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能自己回返】

…………………………

天使歌聲中,無數肉眼難見的小光球在小屋中飄蕩起來,當碰撞在破爛的木製雜物時,那件東西便彷彿獲得了新的生命,一點點恢復鼎盛時期的色澤和活力。房間內的各個雜物即便是金屬的,也開始逐漸褪去銹色,角落處的塵埃也彷彿害羞般躲了起來。

解除了一道封印的月天使身軀,天使歌聲比舊日更具威力。如果高階聖職在場的話,一定驚呼而出:傳說中智天使階的天使歌力、生命之歌的高位版——天使感召!

喬舒亞的夢囈聲漸漸輕微,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深入夢鄉,彷彿那力圖扭轉過去的夢想終於實現。

原本就心神疲憊的女傭兵埃米利上下眼皮打晃,沉迷中沒有察覺四周變化的她彷彿到了一處安心之所,居然翻轉身倒在艾莉娜腿上昏沉沉睡了過去。

艾琳娜緩緩放正埃米利的身形,口中歌聲越來越輕,最後停了下來,看了一眼未關的門口。佐茨薇沒有出現,艾琳娜再次叫出三獅獸,當靠墊依著,漸漸的也睏乏起來。

…………………………

當黎明的曙光從窗口照進來,醉漢喬舒亞醒了,坐起身形愣。

沒有半點宿醉的感覺,而且……這是哪裡?這還是我這些日子住的地方嗎?

喬舒亞揉了揉眼睛,打量煥然一新的土屋。東西還是那些東西,但都好像是沒有用過的嶄新之物,連物件破損的地方也像是先天一樣光滑錚亮。

還有,這一頭獅子和一個蒙面女子怎麼回事?特別是這隻獅子,居然長這三個頭,六隻眼睛大瞪著盯著自己。喬舒亞打量著女傭兵埃米利旁邊的那一名少女和獅子,有些毛。

呆了半天,喬舒亞翻了個白眼,翻身躺下。

在做夢,繼續睡……

*****************************************

ps歌詞一向不算字數,而且本咩更新厚道,不卡字的,~豐~。 賬!收賬!」宿屋男侍的叫聲喊來。吧專業提供手機電子書電子書下載

喬舒亞撲棱一下坐了起來,

「哎呀。」女傭兵埃米利瞬間醒了過來,驚呼一聲跳了起來。

艾琳娜晃了晃腦袋,也醒了過來。但現左腿已經被女傭兵睡覺時枕得麻木,血脈流通后很快變得抽筋到動也不敢動。

「啊,這些先給你們。」女傭兵埃米利下意識地去拿腰帶間的小錢袋,卻覺屋內已經變了樣。

來收賬的男侍也愣在那裡,不敢置信地望著煥然翻新的小屋,並注意到那頭怪獅子,頓時嚇了一跳。

喬舒亞剛才也一直沒有睡著,此刻開始掐自己,確定真的不是在做夢。

「我的一種法術,沒什麼好驚奇的。」艾琳娜最先反應過來可能是天使歌聲的效果,連忙輕描淡寫地帶過。說著話收回放哨的三獅獸,並悄悄在自己腿部位釋放了守護復耀。

生命治癒的效果顯著,轉瞬間酸麻感就基本消失了。

她是馴獸師嗎?還是牧師?喬舒亞現了艾琳娜的小動作,驚奇地推測她的職業的同時,悄然觀察著這位底細不明的少女。

「三十一枚銀幣。」男侍見慣了各種怪異地旅人。決定不理會這自己不能解釋地現象。轉而向女傭兵討賬。

女傭兵一聽就跳腳火:「就這破地方。前天還說是二十七枚。你們怎麼能……」

「欠了我們這麼久地賬。吃住都在這裡。收點利息也很正常。」男侍雙手抱著肩膀。一副我很有理地樣子。「要不要我們向傭兵行會報告一下。有某個傭兵小隊人數不夠。長久不能報到。快散夥了。還拖欠宿費?」

