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能夠從這頭老虎身上感受到巨大的虎威,彷彿是真實的老虎一般。

再看那月翼,他的身體爆發出滔天的紅光,然而從那紅光之中湧出相當多的火焰,這些火焰不停的在燃燒著,在那火焰之中似乎還有獸類的鳴叫,隨後在月翼的身後竟然形成了一具通體都是火焰的人影!!

那人影大約有三丈,給人一種頂天立地的感覺,那人影完全是由於火焰構成的,那灼熱的氣息也是讓人望而卻步。

「就看著最後一招了,去吧,焚身。。」凝聚成功那焚身之後,月翼的眼睛徒然睜開,然後雙手一合,那焚身就像是活了一般,踏著虛空,想著龍炙衝去。

「來的好,天魔掌。。。」月翼看到那炙熱的人影把他所處的打的都是熏烤的破碎了開來,眼睛一凝,一掌推出,那頭站在龍炙身後的黑白相間的巨虎也是瞬間活了過來,咆哮著向著月翼製造出的人影衝去。

天空這個時候變得暗沉無比,學員們,長老們的實現都是緊張的注視著戰鬥的中心,那裡,讓他們大部分人都感到顫抖的可怕攻勢呼嘯著,最後猶如兩道流星一般,在眾目睽睽之下,轟然的碰撞在一起。

「咚!!!!」那一剎那,震耳欲聾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天羽靈院。

因為爆炸而產生出來的耀眼強光,就像是天上的太陽一樣,強烈的光芒讓整個大地都是變得明亮了很多,這種刺眼的強光,讓很多人都是眼睛受不了。

那血紅的人影和黑白相間的巨大老虎在碰撞的瞬間都是把自己身體之中蘊含的能量毫無保留的釋放了出來,形成了巨大的能量風暴,這種強度的攻擊,讓空間都是變得有些扭曲。

那裡的原力風暴,變得是越來越狂暴,當扭曲到極限之後,之間那風暴驟然的爆發開來,數百丈的原力漣漪從爆炸的中心席捲開來。

因為龍炙還有月翼兩個人在比賽的正中心,所以首當其衝,直接被這種狂暴到極致的能量給沖飛了出去,雖然他們兩個已經在竭盡全力的防禦了,可是還是不低,若是他們的狀態都是滿的說不定可以,但是他們兩個已經拼盡全力到現在,這一擊還是他們傾盡全力所為,所以抵擋不住還是情有可原的。

這能量的漣漪在擊潰了月翼還有龍炙之後,更是直接向著四周擴散而去,而當擴散到擂台的邊緣的時候,那道屏障又是憑空的浮現了出來,把這看起來可以毀滅一切的能量餘波硬生生的給擋了下來。

「砰砰砰。、。。」在能量的漣漪不停的撞在這屏障之上,發出了巨大的碰撞聲,可是任憑那能量怎麼努力,還是突破不了那屏障,一直持續了好幾分鐘之後,這肆虐的原力終於開始一點點的減弱。

在看那擂台,若是之前還有一點擂台的樣子的話,此刻的擂台滿目蒼夷,無數道裂縫在顯示著剛才的戰鬥是有多麼的激烈,無數道如同蜘蛛網的裂縫,布滿了整個戰鬥場地。、

「月翼還有龍炙呢?」在感嘆了一下龍炙還有月翼兩個人的破壞力之後,學員們都是把目光轉向場地之中,他們兩個才是戰鬥的主角啊,他們兩個都是受到了那股衝擊波的衝擊,也不知道能不能擋下來。

「咔嚓咔嚓咔。。」在大家都在尋找兩人的蹤跡的時候,一處被岩石堆起來的地方突然一陣陣蠕動,然後上面的岩石一層層的滾落。

「砰。。。」似乎不滿足岩石下落的速度,那被岩石壓在底下的人直接用原力一掙,岩石都是震飛了出去,從裡面露出了龍炙的身影,此刻的龍炙,身體之上布滿了血跡,臉色也是十分的蒼白,原力波動都是變得很萎靡,顯然他在之前的劇烈對抗之中,受到了非常重的傷勢。

既然龍炙出來了,那月翼呢?人們又是開始尋找月翼,當然,沒有讓他們找多久,不遠處同樣的一堆岩石堆,也是被人給掙開了,月翼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月翼的身上布滿的鮮血不比龍炙少,那破損的院袍露出了猙獰的傷痕,兩個人在此時看起來半斤八兩。

