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需要看中妖獸,反之,妖獸也必須要看中這個人。

所謂的看中,不單單是實力,妖獸往往更看中人類的潛力。

所以,即便是二十幾個人,也很難與十七隻九階妖獸組合起來。

對此,吳銘也不能勉強為之。

使得他有些意外的是,鐵戰和英龍竟然都在九階妖獸里有了各自的組合,其中的鐵戰更是與玄狼王達成了默契。

鐵戰目前的境界,還差一步才能突破到破虛境。

而玄狼王卻是有著九階妖獸中期的境界。

單從境界上來看,他們是完全不合適的,但是,玄狼王就是看中了鐵戰的豪爽和性情,另外,鐵戰的潛力也不小,他們之間竟然能彼此看中,倒是讓吳銘略顯吃驚。

鬼鴉王最終選中的卻是陳逸,這一對組合,不出吳銘的預料之外。

陳逸目前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破虛境界,鬼鴉王的境界,也達到了九階妖獸的中期,二者之間實力相當。

於是,十萬狼騎大軍的首領,實際上也成為了鐵戰。

而陳逸由於跟鬼鴉王組合在一起,他自然而然的也成為了十萬鬼鴉軍的統帥。

吳銘心力有限,不可能事實親力親為,這件事到現在為止,已經算是步入正軌,吳銘便全權交給了依萱和陳逸去辦。

眼下,天絕城擴建基本接近了尾聲。

獸神族與天絕魔宗也開始逐漸的融合在一起,有了獸神族的加入,天絕魔宗的實力已經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當然,二者之間始終是一種配合的關係。

結合點,自然就是吳銘了。

諸事已定,吳銘也不能繼續留在天絕城。

天絕城目前可以說是萬無一失了,吳銘心中也就沒有了任何牽挂。

他讓依萱和陳逸,不停的鍛煉十萬狼騎軍和十萬鬼鴉軍,如果有一天,當他有需要的是,這十萬狼騎軍和十萬鬼鴉軍,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出現在他最需要的地點。

而且,這十萬狼騎軍和十萬鬼鴉軍,必須要出之能戰,戰之必勝。

數量上,自然也是越多越好,十萬,並不是一個上限。

這些事情,全部由依萱、陳逸負責。

……。

天下局勢瞬息萬變,吳銘知道,自己不能繼續在天絕城久留了。

蜀山之行,勢在必行。

狼騎軍和鬼鴉軍,算得上吳銘的兩把利刃了,在不久的時刻,必定有用武之地。

不過,狼騎軍和鬼鴉軍,還算不上是吳銘的殺手鐧。

吳銘的殺手鐧,就是目前還在無極魔界中修鍊的那一千人。

無極魔界之中閉關修鍊,事半功倍,除了修鍊所需的靈力極其充裕之外,又有混沌神石石敢當幫助,所以,當初選拔出來的一千多人,修為幾乎是直線上升。

到現在為止,這一千多人的境界,已經普遍提升了整整一個等級。

一千多人裡面,有三分之一的境界已經達到了轉輪境界,有幾個甚至已經達到了轉輪境界的後期,恐怕不需要多少時日,便能夠一舉突破到圓滿境界。

剩下的三分之二,絕大多數也都已經達到了天威之境。

當初選拔這些人的時候,選的都是性格堅韌,無牽無掛之人,所以,吳銘給了他們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沒有一個偷懶耍滑,幾乎用盡全部潛力去修鍊。

進展的速度是夠快的,但是目前來說,他們的整體實力,還達不到吳銘的要求。

吳銘需要的是一把利刃。

能夠被吳銘看做利刃的,是要可以與頂級強者抗衡的力量,顯然,憑藉他們目前的境界,莫說是妖皇、魔尊和修羅皇這種級別的強者,就是妖王、魔王和修羅王這種級別的,恐怕也難以抗衡。

於是,吳銘繼續向無極魔界之中增強靈力的供給。

同時,他已經開始責令這些人,除了修鍊境界之外,還要勤加練習聯合搏擊的法門,提升相互的默契度,一定要做到,所有人信念和一,牽一髮而全身動。

所以,吳銘的無極魔界中,好一派熱鬧的景象。

一千多個精壯的小夥子,卯足了勁。

除了修鍊就是修鍊,起初,每個人每天還會休息幾個時辰,隨著境界的提升,他們每日所需要的休息時間也在逐漸縮短,到現在,他們完全可以十幾天不休息,充盈的靈力,會使得他們始終保持一種精力旺盛的狀態。

