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這點上,偏偏前段時間花大價錢請來的詹姆斯已經灰溜溜回米國了,而風影若憑藉著那天的對決,成為了鑒定大師,再加上她身為風影家二小姐的身份,讓人極為信任,所以很多人直覺的就認為,只有奇維晶體才是最公正最公道的。

相反,泰和晶體卻成了黑心的代言人,馬盡忠就算是想要挽回也很困難了。

想來想去,他能做的就是把之前的銷售方案撤了,然後照搬奇維晶體的方案,只不過就算那麼做了,依然沒有什麼起色,畢竟風影家現在的信譽已經做了起來,而黑心泰的形象已經深入民心。

當然,馬盡忠並不甘心泰和晶體就這麼給邊緣化了,還是絞盡腦汁想辦法,比如抽獎啊、旅遊啊什麼的用來誘|惑那些潛在顧客。

只是花樣雖多,但基本上沒有什麼作用。

經營了一個月,基本上處於虧損狀態,不過還好,靠著寶興基地弄到了不少晶體,倒也能讓泰和晶體維持經營下去。

但是相對於已經開始逐步盈利的奇維晶體來說,簡直不堪入目。

而話說,馬家耗費大量時間在折騰泰和晶體的時候。

寧逸他們卻趁著這段時間迅速把陵蘭島基地鞏固了起來,安全圍牆建造完畢,內部整修也在逐步實施。

同時位於海畔灣的別墅也改建完畢,六米多高兩米多厚的鋼混圍牆足以徹底把幽爪怪拒之門外,再加上直升機坪,寧逸他們總算是可以鬆了一口氣。

不過這些變化比起他們修為的提升來說就算不上什麼了。

這一個多月來,寧逸的修為已經正式突破到了黃級,目前正朝中期水準進發。

逆天的楊雨則成為了楊家第四個綠級修為的人,顧瑩更逆天,她現在已經正式踏入橙級,而最弱的李佳薇也是赤級中期的修為。

當然,他們在突飛猛進地狂漲修為,別人也沒有拉下,楊老爺子通過不時在風影家的基地和寧逸他們這個基地混日子,終於也踏入青級大關。

風影若進入橙級後期,鄭武黃級中期,馬平黃級初期…

當然,他們的對手同樣也沒有落下,比如說馬威據說現在也是黃級後期的修為。

換句話說,現在是武者的黃金時代。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風影家的環境就徹底變好了,雖然馬家這段時間日子過得很不是滋味。

但是陵蘭島這座讓人垂涎三尺的寶藏,隨著這段時間的大幅度曝光,終於把無數貪婪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一個更加血雨腥風的時代慢慢開啟。(未完待續……)

ps:感謝【解學士】巨巨1888起點幣打賞

感謝【安信2v世界】巨巨588起點幣打賞

感謝【ji09h86g8】巨巨打賞

謝謝兄弟們的月票 時間飛逝,轉眼間,距離大學開學的日子已經近了。

寧逸和李佳薇都很順利地被鳳凰學院錄取,寧逸的面試也沒有多大問題,不過去面試的時候,他發現了幾張熟面孔。

風影若和沐輕雪赫然在列。

風影若寧逸是知道的,但是沐輕雪寧逸真心不知道,直到去面試的時候,才發現她也在。

寧逸當時看著一南一北兩大絕色美女,心想未來的這個超級管家班肯定是沒辦法平靜了。

不過除此之外,據說還有不下於兩人地位的牛逼新生。

按照面試老師的說法,寧逸雖然是高考狀元,但只是班上十名狀元之一,而且他報名的修為,橙級初期,也只在班上排名第十。

用那個面試老師的話來說,這是有史以來,最強的班級,沒有之一。

之所有會有那麼多豪門弟子前來,也不是沒有原因的,隨著陵蘭島以及陵蘭島附近島嶼大量幽爪怪存在,那些豪門大族紛紛進駐海央大區,力圖在這塊大蛋糕被徹底瓜分之前,分得一杯羹。

再加上軍方決定和南陵大學合作,開放陵蘭島的基地,提供給南陵大學鳳凰學院作為武修生訓練基地,所以一些事先得到消息的豪門家族紛紛把家族最有潛力的弟子紛紛弄到南陵大學鳳凰學院,試圖憑藉這個優勢讓家族潛力弟子快速成長。