「……」喬舒亞低著頭。雙拳握得緊緊地。

女傭兵嘆了口氣。 重生暖婚敲甜蜜 從小錢袋中倒出所有地銀幣。認真數了數后。咬牙打算先付部分錢。用商量地口氣問道:「先付一點行不行?」

男侍冷眼看了一下不過十枚地那些銀幣。鼻中哼了一聲。

「我來付掉吧。」艾琳娜站了起來,隨手甩出四五枚金幣,大聲道:「馬上安排兩個上等房間,準備洗漱之物和早餐,我們三位打算換個環境了。



看見在朝暉中金光閃爍地錢幣,男侍慌手忙腳地拚命撈住,換了張充滿獻媚的笑臉躬身道:「這位尊貴的小姐,請隨小的來。」

「喬舒亞哥哥,埃米利姐姐,快跟上來啊!」見兩名傭兵還在呆,艾琳娜故作小姑娘的樣子親熱地甜甜叫道。

有點噁心啊,玉米自我感覺著。好久不扮天真可愛的模樣,曾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的自己演技可能退步了。

路上,醉鬼劍士喬舒亞向女傭兵埃米利打了個眼色,后湊過來用簡單地低聲向她解釋了一下,並表示自己也很莫名其妙。兩人覺連這名少年的名字竟都不知道,而她的所作所為更是令人如墜霧中。

男侍臉上陪著笑臉,心中卻暗想:「這兩個窮酸傭兵,居然搭上了一個不諳世事地富家小姐,真是算他們走了狗屎運。

「對了,你看到一位和我打扮差不多的女子沒有?」艾琳娜向男侍打聽佐茨薇。

「哦,你說那位?」男侍沒有怎麼想,正好在拐到正廳門時向大堂內一指。

只見佐茨薇在大廳內一咖啡桌邊端端正正、穩穩噹噹地坐著,綠色地絲借額前的劉海型垂了下來,蒙著臉的她也不知睡著還是醒了,只是桌上什麼都沒有,似乎沒有點吃的。

她不會就這樣坐了一夜吧?估計是身上沒有錢,僅靠著衣著和氣質的不俗居然在宿屋客廳內混了一個【硬座】,琳娜暗自驚嘆這位晚裝麗人老婆個性之強。

佐茨薇也確實如此。昨晚她在院內思考艾琳娜地表現和自己的打算,久等之後又回到破屋,卻見艾琳娜三人居然都睡了。注意到小屋翻新地怪異景象,她雖然一肚子疑問但又不肯進屋,左思右想來到了宿屋大廳。

但是,身上沒錢的她相當尷尬,又拉不下臉回去向艾琳娜借錢,乾脆就說等人。憑著過人的貴族氣質,宿屋的人也沒有底氣管她,就這麼混了一夜。

「她是我的朋友,花費一起算我賬上。」艾琳娜大聲說著,故意驚醒佐茨薇。

佐茨薇的確有些疲倦,瞌睡中地她此刻方被吵醒。輕輕揉揉太陽**,優雅地清了清神后,站起身來。

艾琳娜則毫不在意形象,動作大大伸了個懶腰,還出唉呀呀的聲音。

雖然看不到這位少女地面容,但醉鬼喬舒亞和男侍都不知怎麼搞的,看著她地芊美身形,再聽著她貌似痛苦地扭曲著身體,無病呻吟地出那種「哎呀哎呀」聲音……

兩人就覺得……嗯……就覺得……似乎有那麼點令男人骨頭酥的感覺……

萊雅國地皇家禮儀教師該被辭退了。佐茨薇自然沒有骨頭酥的這方面想法,回憶艾琳娜相較於皇家貴族身份的諸多出醜舉止,評價她的禮儀為嚴重不合格。

「具體的事情等一下我過來和你們說,大家先洗漱一下,換套服裝。」艾琳娜又隨手向男侍丟過去幾枚金幣,指了下喬舒亞和埃米利,「給他們一人換一身,更體面些的。還有我自己,讓侍女再拿件可蒙頭的黑袍來。」

男侍又一陣手忙腳亂地去接金幣,眉開眼笑地應和著,轉而高聲呼喚侍女:「三樓豪華一號、二號寢間,快帶路!」

大廳內的宿屋侍女迅到位,婉然行禮後頭前引路,讓艾琳娜四人去休息。

剛上樓梯,宿屋內的二樓普通房間的過道里,響起玉米聽起來極為一陣熟悉的音樂。

都收米都~來都收米來都~有點不熟練的弦類樂器演奏。

原本那個世界流行歌

的旋律!玉米嚇了一跳,難道大螃蟹在附

「啊,這是趕去迦莉城參加鮮花祭的表演隊伍,大清早地就在練習,如果打擾您的話我去說一聲。

」帶路的侍女見艾琳娜停住了腳步,立刻乖巧地解釋道。

「很好聽的旋律。」佐茨薇難得開口,相當通曉樂律的她對這種在這個世界算得上怪異的曲調,還是很感興趣的。

侍連忙笑著搭腔附和:「是呀是呀,真的很好聽,還很有節奏感的。據說是大音樂家秀男率格先生,啊,不用解釋想必大家也知道,就是光之聖子秀男率格羅密歐閣下所創作地。」

侍女邊說邊做出了芳心亂蹦的捧心狀。

撲通!

