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身上散發出超過五萬魂力的恐怖威壓,讓冰炎的身體狠狠的一顫!

「竟、竟有六名英靈?而且全部都是真神真魔級別,開玩笑的吧?」

伍天錫、哲別、專諸等人俱是神色一滯,非常驚訝。

他們,顯然沒有預料到,林天佑的神魂居然如此強悍,可以同時收伏六名真神真魔英靈。

但專諸在驚訝之後,立刻神色恢復平靜,他雖然只是低階真神真魔,但底子卻是高階巔峰的真神真魔,所以並沒有太在意出現的李白三人。

「林天佑,你這個騙子,竟然慌稱自己只收了三名半神半魔英靈,好讓大家上當,你的心太壞了!」

冰炎盯著林天佑,六名真神真魔英靈,在神魂天賦方面,林天佑已經狂甩他好幾條街了。

「可悲。」

林天佑看著冰炎,嘴角掛起濃濃的鄙夷。

隨即,他動了動嘴,再次開口:「白起,你也出來亮個相吧。」

「遵命,主公!」

陡然間,整片大戰的會館空間震動起來,七萬,不、是八萬道的魂力威壓,從林天佑的身前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砰、砰、砰!

全場的座椅,由於無法承受這威壓的重量,紛紛崩裂,碎成一地的齏粉。

待會館安靜下來,一名渾身充斥著血氣的男人出現,他恭敬的對林天佑鞠躬行禮,然後站在一旁,目光看向專諸等人。

此時專諸的表情格外的精彩,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一切,那個人屠白起居然也被收為英靈,這怎麼可能?

六名真神真魔英靈,外加一名超真神真魔英靈,這七個站在林天佑的身邊,好似千軍萬馬,震顫人心。

「這不算偷襲,我英靈比你多。」

「這就是我的優勢,我也借著英靈的數量讓你明白,你跟我的差距有多麼的巨大。」

豪門驚婚,總裁追妻請排隊! 冰炎說過的話仍在耳邊縈繞,但此刻,卻顯得那麼可笑。

「喂,本少的英靈已經全部叫了出來,現在你有何感想?」

林天佑站在那裡,看著冰炎,眸子中帶著一股霸氣,這是少年放蕩不羈的霸氣。

他捉鬼龍王,用英靈的數量告訴了冰炎,究竟是誰跟誰的差距巨大!

冰炎此時有些麻木,在看到白起出現的剎那,他都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能收伏白起,林天佑,比他更加妖孽,更加天才。

冰掣之子?

這個身份跟林天佑相比,連給對方提鞋都不配,可笑他居然還想收林天佑當自己的狗。

現在,他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刺痛,好像有一道無形的巴掌,正噼里啪啦不停的抽打他的臉。

「除了專諸之外,其他的英靈全滅。」

林天佑左手插在口袋裡,語氣驟然轉冷,命令道。

「遵命,主公!」

七道整齊的聲音響起,這七名強到巔峰的英靈,對林天佑的話沒有絲毫的質疑。

「你說什麼?」

聽到林天佑那霸道的話語,冰炎終於從震撼中清醒,「你敢!這可是我冰炎的英靈,你知道我的父親是誰嗎?」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林天佑說著,目光猛然一瞪。

嘩!

一雙巨大的魂力所化的眼睛,瞬間凝實,轟了出去。

「噗!!」

這道攻擊太過詭異,毫無懸念,冰炎直接被轟的身體倒翻,重重摔在地上。

他做夢都沒想到,林天佑只是一個目光,就能將他打的倒地吐血,要知道,他可是五階的天尊,而且還是上三品初階的魂力!

眼前的一幕,將專諸駭的目瞪口呆,差點忘記了思考。

他看到了什麼?上三品的絕世妖孽,居然被一個只有十八歲的少年,隨便瞪了下眼睛,就直接轟的吐血翻倒,是這個世界瘋了,還是他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覺?

揉了揉眼睛,專諸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難道說,這個捉鬼龍王也是上三品魂力?現在哪怕有人說他是鬼王轉世,我都相信!」

專諸定了定神,深深吸了一口陰氣,他已經決定,認林天佑為主,這位天才,值得他追隨。

「嘔!」

噴出一大口鮮血,冰炎艱難的從地上爬起。

衣服之中,掉出一團玉器碎片,上面的符紋說明這些碎片是某種防禦類的法器,剛才已經被林天佑的一眼給瞪壞了。

「好,很好!」

冰炎喘著粗氣,大聲叫道:

「林天佑,我承認你比我強,能夠收到七名英靈,又能一眼將我轟飛,我自知不是你的對手!

但可惜的是,最終要死的人會是你,因為我是通靈會的會長,冰掣的兒子。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跪到我面前,大聲說願意當我的一條狗,我就考慮饒你小命!

否則,整個陽間,將沒有你的立足之地!」

PS:感謝大家的打賞和月票、推薦票,我一開口求票,大家就紛紛支持,月票和推薦票漲了好多,哈哈,愛你們一萬年!

對了,假設各位是林天佑,面對報出老爸身份的冰炎,你們會怎麼做?是虐殺,還是嘲諷,亦或是連冰炎老爸一起打?

