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可能是吃壞東西了。」

「還是去醫院看看吧。」

「沒事了,好了。」葉佳期吐了一會兒,不吐了,沒感覺了。

「好,好,您保重身體,不要太勞累了。」

「嗯,謝謝你。」葉佳期直起腰,笑道。

女同事走了,葉佳期捂住小腹,吐了一陣,沒想到還是不舒服,還是想吐,喉嚨里又酸又澀。

她洗了手,理了理頭髮,先離開了洗手間。

葉佳期也沒在意,回來繼續看婚紗照。

她挑了幾張給喬斯年:老公,你選一張,好糾結,都太好看了。

喬斯年:寶寶,你隨便拍拍都是**,已經不止一個人以為你是明星。(#^.^#)

葉佳期:真得嗎?有人誇我嗎?(害羞)

喬斯年:誇你的比誇我的多。

葉佳期:嘻嘻,開森~~(*^▽^*)

喬斯年唇角揚起,隔著屏幕他都能感受到葉佳期的開心,他也開心。

他們倆商量著,最終挑了一張在海邊的婚紗照,準備放在他們的卧室里。

這一張照片,兩人都很滿意,也適合放卧室。

葉佳期看著照片上的喬斯年,真帥啊。

他這些年也沒什麼變化,但氣質更加成熟,他寬厚的肩膀也更加能替她遮風擋雨,給她一個安定和睦的家。

除了有時候太直外,他確實也沒什麼大毛病。

喬斯年:改天就讓人把婚紗照掛卧室,開森~~(*^▽^*)

葉佳期:……

這賤賤的小模樣,喬斯年騷起來沒有人能比得過。

喬斯年:寶寶,改天去逛逛傢具城?我們親自去挑傢具。

葉佳期剛想回他,忽然腹中又是一陣排山倒海的難受,她皺眉起身,捂著嘴往外面跑!

又是吐了一陣,吐得昏天黑地,葉佳期趴在水池邊都快直不起腰來。

水龍頭開著,自來水「嘩嘩」直流。

吐了兩次,她整個人都不好了,臉色蒼白,腰酸背痛,沒有力氣。

喬斯年還在等著她回話,許久見她沒回,又打了字:寶寶,去哪裡了?忙工作去了?

不過,一時間還是沒人回他。 丁麒在山腳下站到了林雷,林雷與其父親霍格在丁麒打破了大六芒戰陣的那個莊園暫居,等待丁麒到來。

霍格對丁麒異常感激,因為丁麒算是變相的幫霍格殺死了三個仇人,霍格激動地當時便要跪拜。

不過林雷就在一邊看著,丁麒哪裡能讓霍格真的跪下去,扶著霍格站起來,開始安排林雷接下來的行程。

林雷是丁麒必須要抓在身邊的,因為丁麒在殺死光明教廷教皇海廷斯的那一刻,並沒有聽到系統響起任務完成的提示。

於是丁麒想著,是要將光明聖島,這光明教廷聖地完全摧毀才行。

所以這個時候林雷,以及林雷身上的盤龍戒中的德林千萬不能出了岔子。

接下來半個月時間,丁麒都讓林雷與其父親住在這帕德森公爵的莊園中修鍊。

而丁麒自己則開始在神聖同盟四處奔波起來。

神聖同盟雖然被毀滅的體無完膚,但是光明教廷在神聖同盟設立的處處都有的教堂中,那些光明元素依然存在。

丁麒第一站直接去了芬萊城的教堂,那是光明教廷在神聖同盟的總部,也是丁麒最先發覺光明教廷教堂中含有生命精氣的地方。

在芬萊城教廷,丁麒大有豐收,整整吸收了兩天兩夜,才將濃郁的光明元素全部用與《鍛體訣》,來錘鍊自己的身體。

接下來,丁麒以更快的速度奔波於神聖同盟每一個城鎮,幾乎都有教堂建立,光明教廷為了傳教方便,大量收集信仰,設立了非常多的教堂,而這些,在神聖同盟毀滅之後,都給丁麒做了嫁衣。

半個月時間,饒是丁麒馬不停蹄的趕路,也讓最後幾個教堂的光明元素幾乎消散殆盡。

半個月之後,光臨了整個神聖同盟所有教堂的丁麒又回到芬萊城,來到了林雷與霍格居住的庭院。

此時的丁麒看起來依舊與往常沒有什麼區別,牛角還是那麼長,還是那麼傲然,笑容還是那麼溫和,周身上下不存在半點兒波動。

但是林雷與貝貝都與丁麒相處了很長時間,知道丁麒所有的實力,都藏在那看起來與普通人一般無二的身體之中!

