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因為你突然走了,沒人照顧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想你想的。」葉皓軒微微一笑。

「我……我也是迫不得已,當初村正家族的人找到我,說可以讓我妹妹醒來,但前提是要為他們做事,所以我就跟他們去了。」鄭雙雙嘆道。

「他們為什麼要找你為他們做事?」葉皓軒大感不解。

「我也不清楚……可能原意是策反我,但是沒有成功,所以就找人抹去我以前的記憶,然後讓我以一個全新的身份去面對你。」鄭雙雙道。 嗡!!

隨著這座赤金古塔的震動,嗡鳴之聲猶如洪亮的鐘聲一般緊隨傳出,無盡的赤金光芒在這一刻從古塔之上閃耀而起,而在這種金光之中更是蘊含無盡的威壓!

吼!!

金光閃耀中,那頭血龍頓時有些不安的嘶吼起來,而就在嘶吼聲傳出之時,一條條赤金色的鎖鏈從古塔中暴射而出,在眨眼之間便封鎖了血龍周圍的所有空間,朝著血龍纏繞過去。

面對這些暴射而來的鎖鏈,血龍在嘶吼聲中,那龐大的身形頓時爆發出一陣寒冰風暴,風暴在形成之際,便極為蠻橫的轟在那些赤金鎖鏈上面。

轟!!

下一刻,在眾人眼眸的倒映中,那一條條赤金鎖鏈有著神秘的符文閃爍著,一種極為可怕的氣息在符印浮現之時瞬間席捲開來。

而那一條條赤金鎖鏈竟然在這一刻直接撕裂那可怕的寒冰風暴,在短短瞬息間便纏上血龍的四肢和身體,將其牢牢的纏繞住。

吼!!

在怒吼聲中,血龍瘋狂的掙紮起來,整座血池在血龍的掙扎中也是劇烈的翻滾起來,狂暴的妖元在爆發間再次化為風暴席捲而開,直接逼得周圍所有人都不得不撐起真元防禦,不斷暴退撤離。

「哼!若是剛才我還真的拿不下你,但現在……還是乖乖給我進鎖龍塔吧!」

龍傲獰笑著盯著那一頭不斷掙扎的血龍,他再次揮手甩出幾十顆中品靈石,靈石眨眼間再次爆開,化為浩瀚的精純靈氣再次湧入鎖龍塔中。

不過龍傲的臉上還是露出一抹肉痛之色,但在這些靈石爆開之後,他也沒有再遲疑,雙手再度結印,整座鎖龍塔再次爆發出更為耀眼的赤金光芒。

那一條條赤金鎖鏈在這一刻涌動著更為恐怖的能量波動,在那些符印的閃爍間,竟然壓制下血龍狂暴的妖元,然後將這傢伙拉扯進鎖龍塔之內!

轟轟轟……

當血龍被拉扯進鎖龍塔之後,鎖龍塔之內不斷有著轟鳴之聲傳出,整座鎖龍塔不斷震顫起來,但在龍傲手中再次掐出印訣之後,那種顫動也是在逐漸減弱!

「哈哈哈……這道真龍殘魂終於到手了!」

龍傲掐訣間收回那一座赤金古塔,然後眼神極為貪婪的盯著那一處血池,再次狂笑著說道:「還有血池中所有東西,都是我龍傲一個人的!!」

在話音落下之後,龍傲整個人就朝著血池衝去,而在龍傲身形衝出之時,同樣也有幾人身形對著血池暴射而去。

「龍傲,你想著獨霸血池,還得問我們同不同意!!」

這一刻,那幾人身上都涌動著狂暴的真元,雖然他們都在血龍的攻擊下受了不輕的傷,但此時強行催動修為爆發真元之時,那種狂暴的攻勢依舊極為不凡!

「滾!!一群卑賤的東西!!」

看著周圍暴射過來的幾人,龍傲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真元爆發間,手中的龍紋戰刀瞬間橫掃轟出,一頭幽藍色的寒冰龍影霎時間便攜帶著無盡的刀芒風暴,對著幾人橫掃轟去!