月翼和龍炙都是筆直的站在地上,一陣風飄來,把他們破碎的衣衫吹的搖曳不已,若是他們都是戰鬥之前的模樣,倒也是能夠吸引不少姑娘,但是此刻的他們卻顯得有些狼狽,當然,並不會有人笑話他們,因為他們值得尊重、。

「咳,咳,這次受的傷不輕啊,其實不管我們誰輸誰贏,明天都很吃虧啊。」月翼咳嗽了一聲說道,他和龍炙拼的這麼你死我活的,到最後便宜的還是沐毅那個小子啊。

「那有什麼辦法呢,你不肯認輸,我也不肯,那就只能戰下去了。。」龍炙一邊說,一邊在拚命的恢復著體力的原力,他在剛才一戰中,幾乎把體內的原力消耗殆盡了,再加上還要抵抗戰鬥產生的波動,已經把他的原力全部消耗掉了,相信月翼也是如此吧。

「你很強,有打敗我的希望,但是,可惜不是你。。。」月翼嘴角閃過一絲笑容,他的身體動了,猶如一道閃電一般,在他受傷這麼嚴重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夠擁有這麼快的速度,當真是讓人瞠目結舌。

「你。。。。」看到月翼以極快的速度向著自己而來,並且一拳揮出,龍炙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月翼竟然在經過如此激烈的戰鬥后,還能夠擁有這樣的實力,當真是讓他吃驚,不過吃驚歸吃驚,他並不能這樣束手待斃。。《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570章還沒離開,他就已經開始想她了今天是星期天,請假一天《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571章如果我回不來了,你…… 第三百五十章晉級決賽

「砰。。」雖然龍炙已經拼盡全力想要擋住那月翼的一擊,可是此刻的他經過剛才的幾輪較量,已經變得虛弱不堪,再加上他沒有料到月翼竟然還有力量,在匆促的之下,他根本就擋不住月翼的攻擊,竟然直接被月翼一拳給打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不遠處的地上。

「你輸了。。」就在龍炙強忍住自己想要口吐鮮血的衝動,想要站起來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你面前站了一個人,還沒等自己抬起頭,月翼的聲音就已經傳了過來,龍炙抬起頭一看,發現月翼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冷冷的說道。

「咳,咳,願賭服輸,確實是我輸了。。」龍炙感覺到自己體內什麼都力氣都沒有了,不僅如此還受到了不輕的傷,確實已經不是龍炙的對手了。

「呵呵,那就多謝承讓了。。」聽到龍炙認輸了之後,月翼也是在心中鬆了一口氣,他其實狀態和龍炙差不了多少,但是他用了一種非常隱秘的方法,讓自己的實力在一瞬間內恢復一點點,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用來對付同樣是燈枯油盡的龍炙是最好不過的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根本不需要擔心會被發現,這東西是他背後的勢力交給他的,就是為了應付這種情況用的。

雖然一開始他並不認為自己會用到這種東西的,但是龍炙用他的實力告訴自己,他真的很強,雖然最後還是自己贏了,但是整個人絕對不容小看。

「沒有什麼承認,是你用你自己的實力證明了你比我強。。」雖然月翼知道是自己用計贏了龍炙,但是龍炙卻不知道,他多多少少受到了一點打擊,但是他並不是不能接受失敗。

「這場比賽,月翼獲勝,恭喜月翼獲得晉級決賽的。。」在龍炙舉手認輸的時候,陳長老站出來宣佈道,這種結果讓不少人都是難以相信,畢竟在戰鬥之前,他們可有不少人相信龍炙會贏得最後的勝利,可是現在現在的結果卻是月翼戰勝的龍炙。

對於這種結果,雖然很多人都沒有想到,但是並不是不能接受,最接受不了的是龍炙的頭號粉絲,小雨,她雙眼瞪大的大大的,她沒有想到,龍炙學長竟然輸了,一直在她心目中那個不敗的龍炙學長竟然輸給了別人。

「小雨,你別這樣,勝敗乃常事,就算是龍炙學長輸掉了必死啊,他的實力也不是誰都能打敗的,你沒有看到那個月翼就算是打敗龍炙,他自己也是消耗極大嘛。」看到小雨不敢相信的樣子,她的閨蜜立馬安慰道,雖然她們也不相信龍炙會輸,但是事實都已經擺在眼前,不得不讓人相信啊。