眾人驚訝地看見,本來剛踏上台階走得好好地艾琳娜,就那麼突然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似乎還硬邦邦地彈了兩下。

萊雅國的皇家禮儀師該刨腹謝罪,佐茨薇翻了個白眼。

摔在地板上的玉米強忍笑意,恨不得把地板敲個窟窿:可惡的大螃蟹!這傢伙怎麼這麼快就混上音樂家的稱號了,怪不得那天還演示製作粗糙小提琴呢。紅果果地抄襲啊,這個樂壇剽客!

咱也想當回嫖客啊特別是小時候也夢想過當個【荒野大嫖客】啥的。可惜色狼暫時被卸了武裝。

有句話說得好,木有槍杆子就木有辦法硬氣。玉米哀嘆著,順帶在心裡朝陰笑迦莉比了一下中指。

等等,為啥大螃蟹可以抄,我就能抄?一樣可以取悅美女啊。如果大螃蟹懷疑,就推給月天使身份好了,或正好告訴他本玉米作為候補聖地實際情況?

在佐茨薇等人奇怪的目光注視下,玉米自己爬了起來,毫不介意地拍了拍膝蓋,心中打著算盤。對,異世界的音譜知識也托陰笑迦莉之福深刻我的腦海里,為何不借樂獻美,討討各位老婆的歡心呢?

「哈哈哈。」艾琳娜突然出一陣銀鈴般的開心笑聲,有股幹勁地向著侍女指向地三樓寢間跑去。

喬舒亞和埃米利對視一眼,由侍女帶著進了二號寢間。豪華的內飾令兩位傭兵很不適應,恍若夢幻。

當佐茨薇跟著艾琳娜走進寢間時,卻看見她伏在桌前,揮動著鵝毛筆在紙張上寫著什麼。

佐茨薇好奇地湊上去看時,愣了一愣,接著便驚出一身冷汗。

無論什麼級別地音樂大師,在創作樂曲的節奏韻律時,總是要前後揣度,甚至反覆哼唱地。而此刻,只見艾琳娜下筆如飛,一個個大6通用的音符躍然紙上。展現出來地樂譜也工整嚴謹,儼然有大家之氣,顯然不是亂拼亂湊而成。

聯想希維在小提琴方面表現的音樂高造詣,想不到這位萊雅國公主艾琳居然也是樂界有著深厚底蘊之大家!

佐茨薇那怪異的爭寵信心再一次受到嚴重打擊。

萊雅國都迦莉城,皇宮議事殿。

華貴的鑲金圓桌邊坐著三個人:女兒控的萊雅國老皇帝,帥哥外貌的希維,已從演武中恢復的大6第一美女雪倫公主。

沒有使用上下之分的桌子或座次,是因為萊雅國老皇帝有求於希維和雪倫二人。為了心愛的乖女兒,老皇帝願意放下一切架子求人,只要能確保寶貝公主別被地龍擄走。

「就是說,在滿月之夜,那條大蜥蜴會來搶艾琳娜?」聽完老皇帝剛才一番講述,希維目光炯炯地盯著他。事關艾琳娜的安危,希維非常認真。

坐姿謙恭有禮的雪倫公主也瞪圓了美麗的眼眸,長長翹翹的睫毛一跳一跳,驚訝於地龍復甦的消息。

「沒錯。」老皇帝用力點頭,花白的大鬍子盪啊盪的。雖然腹誹於這混小子竟敢直呼寶貝女兒的名字,但也對大蜥蜴這個鄙視稱呼大有英雄所見略同之感。

「敢來搶我老婆!我宰了它!」希維啪地將桌邊敲碎了,一隻腳踏在椅子上,怒目吼道,「到時候請你們吃肉!你們想吃肥的還是瘦的?」

老皇帝和雪倫汗顏。

貼身女衛聽到巨響,惶然從外湧入。老皇帝揮手斥退。

「稍安勿躁,不要小瞧這條地龍……」老皇帝一番安慰,痛陳了一遍當年親眼見到地龍化身為人時,尚未現出真身就如何厲害。

「是呀是呀,不能大意,萬一令地龍得逞,艾琳娜她……她……」剛嚇了一跳的雪倫也連忙附和。

轉瞬,雪倫公主又察覺到:自己……到底擔心的……是誰?