(本章完) ?呼——

見這一頭冰氣野豬終於是徹底停止了動作,兩人才鬆了一口氣。

這納氣獸的難對付程度,果然是比起煉體級的猛獸要難對付許多,這一頭冰氣野豬不僅是擁有了噴吐冰氣的能力,而且這防禦和生命力也強大得可怕,連李青都要感覺到頭皮麻。

他知道,若是剛才是他一個人對付這一頭納氣獸,說不定得花上半天甚至有可能無功而返,要知道最後的時候他削去冰氣野豬的鼻子,本身被冰氣所凝,如果不是有韓庄在恐怕已經讓獵物跑掉。

「你這小子,實在是厲害!」韓庄對李青卻是佩服無比,這可是納氣級的猛獸,兩人卻是有驚無險地殺死,身上基本沒有什麼傷勢,這是他來之前都沒有想到的。

而能得到這樣的結果的原因,全因為有了李青,從精準的吸引開始,再到恐怖的爆力和攻擊力,展現出的實力讓人震驚。

「你也不賴,合作愉快。」李青只是微微一笑,此時他動了動身體,在強力的氣血沖刷之下已經是完全了恢復了正常,行走沒有問題了。

說起來,這次獵殺納氣獸能成功,的確也少不得了韓庄的精確分析和戰術,兩人分別夾攻,一直將戰鬥控制在優勢。

「反正現在這樣殺一頭納氣獸就拿到一萬分了,倒是比殺煉體級的猛獸要快多了。」韓庄一笑說道,然後開始是拿出利刃剖開那已經血肉模糊的冰氣野豬豬頭,不一會從其中拿出了一個只有兩個手指大小的青白色元核晶體介紹說道:

「這是納氣級以上的獸類才會擁有的元核,十分珍貴,在外面一個能賣到上萬兩銀子,可惜我們這次選拔到了納氣級以上的是以這個為評分標準的,而不是再用長牙,等選拔結束了還是要上交的。」

「一個獸元核就值上萬兩銀子?」李青雙目不禁微微一凝,不過想到這納氣獸的難對付程度就釋然了,一般的煉體境根本對付不了。而納氣境武者在蒼雲城已經十分稀少,如果不是足夠珍貴怕沒有人願意來獵取納氣獸。

「接住,這個先給你,等下一頭再輪到我。」韓庄大度地將冰氣野豬的獸元核拋了過去給李青。

李青伸手接住元核,這元核的表面看起來晶瑩剔透,好像是水晶一般,入手處便是感覺一片冰冷,這是因為冰氣野豬噴出的冰氣全靠它誕生,自然溫度極低。

「那走吧,下一頭去!」若是在幾個月前,他哪裡想到自己會有機會接觸到這珍貴的玩意,將其放進不帶之後,他露出了一抹笑意抬起頭來對韓庄說道。

笑容之間是一種洒然和自信。

今非昔比了。

「走。」韓庄也走過來和李青一擊掌,然後走在前面帶路,經過這一次合作,兩人的關係迅升溫了。

而就在兩人離開不久后,從離冰氣野豬屍體不遠處的樹林之中緩緩走出兩個人。很明顯他們已經是在這裡看了很久,但韓庄和李青兩人竟然一點都沒有現。

不過這兩人之中,有一人霍然就是這一次武盟選拔的負責人侯元濤,先天武者的實力深不可測,他們沒有現也是正常。

「侯哥,這兩個小子你怎麼看?我看似乎實力也不弱,這麼快就能殺死一頭納氣獸了,和其他的兩個三人小隊相比也不慢多少。」另外一個武者此時向侯元濤問道。

「不錯,我很看好他們。」侯元濤難得地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

「哦?難道侯哥你覺得這兩人比其他兩個小隊還強?」看到侯元濤露出這樣的表情,那個武者不禁一愣,然後問道。

「這個說不定,王聖和莫天陽那兩人實力都很強,還有那個趙荒好像還留著底牌,葉少羽度第一,兩個女子也不讓鬚眉,不過我看這兩人同樣潛力很大,全部人都是可以進入內盟的人選。」侯元濤嘴角微微一扯說道:「想要知道他們誰更強,那就只有把他們聚在一起看看了。」

「難道侯哥你是說真的要釋放那頭傢伙?」那個武者跟著侯元濤身邊已經很久,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既然已經準備好了,自然是要放出來的。」侯元濤帶著一抹玩味說道。

