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後。秦羽閉關出來,實力恢復的強大,拒絕了火老等人的跟隨,看到了還在閉關的靈之劍,也沒有說什麼。而是獨自前往。

**—-***

秦羽來到那武鬥場后,發覺異常,此地多了很多強者。而且那武鬥場的場主神態也是有些不對勁。

不過秦羽沒說什麼,而是見到了七傷點頭,被那第二的人諷刺,秦羽沒有說話。

-**-

但是秦羽總是感覺到,暗中有人對自己的殺意很深,

*-*-

隨後十個人上台,開始挑戰。那些人嘲諷秦羽,然後都是挑戰秦羽,都被秦羽一一擊退,震驚眾人。秦羽也發覺部隊,這些人的實力很強。

而後找了一拳看到了那可疑的人。

秦羽沒說什麼。那諷刺秦羽人的哥哥,則是震驚。但是也沒辦法,上台來擊殺秦羽,秦羽也是聽得對方的諷刺有些不悅。

然後和對方大戰,擊敗對方后,那人竟然偷襲輩秦羽擊殺。震驚眾人。

-*-

這個時候武鬥場旁邊的那人開口,說秦羽竟然違反規定,擊殺人。

秦羽反擊,諷刺對方。武鬥場竹也是很為難。

那人憤怒,然後慫恿一些人,他的手下包括一些吃瓜群眾,紛紛要對秦羽出手。

秦羽看向武鬥場竹,看著對方不說話,秦羽冷笑。而後掃視眾人,諷刺一番后,眾人出手。秦羽殺之。

秦羽和這些人大戰,讓那第二的嘲諷,秦傷則是諷刺對方,讓第二的憤怒。雖然心裡頭震驚秦羽的實力,但是依然不屑一股,嘲諷秦羽。

認為秦羽活不過今日。

*–秦傷則是在猶豫,是否要出手幫助秦羽。

-*-

秦羽擊殺那些人,讓向家的人震怒,沒想到秦羽這麼厲害。而看到秦羽好似戰神,他憤怒,然後派人頭頭去傳信,第二套方案執行。

秦羽也注意到了,憤怒,然後擊殺這些人。蛇女小狐狸出現一同擊殺,秦羽抓到了那向家之人,將其重傷,被其威脅。

人們也都被秦羽擊殺光,讓人門震驚。

那諷刺秦羽的人也是掩口塗抹。秦傷也是滿意,沒有出手。

秦羽看向武鬥場主,武鬥長主雖然震驚,但是也是知道事情打了,想要說什麼,。但是卻沒有開口i。向家雖然他不懼,但是向家後面的靈隱宗,卻是讓他有些怕、

看著那秦羽要擊殺向家之人,武鬥場主則是猶豫,而後去派人通知,真正的主事人。

-*–

那向家之人威脅秦羽,秦羽知道了對方是向家之人,因此也就沒有那麼多的顧慮。而後知道了向左歸來,讓他冷笑要擊殺。 放下衣服,黎熙宗主拍了拍陸凡的肩膀道:「年輕人,有些事情,總要經歷,躲不過的。我再給你一晚的時間,明天我希望看到的還是那個堅韌不拔的陸凡。記住,僅僅只是一晚!」

影視世界當神探 言畢,黎熙宗主坐著木輪椅離去。

陸凡還想再說什麼,黎熙宗主卻抬了抬手,示意陸凡不用多說,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長長的一聲嘆息,陸凡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也許,黎熙宗主說的是對的。

他現在能做的,也就是繼續努力的活下去。

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改變,未來的事情也無法預料,人能夠做的,無非是把握當下罷了。

