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挺會找地方啊。」葉皓軒點點頭道:「他大概什麼時候動手?」

「據可靠消息,下午五點以後,也就是這裡的會展結束后他會在這裡,帶著病原體,挾持一部分人,然後在這裡動手。」楊興國道。

「恩,我知道了,把人都撤走吧,裡面的工作人員,都換成我們的人。」葉皓軒一點頭道。

「葉東宇,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安夕路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

「這麼說吧,有人在這裡面安放了炸彈,所以我們必須把裡面的人撤走,然後排除裡面的危險,在接著就給幕後的主使人下一個套,讓他不知不覺的鑽入了我們的圈套之中,我這樣說,你理解嗎?」葉皓軒道。

「我要留下。」安夕路盯著葉皓軒道。

「你留下?你留下來幹什麼?這是部隊的事情了,你插不了手的。」葉皓軒無語的說。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級別的,不過看這些人都對你恭敬的樣子,我覺得你的級別一定不低,你一定做得了主。」安夕路盯著葉皓軒道:「林玉玉今天還會回來,所以我一定要把她抓住。」

「行行,我順道幫你把她抓住,然後送到你們的警局去,這樣行了吧。」葉皓軒道。

「不行,我必須親手抓她。」安夕路道。

「來人,把這女人帶走。」葉皓軒揮揮手,現在的時間是爭分奪秒的,裡面的人要儘快的撤完,而且他還要安排好計劃,他可沒有時間和這女人磨。

兩名士兵一左一右把安夕路架起來,不由分說,把她給架走了。

「葉東宇,葉東宇你這個混蛋……」安夕路的聲音很快就消息了。

「葉東宇……」楊興國有些傻眼的看了葉皓軒一眼,心想你不是叫葉皓軒嗎,怎麼突然間就改號了?葉皓軒輕咳了一聲,給了一個你懂的神色,然後拍拍他的肩膀,走到了大廈內。

現在的人已經被撤離的差不多了,展廳里顯得空蕩蕩的,所有展台前的工作人員,都換成了武警或者特勤部門裡的人。

「葉皓軒,你得到消息了沒有?」凌霄匆匆忙記的走了過來,她現在已經換上了一身便裝,這一次行動的總指揮也是她,因為上一次銀狐的逃脫,讓她損失慘重,她發誓,這一次無論如何也不能在讓銀狐逃脫了。

「得到消息了,你是打算把這裡的人都換成我們這裡的人,然後在這裡守株待兔等著他上門?」葉皓軒問道。

「是,眼前也只有這個辦法行得通了。」凌霄一點頭道:「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你覺得可行,那就可行。」葉皓軒雙手一攤道:「我覺得這一次的事情,是銀狐向我們發出的挑戰。」

「怎麼說?」凌霄不解的看著葉皓軒道。

「粵城地廣人多,而且是一個工業十分發達的沿海城市,如果銀狐想躲起來,我們根本不可能找得到他,而且之前我們無論怎麼找他都沒有一點消息,現在突然有消息了,你覺得這件事情不詭異嗎?」葉皓軒道。

「這前是沒有消息,那是他還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他做好準備了,所以就對我們表露了行蹤和下一步的計劃,他是一個很自信的傢伙,他認為自己很聰明,所以他不跟我們玩陰謀,他要和我們明著來。」凌霄道。 「現在的我,得罪的人可是不少啊!」下一刻的羅星嘴角一咧,露出一抹自嘲的神色。

然而對於此,他並不後悔什麼,因為武者的世界本就是如此。想到此處,羅星黑色的眸子中驀然閃過一道鋒銳的光芒,雙手不自覺的握了握。

他此時已經有了決定,那就是先將自己的實力提上去,而現在提升實力的唯一辦法,就是將自身的靈魂力提升到凡級圓滿,可以施展出獨孤九劍的第一式萬流式。

如果將萬流式學會的話,那就可以橫掃元種期一下修士,說不定都是能和普通的元種期一較高下。

羅星心念一動,就是催動靈魂海的靈魂力開始淬鍊,淬鍊的同時,他也是承受著巨大劇痛,那種劇痛無法用言語說的清楚,猶如千刀萬剮般一樣。

那靈魂力如洪流般從淬魂門的前門流淌在後門,如流水般循環往複,永不停息,而隨著羅星的催動,淬鍊魂力,那魂力也是開始漸漸壯大起來,以他現在的估計,一星期後就能夠達到基礎巔峰。

但這過程顯然並不是尋常人可以承受得了得,因為此時的他全身的黑色衣袍全部被自己的汗水浸濕,那可不是運動的汗水,而是由體內劇痛帶動而產生的。

如果有外人站在羅星眼前的話,便是能夠發現他除了衣袍全部濕透之後,在外部露出的肌膚都是青筋鼓起,猶如那老樹的盤根一樣,縱橫交錯。那一排潔白的牙齒也是被他咬得咔吧直響。

