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不出證據,更無人替你作證,那就只能是你一個人的錯。」

「不管事情起因是什麼,所有人只看得到這一個結果,更沒有人會關心這過程到底如何,你明白嗎?」

謝若妤顫抖著嘴唇:「嬤嬤……」

岳嬤嬤看著面無人色的謝若妤,心中生不出太多的感覺來。

哪怕她也看得出來,姜雲卿並沒有那麼無辜,而這個謝若妤十之八九是被那姜雲卿算計了,可是那又怎麼樣?

想要在宮中生存,爾虞我詐,陰謀陷害的事情多了去了。

自己沒本事護住自己,能怪得了誰?

(本章完) 魂帝冷笑了一聲,倒是沒有說話。

「他是我夫君。」

「我女婿。」

「我好友的男人。」千姬默默的補充道,「也算是我的朋友了。」

東方升只覺得人生已經黑暗了,上一刻他還是高高在上,以為遇到了三個崇拜他的絕色女子。下一刻,狠狠地一巴掌就扇在了他的臉上。

惡魔,這些人就是惡魔,東方升臉上猶疑不定,目前他渾身的仙力好像被什麼抽幹了,甚至無法使用一點點力氣。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是被關在了哪裡,可又能夠聽到幾人的說話聲。

難道對方有什麼厲害的法寶嗎?

如此一想,東方升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想到自己的身份,他又有了些底氣,自己離開原仙界這麼多年,若是沒有回去的話,父親一定會知道,想辦法找他。就算父親一心鑽研在成神中,一向疼愛他的母親,長久見不到他,都會派人過來聯繫他。

想到這裡,東方升漸漸的將心中的恐慌壓制下來。方才那幾人的面貌他已經記得清楚,只要自己有機會出去,一定要讓對方知道,什麼叫生活!!

區區小千世界的仙人,竟然敢如此羞辱他。

「這小子似乎冷靜下來了。」

木青柔感覺東方升沒有反抗,「難道他還在想要怎麼出去嗎?」冷冷的聲音,東方升一個激靈就清醒了過來,他並沒有如先前那樣立馬謾罵,而是靜靜的聽著外面的動靜,只要他知道自己身處何方,就能夠想辦法出去。再說,哪怕有一點點的仙力,他都能夠打開儲物戒指,拿出逃命的手段。

「冰雲,這小子手裡的東西還不少,看來那東方明真的很寵愛他呢,」千姬的聲音似乎充滿著憤怒,「也對,或許東方明就這麼一個兒子,畢竟還有一個千茹的疼愛,想必如今那兩人成就不菲了。」

「哎呀,這東西好了,果然是一件逃命的手段。」

千姬忽然拿出了一物,「冰雲,你拿著。」

木冰雲不明,將一件小小的法寶握在手中:「這是什麼?」

「這是逃命的好寶貝,你知道我使用的大挪移,以及瞬移吧?」

「嗯。」

千姬慢慢的解釋:「其實,這個有了這個東西,只需要往裡面安放仙石,就能夠啟動大挪移和瞬移,完全不需要用自己出力。就不比顧及有人暗算,隨意使用,保證能夠逃命。」

經過千姬的解釋,木冰雲是明白了,說到底,這東西與飛行法寶也有關聯。只是飛行法寶只有一個代步的作用,能不能夠逃命,只看自己本身的手段和實力。

然而,這件法寶,只需要安放仙石,就能夠啟動,殺人奪寶逃命居家必備就是如此。

「只可惜只有一個。」

木冰雲有些遺憾的摸著法寶,表面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成的,十分的光滑,摸起來猶如綢緞一番。既然能夠被東方升收起來的東西,絕對不會是凡物。

「你還想要好多個?這東西十分的稀少,就算是上古仙人對此,也會眼紅的。所以,不到關鍵時刻還是不要將其拿出來,免得引人爭搶。」

「千姬說得是,雲兒,你就好好的放著,這小子差點孩子了原哥,若不是因為害怕驚動對方,木青柔表情猙獰了一下,「我倒是寧願將他殺了。」

然而,殺了東方升的話,東方明很可能會立馬知道此事。他們目前還沒有什麼準備,這樣做真的得不償失,划不來。因而,才會退而其次,將東方升給關起來。

「娘,以後將東方明收拾了,再收拾這個小的。」

東方升一驚,聽到這裡,他已經明白了,這些人或許很可能與自己的父親有仇。心頭暗暗叫苦,早知道會這樣,之前他就不該因為兩個天賦強大的仙人設下陷阱,現在倒是好了,人沒有抓到,還被對方給抓住了。

從這些人的話語中,他已經知道,對方是不可能將自己放出去。

「這小子的仙石似乎也不少。」

千姬撇了撇嘴:「東方家族,確實富有得很。」當初為她建造了那一座豪華的宮殿,就能夠看得出來,東方明是有多麼大的決心。她還真的不知道,東方明到底用了什麼手段,如今自己的爹娘,是否與東方明同一個鼻孔出氣,還是被東方明害了。

東方升聽到外面的話,心頭一怒,這裡的都是他收集起來的寶貝,這些人真的是太可恨了。一拳狠狠地打在了牆壁,發出了顫動的聲音。

這下將千姬提醒了,視線不由挪到了一旁的小小的格子屋。遠遠地看去,就是一個小小的黑屋子。還能夠清楚看到東方升狼狽的模樣,她想想,這個東方升不就是最好探聽消息的嗎?