「走,跟我進一趟魔獸山脈,然後我們去找林雷你弟弟沃頓!」

丁麒說完,林雷與霍格便迅速收拾好了一切,跟隨丁麒出發,即將尋找沃頓,對林雷和霍格來說,都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而丁麒之所以如此安排,則是因為沃頓所在的奧布萊恩,正是在魔獸山脈背後,而丁麒最終的目的,要摧毀的光明聖島,正是在奧布萊恩背後的混亂之領,正好是一條直線。

最終,丁麒帶著林雷,霍格,還有貝貝,以及那隻原本被丁麒抓來烤肉,後來因為得到許多火系魔核而對林雷與丁麒映像深刻的啖炎獸,也是重新找到林雷身邊留下來賴著不走了。

於是,一行三人兩獸,就這麼浩浩蕩蕩的往魔獸山脈行去……

……

魔獸山脈。

丁麒將林雷與霍格安置好之後,直接走進魔獸山脈最深處帝林所在的位置。

此時帝林已經將魔獸山脈完全納為己有,並且領地將魔獸山脈以西所有的地域全部囊括,成為當之無愧的王者。

當丁麒看到帝林的時候,貝魯特還沒有來,丁麒對此非常理解:「畢竟是大人物,總該有些范兒的,遲到是最能顯擺的。」

於是帝林便同丁麒說起了一些關於玉蘭大陸神級強者與一些成名的聖域強者的分佈,以及有關於眾神墓地的事情!

關於玉蘭大陸的事情,丁麒並沒有如何在意,現如今,以丁麒的實力,在這玉蘭大陸上,除了貝魯特與帝林這樣的神級強者之外,基本不存在能夠將丁麒擊殺的人。

丁麒防禦本就超高,在於光明教廷教皇組成了大六芒戰陣中,完全硬碰硬都沒有受到太多傷害。

這足以說明,丁麒的身體防禦力,已然和神級相接近!

而靈魂攻擊方面,丁麒的靈魂強度也一直都在增長,雕刻從未放下,只要沒有誰能夠用靈魂攻擊將丁麒瞬間秒殺,那麼,就算是讓丁麒失去意識,也無法對丁麒做什麼。

丁麒於幾乎所有聖域強者而言,簡直就像是用鋼鐵鑄成,而那些聖域強者卻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子,根本不能對丁麒的身體造成損害。

當然,因為那些聖域強者領悟規則中各種各樣的神奇力量,也會給丁麒造成不少麻煩。

不過這都無法讓丁麒再費心思。

丁麒真正關注的,是眾神墓地!

《盤龍》原著中,眾神墓地是貝魯特專門設置的,給玉蘭大陸的神級與聖域強者提供神格神器,幫助玉蘭大陸強者更加強大的地方。

眾神墓地中擁有許多神器,對丁麒非常有用,丁麒此時就缺少一個靈魂防禦類的神器,一旦擁有,他將再沒有明顯的短板。

而且,在眾神墓地中,還有對於丁麒而言更加重要的東西,那便是神格!

神格是神級強者才具備的東西,是神級強者力量的精華。

丁麒在穿越到《盤龍》之前就曾想過,神格,是不是也能像魔獸晶核那樣,蘊含著生命精氣,足以讓丁麒吸收!

這對丁麒來說非常重要,關係到丁麒之後的實力進步。

若是神格中也含有大量的生命精氣的話,此後丁麒的實力進步將完全暢通無阻。

而若是沒有,那麼丁麒的實力進步將走到瓶頸,他只能慢慢的獵殺水系和光明系的魔獸晶核,來提升自己的實力,等過去不知多少年,感覺實力提升到了一定地步,然後為了完成第二個任務,直接衝擊玉蘭大陸的天地。

那時候,丁麒衝上光明神位面給尼瑞報仇,毀掉天使轉身池讓怒瑞獲得自由的誓言,也將成為笑話。

而且,關於眾神墓地,丁麒還有一件必得的東西,對丁麒意義非凡,幫助甚大!

所以,當帝林說道眾神墓地的時候,丁麒聚精會神,認認真真的聽著! 「眾神墓地就是這樣一個在黑暗森林王者貝魯特大人掌控的一個地方,機遇和危機並存,我雖然現在已經達到了神級,但也不敢,並且不想進去,那裡面太危險了。只是我們神級強者,身不由己,貝魯特大人強制要求進入,也沒法躲掉。」

「而這次,貝魯特大人這次讓我跟你說起這些事,應該就是打算讓你也參加下一次眾神墓地的開啟,這是一個機會,也是一次挑戰,具體的你自己掂量,我只是把話帶到。」

帝林與丁麒相對而坐,並沒有高高在上的意思,語氣也很平和,好像完全將丁麒平等對待了一般。

「別這麼嚴肅嘛,不就是個眾神墓地,我覺得人生必須要有些挑戰,不然怎麼能夠越來越強呢是吧?」

丁麒顯得有些放鬆,他面對帝林再也沒有原先那麼緊張,他知道這是自己實力提高所帶來的。

自從將整個神聖同盟所有教堂都光顧了之後,丁麒唯一的感覺就是,帝林再也沒辦法給他那種面臨死亡的壓力了。

這是丁麒的五官六識帶給他的感受,他感覺能夠看清帝林的一舉一動,甚至能夠猜測到帝林的動作,剛剛與帝林談話的時候,他便嘗試了好些次,判斷幾乎都正確。

《鍛體訣》的鍛體效果是作用於丁麒全身的,五官六識自然也被增強。

整個神聖同盟給予丁麒的實力增強,雖然說不上驚天動地,但是也無比驚人。

而丁麒最強大的,還是他的力量防禦以及耐力。在他救下尼瑞,吸收那個魔法陣所存的能量之前,他的本身防禦力已經能夠抵擋得住聖域魔法師單體攻擊的禁忌魔法一擊,而且還沒有承受到多大傷害,這已經足以說明丁麒防禦的出色程度。