不過就在這時,一股極端危機感出現在他心中,這危機感直接是令得他頭皮發麻,他知道,如果此刻不果斷終止淬鍊魂力的話,那麼其自身不死也是重傷。但是終止的話,也是會受到魂力反噬,輕者沒事,重者會直接變為白痴。

但是兩者間的孰輕孰重,他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當那危機感襲來的時候,他便是心中有了決定,終止淬鍊魂力。

不過就在羅星起身閃躲時,一道不緊不慢的聲音自他的靈魂海中響起,「終止淬鍊魂力,起身迎敵,這是你一個鍛煉自身的機會。」

「源老。」羅星不用想都是知道是誰。

單手掐訣間,羅星便是終止了淬鍊魂力,腳尖一點,身體猶如大鵬展翅般,向上一躍而起,如瞬移般來到了左邊的空地上。

在他原來的的地方,突兀出現一柄黑槍,那鋒利烏黑的槍尖正在左右搖擺,隨即一道人影從床後面出現,那熟悉的身形,令得羅星在看過去的瞬間瞳孔驟然一縮,因為那身形他並不陌生,那是煉體九段巔峰的繆段。

「沒想到李家的暗箭會來的那麼快。」羅星眉毛一挑,心中想道。

「咦!」那繆段見此,口中輕咦一聲,蒼老的面龐上首次露出訝然的神色。

「誰讓你來的?」

羅星見到後者並沒有第一時間攻擊而來,他看著對方一眼后,緩緩問道。

「一個死人不用知道那麼多。」繆段用幽森的目光看了一眼羅星,沙啞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出。

「呵呵,是嗎?」羅星臉色平靜,不置可否的說道。

他的話音還沒落下,就見他那修長手指瞬息彈跳飛舞,一道道印訣由指尖處激射而出,飛快的融入周圍的物品中,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一股晦澀的元力波動自屋內席捲而開。

整個過程看似繁複,其實不過瞬息功夫,不過就在他完成的瞬間,那繆段也是動了,身形一個模糊間便是消失不見。

因為他感受到了冥冥之中的危機,那危機感,雖然不是很強烈,但也要將其滅殺在萌芽中。

這因為他謹慎的性子,才能在一次次死亡的邊緣將他拉了回來。

「小五行陣,凝!」

一道如雷鳴般的聲音自羅星腦海中陡然響起,在聲音響起的瞬間,一道凝實而厚重的黃色光幕如閃電般出現在他的身前,不過就在那光幕凝聚出的瞬間,就是看見一道黑色光影轟在了光幕上,直接是令得光幕如水紋般朝四周波盪漣漪而去。

就在那槍在此刺下去的時候,羅星單手向上一揚,猛然向下一揮而去,只見得一抹金色光點向前暴掠而去,似緩實疾,剎那間便是來臨道繆段的身前。

「原來是在此布置了小五行陣。」繆段看著前面的光幕,眼中閃過一絲訝然。

繆段後退間,手腕抖動,手中槍頓時如靈蛇般那麼靈活多變,下一刻,那黑槍閃電般向右上方移動而去,而後由上方向下轟擊而去。

「山嶽槍技,槍震山河!」

一槍落下,猶如山嶽般厚重而巍峨,那些金色的光點在那一槍之下,紛紛朝四周倒飛而去,所過之處,一路摧枯拉朽,直接是落在了那厚實的黃色光幕上。

砰!

剎那間,那黃色光幕猛的向里凹陷下去,羅星站在對面,貌似都是能夠聽到那咔咔聲。

「木之纏繞!」羅星見此,黑色的眸子中也是閃過凝重神色,單手掐訣間,便是看到虛空驀然出現綠色荊棘。

不過這並不代表著結束,只見得羅星的手在此揚起,同時三道聲音也是響起。

水之寒殺!

火之焚天!!

土之鎮壓!!!

金之封弒!!!!

五道聲音猶如天雷滾滾,響徹整個閣樓內,隨著他的響起,虛空驟然扭曲起來,立刻,五色光華由上面朝繆段暴射而去,飛至途中,便是變化凝聚出五行武技。

金化作一片片利刃,那鋒銳之氣,猶如將天撕裂般。木凝聚出一根根木藤,帶著無匹的氣勢,朝向他纏繞而去。水變化出無數寒色氣體,鋪天蓋地,火則是無數火海,那火海猶如遠古火神降世般,攜帶呼嘯音,一路碾壓而去。