嘭!嘭!嘭……

當龍影攜帶著刀芒風暴橫掃而過後,那幾人即便轟出攻擊,也都是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被龍傲這一擊給轟飛出去,慘叫之聲回蕩在血池之上,那幾人的身形直接砸向血池周圍的大地。

「你們這些所謂的天才,在我龍傲眼中只不過一堆垃圾而已,還妄想染指這一處血池!」龍傲身形懸浮在距離龍骨高台的十丈之外,眼神睥睨的掃了在場所有人一眼,一臉不屑的冷笑道。

「這傢伙竟然比我還狂……」

柳銘並沒有急著沖向血池之中,眼神在掃了龍傲這傢伙一眼后,又掃了在二十丈外不為所動的楊箐,最終又將目光凝聚在龍骨高台上的怨靈鬼幡之上:「為什麼有種不安的預感?!楊箐究竟做了什麼?」

當龍傲的話音落下之後,周圍幾乎所有人都面色鐵青,但大多數人都只是忍著,即便是星武學院的頂尖天榜老生蕭寒等人,亦或者是天陰魔門和鬼怨谷的頂尖天才,都只是拳頭緊握,盯著龍傲的眼神閃爍著掙扎與猶豫。

雖然他們在蒼雲帝國中都算是頂尖的天才,但是龍傲是來自東荒七大帝國中的龍荒帝國,甚至還是一名皇子,此時更有著凝泉境初期巔峰的修為,身上地階寶器眾多!

不管是實力還是地位,都能夠狠狠的壓制他們,所以要跟龍傲為敵,絕對是很不明智的!

「龍傲,這血池中的東西,你想一個人獨吞,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吧?!」蕭寒面色冰寒的盯著龍傲低喝道。

「嘿嘿,獨吞又如何,若是你覺得有本事從我龍傲手中奪得這些東西,你儘管過來搶便是!」

龍傲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枚丹藥服下后,面色不屑的掃了蕭寒和其他蠢蠢欲動的試煉者一眼,最終將目光轉向柳銘,眼神瞬間變得陰寒下來:

「該死的小子,現在是時候跟你這傢伙算賬了!你想好要怎麼死了嗎?!」

「想殺我?!還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柳銘聞言只是冷笑一句,緊接著他眼眸驟然一縮,再次朝著龍骨高台上的怨靈鬼幡中鎖定過去,聲音瞬間變得凝重下來:「好可怕的魂力波動……這難道是?!」

而在柳銘的眸光鎖定過去之時,龍骨高台上的怨靈鬼幡驟然震動起來,甚至在有著幽光不斷閃爍,一種極端暴戾的氣息隨之席捲而出。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

這一刻,龍傲的臉色瞬間大變,眼神有些駭然的看向龍骨高台上的那一面怨靈鬼幡,就連周圍的其他人也是一臉驚異不定的看了過去。

「原來鬼邪子老祖真的有殘魂遺留下來,看來已經蘇醒了……」

楊箐看著怨靈鬼幡的異動,眼神露出一抹狂喜之色,緊接著她眼神極為冰寒的看向柳銘。

既然她成功的將鬼邪子的魂體喚醒,那麼接下來也就不用畏懼龍傲這傢伙,也是時候了解跟柳銘之間的恩怨了!

「桀桀桀……是誰將本座從沉睡中喚醒?!這感覺似乎是……怨靈鬼體?!」 第334章出乎意料

當張高帶著楊間來到一處臨時搭建的帳篷里時卻看見熊文文這個熊孩子正坐在那裡聚精會神的玩著手機遊戲。

「你這個垃圾慫什麼,上啊,跟我一起沖,越塔,這波可以殺。」

「靠,老子一個人在這裡一挑三你們這些廢物居然在那裡補兵,你們這麼喜歡補兵怎麼不去玩人機。」

「吃屎吧,下把別遇上老子,否則打爆你全家。」

熊文文玩起遊戲來脾氣十分暴躁,十歲左右的小孩子簡直就是誰也不放在眼裡,懟天懟地,不知道和他一起玩遊戲的隊友怎麼受得了這種職業噴子。

「熊文文,楊間已經到了。」張高開口提醒道。

「閉嘴,沒看見老子在玩遊戲么。」熊文文頭也不抬張口罵了上來。

張高是一個成年人,自然不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他回頭道:「楊間,現在熊文文交給你了,上面的意思很明確,如果Z市的事件無法解決的話,儘可能的保證熊文文活著離開,他很重要。」

