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張好好目光一掃,兩眼獃滯――他剛剛醒來,破侖就湊到了他的眼前,他根本沒來及打量四周的情況。現在經破侖這一提醒,立刻發現自己居然身處屍山屍海之中,哪裡還有不暈的道理?「血啊血啊呃……」

哼哼了兩聲后,偉大的暈血症患者張好好,再度非常沒有面子的暈倒了

是啊偉大的暈血症患者,再次暈倒了……

「切」破侖鄙夷地白了一眼,又飛回到了何林華身側――這張好好,明明有什麼暈血症,卻還強撐著沒有,真是夠無趣的不過,就這麼每天調戲著玩玩,好像……好像也ting不錯的嘛

又過了三個小時,何林華頭頂的那片烏雲漸漸消去,何林華也在調息了片刻后,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現在的何林華,卻又和剛才的何林華渾然不同了――在神識融合了元嬰之後,何林華的神識也終於有了元嬰期的威壓,能夠一瞬間釋放出元嬰期的神識力量。要是遇到一些實力相差太大的,就能夠實現直接以精神威壓壓制敵人,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的就好像何林華當初第一次見到度雨、塵明他們時一樣,直接用威壓就能把對手壓倒,讓對手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主人」看何林華醒了過來,破侖笑嘻嘻地湊上前來,「恭喜主人,真正達到了元嬰期」

「嗯。」何林華點點頭,飛身而起,旋即落到了龜背上面,感應了一下自己的實力――神識與元嬰融合之後,何林華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有多少的提升,倒是對靈力的控制卻更加圓潤了。這一點對於何林華來說,倒也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突破吧。

盤tui坐下,何林華看到了依舊昏mi著的張好好,皺了皺眉頭,問道:「這胖子還沒醒過來?」

破侖飛身到了何林華身側,不屑地撇撇嘴,道:「這小子?剛剛醒過來一下,看到一地屍體,就又給暈過去了。」

「噢。」何林華點點頭,神識在那些屍體上一一掃過――這些屍體的等級都不是很高,大多數也只是元嬰期而已,春吸掉一些有用的屍體后,剩下的屍體卻是連吸收都懶得吸收了。想了想,何林華下令道:「康德,你把屍體給殺掉吧」

「是,主人。」康德應了一聲,火系魔法一個接著一個的使出,那些屍體很快就被燒得一乾二淨,就連海灘都被燒成了一堆琉璃沙碩。

屍體燒完后,何林華又讓小夏、塵虛二人立刻打坐練氣。過了兩天,何林華才又扔給了小夏、塵虛一人一塊靈石,讓他們兩個也謀取突破到元嬰期去了。

夏、塵虛二人原本都已經達到金丹期頂峰多年,多餘突破到元嬰期來說,也不過就是少一個契機罷了。尤其是塵虛,他原本在兩個月前就能夠進入元嬰期了,只因為沒有得到何林華的信任,所以被何林華拍了一巴掌,硬生生地把修為給拉了下來――但是,只要有足夠的靈力,突破到元嬰期,對於他們這兩個老牌金丹期修士來說,還不是要多簡單,就有多簡單?

十天過後,小夏、塵虛二人也終於雙雙突破到了元嬰期,何林華的這個小團伙內,又增添了兩名元嬰期高手。而何林華,這十天時間裡,估計也是人氣有些爆棚了,不僅僅是小精靈再次進化,實力達到了元嬰期,散修招募台也招募到了一個靈根值達到了90的散修,就連靈獸獵場內都遇到了兩隻元嬰期中期的靈獸――烈焰天蜈

烈焰天蜈,這可是異常強大的元嬰期靈獸,由於其生存的地方位於地底的熔岩深處,所以本身就是屬於火屬xing的變異靈獸,炎屬xing靈獸而且,這烈焰天蜈防禦強橫,身上鐵甲異常厲害,更是有著一口特殊的炎屬xing法術,說是能夠越級挑戰,那也不為過了

一下子獲得了兩隻烈焰天蜈,自然是讓何林華分外興奮了現在,加上三隻沼澤雙頭蛇和小精靈,何林華的靈獸獵場內,已經有六隻元嬰期的靈獸了。這份實力,就是擺在一般的五級修真文明裡面,估計都夠讓人眼熱、頭疼的。

