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得意,不許在這裡進行危險試驗,一但出問題就把你趕回那個漁村去。」

「好,好。是,是。還請大哥撥付我試驗用品吧,第一個項目就先研究飛行氣球吧。」

「行,一會拿過來。現在你的任務是把屋子打掃乾淨了。」劉宇丟給袁克林一把掃把就走了。

袁克林是個人才,只是有些調皮,還需要敲打。

劉宇找了許多的原料什麼的,亂七八糟的一大堆,自己搬進了密室,放到了萬能製造的機的入料口裡。

坐到操作台前,劉宇選擇了高檔大型熱氣球,這種熱氣球體積達2000立方米。感覺差不多劉宇就造出來了,分了三次才造完,先是球,沒有氣,全是布。然後是加熱器,然後是可以密封吊蘭。讓護衛隊運到實驗室的時候袁克林眼睛都直了。

「這,這,這,是熱氣球?」

$淫蕩小說

「這什麼,快來組裝,不用高興,只是給你一個樣品,以後都要你自己去做的。」

在幾個護衛隊員的幫助下,巨大的熱氣球終於充滿了氣,好傢夥,高達二十米,直徑十六米。花花綠綠的球身飛出的漂亮。長方形巨大的吊蘭上面還可以密封起來。加熱器也不是袁克林自己造的那種,而是用液化石油氣加熱的,加熱速度快,。

袁克林果然專業,並沒有立刻起飛,而且仔細的研究球體的布料,還拿了一個本子記下,什麼布料必須是不透風的,而且韌性好。加熱器溫度可以控制,壓倉的沙袋,安全繩子等等都進行了記錄。然後又詳細看了說明書,才進行了帶著繩子升空試驗,所謂帶繩子升空就是下面的繩子鏈接著地面的固定物體,讓熱氣球向放風箏一樣飛到天上去,保證了熱氣球的安全性。

劉宇點點頭也放心了,看來袁克林有真本事,而且一點都不笨,知道避免危險。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路班過來找劉宇,讓劉宇提供一批更加寬的大車輪胎,這批大車是專業打造了敞口式車廂用來去一枝花拉煤炭的,最少載重兩千斤。劉宇加班加點的忙碌了大半夜製造了一百套輪胎,依然是最簡單的,兩個車輪中間一根鐵棍。只是這次是按照時風農用三輪車的輪胎造的,如果配上結實的車架子和強有力的馬能拉三千多斤。劉宇一直忙碌到凌晨三點多,終於造好了。

累了一身汗,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休息,這時候忽然聽見萬能製造機那冰冷的機械音說:「經驗已滿一萬,具備升級到一級的條件,是否升級。」

「要升級了。」劉宇一個激靈瞪大了眼睛往屏幕上面看去。果然經驗已經滿一萬了,只要點擊就可以升級了。劉宇想都沒想直接點了升級。

立刻萬能製造提示需要鐵五百斤,銅二十斤。

「升級還需要材料。」劉宇立刻出去分了好幾次把材料放進了進料口那裡。機器前所未有的震動,嗡嗡的如同電鋸一樣。

整整二十分鐘,機械音提示:「升級完畢,需要重新啟動後生效。」接著就是重新啟動倒計時,十秒一到,萬能製造如同變形金剛一樣變回了原來大冰箱模樣,只是比原來大了一倍還多。接著萬能製造機又展開了。變的原來更大了,依然還是三米高,全長變成了十米。左右兩邊的箱子每個都是高三米,長四米寬四米。中間的顯示屏還是依然那樣,只是多了很多的選項,椅子變的更舒服了。

劉宇暗想看來下次再升級一定要換個大房子了,不然把房間漲坍塌了還把自己砸死了呢。

萬能製造機升級到了一級多了許多的功能,最重要的一點,多了一個自身的介紹。點開一看,是萬能製造機的簡歷。萬能製造發明於地球公元4080年,那時候地球資源完全枯竭,有能力的人都已經去外星球了。留在地球上的都是些沒能力的人,過著苦日子。萬能製造的機的主人催揮是個收廢品的,依靠幾本舊書製造了這個落後的機器,所以萬能製造機什麼料都吃。能生產地球公元3000前年前的任何物品。