「千姬,你是想要從他的口中得知消息?」木冰雲心中一動,那東方升明顯是一個狡猾的,若是用一般的話問出來,估計對方撒謊得多。

「千姬,何必要這麼麻煩,不如直接搜魂吧,這樣子還輕鬆一些,至於這小子,只要保證他不死就成了。」木青柔一點也不仁慈的說道,與之前那個溫柔的婦人差別太大。

「娘說得倒是不錯,搜魂這樣的事情,郁是最擅長的了。」

東方升在小黑屋裡面驚出了一身冷汗,搜魂,這魂要是一搜,他基本上就成了廢人,傻子。根本就沒有機會逃出去,想要這樣的日子,他覺得無比的痛苦。

不行,絕對不能夠讓對方搜魂。

「不要搜魂,你們想知道什麼,我直接告訴你們。」

木冰雲嘴角勾了勾,望了一眼千姬,說道:「不搜魂,我們似乎不太放心,萬一你說謊呢?」

東方升心亂如麻,他本就是想著等會兒對方問什麼,他隨便說點什麼搪塞過去的。結果沒有想到木冰雲竟然也想到了,當下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不會撒謊。」

「我不信。」

東方升無奈:「總之,你們不能夠搜魂我。」

「似乎你很害怕。」

東方升在心裡罵了一句狗屁,沒有哪個人不怕搜魂,若會飛魄散第一可怕,那麼搜魂便是第二可怕的。要是拿搜魂的人有心的話,還會將他的靈魂攪亂,到時候別說是魂飛魄散,他是誰都不知道了,完全沒有再轉世的機會,就算是他老爹也無法拯救他。 第786章無能

岳嬤嬤比誰都看得明白。

先不說姜雲卿和謝若妤之間,到底誰對誰錯,就說最簡單的一件事情。

當時二人身邊有那麼多人在,聽到她們說話的絕非只有一兩個,可是剛才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個人肯出來替謝若妤作證,甚至還有人落井下石。

那就只有兩個可能。

要麼,這件事情本就是謝若妤挑起的,招了他人厭惡,最後還把自己坑了。

要麼,就是謝若妤平日里不會做人,招了太多人的眼,早就被人積怨在心。

無論是哪一種,都只能說謝若妤無能。

岳嬤嬤在宮中多年,見多了這種事情,最初的那些不忍和心軟早就被磨的乾淨。

她伸手拂開謝若妤的手,聲音平靜道:「眼下太妃娘娘還在氣頭上,謝四小姐先行回去吧,老奴之後會找機會勸勸太妃娘娘。」

「寶珍,送謝四小姐出宮。」

旁邊的宮女點點頭:「是。」

岳嬤嬤吩咐完后就直接轉身回瞭望月台。

寶珍抬頭看了眼謝若妤,見她神色恍惚,容顏慘白,哪有半點世家貴女的樣子,她眼中不由閃過抹憐憫之色。

這謝家小姐出身高貴,又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是京中出了名的才女。

往日無論是宮宴還是其他,謝若妤總是其中翹楚,言笑晏晏間讓人生羨,而且聽說她都已經跟二皇子定了親了,正該是風光之時,可卻偏偏得罪了呂太妃。

呂太妃是陛下生母,雖然地位比不得太後娘娘,可是卻也不能輕易招惹。

跟和氣講道理的太后比起來,呂太妃既記仇,又睚眥必報。

今日這麼多皇子、小姐在場,謝若妤被當眾從宮中攆出去,這懲罰半點不比打她一頓板子要輕。

等到她出宮之後,今天的事情傳揚出去,謝若妤往日十幾年累積起來的好名聲,便一朝盡毀。

寶珍心中念頭不斷,面上卻是不露分毫,只是上前說道:「謝小姐,奴婢送您出宮吧。」

謝若妤神色恍惚,抬頭看了眼上面的高台。

她不過是記恨姜雲卿幫著陳家害他們謝家,讓得她三叔成為他人笑柄,斷了升遷之路,又嫉妒她明明早已經攀上璟王,當初在圍場中時卻還假惺惺的裝作不知。

她只是不甘心而已,她只是想給姜雲卿添堵。

可是事情為什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

望月台上,人影綽綽,可謝若妤卻被排斥在外。

想起出宮之後會面對的事情,謝若妤不由雙腿發軟,要是祖父知道,她得罪了呂太妃,還被人趕出了宮去,他定然不會饒了她。

還有二皇子……

她和二皇子的婚事,本來就是她算計得來的。

當日她得知越妃有意讓安玲成為二皇子妃后,便設計安玲落水,被永信侯府世子所救,兩人有了肌膚之親,斷了越妃的念頭,讓安玲不得不嫁入永信侯府。

二皇子對她根本就沒有男女之情,如今答應娶她,也不過是因為謝家的面子和別無選擇。

可要是她毀了名聲,再也不是以往的謝若妤,二皇子還願意要這樁婚事嗎?