至於何林華招募到的那個靈根達到90的散修,是一名水屬xing散修,名字叫做姬長發,臉上一臉的青春美麗疙瘩豆,自己則臭屁地認為自己是天下第一帥哥,發誓要讓所有美眉匍匐在他的腳下――當然,何林華直接幾個拳頭飄過去,姬長發就徹底認清了現實,灰溜溜地按照何林華的要求,修鍊去了……

至於破侖、春、康德等人,康德已經初步mo索出了一些魔法城堡的使用方法,大體上能夠跟何林華拼個平手;而春的實力,則是增長最快的一個――這十天時間裡,春吸收的那一百多具元嬰期屍體開始發揮作用,一共催發出了十三株具有元嬰期吞噬力量的食人huā藤。現在,別說是破侖了,就是破侖、灰太狼、何林華和三隻沼澤雙頭蛇一起上,也不一定能擋得住春的食人huā藤攻勢――

當然,春再怎麼厲害,還是不敢去招惹巨型龜的。巨型龜想要對付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大嘴一張……然後完事兒了……

夏、塵虛二人突破后,何林華也並沒有著急著離開,而是讓小夏、塵虛自己修鍊,穩定一下修為。小夏、塵虛可不跟何林華一樣,能夠直接提取功德,煉化靈力,對自身力量的控制還不是很強呢

這天,何林華照例拿著一根仿製的魚竿兒,坐在巨型龜的龜(?)頭上釣魚,春坐在何林華旁邊,拿著一個藤子編好的魚簍子,等何林華下令的時候,再把釣上來的魚全部扔下去;康德在海邊,把魔法城堡給釋放了出來,一點一點兒的研究著魔法城堡的奇妙作用;破侖則非常惡趣味地坐在張好好身旁,討論著一些諸如「暈血症」、「殺人放火」、「千刀萬剮」等血淋淋地話題。張好好的臉上,則是一副看不出什麼表情的樣子――這段時間,破侖經常與他討論此類話題,他已經接近崩潰了。

「師父師父灰太狼不跟我玩兒」忽然間,小柔兒飛身到了何林華的身後狼毛揚的滿天飛。

灰太狼悲催地靠在小夏的身旁,一身的毛髮至少被拔掉了一半兒――玩兒嗎?這是玩兒嗎?這小妞兒,自從何林華用狼毛編了一根釣魚線后,就幾乎狂熱地喜歡上了「拔毛」這個遊戲。短短的幾天時間內,灰太狼身上的毛拔了長,長了拔,已經被拔光八回啦現在,灰太狼的模樣哪裡像是一隻狼王,簡直就像是一隻癩皮狗啊……

「灰太狼,會長毛嗎?」何林華微笑道。

「嗚嗚……」灰太狼悲催地「嗚嗚」了兩聲,很不情願地又把自己身上的毛髮給長了出來。

柔兒看到后,興奮地大叫一聲,又快步跑到了灰太狼的身側,繼續拔毛玩兒去了。

天空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七個太陽,這也意味著,這又到了這顆星球的正午了。七顆太陽一起照耀,「溫和」的陽光照在眾人身上,何林華等人,都不自覺地有些懶洋洋的。

忽然之間,何林華身下的巨型龜「嗷嗚」一聲,睜開了眼睛,兩隻眼睛瞪向了右側。

原本昏昏yu睡的何林華猛然間驚覺,他微微一愣,隨即心頭一緊――這……這是怎麼搞的?要知道,這隻巨型龜,可是名副其實的貪睡啊如果不是感覺到自己身周有什麼危險的話,這隻巨型龜根本不會醒過來。而現在,這隻巨型龜居然醒了過來……

「小龜龜,怎麼了?」何林華心生警惕,看著巨型龜盯著的方向。

「嗚嗚?」巨型龜又奇怪地「嗚嗚」了兩聲,隨後又閉上了眼睛,繼續睡覺了。

看著巨型龜再度貪睡地睡著,何林華一頭黑線――莫非,剛才這傢伙,就是醒過來打個哈欠咩?