所以鳳凰學院,這所人類歷史最為悠久的武修學院,重新煥發了青春,一時間成了可以比肩京華大學天元武修學院以及燕都大學修元武修學院的存在。

當然,距離開學還有一段時間,雖然寧逸也頗為期待,但眼下更重要的是,必須繼續提高自己的修為。

自己飛速地進步,並且不斷地縮小和馬威的差距。但與此同時,風影家的危機並沒有隨著馬家勢弱而徹底改善。

首當其衝的就是風影空生死之謎很快就要揭開。

另外,小道消息稱,馬家終於熬不住了,隨著馬盡忠在泰和晶體公司上的瞎折騰,馬家的資金斷流,馬盡忠不得不忍痛割愛。把寶興基地的所有權60%轉讓給沐家。

從此寶興基地姓沐而不姓馬了,也就是沐家和風影家很可能就要直接面對面競爭。

不過這個消息並沒有對外公布,而且目前經營權好像還是由馬家在掌管。

寧逸打電話問沐輕雪的時候,她不承認也不否認,一直用今天天氣很好來搪塞。

不過不管有沒有交易,目前馬家又開始恢復了精神力開始折騰是事實。而且沐晶集團也開始和泰和晶體做部分交易。

另外,一大堆有活力的組織不請自來,他們悄悄佔據了海央區大街小巷。

所謂有活力的組織,包含了,殺手組織、自由冒險者、以及各種傭兵、妖獸獵人等等,這幫人主要目的是沖著陵蘭島上的幽爪怪,但有時候也會幹一些搶劫、偷盜的事。

比如別人辛辛苦苦打到了能量晶體。他們就來個不勞而獲。

還有一些沒本事的活力組織,在陵蘭島玩不過別人,順便有時候還會「問候」普通平民的日常生活,而普通市民生活被干擾,那些人不得不把求助的眼神投向風影家,這也讓被寄予厚望的風影家不得不承擔更多的責任,當然,對付那些活力組織的時候。風影家也會承擔不少風險。

還有,京城和松江的豪門也紛紛南下,內陸沒有多少妖獸資源的豪門也開始往東。

他們來這裡,那是單純的就是來搶地盤的。

一時間整個的海西大區治安狀況變得極差,昔日里難得一見的兇殺案之類的,現在每天晚上都在發生。

而且兇手里,不乏高手。

所以最近的楊雨。不得不降低出現在陵蘭島的頻率,協助警方拘捕那些兇犯。

整個的海央區已經不如往日的那般平靜,若非得要做一個比喻的話,就好像電影里的暴力街區一般。

隨著進入九月。天氣也開始變冷,而且早晚的溫差極大。

這個世界,平均溫度本來就比原先寧逸所呆的世界要低不少,像今年,冷氣流來得比去年更快,此刻的北方早已漫天飛雪,跨過秋天,直接進入漫長的雪季。

但是這個世界的妖獸似乎更喜歡低溫。

陵蘭島上,原本被不斷湧入的人類壓製得難以翻身的幽爪怪又漸漸多了起來。

更要命的是,一個月前看過的血爪飛龍,終於再度現身!

這種恐怖的怪物,自從寧逸他們見過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露面,但是米國海軍在半個月前在位於東太平洋馬納里群島上又發現了這種怪物,並把它命名為赤魔龍。

馬納里群島已經被人類徹底的遺棄,但是米國海軍還是在那擁有一個補給港。

結果半個月前,大批的血魔飛龍攻襲了米國海軍港口,港口的駐軍儘管防衛森嚴,但短短一個小時內,直接被攻破,百分之九十的駐軍當場陣亡,港口也被徹底破壞,逼迫米國海軍不得不捨去那個補給港。

