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您老人家又看上了誰的好東西,準備強買強賣啊?」哪知道庫克話鋒一轉,笑眯眯的問道。

「強買強賣!」有人詫異的重複道,隨後疑惑的看向矮人,這矮人呼的一下站起來。

但是等不到矮人分辨,庫克笑呵呵的說道:「是啊,這老人家可不得了,強行佔有別人的東西最在行,在場的各位可就小心了,不然這矮子到時候把東西拿到手了,然後亮出鐵匠協會的身份,給你們幾個魔晶幣就算看的起你們了。」

「你,你胡說。」這矮人立馬大聲的吼起來,還準備動手,不過在場這麼多人,拉菲更是冷眼的盯著矮人。

「胡說,嘖嘖,難道忘記了我有記憶水晶,大家誰想看看這就是矮人一族的鐵匠宗師的動作啊?」庫克沒好氣的回答道,還一邊對在場的人說道,不過庫克話雖然這麼說,但是魔力早就激活了記憶水晶。

在獸人旅館裡面發生的一幕幕立馬就展現出來了,在場人都不時的用眼角餘光看這矮人。

「呵呵,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人?」

「就是了,我一直以為矮人很耿直的,你們說會不會我們們以前給的鍛造材料也被……。」

「有可能,看來以後得另外找人了。」

「小子,我要殺了你。」矮人聽到這一句句的話,氣的眼睛都紅了起來,要知道這樣的名聲傳出去以後,根本就是對矮人一族的侮辱,即使自己是一名鐵匠宗師,也逃不過矮人一族的懲罰的。

「哼!閣下好大的氣魄啊,居然敢強買強賣,這件事情我們們會通知矮人一族的。」拉菲接過庫克手中的記憶水晶,陰沉著臉冷哼一聲的擋在了這矮人面前,矮人不過是九級巔峰,而拉菲則是傳奇級別的強者,矮人憤怒的一拳就像直接擊在了空氣中,沒有泛起絲毫的lang花。

「來人,把這人趕出去,以後列為黑名單。」而大廳裡面,一名中年**聲的吩咐道。

隨後房間裡面湧進來數名實力強悍的護衛,這矮人就被送出了房間,在這過程中病沒有人站出來維護矮人,因為剛才記憶水晶裡面的一幕讓所有人都不想站出來,那就是庫克手裡有完美品質的高階藥劑。

所有人看庫克的目光都不一樣了,庫克也知道這次有些東西不拿出來是不行的了,畢竟要是高階的完美品質的藥劑還在自己身上,恐怕自己會不得安寧的。

不過庫克現在並沒有說什麼,而是等待著交易的開始,剛才說話讓護衛把矮人拉出去的中年人開口了:「好了,我們們這次有了新的成員,那麼就從我開始吧。」

「上一次交易已經是三個月前了,在這三個月裡面,我得到一枚星獸,銀蜂的卵。」中年人拿出一枚有足球大小的暗灰色的卵。

這中年人把卵拿出來以後,立馬就有人上前查看了,拉菲則小聲的對庫克說:「庫克,銀蜂是一種速度極快的星獸,在星空中,每秒的飛行速度可以達到數千上萬公里,而且星獸大多是以礦物為食的,實力十分的強悍,不過餵養星獸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銀蜂是主食是白銀,也食用其他的礦物……。」

「我要交易高級裝備或者是高級藥劑。」這中年人把手裡的銀蜂卵放在身邊的桌子上,然後說道。

庫克立馬站了起來,恭敬的問道:「我想知道閣下需要什麼類別的裝備或者是什麼類型的高級藥劑?」

「近戰類的武器或者是恢復類的高品質的藥劑。」中年人看了看庫克回答道,中年人拿出銀蜂卵的目的就是為了庫克手中的藥劑,不然銀蜂這樣速度快,並且還會劇毒攻擊的星獸,那裡可能拿的出來。