「主人,怎麼了?」春問道。

何林華搖搖頭,笑道:「沒什麼,應該沒什麼事兒吧。小龜龜剛才醒了一下,我還以為有什麼危險呢」

「小龜龜?」春也想起了巨型龜的奇特之處。她想了想,皺眉道:「這個……主人,要奴婢說,還是稍微小心一些才好。您讓小精靈、破侖他們出去可千萬別有什麼意外。」

「嗯。」何林華想了想,這還真是這麼個理兒,他伸手招出了小精靈,命令道,「破侖,別欺負好好啦。你跟小精靈出去一趟周圍有什麼異常沒有。」

「哎」破侖應了一聲,又調侃了張好好兩句,才飛身而起。

至於小精靈,則丟給何林華一個小白眼,哼哼道:「大叔大叔最壞啦最壞啦一叫人家出來,就沒好事就沒好事」

在何林華那一頭黑線中,小精靈扭著小屁股,飛到破侖的肩膀上,四處巡邏去了。

「清華老大清華老大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啦」張好好內牛滿面地跑了過來,嗚咽道,「破侖老大太惡毒了,每天都跟我講什麼『殺人』、『流血』什麼的……」

「滾」何林華一翻白眼,一腳把張好好給踢到了海里――

丫丫個呸的現在老子的手下,康德在研究魔法城堡,塵虛、小夏在鞏固實力,柔兒還小,春陪老子釣魚,除了破侖那個無良的老白痴外,還能讓誰陪你?有讓人陪著已經算不錯啦

張好好從水底鑽了出來,嘴巴裡面吐了朵水huā,悲憤地大叫道:「清華老大我抗議抗議」

何林華擺擺手,春非常貼心地用一朵食人huā藤把胖子給抓了起來,然後直接封住。何林華則在思索著――

巨型龜剛才為什麼會突然醒過來一下?難道,這隻巨型龜,真的只是為了打個哈欠?這……這好像不太可能吧?

這,到底是因為什麼呢?就在何林華思索的時候,巨型龜右側的方向出現了一個黑點,越來越近――那一個黑點,卻正是破侖和小精靈了。等到何林華能夠看清人影的時候,破侖已經大叫了起來:

「主人前面那裡有人在打鬥其中一個人,正向咱們這裡衝過來」

聽到破侖遠遠傳來的消息,何林華瞳孔一縮――果然,小龜龜怎麼可能會無的放矢呢?他之所以會這麼突然張開一下,然後又閉上,大概是因為那危險距離這裡不是太近吧……

不過,既然有人,那就一定會有遺迹地圖了對於突然出現的人,那是寧可錯殺,絕不放過

「春,你去讓塵虛、小夏二人停止打坐,把康德喊上來。」何林華一邊說話,眼睛居然眯成了一條直線,「我們……一起去看看」

「是主人」春應了一聲,然後火速把何林華交代或者未交待的事情給辦完。而何林華,則直接一巴掌拍醒了巨型龜,讓巨型龜領著眾人去那個位置。途中,破侖、小精靈二人也都從空中落下落在了巨型龜的背上。

要說這世界上最最神秘的和最最危險的地方,不是高山,不是密林,而是海洋。

這海洋之中,各種不知名的猛獸不計其數,就何林華他們從這一片大海逃離時遇到的那一大群吞海鯨,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巨型龜現在雖然沒有了強橫的防禦力,但是其本身的實力,在這個海洋中,卻是屬於絕對的霸主地位別的不說,這巨型龜快速前行時身周所帶起的高達千米的海濤,便把周圍那些妄圖衝上前來的海底靈獸給消滅了個一乾二淨

巨型龜向前走了約莫有兩分鐘,在遠處的天空中,便出現了幾個若隱若現的身影。破侖伸手一指,道:「主人,這就是那兩群人,其中後面那三人,應該是……」

「師兄?」

步步成婚:首席寵妻無限 「秦天龍?」

「塵明?」

在看到空中的那兩隊人馬後,不管是何林華等人,還是張好好,都失聲叫道――

現在,空中那兩隊戰在一起的人,可不正是酸酸、鬼鬼、塵明,還有秦天龍和他的一個shi女?

這……這他娘的又是怎麼回事兒?