。。。。。。。。。。。。。

「沐毅,若是不出意外的話,你下一盤的對手就是月翼了,有沒有信心。。」看到月翼戰勝了龍炙,蔣怡歪過頭看著沐毅道、。

「是不是我還說不定呢,說不定是蔣怡學姐你對戰月翼呢。。」沐毅笑著說道。

「你這傢伙,現在連我都敢嘲笑?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蔣怡洋怒道,她知道自己的實力,也看過沐毅的比賽,知道沐毅真的認真起來,自己並不是沐毅的對手。

「蔣怡學姐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啊,我記得跨級對戰也並不是沒有發生過的吧。。」沐毅知道蔣怡並不是真的生氣,也是笑呵呵的問道。

「有是有,但是你當跨級對戰是有那麼容易的嗎?」蔣怡沒好氣的說道,想要跨級對敵,要麼要有厲害的武學,要麼有強悍的功法,以及豐富的戰鬥經驗,和不畏死的精神,不然的話憑什麼戰勝那些實力強悍的對手呢?

她擁有的武學的威力她自己心裡清楚,也知道沐毅所擁有的武學,一個個並不比自己擁有的武學差,而且他還是王級慧根,擁有著一個王級武學,這王級武學雖然從來沒有看見過沐毅施展出來,但是她絕對相信沐毅擁有的這個王級武學威力絕對不可小看。

「這樣啊。。」沐毅瞭然的點了點頭,他也是明白等級之間相差的巨大,雖然跨級對敵真的很風光,但是要付出的代價也是不小的。

「下面請各位學員到旁邊的另一個擂台去,這個擂台現在需要緊急休息,跟我來吧。。」陳長老示意大家跟著自己到另外的擂台去,因為這裡的擂台已經變得破爛不堪,就是因為剛才龍炙和月翼的戰鬥導致的,不過幸好天羽靈院這麼大,不止這一個比賽場地。

學員們聽到陳長老的話,一個個都是剛準備站起來,朝著另一個比賽場地走去的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必了,陳長老,這場比賽我認輸。。」 一品女天師 蔣怡的話讓很多人都是愣住了,他們沒有想到蔣怡竟然會選擇認輸。

「認輸?蔣怡學員,你確定嗎?」聽到蔣怡的要求,陳長老也是愣了一下,隨即問道,每一個人走到這一步都是很不容易的,都到了這種境界了,選擇認輸實在是太可惜了。

「沒錯,我確定。。」但是蔣怡卻真的這麼做了。

「好,那麼我宣布,既然蔣怡學員選擇了自己認輸,那麼沐毅成功晉級決賽,那麼,各位就早點回去休息吧,期待明天的比賽。。」陳長老宣布解散。

。。。。。。。。。。。。。

「蔣怡學姐,你。。。」等到陳長老宣布了解散之後,沐毅這才反應過來,他還是不敢相信,蔣怡竟然放棄了,把晉級的機會讓給了自己、

「我知道,我自己的實力比不上你,所以乾脆坦然的讓你贏咯。。」蔣怡輕笑了一聲說道,她看到沐毅還是看著自己,又接著說道。

「這只是一點,若是換做其他人的話,我就算打不過,也不會輕易放棄的,但是我知道你要拿到天羽靈院學院爭霸賽的第一,我只不過是成全你罷了。。」 第三百五十一章最終的對決,對決月翼

「好了,好了,不要在露出這樣的表情了,你要是真的想要感謝我的話,就擊敗月翼,拿到天羽靈院這一屆學院爭霸賽的冠軍,這樣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感謝。」看到沐毅的表情,蔣怡輕笑著說道。

「謝謝蔣怡學姐的成全,我一定不會辜負蔣怡學姐你的期望的。」沐毅也是緩過神來,他認真的直視著蔣怡的眼睛說道,其實蔣怡大可不必這樣做的,但是她為了自己還是認輸了,自己欠她一份情。