(本章完) 一想到這裡,東方升就無比的懊悔。

他是好色,喜歡收集各種各樣的絕色帶回去,不管對方是什麼人,是什麼身份,只要他看上,就會不折手段。竟然沒有想到,有朝一日,竟然會因為這樣的事情栽了。

「我發誓,以靈魂起誓。」

木冰雲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好,起誓吧!」

東方升心知自己是中了對方的圈套,自己並沒有任何能夠講條件。並且他知道對方沒有殺他的原因,只怕將自己的老爹引來。如此看來,對方根本就不是老爹的對手。就算他什麼都說了,還是有一線生機。

於是,東方升起誓了。

起誓后,東方升有些頹廢的躺在地上,周圍還是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他不知道對方會有什麼方法折磨他,但是一定不會是什麼好辦法。想到這裡,他的面目表情變得陰狠起來。

這些人,他今後會加倍還給他們的!

他要將他們的仙力吸干,抽出他們的靈魂,每日鞭笞!如此一想,東方升心裡稍稍平衡了些。

幾人目不轉睛望著東方升面目表情的變化,忍不住笑了出來。千姬湊近了些,輕聲的問道:「東方升,千茹如今怎麼樣了?」

東方升聽到千姬輕輕的聲音,尤其是在聽到娘的名字,一下就清醒了。本不想回答,但是想到對方的手段,又起了誓言,只能夠老老實實的回答。

「她很好。」

千姬眼角冷笑:「好?哪裡好?怎麼個好法?」

東方升只覺得這個聲音有些陰冷了,卻不敢隱瞞,將千茹這些年的事迹一一的說了一個遍。東方升靜靜的說著,千姬並沒有打擾,而是仔細的聽著。

「原來,她確實很好。」

良久,千姬冷笑一聲,「千茹啊千茹,你還真的是有本事。」

東方升心裡升起一股涼意,如今他算是明白。千姬不僅僅與他老爹有恩怨,與他娘也有恩怨。如此,他要想個什麼辦法逃出去呢?

千姬感嘆了一番,而後又問了關於父母的問題。這一次,讓東方升再次吃驚了,不會自己外公家也與這個女人有仇恨吧?

在得知千家與東方家族的關係后,千姬是徹底死心了。

「敢問前輩是?」

就算東方升再笨也能夠感覺到千姬算比自己高一個輩分,千姬卻沒有理會他:「你就好好獃在這裡,待東方明被我抓住之時,我會讓你們兩父子團聚。」

就在這時候,傲九霄等人匆匆趕來了。他們在看到東方升的時候也有些吃驚,尤陽鴻看到之後,眼睛大放光彩:「哈哈哈,東方升!!」

尤陽鴻忽的一下就沖了過來,圍著小黑屋轉了起來,一臉的猙獰,若不是有小黑屋的阻擋,恐怕東方升早就被一巴掌給拍死了。

「東方升啊,東方升,你有沒有想到,有一天竟然會落到我的手中吧!」

尤陽鴻彷彿瘋了一般,虎目瞪得老大,兇狠的盯著東方升。

東方升心裡一突,這又是誰?

看樣子還認識他在?

木冰雲瞄了東方升一眼:「尤伯父,還是先問問事情吧!目前還不能夠將他拍死,不過倒是可以將他交給你,上次商議的那個辦法,倒是可以實施。」

尤陽鴻一聽,覺得是這個道理,點了點頭,眯著眼:「東方升,你還記得我是誰呢?」

「你是誰?」

東方升確實不記得這號人物了,先不說二人已經許多年沒有見過,現在只能夠聽到聲音,卻無法看到其面容,時間那麼久遠,不是美人兒,對他來說,還真的沒有多大的吸引力。他東方升自然不會將一個大老爺們兒,記在老子裡面。

「東方升,你竟然將我忘記了!!」

尤陽鴻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畢竟當初二人之間的恩怨,他從未忘記過。然而,此人搶奪了他的妻子,現在還在這裡裝作糊塗,這讓他不能夠接受!!

東方升有些糊塗了,他自己的腦海中,確實沒有這個人的記憶,畢竟與他有恩怨的人不少,並且他從未有害怕過這些人。記不得,也是非常正常的。

「東方升,我問你,秀兒呢?」

這時候,尤陽鴻想起了自己的妻子。當初秀兒與東方升離去了,他只是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當時並沒有想那麼多,也因為頹廢了許多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