身穿華麗衣服的侍衛,全部腦袋搬家,倒地而亡。

「啊,殺人了,有幽冥花一族的刺客攻來了!」

看到這一幕,遠處那群原侍衛立刻叫了起來。

不過,他們聲音剛起,已經被林天佑一掌全部拍死。

「哼,見到本少還敢亂叫,找死!」

林天佑一步邁出,來到了山門口。

前方有結界存在,林天佑是知道的。

但難不倒他。

隨手在山門的結界陣腳拍了拍,那護山大陣便直接消失不見。

此刻,狂獸山的戰神大廳里,除了代理戰神之外,還有幾名身穿白袍的男子。

「代理戰神,我收到消息,說前去攻打幽冥花一族的塞楓,已經全軍覆沒了,現在我們該怎麼做?」

其中一名白袍男子沉聲問道。

他是從天道學宮派下來協助代理戰神的下級教員。

實力在天道學宮不算高強,但在神域,卻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看來我小看了幽冥宮主。

居然連塞楓都能殺。

傳我命令,讓那些家族聯合軍出擊,務必將幽冥花一族摧毀!」

代理戰神一揮手,命令道。 正腳踏妖雲,身披大麾的一個大漢急速飛馳,那傾倒的所謂火山即將出現在遠處。

卻在這時,大漢敏銳的察覺到四周五行被一股熟悉的力量瞬間凝固。

臉色一變,正要有所動作,一股鑽心的疼痛刺入腦中,眼前豁然浮現滔天血海,萬魔吞噬襲來的恐怖映像。

「啊!」

這大漢慘叫一聲,立刻跌下妖雲,肉身墜入腳下群山,撞開一道清晰可見的裂口。

「是誰作怪!」

悚然一驚的一個金髮道人大喝出聲,警惕的看著周圍,口中喚道:「三弟,可是無事?」

跌下山川的大漢,狼狽不堪的推翻巨石,灰頭土臉的站了起來。

「格老子的!哪個殺千刀的敢暗算你熊爺爺!」

「一隻畜生,也敢在本座面前自成老子?」

只聽一陣輕蔑的獰笑傳來,兩人都急忙扭頭看去。

卻見一團血雲瀰漫而來。

血雲之上,一個穿著血袍,面目恐怖的道人臉上,六七隻五行睜天眼俯視著他。

「你……你是……」

那大漢愣愣的看著血雲上的薛海,百年前的記憶立刻湧現。

「你是當初那個打不死的小子!」這大漢拍腿大叫,臉上滿是震驚。

可薛海並未有絲毫吃驚。

當初離開南離地,去往東乙州前,正是和這黑熊妖好一番廝殺。

那會是佛道化身做主,薛海自然是不屑的。

「小子?畜生!好大的膽!」薛海揮手之間,腳下血雲飛快擴大,無數猙獰的巨型人臉自血雲之上冒出,繼而掙脫血雲,成一條條無比巨大,長著人臉的大蛇。

這等魔物,正是以血神子所化的血魔!

巨大的血魔發出一陣刺耳的轟鳴,天地都為之變成血紅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