「你不也是答應送給我那完整版的星辰變幻圖嗎,那東西的價值你是很清楚的,我只不過是還你一份情罷了。」蔣怡微微一笑的說道。

「好了,好啦,不要再說了,你還是快去準備比賽的事情吧,今天你也看到了,月翼的實力十分的強橫,就算是龍炙也是敗於他手,你今天不戰而勝,體力上得到了很大的優勢,但是即使是這樣你也不能掉以輕心,知道嗎?」看到沐毅還想說些什麼,蔣怡直接擺了擺手示意不要再說了,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去好好的想一想怎麼樣才能擊敗月翼。

「嗯,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要再這麼的話,倒也是辜負了蔣怡學姐你的一番好意。」沐毅明白了蔣怡心中所想,既然她不願意繼續說下去的話,那自己也不說了,只不過他把這些事情都記在了心底,若是有朝一日蔣怡學姐需要自己的話,自己定會全力幫忙。

「恭喜你啊,沐毅,這麼輕鬆的就晉級了決賽,下一場戰鬥就該分出冠軍了,希望我們來一場沒有遺憾的比賽吧。」就在蔣怡和沐毅兩人對話的時候,月翼走了過來,他看著沐毅的眼睛淡淡的說道。

「好,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沐毅直視著月翼,絲毫沒有躲避,兩人相視一笑,然而月翼走開了,沒有多說別的話。

「好了,我們走吧,雖然我知道今天月翼受了重傷,但是看他自信的模樣,難保不會有什麼手段恢復自己的實力,我還是小心為上啊。」看著月翼離開的背影,沐毅認真的說道,先前他看到了月翼的手段,真的給自己極為強烈的危機感,這樣的對手是他入天羽靈院以來最強的對手,就連趙欣都是比之不上。

「他的實力很厲害,但是你的實力也是不弱啊,對上他我還是更相信你會贏。」蔣怡聳了聳肩膀說道,沐毅是她怡幫的學員,她自然是希望沐毅能夠取得最後的勝利,

「那我們走吧,那些學員都走到差不多了。」沐毅看到其他學員離開的差不多了,這才站起身來,對著蔣怡道。

「沐毅,恭喜你啊,晉級了決賽,你是我們新生的驕傲啊,從來沒有新生可以達到向你這一步。。」呂岳,陶明,青靈,夢青,唐欣,紅菱,韓夢兒,林逸,林宇,丁一以及周山,吳鑫,何夕都是沒有離開,他們等到沐毅和蔣怡走到跟前之前,上前祝福道。

「是啊,沐毅學弟,他說的沒錯,從來沒有新生能夠做的跟你一樣優秀,就連一直最鼎鼎大名的慕容曉學長都沒有達到,你真的很厲害。」何夕認真的說道,在下一屆新生還沒有到來之前,沐毅他們還是屬於新生的範疇。

可是從以前到現在還從來沒有一個人以新生的身份晉級天羽靈院學院爭霸賽的決賽,沐毅是僅此一人。

「你們不要這麼誇我了,把我誇得飄飄然了,讓我明天怎麼月翼戰鬥?」聽到幾人誇獎的話語,沐毅輕笑著說道。

「對了,你對明天的戰鬥有把握嗎?」唐欣開口問道,她把沐毅當作是自己的親弟弟一般,對於他的事情自然是很關心。

不僅僅是唐欣對這個問題很關心,就連其他人也是把目光轉向沐毅,想要看看他怎麼說。

「這個是自然,雖然那月翼的武學很強悍,但是我也是有著自己的把握,你們就不用擔心了。」沐毅有信心的說道,他的底牌有不少,雖然不少他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露出來,但是能露出來的那些底牌對付月翼的話足夠了。

「哈哈,那就在這裡先恭喜你了。。」

「你們先回去吧,我要先去準備了,我要百分之百的獲得那冠軍,明天再見吧。」沐毅從韓夢兒的手中抱回了小冰,對著這些關心自己的人說道。

青靈有意想要跟沐毅單獨說話,可是有這麼多人在,也不好意思開這個口,於是就跟其他人一起告別了沐毅,反正以後還有機會,以後再說吧。

。。。。。。。

「你說我是不是應該恭喜你啊,那麼簡單的就獲得了晉級決賽的資格。。」在沐毅告別了蔣怡,韓夢兒等人之後,沐毅向著後山的地方走去,在途中,一聲讓他最不想要聽到的聲音傳了出來。