「閣下需要的東西我這裡都有,不知道怎麼交易?」庫克沉吟了一下回答道。

「呵呵,庫克,在這裡我們們大家都是當面交易,既然能夠在一個圈子裡面,大家都要信任對方。」拉菲明白庫克的意思,笑呵呵的說道。

「呵呵,拉菲說的對,咱們這個圈子的確都比較信任,在一起最少的也有五六十年的時間了。」中年人也呵呵一笑的說道。

「我這裡有一件有些殘缺的魔紋裝備,這是一柄長槍。」庫克拿出了一件殘缺的魔紋裝備,要知道這種殘缺的魔紋裝備,庫克足足收穫了數千件之多,並且庫克還能維修,而且庫克現在對於魔紋的理解足夠煉製裝備了,只不過實力還沒有達到而已。

「什麼?」所有人看著庫克手裡的黝黑的長槍,忍不住的站了起來。

庫克也學著剛才中年人的樣子,任由別人來查看,拉菲第一個撫摸著長槍,然後說道:「嘖嘖,居然是上古時代的軍品。」

「軍品?」

「我看看,真的是軍品?」

「嘖嘖,真是軍品啊,可惜已經殘破了。」

「這是耀金製作的長槍啊,看看這工藝?」

眾人看了半響,然後依依不捨的回到座位上,中年人苦笑不已,然後對庫克說道:「庫克,長槍我很喜歡,但是這是殘破的……。」

「廢話,不是殘破的,就憑藉你那一個銀蜂卵就可以換到?」有人不滿的說道。

「不是,這殘破的我拿來沒有辦法使用啊。」中年人並沒有生氣,反而解釋的回答道,從這點庫克就知道這些人很是熟悉。

庫克心裡一動,然後說道:「我倒是認識一個魔陣大宗師,能夠修復這長槍,不過這修復的價格,嘖嘖。」

「庫克。魔法陣是魔法陣,魔紋是魔紋,這是不同的。」拉菲忍不住的提醒庫克。

「知道,這魔陣大宗師已經領悟了一些魔紋,簡單的修補是足可以完成的。」庫克點頭回答道。

「魔陣大宗師!」而拉菲也隨後聽明白了庫克說的是什麼,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庫克,你還認識多少強悍的人?」拉菲隨後苦笑的問道,要知道庫克身後有一名大宗師級別的藥劑師,這是肯定的,不然能夠教出庫克這樣的藥劑師。

「呵呵,我還認識一名植物培養大宗師,一名傳奇級別的空間魔法師,並且也是一名藥劑宗師,一名魔陣大師,另外還有兩名工程學大宗師,不過是侏儒,還有三名鐵匠大宗師,是矮人,還有一名不知道級別的獸人祭司,能夠瞬發六十多種光環。」庫克呵呵一笑的回答道。

「靠!」拉菲聽完以後目瞪口呆了,這尼瑪認識的人太強悍了。

「呵呵,我估計庫克的導師肯定是一名大宗師級別的藥劑師,不然庫克也不會認識這麼多的強者。」中年人呵呵一笑的說道。

周圍的人也恍然大悟了,不過看庫克的眼神都變了,庫克也是無奈,雖然自己取得了瑪魯帝國的公民身份,還有藥劑師級別徽章,但是要阻止一個帝國的文明級別評定,庫克自己的影響力簡直可以忽略不計,所以現在庫克就要加大自己的影響力,然後靠著這些影響力來逐漸增大影響力,而這個圈子不過是一個點而已。

庫克計劃三個點,一個就是現在這個小圈子,另外一個就是藥劑師聯盟,最後一個就是瑪魯帝國的貴族,庫克知道這三個點的影響力一旦同時達到某種程度,那麼影響一個三級帝國評定四級帝國,還是有一定的勝算的,而且庫克本身所在的位面,也是一個巨大的砝碼,當然這個砝碼不到最後庫克是不會拿出來的,現在拿出來,庫克敢肯定只有被別人瓜分的份。

