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當他看到夏風拿出天陰玉盒之後,他就改變主意了。

這天陰玉盒的用途吳塵自然知道,乃是專門用來收取玄火的寶貝,雖然在這樣一個情況下,僅憑天陰玉盒想要拿下玄火的幾率很低,但他卻不敢賭。

要是他們真的成功了,那自己再想搶回來可就難了。

而現在,玄火到手,他必須儘快離開這裡,不然就會成為眾矢之的,處境會非常危險。

所以,趁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趕緊跑路,晚了可就跑不掉了。

「這位朋友,這玄火是流雲界第一宗門天行宮要的東西,我奉勸朋友最好還是把此火留下,不然的話,你將會門對我們天行宮無休止的追殺,還請你三思。」夏風可不能讓吳塵將玄火帶走。

這可是關係到他的未來,他就算是為了自己,也得想辦法將這玄火留下來。

「天行宮?你說你們是天行宮的人?」吳塵本來要走,可聽到夏風說到天行宮的時候,卻又停了下來。

「不錯,只要你留下玄火,我保證……」

「公孫浩宇跟你有沒有關係?」吳塵根本沒理他,直接問了一句。

因為說起天行宮,他想起了一個熟人,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老小子就是天行宮的人,也就是他剛剛說的公孫浩宇。

不過,在他的記憶中,天行宮可是一方大勢力,即便是在三千大世界界中也是排的上號的。

怎麼現在淪落到這樣一個地步了。

「公孫浩宇?」夏風不明所以,他從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明白了。」說完,吳塵便化作一道殘影朝遠處飛遁。

當年,自己和這個公孫浩宇還算是有些交情,所以,如果此人和公孫浩宇有些關係,那他或許還會給這小子點補償。

既然這小子跟公孫浩宇沒關係,那他也就沒必要浪費時間了。

「追,給我追,一定要將玄火找回來。」夏風剛剛也被吳塵突如其來的那個問題問的有些愣神了。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哪裡還有吳塵的額影子。

頓時,他就感覺自己被耍了,立刻怒火中燒,再加上玄火的丟失,讓他無法想象自己以後簡要面臨的生活。

所以,不管如何,他都必須要將玄火找回來。

「追。」凌飛他們倒是沒有拒絕,因為這件事情也關係到他們自身的利益,就算夏風不說,他們也會盡最大的努力奪回玄火。

而且,他們追出去的同時還傳訊給外圍的那些弟子,讓他們在外面堵截。

但可惜的是,吳塵早在來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各種結果,所以他並沒有往外面逃,而是帶著那群人繞了一個大圈,之後又重新回到了火山的旁邊。