「你又有什麼事情嗎?」沐毅轉過頭一看,發現金雅正慵懶的靠在一棵不算是高大的大樹之上,笑吟吟的看著自己,他有些頭疼,每一次看見金雅都沒有什麼好事發生,所以每一次看到金雅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躲開,可是金雅卻主動的粘上來。

「怎麼?不想看見我?我告訴你,我不讓我纏著你,我就偏偏要纏著你,從你昨天占我便宜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已經決定了。」金雅看到沐毅頭痛的樣子,心中頓時湧現出一股開心的情緒。「。。。昨天明明就是不小心的,誰要故意佔你便宜啊。。」沐毅很是無辜的說道,昨天他又不是故意的,怎麼能怪自己呢。

「不是故意的?你認為你這麼說我就會放過你了嗎?」聽到沐毅狡辯的話語,金雅一下子就從那棵樹下站了起來,那絕美的容貌上夾雜著一絲怒意,她怒氣沖沖的走到沐毅的面前,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直直的盯著沐毅。

「那你想要怎麼樣。。」沐毅不知道為什麼,就連月翼,龍炙,趙欣的眼神他都敢直視,為何在面對金雅的時候,卻不敢直視她的眼神呢。《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572章墨凌淵的心又糾起來了,放不下她 第三百五十二章震動!萬里山河圖(1)「我想怎麼樣?你佔了我的便宜,你是不是應該對我有所補償?」金雅笑眯眯的說道,她那天回去之後,越想越是生氣,自己號稱魔女,從來都是自己占別人的便宜,什麼時候被別人佔過便宜?可是自從自己遇見沐毅之後。

好像自己從來沒有在沐毅的手上佔過多大的便宜,彷彿沐毅就是她的天生剋星一般,這種感覺真的很不爽,這一次,自己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沐毅,讓他知道自己的厲害。

「拜託,我都說了,那個是不小心的,我也沒有刻意的去占你的便宜嘛,不是有一句話嘛,不知者無罪,相反的,無辜者也無罪啊。」沐毅聳了聳肩膀說道,他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讓金雅敲詐自己啊。

「哼,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也不管你是不是有意的,一句話,我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不然的話,我是不會輕易的放過你的。。」金雅慢慢的走進沐毅,離沐毅的身體是越來越近,甚至沐毅都能夠嗅到女孩子身上獨有的那種馨香。

「我說你怎麼這麼不講道理啊。。」沐毅看到金雅都快要貼近自己的身體了,不由的向後倒退了幾步,無奈的說道,自己對這個『魔女』還真是沒有什麼辦法,她畢竟不壞,因為她從來沒有對自己有什麼不好的舉動,但是也不能算好,因為她總是為難自己。

「呵呵,你才知道嘛?你是不是忘記了我的外號,我的外號就叫魔女啊,若是講道理的話,還叫什麼魔女?」聽到沐毅無奈的話,金雅絲毫不以為然,她的外號就叫魔女,又怎麼會講道理呢。

「。。。你要是沒有事情的話,我要去準備準備明天的比賽了。」聽到金雅絲毫不在意自己所說的話,沐毅也是覺得自己跟一個魔女說這些有什麼用,還是趕快離開好了。

「別急嘛,我又不是不讓你離開。。」就在沐毅想要離開的時候,金雅若有若無的擋住了沐毅的去路,她才不會這麼輕易的讓沐毅離開。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沐毅認真的直視著金雅的目光道,他覺得不能太過於表現出害怕這個女人,因為這樣的話,肯定會被這個女人吃的死死的。

「啾啾。。。」就連小冰也是在沐毅的一旁輕輕叫著,似乎在對金雅說不要為難自己的主人一般,小冰可愛的模樣,倒是惹得金雅不住輕笑。『

「我想要的很簡單啊,你只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會放過你啊。。」金雅笑吟吟的說道,她到現在還記得沐毅之前也想要跟自己要一個條件來著,從來都只是自己對別人提條件,還從來沒有人對自己提條件,這沐毅還是第一個啊。

「之前你欠了我一個條件,現在你又讓我答應你一個條件,正好直接抵消算了。」沐毅回答道,之前金雅的確答應了自己可以對她提出一個條件的,現在聽到金雅跟自己要一個條件,一想不是可以正好抵消了嘛,自己也不想提什麼條件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把這個魔女給打發走。

