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青年冷哼一聲,下一刻只見路川瞳孔一縮,隨即不知何時,那黑袍青年的手掌竟是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既然你不肯說,那本魔子親自探究。」話音一落,只見黑袍青年黑袍化作血袍,一股吞噬之力就是驀然間降臨在路川身上。

路川漸漸恢復平靜,極力運轉起封印之力並且打開空間力量。

沒想到這家數日不見,竟然變的如此之強……

那麼,自己可不能留下後患。

只不過,這黑袍青年顯然比路川想象中的聰明,察覺到自己的力量竟然對路川不行后,立即退開數丈。

路川也是略微驚訝,不過沒有停頓,他抬起右手一揮之下空間之力凝固,加上封印之力,使得那黑袍青年的身體如同被凝固!

並且這凝固的一瞬,是展開不了任何的戰力。

這種術法,在之前路川沒有太多的使用,所以當這術法落下后,黑袍青年來不及多想。

「該死!怎麼又有一個變態……」黑袍青年狠狠一咬牙,沒有繼續停留在此地,施展了秘法使得身體竟是如同分離一般。

當路川落下時,眼前的黑袍青年直接崩潰,可再看去,那遠處竟是凝聚除了一個身體微弱的黑袍青年。

黑袍青年忌憚的看了路川一眼,隨後極為快速離去。

路川微微一愣,有些惋惜,笑道:「這次倒是機靈了,不過下一次再讓我遇到,可沒那麼好運。」

解決完黑袍青年,路川也是把目光看去葉家。

而葉家的人,現在哪裡還有半點底氣?

哪怕心中有著怒火,但是敢去發泄嗎?