陸凡感受了一下自己身軀的情況。竟然比他預料的要好很多。

罡氣雖然不是很充裕,但真正**上的傷勢,基本已經全部癒合了。

想來,這恐怕不僅僅是他強大癒合能力的功勞。

肯定是高人出手,幫他好好的療傷過了。否則,被三聖以及那麼多強者聯手一擊打在身上所造成的傷勢。怎麼會那麼快就癒合。

黎熙宗主顯然是沒有這個水平的。最有可能的便是丹聖國主。

陸凡至今也想不太明白,為什麼丹聖國主突然就變得這麼「好人」了。而且剛剛聽黎熙宗主所說,丹聖國主竟然因為他徹底跟八方錢聖與寰宇天聖徹底撕破臉皮了。

這種事情,如果不是丹聖國主告訴他,陸凡簡直都不太敢相信。

這其中的緣由,陸凡不是很清楚。

有時間,他還要去詢問一下。

體內罡氣開始緩緩運轉,陸凡開始調理起自己的身體。

雖然傷勢是沒有了,但陸凡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體內的怨靈還在壯大。

如此下去,他被亂聖徹底吞噬掉,還是早晚的事情。

這個情況,必須要早點解決掉。

陸凡緩緩下床,正準備穿上鞋子。

就在此時,房門突然打開了。

只見一名白衣,馬尾女子抱著一堆瓶瓶罐罐走了進來。

見到陸凡蘇醒,女子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道:「陸凡,你真的醒過來了。」

此人,陸凡實在太熟悉了。

點點頭,陸凡道:「幻月,你這是來幹什麼?」

幻月笑著道:「來給你療傷啊。看看,這都是我找人要來的好東西。這瓶是療傷的,這瓶是驅邪的,這瓶是凝氣的。這瓶是快速治理內傷的,不過一般是給荒獸用的。」

幻月將一大堆東西直接擺在了陸凡的床邊。

然後隨便仔細的拿起一瓶東西,就開始往陸凡的臉上抹。

陸凡驚訝道:「這是幹嘛?」

幻月按住陸凡的腦袋道:「別動,這可是闊海蛟龍的精血,在它即將化龍的那一刻殺死,從頭顱中取出的最至剛至陽的一點。那麼大一頭蛟龍,只能取出這麼一瓶精血呢。再配上十幾種其他巨龍的血液,才能煉出這麼一瓶好東西來。我幫你塗在腦袋上,免得那些怨靈傷害你英明神武的大腦。」