從無極魔界中出來,吳銘將嘯天吼和萬年太歲召集到住處。

嘯天吼和萬年太歲剛剛走進吳銘的房間。

「吳銘老弟,看來,我們又要出發了。」嘯天吼站穩腳步直接對吳銘說道。

小黑笑了笑說:「嘿嘿,老傢伙,你可真聰明啊。」

嘯天吼回道:「哎,雖然只在這裡停留了十幾天,也罷我憋得夠嗆,太煩悶了。」

依萱和陳逸也在吳銘的房間之內。

「宗主,你已經決定了,要去蜀山?」

吳銘沉聲道:「恩,沒錯,很多事,都是由蜀山而起,也是時候去看一個究竟了。」

陳逸嘆道:「哎,蜀山現在匯聚了人間界八成的修鍊者,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如果我們能夠與蜀山聯合起來,必定大有好處,只可惜,蜀山所在的位置,恰好在妖族的領地之內。」

依萱接著說:「是啊,蜀山雖然實力尚在,目前也只能閉門自守,方圓千萬里,已經成為了妖族的領地,想必妖族一定派出了十分強勁的力量圍困蜀山,宗主,即便你能夠穿行在妖族領地之中,想要進入蜀山,只怕也不那麼容易。」

嘯天吼聞聽要去蜀山頓時來了興趣。

「蜀山?哈哈,聽說那可是你們人類修鍊界的聖地,雖然我為妖獸,但也有所耳聞,恩,不錯不錯。什麼妖族,沒什麼好怕的,大不了衝進去也就是了。」

萬年太歲瞥了一眼嘯天吼道:「天吼兄,你也太小看我們妖族了吧。」 第306章惡念

「要不然,祝姐姐你就認輸吧,反正只是斟茶道歉而已,而且璟王也不一定真的看得上雲卿……」

李雲姝彷彿是在勸她,可是「璟王」二字,卻是刺的她臉色扭曲。

後面那句「生死自負」更是如同驚雷,炸響在祝辛彤耳邊。

生死自負,就是說死了也是白死。

既然如此,她又有什麼好怕的。

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大不了先動手,要了姜雲卿性命!!

「祝姐姐,祝姐姐……」

李雲姝擔心的叫著她。

祝辛彤回過神來,猛的掙脫了拉著她的手:「滾開,璟王怎麼會看上她,我也絕不會跟她認輸!」

祝辛彤想起之前璟王的眼神,看著不遠處被圍在人群里的姜雲卿時,眼底滿是惡毒之色。

李雲姝見狀垂著頭勾了勾嘴唇,便直接退了看來,回頭時卻是撞上了謝若妤的探視的目光。

好好捂住我的首富馬甲 她神情微頓,朝著謝若妤露出個柔軟的笑容,有些羞澀的退回了席間。

謝若妤見狀若有所思,輕「呵」了一聲。

……

姜雲卿這邊,陳瀅滿臉焦急的拉著她的手:「雲卿姐姐,我們不比了好不好,我不要你替我報仇了…」

徐氏也是臉色蒼白,急聲道:「雲卿,你怎麼這麼糊塗?」

姜雲卿拉著徐氏的手,低聲道:「舅母,你放心吧,我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

說完她捏了捏陳瀅的臉頰,在女孩兒滿臉惶恐之下低聲安撫道:「乖,回去看著我怎麼給你報仇。」

見蕙貴妃尋的侍衛將新找來的弓箭送來,連帶著還有兩顆大小一樣的蘋果。

姜雲卿推開陳瀅,讓她被陳大夫人她們扶著,而她自己也掙脫了徐氏的手,伸手接過了弓箭和蘋果,直接走到了場中,一直到距離祝辛彤足有十五丈外的地方站定。

姜雲卿掂量了掂量手裡的弓,發現這弓比剛才的要重一些,而且兩頭也刻著禁軍飛羽紋路,對她來說倒是比剛才的長弓要更加趁手。

她將蘋果放在掌心轉了一圈,就看見不遠處的祝辛彤失了慌亂,那雙眼睛里流露著殺意和怨毒。

這是對她動了殺心了?