級別介紹那裡介紹的也很詳細,零級,能製造各種落後的機械,機器,如玻璃窯爐,各種手工機械,等等。還有就是各種物品形態的轉化,比如把木頭轉化成椅子,把牛皮變成牛皮鞋,把鐵變成刀等等。

一級能製造的物品多達數萬種之多,幾乎除了電腦,手機,高檔,高端機床,飛機,自動化武器等等技術含量比較高的東西其他的都能製造了。大題相當於地球一戰前後的科技水平。其中萬能製造推薦了幾款代表一級科技的物品,蒸汽機,發電機,電動機,步槍火炮等等。

激動,激動。劉宇感覺血壓飆升,差點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一槍在手天下我有,管你什麼胡家,什麼樊家都是浮雲。

「哈哈,哈哈。」劉宇大笑著,如同一個窮光蛋忽然中了五百萬,極易大腦短路。

要淡定,不要激動。劉宇立刻跑出密室,回到卧室深深呼吸了許久,本來想睡覺呢,可是總是睡不著啊,把被子都揉爛了,還是睡不著啊。

記得小時候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支槍,上小學的時候就用紙疊槍玩,現在這個願望終於可以實現了。劉宇還是起身來到里密室,坐到了柔軟的座椅上,點開武器欄裡面,數以百計的格式的槍,如果造出來完全可以開一個展覽館了。劉宇找到了一款最喜歡,最實用的槍,毛瑟軍用手槍,毛瑟廠在1895年12月11日取得專利,隔年正式生產。由於其槍套是一個木盒,在中國也稱為匣子槍;如配備20發彈夾則被稱為大肚匣子。其槍身寬大,因此又被稱為大鏡面。有全自動功能的,又稱快慢機,毛瑟手槍是德國毛瑟兵工廠製造的一種手槍。是世界上最早出現的自動手槍之一。由德國費德勒兄弟研製,並以毛瑟命名。槍長288毫米,口徑7.63毫米千克,20發彈匣供彈,子彈初速每秒425米,射擊方式為單發和連發,射擊速度每分鐘900發,有效射程50-150米。該手槍具有威力大、動作可靠、使用方便等優點,廣泛流傳於世界許多國家。中國很早就有仿造,在抗日戰爭中使用較廣。20響的「駁殼槍」和「盒子炮」就是指這種手槍。

如此?力的武器自然是男人的最愛,放入了一些鐵,銅,木材和棉花等等的物品,很快萬能製造機就造出來了一把盒子炮來。烏黑的槍身槍管,實木的握手,手感非常的好,槍套劉宇做了個牛皮的,比木頭槍套好多了。第一次玩真傢伙,劉宇感覺到心在砰砰的跳個不停。一把盒子炮,三個彈夾,一百發彈藥,一個槍套。

摸索著壓上子彈,裝上彈夾,劉宇過癮的到處瞄準,不過沒敢開,房間里空間小,打壞了東西咋辦。也不管是不是半夜,劉宇出了密室,來到前院走了出去,值班室燈火通明,是劉龍海在值班,原來是洋子,瘦猴每天跟隨著劉宇,現在又多了一個劉龍海,劉宇新建這個家是最重要的地方每天晚上六十人防守,值班的人不少於二十人,四周的箭塔和大門口及其外面樹林里都有值班的人。

「大哥怎麼起來了,還是凌晨啊。」劉龍海問。

「睡不著啊,跟我去箭靶場吧。」

「好的。」劉龍海帶著兩個護衛陪著劉宇來到了箭靶場,這是護衛隊練習射箭的地方,有很多的靶子,而且為了晚上練習方便,做了許多的火把,用箭射燃燒著的火把。劉龍海點燃了很多的火把,有把四個火把放到了一百米靶子處。

劉龍海正奇怪呢,大哥大半夜的出來練箭也可以理解,畢竟現在是多事之秋,多分本領多分自保的能力啊,可是大哥摸索著從腰間拿出一個又黑又短的傢伙,上面有一個管子,黑乎乎的。