聖域魔法師在聖域強者中,毫無疑問具有最為強大的破壞力,單體禁忌魔法的瞬間秒殺,群體禁忌魔法的碾壓千萬,這都是聖域魔法師的力量。

而此時,丁麒的實力就算是依舊比不上帝林這個神級魔獸,但防禦力,也足以支撐他在帝林手下不被擊殺,這也是丁麒滿心輕鬆狀態的由來。

「眾神墓地的恐怖,不是你能夠想象的……」

帝林默默的念叨著,抬眼望天空,一副沉重追憶的樣子。

丁麒翻了個白眼,心中默念:「開玩笑,我知道的比你清楚,這個《盤龍》世界,現今為止,恐怕除了宇宙創始者鴻蒙之外,就是我最清楚了!」

不過丁麒也就是在心裡想想,自然不會把這句話說出來,他打了個哈哈,正打算問幾句關於眾神墓地應該注意的事項,結果發現帝林神色一緊。

丁麒疑惑間,只看到自己眼角視線多了一個黑色的身影。

貝魯特!

貝魯特依舊是一身黑袍,臉上有須,顯得很是精明,一副丁麒在電視劇中常見的精明管家形象,不過唯獨不同的就是那雙眼睛。

丁麒同樣緊張起來,眼皮一條,依然不敢直視貝魯特的眼睛,只匆匆一瞥便略了過去。

貝魯特的眼神太犀利了,讓丁麒感覺自己的意識都要被拉扯進去,就像是一個黑洞,有巨大的吸力。

丁麒能夠理解貝魯特眼睛的特殊之處,那是因為貝魯特本身存在的原因,噬神鼠!

貝魯特作為《盤龍》中的第一隻噬神鼠,擁有吞噬許多東西,甚至是吞噬神格的能力!

將對手的神格直接吞噬,吸收,消化,對手直接從一個神,失去了神的力量,變成神級一下的存在,更甚者,完全死亡!

吞噬!

這是噬神鼠的天賦,神級魔獸們天生便會這些天賦,就像帝林,身為神級魔獸,也擁有一種吞噬類的天賦,不過比起噬神鼠的吞噬天賦,就稍顯無力了。

神級魔獸的天賦是它們與生俱來的東西,甚至一個奇怪的種族,也擁有與生俱來的天賦。

不過有些種族的天賦需要達到神級之後才能開啟,就例如噬神鼠。

林雷的寵物老鼠,就是一隻噬神鼠,不過它也要等到晉陞神級之後,才能夠開啟天賦。

這是《盤龍》的天地法則規定的,與丁麒自然毫無關係。

不過丁麒卻知道,自己的隱形基因進化,一步步慢慢繼續拔高之後,說不定也會有神奇的能力出現。

這是在《全球進化》中,李輕水推測出來的。

其實每一個種族,或者是生物,都有與生俱來的特殊能力,只是有一些特彆強大,有一些則沒有那麼明顯。

就例如蝙蝠的超聲波。

丁麒此時進化了兩次之後,防禦耐力與力量三個數值比起身體其他數值大大提高,這也是一種天賦,只是很常見,並不神奇罷了。

而隱性基因進化覺醒的道路無窮無盡,說不定在未來,丁麒也會進化出什麼類似神通的東西。

魔獸山脈帝林的行宮中,貝魯特悄無聲息的出現,丁麒只感覺渾身都好似被針扎一般,就像是見了鬼。

貝魯特能夠殺死丁麒,而丁麒沒有力量反抗,這與面對帝林時截然不同。

這是丁麒身體對危險的自然反應,隨著《鍛體訣》對身體的提升越來越大,丁麒感覺的敏銳程度也會繼續上升。

「貝魯特大人,你好!」

丁麒彎腰躬身,在貝魯特這種強者面前,還是要低調一些的好。

「你成長的很快!」貝魯特開口了,語氣很平緩,「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我現在相信你和光明主宰一定有不死不休的仇恨了。」

貝魯特轉過來看向丁麒,蒼老的臉上帶著微笑:「就因為你這神奇的修鍊方式,那光明主宰奧古斯塔就絕對容不下你。」

丁麒心上瞭然,他知道這是貝魯特注意到他吸取教堂中的光明能量實力飛速提升。

「這樣很好,這樣一來,你就完全有資格成為我的盟友,成為我貝魯特的盟友,成為我們玉蘭大陸的盟友!」

貝魯特繼續說著,話里的內容讓丁麒不由的喜笑顏開,這是貝魯特完全認可他的存在了,而且,好像有將他納入「組織」的意思! 葉佳期在洗手間吐得筋疲力盡,雙腿打顫,邁不開腳步。

又吐了好幾次,到後來差點暈倒在水池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