這段時間以來,何林華雖然一直從張好好的嘴巴裡面套話,但是張好好卻矢口不提他的師父、師兄和塵明他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所以,一直到現在,何林華還不知道,張好好的師父、師兄和塵明母子兩個,進入這遺迹之中,居然就是為了殺秦天龍

「不行不能讓秦天龍認出是我」何林華念頭急轉,一低頭再一抬頭,臉上的容貌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何林華有秦天龍送給他的隱匿戒指,只要何林華小心一些,斷然不會被秦天龍發現自己的身份的。同時,小夏、柔兒、春這幾個跟秦天龍照過面的,也都一一使出了手段,身形變幻間,已經跟原來的模樣不再一樣了。

「主人,您認識他們?」破侖驚訝地問道,「是朋友還是敵人,咱們要幫哪一邊才是?」

破侖話音一落,頭上那些人的狀況卻又出了新變化。秦天龍的那名shi女,原先還能跟酸酸、鬼鬼、塵明三人中的某一人拼個高低,但是身上的氣息卻彷彿漏了氣的皮球似的,瞬間泄了下來。那shi女雖然氣息變化了,倒是也不含糊,直接衝到了塵明三人中間,毫不猶豫地自爆身體,大聲叫道:「公子您快點逃走快點逃走不要管我們」

但是,秦天龍現在的狀況,卻明顯不是太好。剛才被這些人圍攻,他的身上已經受了一些傷,力氣也稍微有些不足。他回頭看了那shi女一眼,然後毫不猶豫地搶攻數下,飛身後撤。與此同時,那shi女也化成了漫天血雨,向著酸酸、鬼鬼和塵明射去。

酸酸、鬼鬼、塵明三人也不含糊,各自拿出了自己的兵器,靈力催發之下,那shi女自爆的力量便都被彈開了。隨後,三人又把目光看向了秦天龍,而塵明更是獰笑一聲道:「秦天龍,你還想往哪裡逃?」

「呃……血好多血」偉大的暈血症患者張好好在看到漫天飛血后,白眼一翻,再度暈倒,很不巧地靠在了何林華的腳邊。

何林華一腳把這個暈血的死胖子踢開,眯了眯眼,說道:「幫那個拿扇子的,那個手中拿著一把傘的就是塵明,盡量活捉」

「嗨這個沒問題」破侖獰笑一聲,大聲吼道,「康德、塵虛、春shi女、小夏shi女、小精靈、灰太狼……都抗肩膀上啊」

春、塵虛他們哪裡用得著破侖多話,兩腳在巨型龜的龜背上一踩,飛身而起,各自舞起了武器,向著鬼鬼、酸酸、塵虛三人衝去――不過,這三人中,得到何林華提及的塵明,明顯是分擔了大部分的攻勢,跟他有深仇大恨的春、小夏,玄天宗的同門塵虛,還有灰太狼和三隻沼澤雙頭蛇一同沖向了塵明,而破侖和康德二人,則分別接下了酸酸和鬼鬼。

秦天龍、酸酸、鬼鬼、塵明四人早就發現了下面的何林華等人,只是他們一時半會兒搞不清楚何林華等人的意圖,所以都刻意地忽視了何林華等人。而現在,何林華等人可謂是不出則已,一出驚人,這麼多元嬰期的修士一起動手,可著實讓秦天龍等四人驚訝了一把,一時有點兒反應不過來,猜測著何林華他們到底是哪個勢力的人。

塵明現在雖然厲害,但是在面對七個同級別的高手攻擊時,卻還是無能為力啊他手中烈焰天羅傘舞動著,一道道火焰向外彈射而出,同時烈焰天羅傘的傘骨也一一飛出,射向了眾人――這些招式,原本都是塵明的必殺絕招的,但是現在,卻僅僅只能用來逃命了。

身前的攻勢一緩,塵明向後劃出了足足有千米遠,勉強躲出了眾人的攻擊範圍,放聲大叫道:「你們是什麼人?蝶一盟、玄天宗辦事無關人等,全部給我滾蛋」

「哼」何林華等人都是齊聲怒哼一聲――就塵明這態度,別說是原先就跟他有仇的了,就是沒仇的,那「滾蛋」二字,也會讓人忍不住倒戈了。

另外一側,跟破侖、康德二人斗個旗鼓相當的酸酸、鬼鬼二人,都是心中暗自叫苦――眼前這些人,原本還不知道是不是敵人呢,現在可好,百分之九十已經成了敵人了塵明這hun蛋,還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