「哼,你還好意思說,你明明已經把那個遠古精神修鍊的方法交給了大長老,卻還用來和我交易,還敲詐我一個條件,你認為這個算嘛?」金雅沒聽到沐毅說這個還好,一聽到沐毅說這個,立馬雙手叉腰,杏目圓瞪的看著沐毅。

「。。。。算了算了,一個條件是吧,你說吧,若是我可以答應的,我會答應的,但是若是我不能答應的話,你再怎麼樣我都不會答應的。。」沐毅算是拿這個魔女沒有辦法了,自己根本不是這個魔女的對手啊。

「這樣才對嘛,放心吧,我呢也不會讓你做什麼你做不了的事情,放心吧,你絕對是你可以做到的,只不過要做什麼呢,我還沒有想好,你只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就行了。」金雅聽到沐毅答應了自己的條件,嘴角不由的浮現出一絲笑意。

「那好吧,等你想到了再告訴我吧,我現在要去準備明天的比賽了,不要再來打擾我了,好不好。。」沐毅現在看見金雅都有些頭痛,還是趕快離開這個魔女的範圍吧。

「小冰,我們走吧。。」跟金雅打過招呼之後,沐毅示意小冰跟著自己離開,雖然金雅長得真的很漂亮,但是沐毅跟在在一起的時候總有一種別樣的情緒在裡面。

這一次,金雅沒有阻止沐毅的離開,反正她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不能逼沐毅太緊,不然會適得其反的。

「哼,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本姑娘的下場。。」金雅看到沐毅離開的背影,伸出自己白嫩的小手,對著沐毅的背影捏了捏自己的拳頭,彷彿沐毅就是自己的掌中之物一般。

金雅這番動作,讓已經走了一段距離的沐毅感覺背部一陣發涼,這種感覺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盯上一般。

。。。。。

「那個女人真的好難纏啊,真不知道以後有什麼人可以制住她。。」在回到了自己的後山后,沐毅回想著先前發生的事情,苦笑著說道,雖然她的實力比不過自己,但是每一個跟她交手吃虧的都是自己啊,真希望快點有人把她給制服,不要讓她再來煩自己了。

「啾啾。。」聽到主人的話,小冰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自己可愛的小腦袋。

「你也是這麼覺得嗎?那我們真的是想到一塊去了,好了,不說這個了,小冰你幫我好好的看著哦,我現在要準備準備了,明天的比賽對我來說很重要,可千萬不能輸。。」在想了一會兒金雅的事情之後,沐毅搖了搖頭,把金雅暫時拋之腦後,幸好自己在參加完天羽靈院的比賽之後就要離開了。

等離開之後,就再也見不到金雅了,自然也就不用擔心在被金雅糾纏了,現在他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的準備明天的比賽,其他的都不重要。《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573章自己撒的謊,早就忘的一乾二淨了 第三百五十三章震動!萬里山河圖(2)

「明天就是決賽了,沐毅和月翼的實力都是不可小看啊,你們認為誰的勝率更大一點?」沐毅和月翼的決戰就在明天,大家都對這場戰鬥表示相當的有興趣,這兩個一個是隱藏自己實力直到現在才爆發的月翼,另一個則是一路向前的沐毅,真不知道誰會贏得最後的勝利。

「其實我覺得是月翼,你也看到他今天的比賽了吧,他和龍炙已經戰成那種模樣了,龍炙使用了渾身解數,都沒有擊敗月翼,反而被月翼給擊敗了,那沐毅雖然也很強,但是我想他跟這些老牌學員相比還是有差距的。」這是一個支持月翼的學員。

「你這話就不對了,月翼很強是沒錯,沐毅又豈是那麼簡單就能被擊敗的?他才不過進入天羽靈院短短一年不到,結果呢,他的實力大家都有目共睹,先前就連趙欣都不是他的對手,你怎麼可以說沐毅不是月翼的對手呢?」這是一個支持沐毅的學員。

「其實我覺得不公平,你看今天月翼和龍炙拼的這麼厲害,就算是他最後勉強擊敗了龍炙,但是大家都能看的出來,他並不好過,再看沐毅呢,他這一次不費吹灰之力就讓蔣怡投降,毫髮無損的進入了決賽,這對月翼太不公平了。」這是保持中立的學員,他對沐毅不戰而勝而為月翼感到不平,就算是要戰鬥,也要大家都恢復好了,再戰鬥啊,這樣,明顯是沐毅更佔優勢啊。