「我還是選擇藥劑。」中年人搖搖頭。

「這傢伙好算計,有藥劑以後,還可以冒險去那些危險區域,說不定還有更大的收穫,然後又來換長槍。」有人立馬哈哈大笑的點明了中年人的意圖。

「那好吧,我這裡有好幾種藥劑,極品品質的隱身藥劑,極品品質的魔力恢復藥劑,還有極品品質的精神力恢復藥劑,極品品質的強效自愈藥劑,至於大家剛才看到的這瓶完美級別的藥劑,我準備用在藥劑師聯盟兌換貢獻點。」庫克微笑的拿出一捆捆藥劑,是的,庫克的藥劑是用數瓶捆綁在一起的,而那瓶完美級別的藥劑庫克則遞給了拉菲。

「好樣的,庫克。」拉菲激動的接過藥劑,趕緊的收起來,要知道拉菲雖然是藥劑大宗師,但是煉製出完美藥劑還從未有過,即使是在藥劑師聯盟的記載中,數十萬年以來,出現的完美級別的藥劑也不超過三位數,而上一次出現完美品質的藥劑還是在數十年前,由現任大長老偶然中煉製成功一瓶,當然那個胖子根據庫克的標準流程煉製出來的弱效精神力恢復藥劑就沒有算在裡面了。

「我要兩瓶魔力恢復藥劑,金系的,還需要兩瓶強效自愈藥劑。」由於庫克拿出來的都是極品品質的,所以中年人直接開口說道,庫克直接從一堆藥劑中拿出了中年人要的藥劑,然後庫克得到銀蜂的卵,交易完成。

「我叫門森,是一名戰士。」中年人在交易完成以後自我介紹道。

「庫克,我這裡有一塊魔銀,你看看?」中年人剛剛說完就被人擠開了,然後一個人拿著一塊拇指大小的銀白色的金屬上前問道。

「魔銀,我看看,我拿東西換?」旁邊一人立馬大聲的叫道。

「我換高品質的藥劑,隱身藥劑,你有嗎?」拿著魔銀的人立馬沒好氣的回答道。

「我有湮甲箭。」剛才叫的人無奈的回答道。

「兩位,兩位,咱們這樣,我拿藥劑換魔銀,然後我用魔銀換湮甲箭,咱們來商議一下具體當然數字?」庫克看到這樣的情景,立馬眼睛一亮,因為庫克找到了自己高品質藥劑的定為,那就是硬通貨,就像地球的黃金一樣,可以與任何的東西交易,而原始的以物易物存在說雙方的需求不一樣,往往難以交易成功,但是有硬通貨就不一樣了,所以庫克立馬開口道。

「呵呵!」庫克一想到以後那些小圈子裡面的人都要使用自己的高品質藥劑充當硬通貨,庫克的嘴巴都笑裂開了。 「行!」庫克的建議很快的被兩人接受了,並且都自我介紹了一番,畢竟能夠交好一名藥劑宗師,特別是庫克這樣能夠輕易煉製出極品品質藥劑的藥劑宗師,更是眾人心裡的香餑餑.

藥劑宗師的身份還不足以讓現場的這些人高看一眼,但是庫克煉製的藥劑可是極品品質的,極品品質的藥劑不光效果好,持續時間長,而且最關鍵的是副作用微乎其微。

魔法藥劑對於使用者來說,同樣具有抗藥性,最具體的表現就是某種藥劑服用次數多了以後,不但效果會減弱,而且會產生一些負面作用,特別是劣質的藥劑,而極品品質的雖然也有抗藥性以及負作用,但是在使用的次數上幾乎是劣質藥劑的n倍不止。

這兩人一個是九級,但是是煉金宗師,叫塞納,另外一個是九級巔峰的盜賊,難怪對於庫克的隱身藥劑這麼渴望,並且兩人都是綠森帝國煉金協會以及盜賊工會的長老。

有了庫克的藥劑從中周轉,在場的交易氣氛立馬熱鬧起來,當然最後擁有交易物品最多的就是庫克,不過這些物品絕大部分是一些魔法材料,畢竟單一的魔法材料再貴重,也沒有使用的辦法。