希維沒有注意到雪倫這一點異樣,慢慢坐回座位,想了想向老皇帝問道:「你有什麼計劃?」

希維性格颯爽,絕不魯莽,頭腦冷靜下來的她大致猜到老皇帝叫她們幫忙的意圖,只是不知道具體有什麼計劃。

「不錯,我萊雅國暗自已經做了很多的準備,但就怕還有失手,而失敗的後果我們是承受不起的。」老皇帝面色凝重,拄著權杖的他上身探向桌子,壓低聲音說道:「我知道,雪倫公主殿下你有守護之力,可以交換某兩個人的外貌甚至聲音……」

雪倫公主聽到涉及自己,心下一緊。不知道老皇帝是否知道自己的這項守護之力只能交換女子容貌,如果知道的話,希維暫時定為女身的情況豈不是也可能被猜到了?

但此時顧及不了這麼多了,雪倫連忙凝神傾聽。

老皇帝目光中透出堅決之色,緩緩說道:「如果有一個實力絕的強……這個計劃,就叫作……【刺龍】!」 張武還是第一次到「思凡商貿」公司來,也是第一次見到許思,經林凡引薦后,張武這個老江湖便不自覺的多打量了許思幾眼,心道:「之前以為王萍那個漂亮的小丫頭是林凡的女友,現在看來似乎自己是誤會了,看這位許總與林凡之間的關係,絕非尋常。」

知道張武與林凡的關係頗深,同時張武一直對「思凡商貿」的工作非常支持與配合,許思對他也是非常客氣,招呼張武坐下,三人就在許思的辦公室暢聊起來。

張武知道林凡選擇這裡與其交流,就是沒有任何避諱許思的意思,他也就毫無保留的將自己所了解到的東西全盤托出。

松林路商業街的項目是慶省本土的一家房地產公司開發的,整條街道全長1000米,共兩層,該街道共有兩個進出口,相接兩條主幹道,其中松林路為交通設施最齊全,人流最大,路面最寬的一條路,商業街緊靠松林路,因此稱該商業街為松林路商業街。

這條商業街與飛龍路不一樣的地方主要體現在這裡從一早規劃開始,其定位就是商業街,而飛龍路則不是,飛龍路的門面本來是沿街鋪面,後來因為市政規劃,飛龍路漸漸成了主幹道,而由於交通便利等原因使然,使飛龍路的客流越來越大,有客流的地方就有商業,這樣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商圈。所以飛龍路是先有客流,後有商圈;而松林路商業街是先定位為商圈,卻還沒有客流。

該開發商除了開發了這樣一個商業街外,另有50萬方的高層住宅小區,所以商業街只是開發商做的一個噱頭而已,目的還是通過宣傳商業配套。從而達成住房價格提升的目的,就算是商業街虧了,只要這50萬方的住宅每平方提高100元的價格。也賺大了,何況商業配套對住宅的價格影響可不止這一星半點。絕不會只提升一兩百元,目前中海市區的住宅均價在4000元/平方左右,這個是市中心的價格,可松林路這裡的「佳世風情苑」小區的開盤均價竟然敢直接飆升到4500元,並且在首日開盤300套房源情況下,居然有1000多人排隊購房,據說還有因為搖號的問題發生爭執,甚至大打出手的事情出現。可見商業配套的噱頭對購房者的影響。

雖說開發商並沒有對商業街後期的發展抱有太大希望,也沒有在招商運營上過多投入,但這個商業街的初期規劃定位是下了功夫的,門面房中規中矩,基本都是面寬3.6米,進深15米的房型,並且公攤只有8%左右。整個一樓大約有500多間鋪面;二樓戶型基本與一樓雷同,但二樓與一樓並非是一同售賣,在整條商業街上共有6部手扶電梯可以直通二樓,二樓兩側之間也多有搭設天橋。使二樓也單獨形成了一個整體。

在松林路這一側的進口處,開發商預留了一處面積約有15000平方的大型物業,計劃引進大型商超。「客必多」超市也已經與開發商進行了多次洽談,基本達成意向,關於這一點不單是張武從開發商那裡了解到,同時也從施克華那裡獲得了確認的消息。大型超市的入駐是一個絕大的利好消息,因為其吸客能力強勁,可以保障一定的客流數,對商業街後期的發展是起到非常大的促進作用的,同時超市進出口外面,客流必經之處的商鋪也成了金鋪。必將優於該商業街其他區域的商鋪。