之後似乎又沒有那種怪物的消息了,但是一周前,東海菊花國南部諸島也出現了這種怪物,在它們的帶領下血洗了一切,菊花國南部諸島幾乎無一倖免,不得不龜縮回本州島。

而現在,這種讓人望而生畏的恐怖怪物,終於重新出現在了陵蘭島的上空。

早上,一架率屬於軍方的直升飛機執行巡邏任務的時候,一頭赤魔龍悄悄逼近,一個獸吼,當場就打翻了那架中型直升機。

機上六名士兵連同技師全部陣亡。

緊接著一頭赤魔龍又在半空中把一架屬於私人冒險團隊的小型直升機俘獲,並把飛機上幾名修為不低的武者硬生生給吞吃了。

最近的一次,是寶興基地一處角樓,那原本是用來監測海上的幽爪怪狀況的,結果被赤魔龍直接轟塌,角樓上的守衛被抓到半空分食。

一時間,隨著這種恐怖怪物的出現,陵蘭島上的人類武者人心惶惶,再也無人敢乘坐直升機。甚至連高樓的位置都不敢呆久。

經過對它的獸吼進行分析,基本上這種由幽爪怪蛻變而來的赤魔龍已經被認定為青級妖獸,甚至是比巨雪熊王還要更加可怕。

由於赤魔龍的出現,區政府聯合軍方發表了一則聲明,提醒所有陵蘭島及附近周邊的飛行器,暫時停止飛行。

而且因為氣象局預估今天會有雷陣雨,可能會引發新一輪獸潮。所以建議陵蘭島上的各個組織或者武者暫時停止運作。

看到天氣確實陰沉沉的,寧逸他們決定相應號召,下午開始暫時就不再出動。

一群人,興緻勃勃地在基地里研究起了赤魔龍這種恐怖的怪物。

「按它的能力估算,一米厚的圍牆根本擋不住它的獸吼,所以只要它願意。甚至可以摧毀島上任何一棟建築物。」鄭貝貝盯著電腦里分析的結果,緩緩說道。

現在的鄭貝貝偶爾在風影家的基地,更多的是在出現在寧逸他們這裡,畢竟風影若他們那邊任務性的東西比較多,而寧逸他們則比較隨意,如果她要研究什麼,寧逸他們可以隨時配合。

甚至風影若其實也經常往寧逸這邊跑。

「所幸的是。目前只發現少量這種怪物。」楊雨看了看手裡的電子地圖,電子地圖上標明了幾處被赤魔龍襲擊的地點,「而且它們只襲擊靠海邊的。」

「這說明它們暫時只是攻擊靠海邊的。」鄭貝貝說道,「不過誰也不能保證,接下來會怎麼發展。」

「最近這個月,世界各地的形勢反而是越來越嚴峻了,米國迄今為止已經損失了兩個航母編隊,國會已經通過了議案。決定從哈維夷群島撤出僑民,放棄中太平洋,菊花國已經退縮本島。」李佳薇拿著平板電腦,憂心忡忡道,「再過一段時間,人類可能會徹底喪失海洋。」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顧瑩嘆了口氣道,「根據氣象局統計。今年的平均氣溫,比去年又差不多降低了0.8度,以往,北方冰雪天氣將要從10月份才開始。可是今年才9月初,幽北地區已經開始飄雪,預計會一直持續到明年4月份,換句話說,糧食將會減產。」

寧逸聽了,一陣的鬱悶,這特么的,自己穿越到了一個剛好遇到世界末日的平行世界了?

按目前這種形勢下去,人類哪裡還能再熬多久?

當初風影空怎麼說來著,武者的修為越來越強,未必對人類就是有好處。

這短短兩個月的時間,確實全世界各地的武者修為都在急速暴增,但與此同時,妖獸的能力也越來越恐怖,現在還要加上環境的惡化,確實對人類來說並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們都還活著。」顧瑩伸手攏了攏薄薄的t恤,笑眯眯地說道。

