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過,」安東尼又喝了一口酒,繼續說,「你看到的世界,和我看到的世界是不同的。我是神脈者,對跟神有關係的一切事物非常敏感。這些龍騎士和巨龍中,除了我還有六位神脈者,但他們的神之血脈無比稀薄,成就有限;這個羅嵐不同,他明明不是神脈者,但每次仔細看他,我都會有種錯覺,他根本就是一個半神」

「真的?這太不可思議了。」灰袍法師吃驚地說。

安東尼得意地說;「不要小看我的眼光和判斷,他或許比不了傳說中的候選神,但很有可能和我同時進入半神行列我多少歲?二十五了他多少歲?不到二十歲你能想象一個二十歲的非純正神脈者精通兩種劍意卻連秘劍都不懂嗎?記住,看事情不要看表面」

灰袍法師連忙說:「殿下您的智慧比神的光輝更加奪目。」

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藍袍法師忍不住問:「殿下,您手頭除了家族的神技,明明還有其他的火之神技和地之神技,為什麼偏偏給他風之神技和水之神技?」

安東尼神秘一笑,喝光杯中酒,才說:「我需要的是一個半神夥伴,等我封神后,我需要的是一個半神屬下我為什麼要全力培養他封神?我給他風之神技和水之神技,就是為了讓他一起修鍊地火風水四種力量以他的天賦,憑藉四種劍意晉陞聖位不難,但晉陞半神相對困難。不過,我有辦法幫他晉陞半神,讓他徹底忠於我。」

「至於真神,」安東尼露出智珠在握的笑容,「你們誰聽說過擁有四重神域的半神封神?沒有,一個都沒有在諸神位面,要麼靠單一神域形成神國,要麼靠兩種對立神域相互吞噬形成神國,從來沒有例外。地火風水風水四重神域?的確,他會在半神之中無敵,但永遠無法晉陞真神,永遠是我的屬下、我的打手」

灰袍法師小聲說:「萬一他真封神了呢?」

安東尼輕哼一聲,說:「沒有那個可能如果他能封神,那我安東尼就給他當狗給他當看守神國的狗」

兩位法師默不作聲,知道安東尼生氣了。

另一邊,兩套神技被侍劍拿在手裡,侍劍笑得合不攏嘴。

「主人,這個安東尼真是大好人絕對是天大的好人,等你封神,一定要給他點甜頭我正發愁給你創造什麼樣的劍技,能在不被位面之力排斥的情況下,同時擁有更強的威力。這神技就是久旱逢甘霖,我只要參悟透這兩套神技,然後稍加更改,就能創造出兩套更強、更適合你的神技」

「這還不算。神技不僅具有破壞力,還蘊含著創造者對世界的感悟,比如風和水之神技,就比半神的風和水之神域的力量更完善,我只要完成逆向推演,你一旦晉陞半神,就能迅速創造風之神域和水之神域」

「如果是別人擁有多種神域,在組建神國的時候是巨大的障礙,因為再強大的神也無法同時控制多種神域。但是主人您不同,有我在,再多的神域也能形成神國,他等於給咱們送了五分之二的神國。」

羅嵐深深地嘆息:「還有這種好事?以前我不相信有這種人,但現在我相信了,這個安東尼就是那種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異界白求恩將來我封神立神國,一定請他來參觀。」

瑪爾、灰石和潔西卡都羨慕地看著羅嵐,在他們看來,神技根本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沒過多久,金龍阿賈克陰著臉走過來,說:「羅嵐,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把你們的試煉龍鱗交出來,我既往不咎,仍然給你龍族貴賓的待遇。如果你還自以為是,別怪我不擇手段。」

羅嵐轉過頭問洛莉:「洛莉,我聽到有蚊子亂叫,你呢?」

洛莉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東看看西后露出一副茫然的樣子,以高超的演技贏得瑪爾的掌聲。

「哼」阿賈克轉身離去,已經完全忘記祖父的囑託。

潔#**小說12/1.html西卡低聲說:「哥哥,你要小心。」

羅嵐不在乎地說:「一頭上位金龍還至於讓我小心,除非他也有強大的聖器。」

六個小時的時間很快過去,半神考官的聲音再次響起:「好了,沒有拿著試煉龍鱗的試煉者,都會被傳送走」

悲劇的一幕出現了,數千個試煉者被白光籠罩傳走,更悲劇的是龍騎士和契約龍,一百五十三對龍騎士和契約龍中,五十多對全都被傳送走,而八十多對被拆散,或者龍騎士被傳送走,或者契約龍被傳送走。只有十七對安然站在原地。