他們只能唯唯諾諾的對著路川極為客氣,並且送出諸多靈石和修鍊資源出來,這才在路川的臉色下退開來。

至於周家的人,此刻看去路川的眼神,之中早已沒有了埋怨,有的只是對強者的敬畏與崇敬。(未完待續。) 畢竟在哪裡,都是以實力說話。

強者為尊,這個道理慣用在任何世界。

強者,除了自身的實力之外,自然也包括全力,人脈,金錢……

現在路川展現了強大的實力,周家哪怕之前對路川有些意見,現在已然消失殆盡。

並且現在他們任何人,都要去看路川的臉色。

周家的人能否進入上古靈洞,就在於路川能否固守這個靈洞了。

並不是打敗了葉家,這靈洞就是他們的。

這得看靈洞幾時真正的讓進入,現在也僅僅是散發靈氣與一些寶物,而在這時間裡,自然要保住這個站點。

路川拿出了一些丹藥,讓周家的人都服了下去,讓他們更加適應這裡。

並且吸收其這上古靈洞的靈氣,也是更加的順暢起來。

周蘭也是在三日後醒來,當她看到路川的時候,了解到這個就是自家的通靈強者時,她並沒有多少的好臉色。

不過當周蘭聽到眼前這如此年輕的男子,竟然就是打敗那黑袍來者,與驚退葉家的人時,心中多多少少還是存在一絲敬畏的。

只不過這敬畏與那日的情況相比,倒是淡了很多。

周蘭也是靜靜修鍊起來,畢竟這上古靈洞之地的靈氣,可是修鍊的寶地。

對於路川來說,這也是難得的修鍊之地,他的千變之術現在已然可以一直維持,只不過遇到強大的力量才會自行破開。

只不過這種平靜,終究還是在半個月後打破。

一群來自青玉島的人,有著一個通靈強者前來挑戰周家。

而路川自然是去應戰了,對方在路川手中沒有抵過十招直接落敗,震撼所有人。

本來,這青玉島的人認為路川年輕,哪怕是天才也比較好欺負,可現在他們明白了這主並不是表面的樣子。

但好在路川為人和善,每次擊敗對手都不會太過的未戰。

「我這人啊,就是太好了。」路川不由輕嘆,先前對戰黑袍青年要殺,可現在這些人他卻沒有動手。

路川越發覺得自己是個大善人。

而之後挑戰的度,也是越發的頻繁起來。

「萬和宗前來挑戰。」

「青雲門欲挑戰!」

「炎玄島挑戰……」

……

接下來的一個月,路川這邊就是受到了數十次的挑戰,這讓本來心底平和的路川也是漸漸不耐煩起來。

「這群人把我當什麼了?」路川越想越氣氛,可一想大家都是進入上古靈洞的,應當互相和氣些。

再過去了一個月,這一個月路川有些發懵了,因為他們這一個月受到了二十來次的挑戰,幾乎每天都有。

甚至後面竟然連靈者境巔峰都敢來挑戰了。

這讓路川的眼神也是瞬間陰沉下來,咬牙道:「這些人太可惡了,還真以為好欺負?」

路川暗自決定,下次再有人來,他定讓對方付出一些代價才好。

時間悄然而過,當第二日的太陽升起時……

此刻在這周家不遠處,有著一群人馬,這群人馬身穿淡綠色長袍。

為首的是一個花白老者,這老者一臉的狐狸模樣,賊頭鼠腦袋,或許是基因遺傳,導致他身後一個青年,也就是他的孫子,一樣是如此的模樣。

此刻這孫子看去他爺爺,有些擔憂道:「那前面可是通靈強者佔領的靈洞,我們只是來自一片小島……」

聽到這話,老者頓時氣的吹了吹鬍須,敲了一下這青年的頭,道:「你懂什麼?雖然我們來自小島,可我們廖木家族也是一方霸主知道了嗎?」

「霸主是什麼樣子?就應該有著霸氣無邊的樣子!」老者說著,輕哼一聲背起手來,遙望天邊眼中露出淡淡的寂寞之感。

而老者這句話傳出,身後的族人神色古怪,可卻神色振奮。

那青年此刻咬了咬牙,一樣做出這幅模樣,道:「我廖木枯凡一定要成為強者。」

「這就對了嘛。」老者乾咳了兩聲。

「可這跟去和通靈強者叫板有什麼關係?」廖木枯凡隨即問道。

老者也是在這時露出肅然之色,道:「前方的人你可知是誰?」

「那是蒼林洲五大家族之一的周家,沒想到這一次竟然可以佔領通靈強者的領地。」老者淡淡開口,彷彿知曉一切的模樣。

「而也因為如此,這周家不敢去太招惹人,雖有通靈強者可也只是和善解決每次爭鬥而已。」老者說道。

「可爺爺,你還沒說重點……」廖木枯凡眨了眨眼,說道。

老者微微一笑,眼睛在這時竟是有著一絲狡猾之色露出,道:「雖然我們不可能佔領那裡,可我們卻是可以進去修鍊啊!」

「你要知道這上古靈洞噴發的靈氣,越發的靠近就是得到的好處越多。」

「而我們這一次……」老者乾咳兩聲,袖子一揮向前走去。

「去那裡主要的目的就是,讓你們去那裡儘可能的吸收靈氣,要是可以暗中拿一些寶物。」

此話說完,留下了一群愣在原地的族人,隨即廖木枯凡眼神漸漸明亮起來。

「咱們跟上,此次一定要獲取更多的靈氣,你們暗中拿一些寶物。」

……

接近響午時分,路川不由輕嘆聲,這一個早上沒有人來挑戰,總算清閑了一下。

不過這清閑就在半個時辰后,忽然不遠處的一群穿著淡綠色長袍的人給打破。

不過一眼過去,一下子就是感覺到這群人的修為,路川也是呼出一口長氣。

「最高只是靈者境大圓滿而已,不可能來這裡。」

不過路川的想法終究是被現實打破……

「廖木島廖木家族前來挑戰!」

老者向前一步,一股風吹來掀起他的衣袖,吹起他的銀髮,竟是有著出塵的味道。

「廖木枯凡前來挑戰!」廖木枯凡覺得自己不能再退縮,要學著點爺爺,此刻一樣上前說道。

而老者也是對這一點很是滿意,他乾咳兩聲剛想開口時,就是驀然間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上空壓了下來。

這氣息使得廖木家族的人所有人都是駭然中臉色蒼白。

而那老者更是退後幾步,不過一想到自己的身份,袖子一揮臉色有著鐵血之意。

「老夫廖木普青前來迎戰!」老者大喝一聲,爆發修為直接就是靈者境大圓滿。

上空的路川神色古怪,可臉色上對於這一幕卻是異常憤怒。

「幾時阿貓阿狗都能來挑釁了?」

(未完待續。) 只見這老者軀身一震,一躍時竟是朝著路川打去。

那臉上豁出去之意極為濃郁……

路川皺起眉頭,然後看了看這廖木家族的人,竟是發現他們一個個竟然都在……修鍊。

「這群傢伙。」路川早就覺察到不對,此刻暗暗咬牙,看去老者目光一閃。

大袖一揮中,狂風吹過,靈力更是形成大掌直接轟然落下。

這下子廖木普青徹底變色,他才意識到通靈強者與他的差距。

那是對方動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把自己滅殺的。

可前幾日一樣有靈者境前來挑戰啊……

在廖木普青想不清楚時,嘴角也是溢出鮮血倒飛轟在了地上。

路川白了這老者一眼,一個靈者境來湊什麼熱鬧?

不過就在路川以為這老者會離開時,下一刻這老者竟是大喝一聲,捏訣中飛出一道匹練。

路川眼光一寒,露出殺意,可下一瞬他就是一愣,

因為這道匹練之中並不是別的,而是一枚玉簡。

路川接過之後,查看進去時就是發現裡面有一道術法。

而這術法名叫:青玄九雷!

廖木普青見到路川竟然有了興趣,連忙上前傳音道:「這術法是我廖木家族當年老祖傳承下來的,而現在隨著我廖木家族的沒落,所以這術法也是失去了作用。」

「但經過我等推演,發現我廖木家族的傳承在那裡面,還請前輩幫下我廖木家族,這術法就當做貢獻了。」

路川沉默中,盯著這青玄九雷。

若是平時,或許路川會去拒絕,這青玄九雷乃是一道神通之術,乃是依靠精神力去催動,加以相同的靈力馭力。

想一下,要神通之術和同等的靈力在一個人身上產生,這個條件本身就很難了。

一般人要不專註修鍊靈力,要不修鍊精神力,很難兩方面都一起修鍊。

而像路川這樣,不僅靈力和精神變態,並且在肉身上也是站到了一定的領域。

按照這青玄九雷的說法,此神通是小神通之術,若是有全卷就是中神通之術,而若是得到傳承那便是大神通。

可最簡單的小神通,路川都是能感覺到危險的氣息,這神通若是施展恐怕抵得上那血色風暴的小型一次。

看了一眼廖木普青,路川把這玉簡之中的內容都記住之後,直接捏碎,道:「方圓三十丈內,不許踏入。」

說完,路川直接回到原處,開始研究起這青玄九雷。

廖木普青也是呼出一口長氣,其實像他這樣活了一甲子多的人,何其精明?

必然要給出一點好處,對方才會幫你。

而要是路川不幫,他們也沒辦法,最多推開,這青玄九雷雖說是家族傳下來的術法。

可一直以來,他們廖木家族根本沒有人能將其修鍊成功。

何不做成籌碼讓這些人有更好的修鍊之地呢?

「愣著幹嘛?還不趕緊修鍊。」廖木普青輕嘆一聲后,轉身時就是看去族人,氣怒道。

「枯凡你還愣著?」老者瞪著眼睛。

「啊!是,這就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