何林華怒聲道:「集中力量,先把那兩個雜碎給幹掉。把塵明給我拖住,他最後解決」

眾人默不作聲,但是卻一個個卻很快地行動了起來。春、小夏二人依然圍攻著塵明,塵虛、灰太狼和三隻沼澤雙頭蛇,卻一一散開,跑去找酸酸、鬼鬼二人的晦氣了。春、小夏二人,小夏是火屬xing,由於初入元嬰期,兵器又不濟,所以被塵明完全壓制了;而春,則是一朵又一朵的食人huā藤從身體衝出,想要把塵明給吞下去――

不過,塵明的屬xing那可是炎屬xing啊焚燒能力,比起火屬xing還要強悍不少。春的木屬xing,正好被塵明給克制,一時之間,倒也是奈何不了塵明。

春、小夏二人奈何不了塵明,但是另一側的酸酸、鬼鬼二人卻已經岌岌可危了。他們二人勉力支撐了一會兒后,終於擋不住攻勢,酸酸大叫一聲道:「先撤退,等師父他們解決了那邊,我們再追過去」

罷,酸酸、鬼鬼,還有逼開春、小夏的塵明就向著來路飛去。

但是何林華如何能夠容忍他們就這麼逃走?他冷哼一聲,道:「小龜龜,把他們給我纏住」

「嗚嗚……」巨型龜長大了嘴巴,張口一吐,一團霧氣突兀地出現在了酸酸、鬼鬼、塵明的身周,酸酸、鬼鬼、塵明都知覺的身周豁然一滯,居然動不了了

三人發現了這般狀況,大驚失sè,酸酸、鬼鬼二人奮力掙脫,卻不得其法,反倒是塵明,口中爆喝一聲,一個「爆」字出去,身周突兀地出現了一大圈火焰,把身周的水靈力給驅散了大半,繼續向前逃走。而酸酸、鬼鬼二人來不及脫身,卻是被破侖、春等人給圍住,三下兩下打得吐血,最後貢獻給食人huā藤,當huā肥去了。

「小龜龜,給我接著攔」看著塵明再度逃走,何林華又是一聲冷哼――他今天,要是捨得讓塵明就這樣逃走了,那才有鬼了

塵明,今天他一定會留在這裡這點毋庸置疑

「嗚嗚……」巨型龜似乎感覺到了何林華心中的決心,它左前爪一拍,一股水浪從水底快速地向前衝去,只是片刻之間,就到了塵明的身下,然後向著一衝

「砰」

一聲巨響,一道巨大的水柱,如同是一隻驕傲的聚攏一般,張大了嘴巴,把塵虛一口給吞了下去,然後反向向著何林華等人沖了回來。

半途中,水龍從腹部爆開,塵明水淋淋地從水龍腹中沖了出來,烈焰天羅傘在頭頂轉來轉去,臉上皆是驚恐之sè:「水屬xing靈獸?這……這是巨型龜?」

話間,破侖、春等人卻已經將塵明等人給團團圍住,在發現那隻盤旋在海中的烏龜是巨型龜后,塵明已經基本上喪失了鬥志,勉強抵抗了幾下后,被破侖一破天輪砸中了xiong口,一口鮮血噴出。隨後,春食人huā藤飛出,一個食人huā藤套著一個食人huā藤,硬生生地把塵明給咬合在了huā瓣裡面。

「刷」

何林華身旁一聲輕響,秦天龍從空中落下,貼著何林華坐下,盤tui打坐。

何林華眉頭輕輕跳動了一下,不再言語。

過了大約有兩三秒鐘,秦天龍忽然開口道:「是清華道友吧?天龍謝過了。」

「嗯?」何林華覺得心頭一緊,扭頭看向地面上的秦天龍,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過。

倒是秦天龍,卻坦然地抬起了頭,看著何林華說道:「對清華道友的事情,我還是略知一二的。這塵明,想來應該是和清華道友有隙,救我,應該只是清華道友順便的事兒。不過,我卻還是要感謝你了……畢竟,你救了我一命。」

何林華眉頭又跳動了兩下,才又說道:「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不過,我倒是想問問,你是怎麼看出是我的我記著,你給了我這個隱匿戒指,說過只要不是實力達到分神期的,就沒辦法辨識出來。難道……秦公子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分神期?」