「五行絕殺嘛?」繆段看著那些氣勢磅礴的攻擊,眼中也是露出凝重神色。

「那就讓你看看老夫的絕殺武技。」繆段一聲大喝,隨後黑槍驀然脫手而出。

「山嶽碎天!」

話音出口的瞬間,便是見到那槍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望無際的山嶽江河,一股凌厲而霸道的氣勢也是衝天而起,震動八方。 似乎真有一股可以震碎山河的氣勢爆發出來,猶如滾滾洪流,滔滔翻滾,任何在其前面的東西都將化作齏粉。

轟~

兩者在兩人的眼睛中悍然相撞,在相撞的瞬間,從中間處猛然爆發出一股無與倫比颶風風暴,那風暴直接是將周圍的閣樓震的左右搖晃,要不是有五行陣布置在這裡,恐怕這閣樓幾乎瞬間便是化作灰飛。

轟轟……

震天的咆哮是不停響起,一浪高過一浪,片刻后,羅星瞳孔一縮,只見得那五行凝聚出的武技只剩下火之焚天,不過好在對方的武技也是在此次消耗的七七八八。

雖說那前面還是山嶽虛影,但這虛影此刻殘破不堪,裡面山嶽更是坍塌,江湖乾枯,再也沒有了先前的霸然氣勢。立刻就將潰敗消散。

「給我碎來!」羅星看著那殘破的山嶽虛影,口中大喝道。隨後當即雙手猛然向前揮去,下一瞬,只見得那火海鋪天蓋地的向下呼嘯而去,翻滾間,你就能聽到周圍的木質閣樓發出吱吱聲。

顯然,那是此間閣樓堅持不住的聲音,轟…如一望無際的洪流般,沖刷到那殘破的山嶽河流上。

炙熱的氣息席捲八方,使得這裡猶如一個蒸鍋爐般,並且還可以看到因為高溫而發生漣漪的空間,可以想象,這溫度多可怖。

轟…

山嶽也是在此刻爆發,隨著繆段單手向前一劃,只見得那殘破的山嶽竟然是復甦了一般,快速恢復到了巔峰,他看著氣勢恢宏的山嶽江河,其臉色也是蒼白的幾分。

因為先前他使用了一道透支體力的武技,名字叫做萬物復甦。顧名思義,就是將快要消失的武技恢復到巔峰的階段。

「還可以這樣。」羅星看著那恢復巔峰的的武技,口中喃喃說道。

就在羅星一怔的時候,那威力熊熊的火海便被那巍峨的山嶽鎮壓下來,最終那火海消失殆盡。

「是誰趕來我羅家撒野,活得不耐煩了。」突然,一道如雷霆般的聲音響起,直接震的羅星耳畔微微一麻。

羅星心中一喜,這聲音,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因為那是他海勇大哥,羅家有數的高手之一。

「不好,有羅家的高手敢來。」繆段聽到這個聲音后,臉色驀然一變,陰森的看了一眼羅星。旋即腳掌一踏,就朝後方暴掠而去。

「爾等小賊,哪裡走。」海勇暴怒道,直接是身形晃動,幾個晃動間,便是來到了繆段的身前,手中的黑劍往身前一橫,一股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轟然爆發開來。

「是你!」當他看清眼前人時,當即發出訝然的聲音來,他倒是沒有想到夜來偷襲的,竟然是散修中的強者獨臂繆段。

繆段看著對方,也是沒有理會後者的訝然,現在的情況他自己知道,必須要快刀斬亂麻,不然的話,自己這條姓名怕是要交代這裡了。

想到此處,繆段便是不再猶豫,腳掌一晃,便是朝來時的方向暴掠而去,因為那裡有接頭人,到了那裡,他就安全了。

「既然來了,那就把你的性命留下來吧!」那站在快要坍塌的閣樓內的羅星見此,臉色一寒。

雙手陡然掐出一道道印訣,飛快由指尖激射而出,融入周圍的虛空中,幾乎是瞬息的功夫,由閣樓內的五個方向暴射出五顆顏色不同的源石,那是組成五行陣的五顆基石。

那五顆五行的源石的取出,這座閣樓再也堅持不住了,咔咔聲連綿響起,立刻就要塌陷下去。羅星顯然也是知曉這種事情,所以在取出那五行源石的瞬間,其身體就如雄鷹一般,朝著門窗暴掠而去,下一刻便是來到外面。

轟~

就在他的身體落地的瞬間,後面便是響起轟隆隆的噼啪爆裂聲,再然後,就是看見如雲般的塵土飛揚而起,席捲八方,將四周籠罩之內。

也就這一聲震天巨響,所有的羅家之人都是被其驚醒,紛紛朝事發地敢來,他們倒是想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羅星落地的瞬間,手中的印訣也是完成到了最後一步,在看遠處,那虛空中的五顆源石也是在他完成的瞬息,竟然凝聚出一柄石劍來,最前面的是金熟悉的源石,隨後是木水火土。

五者連接在一起的剎那,一股煊赫的氣勢轟然爆發,那氣勢隱隱間可以和元種期武者的威嚴相媲美,可以震碎山河,轟暴大地。

「五行陣之崩地劍!」

不過在這之前,已經有人出手。只見得羅海勇反手持劍,在黑夜的襯托下,猶如幽靈般來到了繆段的上空,那是他所修鍊武技的終極殺招,暗夜幽靈斬!