劉宇對準了靶子,手指輕輕扣動了扳機。啪的一聲脆響,遠處的火把應聲而碎,松油的火把頭變成了無數的火星。

啪,啪,啪。劉宇又連開了三槍,結果只有第一槍打中了,其他的三槍不知道打到哪裡去了,看來第一槍只是蒙准了而已。

兩個護衛跑$淫蕩小說過去撿弩箭,結果什麼也沒找到。

「大哥,你這弩的箭怎麼找不到了,好奇怪啊。」

劉宇拿衣袖仔細的擦拭盒子炮:「這個叫做盒子炮,用的弩箭只有黃豆那麼大我管他叫子彈,打出去了自然就找不到了。」

「這個威力豈不是比射日還厲害。」

「錯,論起威力來盒子炮沒有射日弩那麼厲害,射日弩有效射程二百米,射中目標創口大,治死率高,一百米左右能穿透鐵甲。盒子炮就沒有那麼厲害,有效射程不過百米左右。」

「那大哥為什麼又這麼喜歡這個叫盒子炮的傢伙呢。」

「射日弩不能聯發,發一箭就要再次上玄,即便在很熟練的情況下,一分鐘也不過三支箭而已。但是黑子炮不同,這裡面有二十發子彈,如果你願意,不到半分鐘就可以把這二十發子彈全部打光。如果是近戰的話,足足可以放倒二十名對手。」

「大哥是不是打算多造些,咱們去白城用啊。」

「這個暫時還做不到,不過我已經安排鐵匠鋪按照洋子的獠牙刀為藍本為每一位普通的護衛隊員打造一般仿造的獠牙作為輔助武器,在主武器損壞或丟失的情況下可以使用。」旁邊的兩個護衛隊員都非常的高興,上次劉宇造了十五把德國開山刀和一把蘭博三號,也就是被劉宇命名為獠牙的刀,在護衛隊里已經傳揚開了。開山刀適合街頭打鬥,巷戰,近身搏鬥。獠牙適合刺殺,防衛,戰場搏鬥。鋒利的刀口,結實的刀身,彪悍的外形一切都顯得那麼美觀。只是鐵匠們能不能造出來還不知道呢。

天光放亮,劉宇又造了六把盒子炮,和配套的用品。劉宇自留一把,大牛,黑子,石頭,鐵蛋每人一把,還有洋子劉龍海每人一把。

到了訓練場上,隊員們發現今天隊長,石頭,鐵蛋都換裝束了。原本手中的大朴刀沒有了,換了把腰刀,背上是弩箭,腰上右邊是一個牛皮套裝著一個東西,左邊是牛皮套裝著把短刀,這短刀不是開山刀,而是獠牙蘭博刀。

「石頭,最近誰在負責巡邏的事情?」

「是秋生負責,帶領一百名護衛隊員分十隊在亂石山中部或者南部巡邏。陸續抓獲了不少的盜賊小偷都送到鐵礦場幹活了。」

劉宇安排給巡邏的護衛隊員換裝備,主武器,長一米的腰刀一把,複合弓,二十四支羽箭。輔助武器為短刀一把,等回頭獠牙刀製造完畢全部換成獠牙刀。防禦為輕型鐵甲,只要前胸和後背有保護鐵片,畢竟巡邏人員要求速度的。

「報,白城緊急情報。」一個護衛隊員拿著飛鴿傳來的信跑了過來。

劉宇接過,撕開蠟封的小筒,取出了裡面的信件看罷不由得大吃一驚,原來白城發生大事了。

手打小說盡在- 賀瑾住的地方還是原主記憶的那個地方,獨門獨棟,自帶一個小花園。

「進來吧。」

賀瑾側著身子,示意初箏進屋。

初箏也不虛,大搖大擺的進了裡面。

賀瑾將門關上,聲音幽幽的響起:「繆斯,你這麼跑出去,知道我會擔心嗎?」

初箏幾個縱躍,跳到旁邊的柜子上,尾巴圈著身子坐下:「擔心什麼?」

賀瑾:「當然是擔心你的安慰。」

初箏睥睨著青年:「你現在可以擔心一下自己。」

賀瑾:「??」

小貓兒的語氣和神情,都不是賀瑾所熟悉的。

如果不是長得一致,賀瑾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真的認錯貓了。

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她竟然一點也不怕自己……

幾秒鐘后,賀瑾低笑出聲:「繆斯,我不知道你在外面經歷了什麼,但是,你現在回到了這裡,你以為自己是我的對手?」

「不試試怎麼知道?」人……不是,貓嘛,就是要不斷突破自我,自我覺得打你這個狗東西還是沒問題的!