陸凡坐著不動,任憑幻月將他的腦袋擺來擺去。

如此近的距離,陸凡能看清楚幻月臉上的一切。

忽的,陸凡皺眉道:「你臉上有淚痕,怎麼,你哭過了?」

幻月手掌一抖,險些一瓶子精血直接倒進陸凡的眼睛里。

然後幻月佯作惱怒道:「誰哭了。我這是水漬,別說話,小心我把你的腦袋扭下來。」

陸凡看著幻月的樣子,也沒有多想,他現在滿腦子還是靈瑤的身影。

幻月看著陸凡黯然神傷的模樣,沒由來的眼睛又微微紅起。

不過她強行忍住了自己的情緒,緩緩把一瓶精血塗抹完畢。

「好了,現在感覺如何?」

陸凡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道:「我怎麼感覺我好像胖了一圈。」

幻月左看看右看看,道:「沒有啊。好了,我們再用下一樣。」

陸凡一把攔住了幻月道:「不用了,我還有事,回來再試吧。幻月,多謝你的照顧。你休息一下,我出去一趟!」

陸凡說著起身便要往外走,幻月一把拉住陸凡的手道:「你傷還沒好,又這幅模樣。你不好好休息,幹什麼去?有什麼事,你跟我說,不就行了嗎?」

陸凡搖頭道:「不必了。放心吧,我沒有你們想的那麼脆弱。黎熙宗主說的對,人總是要堅強一些。」

推開幻月的手,陸凡大步向外走去。

幾步過後,陸凡略帶落寞的眼神便恢復了堅毅。

這一刻,他又變成了打不死的陸凡。

在走到門口的時候,陸凡轉頭對幻月道:「幫我謝謝黎宗主,他的好意我心領了。但他真的不必專門派人來照顧我。」

幻月沒有回答。陸凡順手關上了房門。

幻月一直看著陸凡的身影在眼中消失,這才喃喃道:「我可是自己來的。」

說完,幻月就乾脆坐在了陸凡的床上。

伸手,幻月拿出了一樣東西。

那是一個黑漆漆的荷包,上面還多了幾個缺角。

這東西,是幻月在陸凡昏迷的地方撿到的。就在離她不遠處的一片塵土之中。

幻月認得出來,這是靈瑤的荷包。

打開荷包往裡面看,全部都是靈瑤的東西。

她一樣都沒有動,只是稍微的看了看。她不知道這東西此時交給陸凡是不是件好事。

因為在她看來,陸凡如此心力交瘁,昏迷不醒,很大程度就是因為靈瑤。

倘若這東西再刺激到了剛剛蘇醒的陸凡,那豈不是得不償失。

幻月猶豫的很,卻又不知道該怎麼樣。

「靈瑤啊靈瑤,我不知道你為何變成這樣。但如果陸凡真的死在你手上了,我肯定跟你沒完。」

幻月捏著荷包,輕聲說道。

此時,門外忽的響起黎熙宗主的聲音。

「陸凡,還有件事,我要跟你說。」

黎熙宗主推門而入,頓時愣住了。

幻月也是一驚,連忙起身道:「宗主。」

黎熙宗主沉默許久,忽的笑道:「陸凡,出去了?」

幻月道:「他出去辦事了。」

黎熙宗主點頭道:「好,很好,知道辦事就說明回過神來了。幻月,你怎麼會在這裡。」

幻月支支吾吾半天,終於道:「我來給他送東西,我。。。。。。」

黎熙宗主抬手道:「不用解釋了,我懂得。好的很,好的很啊!」

帶著笑容,黎熙宗主退了出去,然後輕輕關上了房門。

!! 日暮西山,夜色漸沉。

陸凡走在魔女村中,很快便看到了正在外面與復十五等人吃著燒烤聊著天的韓楓師兄等人。

他們倒是瀟洒,一手拉著復十五等人聊天,一手啃著烤肉不亦樂乎。

見到陸凡出來,韓楓師兄立馬舉起了手中烤肉道:「陸凡師弟,哈哈,來嘗嘗這個。小黑的廚藝又有漲進了!」

韓楓師兄話音剛落,正在烤肉的小黑直接變撲了過來,直奔陸凡懷中。

於此同時,十三也站到了陸凡的身後,目光閃爍,輕聲道:「主人!」

陸凡抱著小黑對十三微微點頭。看著韓楓師兄等人,強行咧嘴笑道:「你們吃,我找南宮行有點事!」

大師兄與楚天師兄已然走上前來,上下先打量陸凡幾眼,然後大師兄關切的問道:「陸凡,你現在沒事吧。靈瑤她很明顯就是。。。。。。」

陸凡抬起手,示意大師兄不用多說了。

緩緩地,陸凡道:「這些事情,我會自己處理。不用你們擔心。」

楚天師兄點頭道:「我們相信你,陸凡師弟。記得,這個世上關心你的人還有很多。」

大師兄接著道:「而且,現在大家都還指望著你呢。你可不能真的倒下了。」

陸凡明白的點頭,擁抱了大師兄與楚天師兄一下。

兩位師兄都拍了拍陸凡的肩膀,師兄情誼這一刻展露無遺。

韓楓師兄與楚行師兄也舉著烤肉撲了過來。

「陸凡師弟,來,我們也擁抱一個。咦,陸凡師弟,你的臉怎麼胖了。」

陸凡一把按住了韓楓師兄與楚行師兄的臉,道:「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說完,陸凡帶著小黑與十三飛身離去。

韓楓揉了揉自己的臉道:「看來陸凡師弟是恢復的差不多了,手勁真是大。」

楚行師兄道:「得了吧,就算陸凡師弟實力沒有完全恢復。一隻手也完爆你了。我就說不用太擔心陸凡師弟。他不是想不開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