聽著何林華調侃的言語,秦天龍苦笑一聲,嘴角卻不經意地流出血來。他伸手輕輕擦拭掉,說道:「清華道友說笑了,我若是當真有分神期的修為,又怎麼可能會被這一些小雜魚給追成這樣?在下之所以能夠認得出清華道友,只是因為在下在將這隱匿戒指送予清華道友的時候,請一位分神期修士給動了動手腳。那上面的氣息,我記得一清二楚,在感覺到隱匿戒指的氣息后,我又掃了掃那個小女孩的氣息,也就確定了你的身份。」

秦天龍說著,眼神飄忽地掃過了柔兒的身體。不得不說,柔兒的體型和身上的氣息,那都是一個天大的漏洞。秦天龍能夠通過這些判斷出來,倒也正常。

而何林華,則想起了春當初說過的話。這隱匿戒指,是一個七級修真文明的產品,只有分神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在上面留下一些記號。他可沒想到,秦天龍居然真的找到了一個分神期修士做了個記號。再想想景龍德和梅風笑,何林華不由得思索了起來,這秦天龍背後的力量,到底有多強大?

秦天龍對何林華的閉目思索,恍若未見,他頓了頓,接著說道:「清華道友,在下在這裡,還有一事相求。」

「哦?」何林華淡淡地笑了笑,「你自身都難保了,還想著要讓我辦別的事情?」

秦天龍微笑道:「自身難保?我是否能夠安全,是看清華道友;而我懇求的事情能否應允,也是看清華道友。既然我現在一切都是靠清華道友,那其他的,也就不再重要了。」

何林華笑道:「你倒是ting自信的。」

秦天龍微笑道:「那是當然要知道,我可是……」秦天龍說到這裡,不再說話了。

何林華也沒有在意,他沉默了片刻,忽然開口問道:「說說吧,是什麼事情?」

秦天龍說道:「幫我救兩個人。景老和梅老」

bk 第三百四十四章布陣,迎敵(萬字大章

遺迹之內,與何林華他們所在的海洋星球相接壤的星球一共有四顆,分別是叢林密布的林海,翼鳥魔肆虐的砂岩,終日降雪、不見天日的冰森,還有平時溫度在300c以上的熔爐。這四顆星球中,林海與砂岩這兩顆星球,何林華曾經去過,另外兩顆星球,他卻根本不清楚。

現冰雪覆蓋的冰森的上空,四道人影在空中不斷閃動,兵器交擊的聲音連綿不絕,各sè靈力在空中不斷翻滾,一道又一道隱秘的靈力從四人手中泄漏,然後衝擊到了冰森的地面上,砸出一個又一個的大洞。

浮空之中,雪huā在不斷地飄落。這顆星球的奇異之處就在於,自從遺迹形成以來,這降雪就從來沒有停止過――他們若是站在地面上,向下幾千上萬米,說不定都是深深地雪層――

這點,毋庸置疑。

厚厚地雪層上,一個貌美如huā的紅衣女子被一根鞭子緊緊捆縛住,她的手中,甚至還粘著一張深黃sè的符紙。在她的旁邊,還倒著兩蓬鮮血――當然,如果仔細看的話,就能從這蓬鮮血中分辨出一些衣角的痕迹。這兩蓬鮮血,赫然是兩個被打成肉泥的人的屍體吶

她一雙杏目怒睜,瞪著空中的人影,恨恨不已,臉上的淚珠子如同斷了線兒的珍珠似的一顆又一顆滑落:「如果……如果不是我把這些人給引到這裡來的話,天龍也就不會有危險,現在也就不會被追的逃命了怪我都要怪我如果不是我……天龍你不要死千萬不要死啊」

美麗的女孩兒在心中吶喊著,那種對秦天龍的關心,溢於臉上。

這個美麗的女孩兒,自然就是那個拿著一個儀器,就能定位秦天龍的超級無敵美*女路痴北宮燕了

在林執事、塵明、蘭琳等人的殷切期盼下,路痴和方向感極強的北宮燕大小姐終於走對了一迴路子,帶著這一票蝶一盟的殺手到了秦天龍的身前。在跟蹤了近兩個月,終於被路痴大小姐給引到目標身前的時候,林執事等人穿著著破破爛爛的衣服,內牛滿面――

我x我擦丫丫個呸的這苦日子總算是到頭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