松林路商業街商鋪的平定價為10000元/平,這個價格對於後世見多了動輒每平方5。6萬甚至10幾萬的林凡來說覺得已經很低了,但是在這個時代。小區底商的門麵價格普遍在5000多元/平,而且小區底商是小區一交房,馬上就可以將房子租個精光的,投資收益有一定的保障,商業街則不同,這裡是有風險的,經營的好,形成好的商圈,這裡的房子自然升值速度遠遠高於小區的底商,但是一旦這條街沒有人氣,客流稀少,鋪子租都租不掉,想出手就更難了。所以這個價格一出來,也是嚇退了不少前期準備投資的客戶們,以至於到現在這條商業街的房子也沒有賣出去多少,無奈之下,營銷團體們只好四處出動,進行宣傳推介,廣散宣傳彩頁。

張武的一個朋友是負責該商業街商鋪的銷售副總,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他找到了張武,問其有沒有投資意向,並且可在在原有的價格上打個9折給張武。張武做了這麼多年的生意,眼光自然非常人可比,聽他這位朋友一介紹,也覺得這裡有投資的價值,但他畢竟與商圈接觸不多,所以他又找到了林凡,本來只是想聽聽林凡的意見,如果林凡看好這裡,他就多投一些,如果林凡覺得這裡不行,他可能會放棄,哪知上次通話,林凡居然表示他對這條商業街也有興趣,並且打算與張武聯手操作一把,張武一聽之下,頓時知道林凡認為這裡大有可為,所以來了興緻,把這一個之前當作玩票的項目,提升到了近期的首要工作的高度上來。

張武一口氣介紹完松林路商業街的項目后,看到許思與林凡都在沉思,於是他拿起茶水喝了一口,等著聽聽林凡與許思的想法。

林凡自從上次與張武見面聊過這個項目后,他已經分析了近一個星期,這個項目如何操作,他心裡是有腹案的,他找張武最主要的還是問一下張武想怎麼玩,能玩多大?

「張總,這個項目的招商工作,我們自己來主導。」

張武一愣,這怎麼可能,開發商怎麼可能把招商工作交給業主呢,難道林凡要承包招商工作?看樣子也不像啊,「思凡商貿」這麼多事都忙不完了,他哪來的閑工夫去玩這個。

「林總,這個事情,開發商不會同意吧?他們後期會有自己的招商運營團隊。」

林凡道:「這個不影響,他們招他們的,我們招我們的。」

張武不理解他的意思,一個項目怎麼可能有兩個招商團隊同時運營呢,林凡已經開口問道:「張總,這個項目我想玩大一點,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準備投入多少資金進來?」(未完待續)

ps:書友群55121698,歡迎各位書友的加入! 候補聖女第142章戀慟的雪倫之章(上)

雅國都莉城。皇宮議事殿中。靜悄悄的。

|國老皇帝緩緩說出【刺龍】這個計劃名稱后。雪倫公主吃驚的瞪圓了眼睛。驚訝於老皇帝,龍構。

龍也是有很多等級的。最低級的莫過於雷亞龍等亞龍系。再往上的等階是火龍水龍等元素龍系。更高級的則是傳奇龍級別。安塔瑞斯屬於的龍這一元素龍的級別。但二十年前。它尚未化出原型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就明顯表明。它已突破到了傳奇龍級別。

艾琳娜的暗黑魔劍曾幻化出來的的獄龍也是傳奇級別。只是屬於神器的化身龍。而難以衡量實力了。

一般國家打算殺掉一頭普通的元素龍已需耗舉國之力。而安塔瑞斯手下達上萬怪物之眾。若要對它動武。只怕風險極大。

雪倫公主心下忑一番。腦海中不斷描繪關於大的暴君安塔瑞斯的想象。許久未能出聲。

萊雅國老皇的目光則銳利的直視對面坐著的希維。關於寶貝女兒艾|娜與這個混小子希維關係曖昧的傳聞早就聽說不少了。老皇帝此時倒也存了考量一下的頭。

令這位女兒控皇帝為安心的是。的表現並沒有想往常那樣急躁。反而靜靜的坐在那裡。蔚藍眸子中透射出堅定目光。同樣認真的與老皇帝對視著。終於右手握拳在桌面上重重一敲。沉聲道:「老頭子說出全部計劃。為了艾琳娜我要做刺龍的那把利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