「他還不夠重要,至少上面肯放他出來不是么?」楊間平靜的說道:「如果按照王小明的想法,只要能解決Z市的靈異事件,估計犧牲這個熊孩子也是值得的。」

張高聽出了楊間這話外之音。

只要楊間能解決Z市事件,熊文文能否活下來已經不重要了。

換句話說,在楊間眼中熊文文並不是不能捨棄的存在。

「可是兩全其美的結果是最好的,畢竟你親自出手了,不能給你鬼眼楊間的名頭抹黑不是么?」張高苦笑道,同時吹捧了一下楊間。

「盡量吧,作為一個大人,保護一個小孩子還是有必要的,但你想讓我完整無缺的把熊文文帶回來那我就不能保證了。」楊間並沒有接受這種吹捧,只是平靜的看了他一眼:「靈異事件面前任何的情況都有可能發生,連我一不小心都可能會栽跟頭。」

「如果上面不放心的話可以把熊文文調回去。」

「楊間你說笑了,上面已經安排好了這一次的支援計劃怎麼能隨意的改動呢。」張高搖了搖頭,不敢做出這樣大的決定。

要是一旦因為熊文文的撤離行動失利釀成了嚴重的後果,他就算是槍斃個一百次也不夠了。

「既然如此那閑話就少說了,替我準備一輛車,最好是皮卡,方便裝屍體,同時封鎖凱撒酒店連同附近一片區域,禁止任何人進出,再讓人密切關注城市上空那些漂浮著的人頭情況,最好在段時間內做一份人臉識別圖,確定各個受害者的身份,如果有身份不明的受害者立刻通知我。」

楊間收起了其他情緒,立刻嚴肅認真的下了命令。

「我立刻去辦。」張高當即道:「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要求?」

「暫時沒有,有的話我會讓我的接線員通知你。」楊間說到。

「那我去準備了。」張高立刻轉身離開。

楊間此刻走向了正在玩手機的熊文文,一把搶過了他手中的手機開口道:「別玩了,準備開始工作了。」

「你他媽誰啊……」熊文文見到手機被搶抬頭就罵,可是見到眼前的楊間時卻立刻嚇的脖子一縮:「你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上次在大昌市的時候這熊孩子似乎很畏懼楊間,不知道什麼原因。

「事情緊急,當然得趕緊趕過來。」楊間開口道:「你不想再見到大昌市事件重演吧?而且在你玩遊戲的這段時間天知道Z市又會死掉多少無辜的人。」

「什麼時候你變的這麼高大上了。」熊文文撇撇嘴道。

他雖然是小孩但也不相信楊間是這種負責人的好人,上次在大昌市開會的時候他就直接把那個叫林龍的馭鬼者給抓起來賣了。

楊間道;「既然都已經接下了這個任務,拖拖拉拉的反而讓人看笑話,否則一開始就不要接,我可是很守信的一個人,出道以來童叟無欺。」

極品複製 雖然是場面話,但他卻也沒有說錯。

當然真正的目的還是想儘快解決趙磊的事情,免得給那隻鬼時間成長。

「行了,啰啰嗦嗦的說了一大堆廢話,什麼負責,救人,擔當這類的話我早就聽膩了,不就是組個隊一起去抓鬼么,老子才不怕,走,出發吧。」熊文文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小手一揮,意氣風發的說到。