猶如幽靈般,鬼魅來到後者上空,後者也是在那一刻有所感應,一股極端恐怖的危險信號出現在他的腦海中,這讓得他想都不想的在空中驀然止住身體,元氣運轉間,全部灌注到了自己三階兵器水峰槍中,猛然向後一點而去。

「碎山!」

砰~

劍槍蠻橫相撞一起,金鐵交鳴聲驟然響起,那可怖五行的衝擊波瞬間席捲八方,空氣都是被其震的轟轟爆鳴,周圍的花草樹木更是連連掀飛,猶如下了花雨,有一種仙女下凡的感覺。

羅海勇那一劍,直接是將精氣神集中在起來,從而使得這一劍達到了巔峰,面對這一劍,恐怕就是元種期武者也是不敢直纓其鋒芒。

啊~

一道慘叫聲驀然響起,只見得一道黑色人影從空中落下,那是迎戰的繆段,兩者間修為的差距,在這一刻完全彌補,甚至羅海勇戰力遠勝繆段一籌。

但仔細一想也不奇怪,後者戰意處於巔峰,而那繆段卻一心想逃,其心中的戰意早已湮滅,沒有戰意的武者,往往是可悲的,就如眼前的繆段,明明其修為…

此刻的繆段不斷下落,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先前的碰撞中,他的右臂折斷,五臟六腑也是溢出了鮮血,體內元氣也是快消耗殆盡,他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

砰!繆段轟然落地,然而在落地的瞬間,他那陰森的目光驀然看向了羅星,牙齒更是被齊咬的咯嘣作響。一切都是他,即便死前,老夫也要滅殺此子。

他心念剛過,就立刻看到一道由五色石頭組成的劍朝自己的眉心激射而來。 「真是個自負的傢伙啊。」葉皓軒喃喃的說:「他選擇這裡,是因為這裡的人流量比較大,但是他又把消息透露給我們,任由我們把人給全部轉移走,這又是為什麼?」

「那是因為他已經掌控了一種新技術,能讓病源體隨著空氣傳播,迅速的風卷大半個粵城。」凌霄道:「如果他成功了,我們會有什麼樣的後果,我想不用我多說了吧。」

「真是個瘋狂的傢伙。」葉皓軒喃喃的說:「之前染上流感的人,不在少數,因為我研發發現,第一波的流感,只要是沾上一點,不管有沒有癥狀,那病毒的載體就會存在人的身體上。」

「部隊的大部分人流感嚴重,這件事情引起了國家的重視,太過於敏感,所以之後的流感病毒,也就第一波的載體,弱了很多,但是載體一旦被人沾上,想在除掉,是幾個月的事情。」

「所以現在粵城的人,大部分人身上都有病毒的載體,這種載體一般對人沒有什麼影響,但如果他發動了第二波病毒侵襲,那後果就惡行了。」凌霄明白了過來。

「不錯,就是這樣。」葉皓軒一點頭道:「他這一次敢這麼明目張胆的挑戰我們,看來是有恃無恐啊,呵呵,這傢伙,不跟我們玩陰謀了,他要光明正大的對著我們干。」

「是,他放出的消息,是要挾持人質,完成他的計劃,他也知道消息一旦泄露,我們就會把這裡的人換成我們的人,但他還是把消息給放了出來。」凌霄道。

「那他的意圖就很明顯了,他看不上普通人做人質,他要把我們武警,警察還有士兵抓起來做他的人質,這傢伙,太囂張了。」葉皓軒點頭道。

「所以這一次我們必須把他給拿下,不然的話我們將會沒有任何的公信能力。」凌霄道。

「行,你安排吧。」葉皓軒道。

「這是大樓的平面圖,我已經找來了特勤局的人分佈在各處,總共分為六個區域,你負責的是C區。」凌霄拿出了一張地圖交給了葉皓軒,上面用紅筆標註出來了區域。

「行,聽你一次。」葉皓軒接過了地圖,看了幾眼,然後收了起來。

到了C區,葉皓軒看了看這邊的警力安排,以及工作人員的喬裝程度,但是他不經意的一掃,不由得一愣,只見一位穿著職業裝的女孩,看起來怎麼這麼眼熟?

「你……你怎麼混進來了。」葉皓軒無語的說,這女孩正是安夕路,之前他讓特勤把她給拖走了嘛,現在她怎麼又回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