青年眉眼間染上陰霾:「繆斯,不要自討苦吃。」

初箏懶得再和賀瑾廢話,好人卡還在家裡等她回去呢。

賀瑾和初箏想法一致,所以雙方同時動手。

賀瑾想要抓住初箏,初箏早有防備,鋒利的爪子在賀瑾手背上抓出一條血痕。

初箏身子一躍,從柜子跳到旁邊沙發。

賀瑾眼神更顯得陰沉,大步追過來,一人一貓在房間里你來我往。

賀瑾折騰半天,連初箏一根毛都沒碰到。

初箏反而在賀瑾身上留下不少的戰績。

砰!

桌子被賀瑾撞倒,初箏從桌子邊緣輕巧敏捷的掠過,正好躲開砸下來的雜物。

蓬鬆的尾巴在空氣掃過,帶起輕微的風聲。

賀瑾剛想追,腳踝忽的一涼,被什麼東西絆了下,整個人朝著地面砸去。

咣當——

賀瑾腦袋撞在倒地的桌子角上,鮮血順著他額角流淌而下。

賀瑾抬手一抹,滿手粘稠的血跡,臉上的表情黑沉得宛若鍋底。

這隻畜生在外面經歷了什麼,為什麼變得這麼難對付?

賀瑾沒時間去想明白這件事,撐著地面準備起身,可是他剛一動,頭頂就是一暗,接著雙眼一黑,失去意識倒在地上。

砸賀瑾的是一個笨重的銅器擺件,此時詭異的漂在半空。

初箏站在沙發背上,見賀瑾暈了,小爪子在空氣揮了揮,那銅器擺件飄回原位。



嗶嗚嗶嗚——

尖利的警笛,伴隨著紅藍相間的光打破這片區域的平靜。

賀瑾被聲音驚醒,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已經被破門而入的武裝人員制住。

賀瑾:「……」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幹什麼?

大聲的呵斥聲、衝進各個房間的武裝人員、對講機里的滋滋聲……整個現場一片狼藉。

賀瑾被人按在地上,視線對上散落在地上的錢上。

錢?

他此時就躺在錢上,可是這堆錢哪裡來的?!

這些人又是幹什麼的!

「隊長,找到這個!」

賀瑾看著一個人從他卧室出來,手裡拎著個黑色的包。

「隊長,有發現!」

「隊長,這邊也有發現!」

不同的方向,幾乎是前後響起。

賀瑾直到沒帶回去,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我沒見過那些東西,不是我的東西,你們讓我承認什麼?」

他們從他房子里搜了一筆來歷不明的錢,還有違禁物品。

賀瑾壓根沒見過那些東西,他被那小畜生打暈……

那隻貓乾的?

賀瑾又覺得不太可能,這麼複雜的事,它就算可以想到,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辦好。

那是誰?

誰有能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整這些事?

「在你住處搜出來的,你會不知道?!賀瑾你最好老實交代,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我要見律師!」

說完這句,賀瑾閉上眼,不在出聲。

我在末日有臺SCV

另一邊。

【小姐姐,你覺得你這樣合適嗎?】王者號痛心疾首。

初箏兇巴巴的:我不是都完成任務了,你怎麼還嗶嗶?

【……】有你這麼敗家的嗎?!它讓敗家,不是提供道具,讓你去陷害人家!

初箏理直氣壯:哪裡不好了?既能敗家又能教訓那個狗東西,這才是正確的敗家姿勢!完美!滿分!

完美你大爺!

滿分你大爺!

【……要不要點臉!背地陰人符合你大佬的身份嗎?】說好做個大佬,你卻在背地裡當個小人!合適嗎?

初箏不以為意:又沒人知道,怕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