確實,值得慶幸的是,他們都活著,而且寧逸身旁的人,修為都大幅度的提升,不說楊雨,就算是顧瑩和李佳薇、鄭貝貝她們現在在陵蘭島上獨自生存都不是問題。

最差的如陳六,人家現在也熬到了練氣六層。

天空突然一聲驚雷,繼而下起了傾盆大雨。

幾人對視一眼,幸虧他們沒有出門。

「不知道大雨對赤魔龍會不會有影響?」寧逸走到窗邊,透過鋼化玻璃,盯著外面陰層層的天空,若有所思道。

正想著,突然間,黑壓壓的天空一片光亮,寧逸以為是閃電的時候,卻發現不是。

只見,靠近窗戶右側,一束絢麗的煙花在大約兩公裡外的上空突然爆裂開來

寧逸呆了呆,忍不住低聲咒罵道:「見鬼,出事了!」 第五十二章好消息

眼看就要在大老闆面前的立功的彭經理聽到後面的聲音,欣喜不已。然而,緊接著,他便感受到後背傳來一道巨大的力量,隨後一陣劇痛傳來,整個人猝不及防之下,一個狗吃屎撲倒在地上。

包間里的人臉上的表情有些獃滯。

彭經理憤怒的回過頭,想要看是誰偷襲自己,可是卻看到讓他難以置信的一幕。

只見孫聯金疾步走到王歡的面前,無比恭敬的道:「王大……王先生,您沒事吧?這些小兔崽子沒傷到你吧?」

王歡含笑的看著他,道:「傷到我?孫老闆,你是看不起我王歡,還是對你的人太有自信了?」

孫聯金額頭上的冷汗都冒出來了,想起眼前的人可是神仙級別的人物,連忙賠笑道:「也是也是,就這群酒囊飯袋,怎麼可能傷到王先生。」

說完過後,他猛地的轉過頭,盯著地上的彭經理,怒喝道:「彭大虎,你***吃了熊心豹子是吧!誰讓你對王先生無禮的!」

彭經理臉色大變,看到自家的大老闆在王歡面前像孫子一樣,急忙從地上爬起來,滿頭大汗的道:「老闆,是他,是他要毀了你……」

「啪!」

沒等把話說完,孫聯金一巴掌便扇在他的臉上,喝道:「少***找借口,要不是你得罪了王先生,他會說出這樣的話!」

「別說王先生要破了豪門的風水局,只要王先生開口,這豪門我可以雙手奉上。」

他說的可不是客套話,如果一個豪門能夠結交像王歡這樣的神仙級人物,就算日進斗金,他也樂意之至。

「老闆,你……」彭經理不可思議的看向王歡。

跟了孫聯金這麼久,對於那句話是真,那句是假,他還是能夠分辨的。

為了王歡,孫聯金竟會把手裡的聚寶盆送給王歡,這……這人到底是什麼來歷?

「你什麼你,彭大虎,老子告訴你,今天王先生要是不原諒你,老子會親手把你扔進海里喂王八。」

「老闆,你沒開玩笑吧?」彭經理滿頭汗水,心裡驚訝到了極點,這王先生到底是什麼來歷,竟讓老闆這樣畏懼。一想到那恐怖的後果,彭經理終於明白,眼前的王歡壓根不是什麼鄉下來的土包子,而特么是來頭大的驚人的恐怖存在。

一想到自己的生死,就在對方的一念之間,惶恐至極看向王歡,道:「王先生,我有眼不識泰山,是我被豬油蒙了心,還請王先生別在意。」

包間里的人早就被這一幕給驚住了,上京市的娛樂場所的大佬,身價幾十億的黑白通吃的孫聯金,竟然會如此懼怕王歡,這種感覺,讓他們有些反應不過來。

很多人都在猜測王歡的身份,這究竟是怎麼樣一個恐怖的身份,才讓孫聯金如此卑躬屈膝。

王歡戲謔的看著他,道:「彭經理,向我道歉,我可不敢接受。」

彭大虎臉色立刻變成一陣灰白。

孫聯金心裡一沉,上前一腳把他踢翻在地,怒喝道:「蠢豬,還不把你乾的那些蠢事全部說出來。」

別看他現在打的凶,但是他的心裡是在救彭大虎。

彭大虎急忙道:「老闆,是我貪心,是張先傑,都是他惹出來的,他答應給我三個百分點的利潤,讓我打王先生一頓。」

「蠢貨!」

孫聯金又是一腳踢在他的胸膛,頓時將他的肋骨踢斷,可是彭大虎愣是一聲不吭,一張臉疼的發青,額頭上全部是汗水。

旁邊的張先傑打了一個冷顫,心中無比的懼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