庫克心裡也很興奮,因為這次交易的物品品質極高,特別是有拳頭大小的一塊風銅,這樣庫克就能煉製出飛行裝備了。

再次回到酒會以後,參加酒會的其餘人都不知道一場交易就這麼的完成了,就會在熱鬧的氛圍之中結束了,庫克拒絕了數個美人的邀請。

當庫克走出酒會以後才尷尬的發現,自己居然沒有去的地方了,不過巴拉斯倒是適時出現了:「庫克,走吧,我帶你到你的居所去。」

「呃!」庫克驚愕的一聲。

「哈哈,你不會以為身為藥劑聯盟的藥劑宗師,榮譽長老沒有可以住的地方吧?」巴拉斯哈哈大笑道,巴拉斯得到了長老會的賞賜,這次庫克可以說是巴拉斯發現的,對於藥劑師聯盟來說,新增意味藥劑宗師也是值得慶祝的,何況是庫克這樣的妖孽天賦的藥劑師,要知道庫克可才二十多歲,這是什麼概念?

巴拉斯帶著庫克,一邊走一邊說道:「庫克,你是想在綠森帝國任職,還是在瑪魯帝國任職?」

「任職?」庫克再次疑惑不已的重複道。

「呵呵,你這個榮譽長老肯定要任職的,藥劑師聯盟裡面的每個人都有為聯盟做出貢獻的義務,當然聯盟也會提供大量的資源,而且這些資源的價格肯定是市場上的幾分之一,任職只是其中一個方法而已,還有一個就是做工會內部為藥劑師發布的任務,不過任務有具體的數目規定,比如一個月最低要接受一個d級的任務,而一個c級任務相當於十個d級任務,一個b級任務相當於一百個d級任務,一個a級任務相當於一千個d級任務,至於更高的就更不用說了,而庫克你是宗師級別,一年至少要完成一個a級的任務。」巴拉斯呵呵一笑的解釋道。

庫克驚愕不已,巴拉斯隨後繼續解釋道:「當然,任務不會白做的,貢獻點,以及相應的獎勵還是有的,不過肯定要低一些而已。」

「好吧,我明天去看看。」庫克點頭答應道。

巴拉斯帶著庫克來到了藥劑師聯盟後面,庫克這才發現在藥劑師聯盟的後面,居然有一大片的建築群,這些建築群都坐落在巨大的樹榦枝椏上,這裡的每一個七八米寬的分支上都有一幢建築。

「怎麼樣,庫克,這就是我們們為工會內部夠級別的藥劑師準備的居住地點,這裡的防衛也是最嚴密的,晝夜有衛隊巡邏。」巴拉斯微笑的一攤手對庫克說道。

「的確很好。」庫克伸頭看了看樹榦旁邊下方,幾乎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楚,但是庫克看到一對飛行的昆蟲騎士,在不停的巡邏。

「這就是你的住所。」巴拉斯帶著庫克來到一幢類似於法師塔的建築跟前,然後給了庫克一個水晶球。

「這是法師塔?」庫克把精神力伸入進水晶球裡面以後,然後驚愕的問道。

「當然,這法師塔有五層空間,每一層的功能不同,你自己看一下,第一層空間是培育藥草的地方,第二層是飼養寵物以及僕人居住的地方,第三層是材料倉庫,第四層是生活空間,第五層就是試驗室,每一層之間有魔力升降梯連接,需要我為你準備僕人嗎?」巴拉斯解釋的回答道,然後問庫克。

「不需要。」庫克搖頭回答道。

「另外庫克,我給你一個提醒,就是在接受任務或者是交易的時候,最好用工會的貢獻點或者是魔晶幣,其餘的貨幣盡量不要持有太多,因為貢獻點與魔晶幣可以隨時兌換成任何帝國的貨幣。」巴拉斯最後提醒道。

「謝謝。」庫克微笑的感謝道。

「庫克,其實你可以收幾個學徒,因為學徒畢竟對於藥劑有著一定的認識,所以在充當助手方面可是很好的,至於培育藥草或者是照顧魔寵,也是比其餘的僕人都好,並且這些學徒不但會免費為你工作,每年還有不菲的孝敬給你,至於那些女性學徒,嘿嘿!」巴拉斯說道最後色眯眯的嘿嘿一笑。