最後,試煉大殿上只剩一千個試煉者。

被拆散的龍騎士或契約龍幾乎要瘋了。

半神考官大笑:「這是龍族試煉,既然請了龍騎士,當然要一視同仁,只有試煉者,沒有什麼種族龍神讓我考驗試煉者的團結,我怎麼會認可龍族而不認可龍騎士團結,不僅僅是要團結同族,還要保證不背棄自己的契約者既然你們心存僥倖,那麼只能單獨進入第二場試煉。」

那些留下來的非契約龍幸災樂禍,而被拆開的試煉者神情各有不同。

「考官大人,我放棄試煉。」一頭翡翠龍說。隨後它身上升起光柱,被驅逐回原位面。

被分開的試煉者陸續離后還剩九百七十個試煉者。

「祝各位好運,哈哈哈哈……」試煉大殿的四壁和屋頂立起來,形成封閉空間。隨後試煉大殿輕輕一震,便再無聲息。

大殿的一層牆壁緩緩向外,清晨的巨龍位麵灰蒙蒙的,只有淡淡的晨光。

在牆壁落下的時候,所有試煉者都看到對面竟然有同樣一座試煉大殿,那一方的牆壁也在下落,最後兩面牆壁連接在一起。

「吼……」對面的試煉大殿露出許多邪龍,有黑龍、紅龍、深淵龍、冰霜骨龍、荊棘龍、熔岩龍等等等等。

暖婚蜜愛:BOSS大人難伺候 這邊的巨龍也毫不示弱,沖對面發出怒吼。

一個悅耳的雌性巨龍聲響起:「靜一下,歡迎大家來到第二場試煉。我和前面的考官不同,我很仁慈……」

但在這個時候,仍然有十多頭邪龍和四頭善龍在吼叫。

「死吧。」考官得聲音響起,所有還在吼叫的巨龍突然全都被突然出現的冰塊冰住,隨後冰塊化為碎片,冰中的巨龍全被殺死,一陣風吹過,屍體和冰塊全部消失。

「好了,接著說,我很仁慈。來到這裡的試煉者都將獲得半神祝福,你們很幸運,既沒有被淘汰,也沒有死在這裡。」說完,兩座試煉大殿冒出淡淡的白光,所有試煉者都沐浴在白光中,身體慢慢得到加強。

所有試煉者老老實實站在原地,大氣不敢喘,他們終於知道,在半神巨龍眼中,這些各位面的天才不過是可以隨手殺死的東西。

不過,這邊的試煉大殿,以羅嵐和神脈者安東尼為中心,形成了兩個漩渦,兩個人附近的白光都被快速吞噬,而不是像別人那樣被動吸收半神龍力。

純白色的龍力被羅嵐吸入體內,化為一條條溪流滋潤他的身體。他的身體經過多次強化,容納力非常強大,所有的龍力都被還原成最原始的力量,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

不到五分鐘,羅嵐的身體飽和。羅嵐伸手搭在洛莉的肩上,洛莉身體一震,跳到羅嵐的懷裡。

「帕帕、帕帕……」洛莉輕聲叫著,慢慢閉上眼睛,昏昏欲睡,任由半神龍力沖刷她的龍體。她身上的銀光越來越亮,最後竟然形成不透明的光繭包裹著身體。

「趁現在,我說一下第二場試煉的規則。在你們的東西各有一百座山,分別是火山和雪山,每個試煉者可以佔領一座山後,佔據山的試煉者極其契約夥伴會進入最後的試煉場。我說一下規則和詳細情況」

「一,火山中什麼也沒有,雪山中有大量的三等到一等元素水晶。」

「二,每個試煉者可以選擇任何一座山佔據,敵對陣營的試煉者可以向佔據者發起挑戰,同陣營的試煉者不能相互戰鬥。」

「三,每個陣營最多只能佔據一百一十座山。比如善龍佔據第一百一十座山,那麼善龍禁止向其他邪龍挑戰,但邪龍可以挑戰善龍。記住,第二場試煉的數量,很可能關係到最終試煉」

「四,兩種山的規則各有不同。你只要佔領一座火山,並連續擊敗十個對手,那麼你將自動獲得進入第三場試煉的資格;但雪山不同,佔據雪山後,最多每隔一個小時必須接受挑戰,除非敵方佔據的山總數到達一百一十。當然,在火山中你什麼也幹不了,而在雪山中,你可以挖到大量的元素水晶。」