「話不能這麼說,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那麼多公平可言,就比如說,你被一個早你幾年修鍊的對手殺了,你能跟人家說不公平嘛,你比我早修鍊好幾年,有本事你等我再修鍊幾年嘛,況且,沐毅還是新生,月翼則是已經入院好幾年的老生了,我們不覺得有什麼不公平的。」一些喜歡沐毅的女學員說道。

雖然沐毅長得並不是那麼的帥氣,但是也很清秀,尤其是他面容剛毅,充滿信心的時候最為迷人,也是吸引了不少女學員喜歡他、

「。。。。你說的也有道理,可是我還是覺得兩個人都是狀態滿的來一場戰鬥這才不留遺憾,畢竟這是一場冠軍戰。。」

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意見,他們都是支持自己心目中的那個偶像,或是月翼,或是沐毅,反正整個天羽靈院都顯得是那麼的不平靜,大家都在討論明天的戰鬥會怎麼樣,就連一些導師,長老也是十分的關注,畢竟這其中有號稱天才之稱的沐毅,沐毅這一年來的表現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這一次更是能以新生的身份進入到天羽靈院學院爭霸賽的決賽里,這是在天羽靈院歷史上,還是絕無僅有的。

當然,就在眾人對究竟誰勝誰負在喋喋不休,議論紛紛的時候,作為事件的當事人,沐毅還有月翼都是選擇閉關,調整自己的狀態,爭取明天以最佳的狀態來對敵。

時間過的很快,在大家議論紛紛下,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再一眨眼,就已經到了第二天的早晨,今天,很多閉關的人都是選擇了出關,為什麼?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學員爭霸賽的冠軍戰,而且對決的兩個人看起來實力都是很強的模樣,若是錯過這場戰鬥的話,可能會後悔莫急吧。。、

「老大你昨天把決賽的權利讓給你沐毅,若是沐毅這小子贏不了的話,那就太對不起老大你了。」大家都很早的來到了比賽場上,蔣怡,何夕,吳鑫和韓夢兒,青靈,夢青,唐欣,紅菱,陶明,呂岳,丁一,周山以及林逸林宇等人都是早早的來到了觀眾席這邊,何夕笑吟吟的對著老大說道。

「我相信沐毅他一定會贏的,他這一年給了我們多少的奇迹啊,這一次一定也不例外,我昨天聽到他們都在討論沐毅和月翼究竟是誰能夠取得最後的冠軍,我覺得肯定是沐毅。」陶明斬釘截鐵的說道,他對沐毅有著非常足的信心。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自從他把我們從那鳳鳴鳥的手中救下來的那一刻開始,我就相信沒有什麼是他做不到的。」周山在一旁出聲道,他說的是實話,自從沐毅為他們挺身而出的那一刻,並且成功的從靈級魔獸鳳鳴鳥的手中活下來的時候,他就認為沒有什麼是沐毅做不到的。

「我也是。。」吳鑫出奇的附和道,原本他是不喜歡參與這種話題的,但是聽周山說他們被沐毅從鳳鳴鳥的手中救下來,不由的想起不久之前沐毅也是從天冰獅的手中把他們三人救下來的場景。

韓夢兒,青靈,唐欣,呂岳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她們也是表現出了她們的想法,而夢青,紅菱,丁一,林宇,林逸雖然沒有表示贊同,也是沒有表示反對,他們對沐毅也是了解的,知道沐毅絕對不是那麼輕易就能被解決的。

。。。。。。

「快看,快看,月翼來了。。」大家都來的很早,一來到這裡大家就開始三三兩兩的圍在一起,討論著今天的比賽,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頓時把大家的視線都給引過去了,學員們都是把目光轉向場地的門口。

只見今天的月翼並沒有身穿天羽靈院的院服,而是穿著一身素白色的長衫,臉上面無表情,可是就是這樣,顯得他帥氣無比,惹的不少支持月翼的女學員紛紛尖叫起來,但是月翼並沒有因為這些而高興,他沒有理會其他人的目光,一個人徑直的向著給參賽學員所在的區域走去。

「你們說,他的傷勢有沒有好啊,怎麼今天看起來沒什麼大礙啊。。」等到月翼走遠了之後,一個學員這才問道,他昨天明明看到月翼傷的並不輕,但是今天卻一副無礙的模樣,難道他恢復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