吳塵這樣做也是無奈之舉,因為外面的強者太多了,如果沒有玄火在手,他或許還能逃出去。

可現在,他必須要分出一大部分精力來控制玄火,才能不被它所傷。

不過,他的這個辦法高明是高明,但夏風他們也不傻,如果過段時間他們還是找不到任何蹤跡,他們肯定會回來尋找。

所以,留給吳塵的時間並不多。

他必須要在他們來到之前,布出一個大陣,拖延一段時間來收服玄火。

只要他收服了玄火,就算夏風他們的實力再強一倍,他也有把握讓他們全軍覆沒。

由於這件事情吳塵之前已經有了完整的計劃,陣法也已經確定,所以陣法構建的十分迅速。

但即使這樣,整個陣法也足足構建了半個小時才最終成型。 夜心拿出脖間掛的玉石吊墜,吊墜即使在蠟燭光的照射下,也亮的鮮艷欲滴。

原本是白玉點翠的顏色不知怎麼變成了血紅色,細看似乎裡面的紋理似乎有血液在流動,顯得妖艷無比。

看著吊墜,夜心想著她剛剛看見的,掛在那紅衣少年腰間的金色的繩鞭。

她記得,這條鞭子,蒼瓊也有。

顏色一樣的鞭子可能是喜好問題,有靈識的,可不一定能有同一條。

「等下次見面,你再幫我好好查一下,今天先這樣吧」夜心跟小紙片說道,下次她去試探一下,看看那條繩鞭是不是普通的。

「好」小紙片點頭,幫夜心熄滅了燈。

——

「你身體可好些了?這幾天朕想著讓你好好休息,便沒及時來看你,希望你不要怪朕」獨孤梟和夜心面對面的坐著,說道。

「多謝父皇,謝父皇關心,兒臣已經好多了,父皇來看兒臣,兒臣已經很開心了,怎會怪罪父皇」夜心平靜地說道。

「那就好,你需要什麼,就和你的母妃說,這些年苦了你,父皇會補償你的」看著夜心和自己相似的臉,孤獨梟還有點良心。

「是,謝謝父皇」夜心公式化的回道道。

「那朕下次再來看你,你休息著吧,哦對了,過兩天宮中舉行宴會歡迎滄瀾國的使臣,你也跟著顏妃赴宴吧」

「是,兒臣知道了,恭送父皇」

送走獨孤梟,顏如玉就來了,很巧的是孤獨梟前腳剛走,顏如玉後腳就來了。

「心心,我剛剛聽說了,皇上讓你隨我去參加宴會,你看你方便嗎?要是不方便,我去和皇上說」

顏如玉指的應該是夜心臉上的事。

「沒事,母妃,我到時候可以蒙著面紗,我還沒見參加過宴會了,我想看一看」夜心回道。

那個宴會,她無論如何都要去。

說不定能在宴會在遇到那個紅衣少年。

「那好,那我讓宮人給你量一下你的尺寸,給你定製一套宴會穿的衣服」

「多謝母妃」

量完尺寸后,顏如玉就帶著人去準備夜心穿的衣服。

顏如玉走後,又有一群人來過來探望夜心。

「皇妹好」

「皇姐好」

「你們是?」看著面前幾個束著高發冠,神態各一的皇子,夜心問道。

「皇妹你好,我叫獨孤文,是你的大皇兄」獨孤文首先站了出來介紹自己,夜心抬眼望去,這個人給她的感覺很溫和,但也很看不透。

「我是你的二皇兄,獨孤雲」這個人年齡看起來比獨孤文小一點,但一看就是裝的笑容,走面不走心。

「我是獨孤九霄,是你的五皇弟哦」名叫獨孤九霄的皇子笑著,一看就是年齡最小的。

看起來似乎有點傻。

夜心在心底評價道。

「你們好,你們找我有事嗎?」

「沒事沒事,我們就是聽說多了一位公主,想來看看,但是前幾天你不是不舒服嗎,我們就一直沒來,今天聽說父皇過來」獨孤九霄話還沒說完,就被獨孤雲拉了一下。

「啊就是,今天我們想你應該可以見人了,就來看看你」獨孤九霄撓了撓頭笑道。。

「謝謝兩位皇兄和皇弟的關心,我已經好很多了」夜心應付的回話。 吳塵所布的陣法是《赤陽陣》的削減版,其威力只有完整赤陽陣的百分之一不到,但即便如此,它也要比一般的極品靈陣強大數倍,就算是與一般的絕品靈陣相比也是絲毫不差。

此陣,可以說是吳塵在短時間內能夠構建出的最強的一個陣法了。

吳塵之所以如此大動干戈,主要是因為收服玄火併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需要的時間也會很長。

要是使用一般的陣法,即便夏風他們不懂陣法,也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暴力破解,如果擁有強大的靈器在手,這個時間將會更短。

吳塵不知道這些人的手裡有沒有高階的靈氣,但他也不敢賭。

所以,他必須要使用一個能拖延至少兩天的陣法,只有這樣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而就在這時,夏風等人也急匆匆地趕了回來,正如吳塵猜測的那樣,他們在外面尋找無果之後,立刻折返回來。

「這次我看你還往哪跑。」看到吳塵,夏風的眼睛都紅了,因為這玄火可是關係到他的未來。

說完,立刻帶人沖了過來。

然而吳塵卻好像沒看到他們一樣,自顧自地調整陣法,可就在他們即將衝到吳塵身邊的時候,吳塵才停了下來,並吐出了一個「啟」字。

這個「啟」字就像是命令一樣,剎那間一道淡紅色從地面升起,眨眼地功夫就形成了一道光幕將吳塵罩在了裡面。

而這光幕出現的太過突然,他們根本來不及停下,於是全都撞在了這光幕之上。

可是那看似薄如蟬翼的屏障卻如同銅牆鐵壁一般堅硬,被這麼多人同時撞上居然毫髮無損,甚至連晃動都沒有出現。

不僅如此,片刻之後,一股恐怖的力量從光幕中湧出。

在這股力量面前,他們甚至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就直接被反彈了出去。

「這是……極品靈陣!」夏風穩住身體之後,神色已經不復之前的憤怒,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震驚。