「五,本場試煉只有在挑戰的時候可以決鬥,其他地方禁止戰鬥,包括語言攻擊,否則一律驅逐」

「六,本場試煉歷時五天最後我要提醒一下,雪山有高有低,越高的山,元素水晶儲量越豐富。」

「好了,有什麼疑問,你們可以問,我是很仁慈的。」

沒有試煉者敢說話。

羅嵐大聲問:「如果把我佔據的雪山的水晶挖光了怎麼辦?」

雙方的試煉大殿都哄堂大笑,一起看著羅嵐,紛紛嘲笑他不自量力。

羅嵐不缺特等和超等元素水晶,偏偏缺三等、二等和一等三種低級元素水晶。羅嵐港的低端產業越來越發達,很快就會面臨低等水晶荒。

「等你看到我們的雪山有多大就知道了,」考官說,「不過,你只要能挖光一座山,那麼你可以挑戰任意邪龍陣營的雪山,哪怕邪龍只佔據九十座雪山。」

「我可以讓朋友幫忙挖嗎?」羅嵐又問。

「……」考官思考片刻,說:「你每戰勝一個對手,可以邀請一個朋友來挖水晶。」

「謝謝考官閣下。」羅嵐說。

羅嵐看向瑪爾、灰石和潔西卡,沒有說話,但三個人都知道他在說什麼。

瑪爾連連擺手:「我的目標是第三場試煉,不跟你胡鬧」

灰石眨了眨眼,說:「我如果失敗三次,就去幫你挖水晶我挖水晶速度很快,還有我的土龍」

「好誰願意挖水晶,儘管到我這裡來,在我礦山挖水晶實行五五分成,你挖多少水晶,我只收取一半當然,誰要是敢私吞一個水晶,別怪我手下無情。」羅嵐大聲說,又引來一陣嘲笑,羅嵐渾然不在意。

潔西卡卻說:「哥哥,我去火山,我要去第三場試煉。」

「嗯。」羅嵐點點頭。

十分鐘之後,半神祝福時間結束,小洛莉也醒了過來,瞪著大眼睛四處張望。

「轟」地一聲,兩座試煉大殿的四壁和屋頂倒在地上,眾人終於看到東方全是褐色的死火山,西面全是白茫茫的雪山。奇特的是,所有山的山頂都被削去,形成一個平台,方便戰鬥。

「我們走」羅嵐抱著洛莉,飛快地跑向雪山中最高的那座山。

金龍阿賈克同樣快速飛向那座高山,他要在羅嵐之前搶走那座高山。

一個火紅色的身影飛向最高的雪山,這頭炎龍狂妄地大笑:「哈哈哈,那座山是我的了都給我滾我是上位神炎龍之王的五代嫡系神脈者,不想死的都給我停下,那座最高的山屬於我屬於偉大的炎龍」

聽到炎龍的話,所有邪龍全都放棄最高雪山。

善龍陣營一頭很低調的冰龍譏笑:「炎龍算什麼你再厲害,也只是上位炎龍如果你父母生你的時候是真神,你早就是聖位了,你的上一代最強是半神,你能繼承多少神之血脈?真好笑」

炎龍怒目而視:「你再說一遍?」

冰龍得意地說:「來來來,你不是什麼上位神脈者嗎?你不是很強嗎?你敢在這裡打我么?」

「有本事你別佔山」炎龍繼續向最高雪山飛去。

冰龍大聲說:「善神陣營的朋友,我們不能輸給這頭炎龍」

炎龍的自大惹惱了許多試煉者,包括起頭強大的善龍,那些善龍一起撲向最高雪山。

羅嵐在地面奔跑的時候絲毫不比那些巨龍慢,但到了山中,則遠不如直線飛行的巨龍。

不過,他剛進山,身後飛來一隊善龍。

「羅嵐,上來」

羅嵐回頭原來是神脈者安東尼。他猛地一跳,腳下的地面炸開,跳到五十米高,一頭金龍俯衝而下,接住他,然後飛在安東尼的身邊。

安東尼疑惑地問:「羅嵐,你真想要最高雪山?我看你不像是缺水晶的人。」

羅嵐苦笑著說:「如果不缺水晶,我怎麼會來雪山,去火山多舒服。我手裡養著許多人,需要大量低等水晶。」

安東尼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說:「如果你缺高等水晶,我可以送你一些,不過,我手裡也沒有多少低等水晶。」