「那他們慘了,我看他們對付初級納氣獸中厲害的也有些勉強,一旦那頭傢伙放出來,說不定要出人命啊,這幾個可都是級天才,蒼雲武院或許會有些意見。」那個武者搖了搖說道。

「既然來參加武盟選拔,那就要做好會犧牲的準備,要不他們以為以後進入武盟是玩的?我又不讓他們進入這核心地帶。」侯元濤不以為然地說道。

「那什麼時候放?」那武者知道侯元濤的性格,只得無奈地聳了聳肩問道。

「再等一個時辰吧,那時候他們會更累一些。」侯元濤神色平靜。

「不愧是侯哥,夠狠!」那武者張了張口愣了會,然後豎起了拇指。

「一般一般。」侯元濤神色不變。

……

按照原來的方法,由韓庄負責挑選目標,李青負責吸引。

兩人此時已經是在殺死了七頭納氣獸了,其中有一次遇到一頭狼系納氣獸,這一頭兇殘的納氣獸忽然度暴增,結果兩人都不幸挂彩。

韓庄背部劃出了一條長長的血痕,李青肩膀再中一記,血肉模糊。

幸好在這緊要的關頭李青硬是仗著強大的體魄死死拉著這一頭血月狂狼,這才讓韓庄找到機會,一擊擊中這一頭狂狼的后腰,取得了主動的優勢,最終將這一頭難纏的納氣獸殺死。

李青這變/態的體魄防禦力,自然是又讓得韓庄一陣驚嘆,而據他透露,蒼雲武院排行第一的天才王聖也有著很強的體魄防禦。

不過對於李青來說,他這體魄防禦力其實還是其次,重要的是他擁有恐怖的恢復力,那樣的傷勢不過小半個時辰就能基本完全痊癒,若是有丹藥,這度還能加快,他這才敢這麼大膽去這樣拚命。

「嘿嘿,再殺一頭納氣獸我們就一人有四個元核了,那可是四萬分,比起我們未進核心地帶前的分數加起來估計都差不多吧。」韓庄說道,似乎不經意地在試探著。

「是啊,我們再努力一下。」李青沒有上當,不置可否地說道,沒有那麼快暴露自己的分數。

「咦?前方有一頭尖刀黃羊!這尖刀黃羊動作敏捷,雙角如刀,輕易就能破開煉體境武者的防禦,並且會帶上一種麻痹感,但相對來說它的身體沒那麼堅韌,弱點明顯,適合我們對付,就它了!」韓庄本來還想再試探一二,但很快便是神色一正看著前方說道。

「好,繼續老方法。」李青也雙目微微一凝,看到了前方數十米草叢中的虛影,開始履行自己的職責向前緩緩摸去。

經過前面七次的經驗,現在他更有信心在第一擊之前不會被這尖刀黃羊現,他沿著一棵棵大樹前進,利用樹榦來掩護自己的身形,輕巧得如同猿猴。

韓庄也是配合默契緩緩跟上,繞到了李青的另外一邊,度特意放慢一些。

在那一邊,那一頭尖刀黃羊還在低著頭,悠哉悠哉地吃著一種特殊的草料,全然不知自己已經處身在了殺機之中。

咩——

直到李青飛身撲來,它才是反應過來,抬起頭來,兩角的尖刀凌厲,閃著一種寒光,向天刺去。

……

而在離李青和韓庄兩人不遠的樹林之中,正有三人在緩緩前進尋找著獵物,這其中一人赫然就是曾經和李青有過一戰的葉少羽,不過此時他身上的傷勢已經完全恢復,還似有益進。

這三人,自然就是雲海武院的天才小隊。

「咦?那是尖刀黃羊的叫聲,這一種納氣獸除了尖刀雙角能讓人麻痹,其他沒什麼厲害的,我們過去將它殺了。」三人中,為的莫天陽忽然抬起頭來看向某個方向開聲說道。

==

十點的自動布竟然失效了,現在才現今天還沒更新。 第2217章腿殘疾的原配(20)

唐果自然是開心的點頭,秦霆一直都明白,唐家的小公主早就喜歡他了,而且是很喜歡他。

見唐果點頭答應,他心裡還鬆了一口氣。

唐運風說的不錯,他確實需要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許多事情如果沒有這個身份,他真的不好展開手腳去做,即便他的能耐不錯,但資歷不夠。

那麼他是唐家的人了,股東們就不會有什麼意見。認為不管他做什麼,都是系著唐家人的,有一個保障在那裡。

唐運風再三確定之後,兩人都同意訂婚。

唐果的目的自然是讓秦霆有一個洗不幹凈的身份,將來以他身為唐家大小姐未婚夫的身份出軌,那就有意思了。

而秦霆想的是藉助這個身份做更多的事,他從來都沒想過坐以待斃,還有一個原因是,他猜測唐運風可能活不了幾年,才會這麼著急,所以就順勢答應了下來。當然,唐運風活久一點,他也不會失望,有一個靠山在的話,將來報仇幾率會更大。

所以,在沒有遇到他真愛的時候,秦霆就算有幾分目的,心腸也不算太壞,沒有給長偏。對唐運風,以及唐果都是真心誠意的。

系統:【宿主,如果你們訂婚了,秦霆和女主錯過了,先不說有沒有這種可能,不會再做那些背叛的事情,你會怎麼樣?】

「還能夠怎麼樣,當然是找個借口把婚約解除了,讓他為公司做貢獻,讓爸爸捐錢做慈善吧。畢竟我已經給慧光大師在夢裡吹了牛,總不能夠讓老人家失望吧。秦霆要是錯過了女主,那他就一輩子拚命幹活賺錢贖罪吧,我有的是辦法,讓他累死累活的賺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