庫克聽到巴拉斯這麼說,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就拜託巴拉斯你了,帶我去測定的那個學徒,我看就不錯。」

「要不要女的?」巴拉斯一聽然後問道。

「不需要,我夫人可是很厲害的哦。」庫克半開玩笑的回答道。

巴拉斯不以為然的撇撇嘴,不過在後來巴拉斯看到麗娜與西亞之後,才知道庫克說的是真的,尼瑪,傳奇級別的夫人,而且還是兩個,一個是魔陣大宗師,另外一個更是罕見的空間系的傳奇強者。

巴拉斯帶著庫克熟悉了一下住所,然後就告辭離開了,庫克看著法師塔,還有些不可置信,這法師塔可以說是一個堡壘,不但有攻擊魔法陣,防禦魔法陣,更是有魔晶炮,另外在法師塔底部還有一個培育魔法藥草的空間,而且這些法師塔內部都用了空間擴展魔法陣。

不過隨後庫克也頭疼起來,因為這法師塔消耗的魔力是要庫克自己花費的,藥劑師聯盟每年會扣一筆不菲的貢獻點,因為這法師塔運轉的魔力是整個藥劑師聯盟分會統一提供的。

而且庫克還需要自己的管家,還需要坐騎等等,可以說事情還有很多。

庫克正打算出門去看看那裡有管家,聘請一個,沒想到里昂勛爵上門來了。

「歡迎,歡迎。」庫克微笑的把里昂迎接上了四層空間,這裡的東西都是標準配備,談不上多好,也談不上多壞的。

「庫克,恭喜你啊。」里昂遞給了庫克一個小盒子,明顯的是禮物。

「謝謝。」庫克道謝以後,兩人就坐了下來。

里昂上下打量一下庫克,然後說道:「庫克,聽說你有一桿魔紋長槍?」

「嗯,有的。」庫克點頭回答道。

「那麼你有沒有完好的可以使用的魔紋武器?」里昂猶豫了一下問道。

「這怎麼可能,就這件東西我都花費了很大的代價的。」庫克立馬搖頭苦笑道。

「庫克,別誤會,不是我想要,而是你委託我打聽消息有結果了。」里昂趕緊的解釋道。

「有結果了?」庫克驚訝不已的看著里昂,這才多久功夫。

「呵呵,我可是瑪魯帝國的貴族,位面聯盟所有的地方我都可以去的,你也一樣,只要有瑪魯帝國公民身份,那麼傳送就沒有限制,要知道所有的位面的位面傳送陣可都是由瑪魯帝國掌控著的。」里昂呵呵一笑的說道。

但是庫克聽到這話,心裡就是一驚,因為庫克知道在自己的位面,那些家族正是通過位面傳送陣才到來的,那麼也就是說這裡面有瑪魯帝國的人的影子?庫克有這個猜測,但是不敢肯定。

「這是怎麼回事?」庫克疑惑的問道,表面上是好奇,其實心裡已經打鼓不定了。

「很簡單,所有的位面傳送陣都是瑪魯帝國建造的,在建造的過程中,已經設定了許可權級別,每個級別的文明之間是不允許輕易來往的,也就是說三級文明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只能與三級文明往來,只有我們們瑪魯帝國的貴族沒有這個限制,可以到達任何的位面,公民身份最多只能在四級文明位面行。」里昂解釋的回答道。

「那麼就是說我要是去了瑪魯帝國,就不能回來綠森帝國了?」庫克驚叫起來。

「你不一樣,你是藥劑師聯盟的榮譽長老,不過就是麻煩一些而已。」里昂搖頭回答道。

庫克再次問道:「難道不是每個位面傳送陣有瑪魯帝國的人守護著?」

「當然不是,不過我們們瑪魯帝國的各個位面傳送陣肯定有人守護著,因為害怕有人走私,把瑪魯帝國的高級文明的產物走私道低級位面。」里昂搖頭回答道。

「這個文明與文明之間的相互溝通不是很好嗎?」庫克小聲的辯解道。

「庫克。你錯了,人心是最難琢磨的,我們們瑪魯帝國也並不是說要佔據五級文明,而是文明的發展必須要有一個過程,在二十多萬年以前,瑪魯帝國還沒有這種限制,你知道那一段時間,整個位面聯盟的人口下降是多少?高達25%,一些有能力獲得高級文明產物的人到達低級文明以後,會用高級文明的魔能飛船,魔晶炮來發動戰爭,讓自己得到不菲的利益,在這個過程中,數百個帝國的皇室可以說幾乎是每幾年就換一次,而每次戰爭死的絕大多數都是普通人,所以後來瑪魯帝國才不得不限制各個文明之間的往來。」里昂解釋道。