「沒關係,我也不缺高等水晶,只缺低等水晶。」羅嵐問,「炎龍之王真的是上位神?」

安東尼點點頭,說:「凡是高等位面某個種族的最強真神,都會以種族的名字命名,比如雷龍之王,炎龍之王。炎龍之王是焰之位面的唯一上位神炎龍,非常強大。不過,這頭炎龍有些奇怪。炎龍本來就是神性巨龍,和雷龍一個層次,它至少有六十歲,仍然是上位巨龍,很可能是他的血脈不純。」

羅嵐看著遠處化為火光的炎龍,點點頭。

「不過,就算他血脈不純,畢竟也是上位神的五代嫡系,實力不會太弱。」安東尼笑著「我對最高雪山沒興趣,我選旁邊的雪山吧。」他的的語氣中充滿自信。

羅嵐還是慢了一點,炎龍搶先趕到最高雪山的平台上,一道百米長光柱從雪山平台邊緣升起,表示這裡有人。羅嵐轉頭大多數雪山都已經有了光柱。

「善龍,都來啊」炎龍囂張地向所有善龍挑戰。

炎龍的輪廓和普通巨龍相差不大,都有四條腿、一對翅膀和一對龍角,只不過炎龍全身燃燒著熊熊火焰,身體完全由純粹的火焰構成,而且他身上的火焰不同尋常,遠比普通的大火溫度高百米外都感受到滾滾熱浪。

因為他周圍的溫度太高,空氣受熱不均,因此形成折射,讓他的身體變得模糊,看上去不斷在躍動。

一頭驕傲的銀龍衝進平台上,一句話也不說,直接施法展開攻擊。一片巨大的冰錐從天而降,發出嘩啦啦的脆響。

「廢物滾」炎龍突然加速,眨眼間撞到銀龍的身上,但銀龍不甘示弱,周身冒出寒冰護罩,跟炎龍開始肉搏。

羅嵐死死地盯著炎龍,仔細觀察炎龍的一舉一動,不放過任何一處細節。而與此同時,他的大腦高速開動起來,分析炎龍的習慣和戰鬥技巧,而侍劍同樣開始分析。

兩者分析的方向截然不同,羅嵐是分析炎龍戰鬥的方式等宏觀方面的,而侍劍則更注重分析微觀,比如炎龍的出爪速度,魔法吟誦時間等等,最後再跟羅嵐的動作和以前的敵人做出對比。

「主人,這頭炎龍在正常狀態下,利爪的攻擊速度超過您遇到的任何對手。據我的分析,炎龍自身就是一個無窮無盡的動力,龍力可以多作用於身體,爆發出更強大的力量。您和普通上位巨龍的鬥氣或龍力是**性質,但炎龍體內的龍力是爆炸模式層層遞進,速度比您快許多。」

羅嵐一邊看兩頭龍戰鬥,一邊問:「你有什麼好辦法戰勝他?」



本章節由書友上傳

bk手打小說盡在- 第1543章魔方美人(8)

她並不認為,魔方世界的是邪惡的,

只能夠說,在這裡存活,會使人變得更真實。惡與善,都能夠在這裡演繹的淋漓盡致,無法掩蓋。

既然這裡有那麼大的好處,出去自然不會很容易,這就是代價。

結束談話之後,唐果按照以往,又給小夥伴們,發了各種美食紅包。

在每一個世界,她都有收集美食的習慣。

下了群,外面已經過了一個小時。

易映雪三人都沒有睡覺,三人的臉色都非常的擔心,一直盯著窗戶外面看。

唐果打了一個哈欠,就靠在躺椅上,繼續睡覺。

她一點都不擔心翟辰鳴,他是男主,她又沒有故意破壞他的光環,所以沒那麼快死。

系統:敲黑板,划重點了,惹誰都不能夠惹這種黑心女人。

天剛剛亮的時候,窗戶的位置終於有動靜。

唐果也睜開了眼,就看到易映雪連忙打開窗戶的樣子。

緊接著,一個血肉模糊的人,從窗戶上掉進來,嚇得易映雪都有些失聲。

但她還算是比較冷靜,「阿鳴,你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翟辰鳴確實傷勢不輕,但並不要命,就是流血比較嚇人。

易映雪連忙給他放了水,幫他清洗。

沒一會兒,換了一身乾淨衣服的翟辰鳴出來,臉上幾乎沒什麼血色。

殷瑞看著他那個樣子,都給嚇壞了,「城外那麼兇險嗎?辰鳴,你昨晚上遇到什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