姜雲卿忍不住輕笑了一聲,直接將蘋果放在頭頂上,拿著弓箭對著旁邊充當裁判的人點了點頭。

祝辛彤緊張的手心冒汗,背脊上的衣裳更是濕了一片,眼見著姜雲卿已經準備好,她也不願意示弱,咬著牙將蘋果同樣放在了頭頂上,拿著弓箭的手隱隱有些發顫。

「二位小姐,等一下我會喊三個數,然後你們便同時出手,優先射中對方頭頂之物而不傷人者,勝!」

旁邊那人揚聲說完之後,所有人都是屏氣凝神,緊緊看著場中兩人,連半絲聲音都不敢發出。

「準備!」

兩人同時舉起弓箭。

祝辛彤手指微顫的拉開弓弦,抬頭就看到對面的姜雲卿也同樣將箭尖對準了她。

她臉上沒有半點緊張之色,從容不迫的看著就像是半點都沒將這場比試放在眼裡。

她滿臉閑適,身姿筆挺而蒼直,手中拿著弓時,整個人冷靜自持,和她自己此時滿臉蒼白,裙子下面雙腿隱隱發抖的模樣,簡直是天差地別。

(本章完) 妖族在太古時期,戰鬥力僅次於魔族。

至於獸神族,相比妖族還是差了不少的。

嘯天吼面帶笑意的看著萬年太歲說:「哪敢哪敢,妖族的威名,我也是知道的。不過么,呵呵,有你這大妖在我們身邊坐鎮,沒什麼好怕的。」

萬年太歲感覺嘯天吼這話,聽起來不大像是恭維自己。

「嘶……,我說老東西,聽了你這話,我怎麼就是高興不起來呢?」

「呵呵,那是你多心了,對了,老太歲,你雖然也是妖族之身,但是屬於在人間界修鍊而成,你對妖族到底了解多少,此去兇險自不必說,能多了解一些妖族的情況,顯然是有好處的。」

萬年太歲略顯吃驚的看了看嘯天吼。

「呀,你赫赫有名的嘯天吼也能說出這番話來,難得,難得。」

這時,小黑跳了出來。

「喂喂喂,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陰陽怪調的,我腦子比較直,你們這種說話方式讓我很不舒服。」

吳銘也走了過來,對他來說,這些存在都是他強有力的臂膀,另外,論輩分論歲數,都不知道比他高了多少,所以,說話的時候,吳銘還是會掌握一定尺度的。

「好了,天吼兄所說的也有些道理,我腦海中對妖族也有一定的了解,不過,那是我傳承戮神魔帝的記憶,相對來說很有限,太歲兄,你雖然不在妖族內部修鍊,想必所知也要比我多一些吧。」

吳銘開口了,萬年太歲的神態嚴肅了起來。

「恩,不過,我也不知道該從何處說起。」

吳銘接著道:「據我所知,在妖族之中,有四大妖種之說吧?」

「沒錯,我也有所耳聞。實際上所謂的妖族,除了妖皇和幾個元老級別的老妖之外,其他的都是後天演變而來的。」

眾人一言不發,靜靜的聽著萬年太歲講述。

「有的原本是獸族,在感染了妖氣之後,修鍊成了妖族。有的是植物,感染了妖氣之後,逐漸演變成了妖族的一員,即便是昆蟲,一旦間感染了妖氣,同樣可以修鍊成妖,實際上人也可以,所以我說,純粹的妖族實際上是很少的,甚至不超過十個,但是妖族現在卻有千萬族人之多,這些,基本上都是後天感染了妖氣所形成的。」

小黑頓時好奇的道:「那,老太歲,你也是嘍?」

萬年太歲當即點頭道:「恩,沒錯,我本是山中土裡生長的一塊太歲而已,後來,吸收日精月華逐漸有了自主的意思,再被山中妖氣侵染,逐漸的成為了妖族的一員,後來經過千萬年的修鍊,這才有了今日的大妖之身。」

「小黑,不要多言,聽他講述。」

小黑對著吳銘吐了一下舌頭,之後便不再言語。

萬年太歲繼續說道:「我剛才所說的四大妖種,就是妖族基本上的分類,簡單來說,就是從獸類轉變而來的獸妖,從花草樹木這些植被轉化而來的木妖,還有從昆蟲演變而來的蟲妖。」

說到這裡,萬年太歲卻是停了下來。

小黑頓時顯得很焦急,說是四種,但是萬年太歲卻只是說了三種,顯然還有一種,小黑看了看吳銘,他擔心貿然開口,會讓吳銘生氣,可是這心中的疑惑,實在太難受了。

最終,小黑實在憋不住了,問道:「喂喂喂,老太歲,你說話能不能不要總是說一半留一半,明明說是四種,你剛才只是說了三種,那另外的一種是什麼?」

萬年太歲皺了皺眉,似乎是在盤算著什麼。

這個時候,吳銘接茬道:「這第四種,有些複雜,所以太歲兄不知道從何說起。」

小黑頓時又看向了吳銘。

「複雜?」

「嗯,方才太歲兄說了,很多事物在感染了妖氣之後都可以修鍊成妖,不論是獸類還是昆蟲亦或是植被,都屬於有生命的一種,然而,實際上,很多沒有生命的存在,在感染了妖氣之後,經年累月之後,也會產生妖心,所以這個範圍就實在太大了。」

小黑撓了撓頭道:「這麼說,這木頭桌子也可以修鍊成妖?」

吳銘看了一眼小黑指的桌子。

「呵呵,理論上來說,可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