里昂一解釋,庫克也明白了,就像三級文明的一個商會,也許就可以征服整個一級文明,掠奪就成了是永恆的主題,就跟美洲大陸的土著拿著弓箭與投槍與歐洲大陸的火器對抗是一樣的。

「庫克,瑪魯帝國是一個開放的國度,由於領導層的複雜結構,所以在瑪魯帝國,根本沒有什麼勢力可以一手遮天的,我這次來有兩個消息,都是公爵爵位,第一位是希望獲得法則碎片,最好是關於水系的,第二個就是希望獲得一柄魔紋武器,最好是長柄武器之類的,第一位壽命只是剩下一百年左右了,再不領悟法則,踏入聖域,後果不堪設想,第二是是有能力踏入聖域,但是聖域裡面情況複雜,沒有強力的保命的東西,隕落的幾率是很大的。」里昂再次對庫克說道。

庫克看到里昂這麼說,好奇的問道:「里昂,你知道聖域的情況?」

「怎麼。想知道,嘿嘿!不過要拿東西來換。」里昂嘿嘿一笑的說道。 「拿去!」庫克翻了翻白眼,直接丟了一瓶藥劑給里昂。

「嘿嘿,多謝了,我就知道……完美品質!」里昂嘿嘿一笑的道謝道,不過隨後看到藥劑以後,立馬目瞪口呆了。

「呵呵,里昂勛爵大人,不過就是一瓶藥劑而已,有那麼吃驚么?」庫克呵呵一笑,庫克這就是準備打開第二個點了,瑪魯帝國的貴族。

但是目前庫克就只是認識里昂這一個貴族,庫克相信,這裡昂在瑪魯帝國的貴族裡面,肯定也有自己的圈子,那麼里昂就是庫克重點攻破對象,必要的時候,庫克還會把里昂拉上自己的戰車,而這完美品質的藥劑就是叩開瑪魯帝國貴族圈子大門的鑰匙。

「知道就趕緊的說啊。」庫克沒好氣的直接回答道。

里昂深深的看了庫克一眼,因為里昂知道庫克身上的完美藥劑應該沒有了,但是現在居然又拿出一瓶來了,里昂半響才笑呵呵的回答道:「庫克,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庫克聽到里昂這麼說,也是鬆了一口氣,庫克剛才拿出藥劑其實是一場賭博,賭的就是里昂的人品,要是里昂起了壞心思,庫克就要麻煩了,但是好在庫克也有後手,而且里昂的人品比較堅定。

「好說,實話告訴你,里昂,完美品質的藥劑我也能煉製,不過僅限於中階藥劑而已。」庫克聽到里昂這麼說,也就透漏了一些給里昂。

「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沒有這麼簡單,不過庫克,我剛才要是翻臉,然後抓你,就你這級別?」里昂聽完以後沒好氣的說道,同時疑惑的問道。

庫克看了里昂一眼,然後說道:「事情只不過要麻煩一些而已,雖然你是傳奇,但是我也有保命的手段,到時候我就說是你搶我的藥劑,並且我還可以誇大,說出一些不存在的藥劑或者是數量多說幾瓶,我想肯定不止一個人會找你的麻煩。」

「卑鄙!」里昂倒吸一口冷氣,要是庫克把本身不存在的藥劑說出來,本身只是拿了一瓶完美品質的藥劑,庫克非要說十瓶八瓶的,哪怕是里昂肯定也會被人追殺,儘管可信度不高,但是萬一呢,這完美品質的藥劑可不是一般的東西,可遇不可求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