「該說你年少輕狂呢,還是無知是福。」楊間見到他這種宛如玩遊戲去打怪升級樣子感覺有些好笑。

「我不知道什麼是年少輕狂,我只知道勝者為王。」熊文文哼了一聲:「有我熊哥出馬,什麼妖魔鬼怪全要死光。」

「別說我不照顧你,不管出了什麼情況你跟著我就對了,我可以讓你活下去。」楊間開口說道。

一旦情況有變,他可以用鬼域將這熊孩子直接送出Z市。

只是退路想好了,但是楊間卻無法抱著他一定就能安然無恙。

「知道了。」熊文文看了看他,難得的沒有反駁一句。

這個時候張高回來了:「車已經準備好了,凱撒大酒店附近已經警戒,關於死者身份的確認在之前就已經在進行,相信再過幾天就會有結果。」

「很好,那就出發吧。」楊間點了點頭道。

「需要司機么?Z市你們並不熟。」張高又忽的問道。

「不需要,我和熊文文過去就行了。」楊間頭也不回道。

他現在開始要儘可能的減少和陌生人的接觸。

很快。

一輛皮卡由楊間駕駛者,帶著熊文文跟著導航直接開向了Z市凱撒大酒店的方向。

「你說,那隻鬼真的藏在那個什麼酒店裡么?」車上,熊文文打開車窗探出腦袋看向了天空。

依然可以看到一個個人頭漂浮在空中,隨處遊盪者。

「人頭氣球事件和童倩失蹤的酒店不一定是同一件靈異事件,畢竟童倩的頭並沒有出現在這城市的上空,但我要先解決這家酒店才行。」楊間隨口說到。

「我知道,你一定是喜歡那個童倩,想要去救她,我就說嘛,上次開會的時候這個童倩一直看著你,就知道你們之間有一腿。」

熊文文說道:「怪不得不和我媽相親,遠來你是制服控。」

「小屁孩知道什麼。」楊間對著他腦門拍了一下。

「我什麼都知道,你們大人的那些齷齪心思很好猜。」熊文文不服氣道。

楊間不想和這個熊孩子繼續交流免得亂掉了自己的思緒。

因為路上已經實行了交通管制,一路上可以算是暢通無阻。

很快,他就看到了一座歐式風格的豪華大樓出現在了視野里,在那附近更是拉起了好幾道警戒線,禁止任何的車輛,行人進出。

童倩栽在了這酒店,這酒店不可能沒有問題,所以隔離是最穩妥的辦法。

而且疑是人頭氣球的事件開始就是從這酒店進行的。

剎車聲響起。

楊間的皮卡直接開到了這酒店的門口。

提著一個裝屍袋,剛和熊文文走下車,卻看見酒店的台階上卻坐著兩個人,似笑非笑的看了過來。

「還以為你今天不會來了,沒想到挺準時的,你和上面說要調離我們,怎麼?功勞想一個人攬?連熊文文都帶來了,總部還真是夠偏心的。」開口說話的是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男子,臉色蒼白,臉色帶著一絲不悅。

「郭凡?」楊間臉一黑。

然後又看看了另外一邊站在台階上抽煙的中年男子。

正是當初他從黃崗村救出來的馮全。

原本調離這酒店的兩個人居然早在這裡等待了。

這什麼意思?

一時間,楊間神色變化不定。

(本章完) 她解開衣襟,然後拉下裡面的衣服,那個剛剛費了葉皓軒九牛二虎之力都沒有解開的和服就這樣滑落,鄭雙雙一絲不掛,只見在她的胸口部位,刻著一個「葉」字。

這個葉字是她用來警示自己提醒自己不要忘記了自己的愛人,但是她還是忘記了。

「穿上衣服吧,別著涼了。」葉皓軒大是感動,他剛才探到鄭雙雙有一段記憶特別深刻,想來就是紋這個『葉』字的緣故,他為鄭雙雙披上衣服。

「我去換身衣服,這和服看著彆扭。」鄭雙雙臉一紅,轉身離開。

片刻以後她便換上了一身百摺裙子,葉皓軒熟悉的那個鄭雙雙彷彿又回來了。

兩人並肩坐著,葉皓軒的手又開始不老實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