夏風雖然生在雲水界,但自幼身邊便有陣道高手傳授他陣法。

說起來,他的天賦也不弱,短短二十年的時間,就掌握了幾個下品靈陣,這樣的速度就算是放在流雲界也是相當的不俗。

但以他的天賦,想要構建出極品靈陣至少還得修鍊百年。

雖然現在只掌握了下品靈陣,但對於陣法的了解還是很厚實的,就憑剛剛的反彈之力他就能斷定,此陣至少是極品靈陣級別。

在往上的絕品靈陣他沒敢想,因為能夠構建這樣陣法的人,即便是在流雲界也是頂尖的存在。

所以,他不相信吳塵能夠構建出這樣的陣法,但更多的是他不敢相信,因為如果這真的是絕品靈陣,那就太恐怖了。

要知道,他學習了幾十年,也才剛剛入門而已。

吳塵滿打滿算也不過二十歲,如此小的年齡就能構建出絕品靈陣,這樣的人就算是天行宮也招惹不起。

但是,他忘記了一點,就算吳塵構建的陣師極品靈陣,也不是天行宮能夠招惹的。

「什麼,極品靈陣!」聽到夏風這麼一說,凌飛他們更是嚇了一跳。

他們雖然沒接觸過陣法,但對於陣法也是有一定了解的,要知道他們宗門的護宗大陣也不過中品靈陣而已。

現在,這小子居然構建出了一個極品靈陣,這不是讓他們拿雞蛋碰石頭嗎。

一時間他們對夏風充滿了怨念,要不是因為他們天行宮,自己也不可能招惹上如此可怕的存在。

一想到吳塵那年齡,他們的心裡就是一陣發憷,看夏風的眼神也變得不善了起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夏風沒有理會凌飛他們的變化,相比之下,他更想弄清楚吳塵的來歷。

因為他們天行宮可以使用特殊的方法讓自己進入雲水秘境,那麼其他的勢力也可以。

如果吳塵只是普通人那還好一些,他們完全可以趁著他沒有成長起來之前將其滅殺,但如果這人的背後有一個靠山的話,那可就不妙了。

因為吳塵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強大的陣道修為,其背後如果有靠山的話,那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一般的存在。

所以,他現在只希望吳塵不過是一個運氣不錯的小人物而已。

「我知道他是誰了。」就在這時,夏風身後的一名長老走了出來,道:「他是邵陽宗的吳塵,前段時間就是他在試煉之地搶了眾人的積分。」

「你確定?」一聽到這人的話,夏風的眼睛一亮。

之前他曾經派人調查過吳塵,因為這小子在試煉之地鬧出的動靜太大,而他不僅肩負著得到玄火的任務,他還要為天行宮物色天才弟子。

夏九幽的野心很大,但也知道如果天行宮自身沒有足夠的力量,就算他們得到了玄火,也很難將流雲界統一。

所以,他對於各個小世界的天才弟子也是格外的關注。

也是因為這樣,夏風才會去調查,如果吳塵是個天才,那麼他也會在第一時間將他招攬。畢竟,他需要確定招攬弟子的背景。

要是把敵人的姦細招進了宗門,那可就不僅僅是養虎為患了。

但經過他的調查,他並沒有發現吳塵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而且他搶來的積分也都是使用的見不得人的手段。

所以之後的一段時間他就沒有再去關注吳塵。

但有了之前的調查,他很清楚吳塵就是這個世界的人,和其他的實力根本沒有任何的關係。

這樣一來,他就輕鬆了不少。

「我確定,當時我是親眼所見,而且我還招攬過他。」這位便是凌月宗當時派往試煉地的那名長老。

所以,他對吳塵的印象是非常深刻。

「很好,非常好。」夏風眼睛亮了起來,只要他沒有靠山,那一切就好辦了。

而後,他重新看向吳塵,道:「吳塵,我承認你在陣法上的天賦很高,小小年紀竟然能構建出極品靈陣。不過,你就只有自己一個人,而我的背後是天行宮,流雲界第一宗門。我像你應該明白這個第一意味著什麼。」

「你這是在威脅我?」吳塵瞥了夏風一眼,道。

「你可以這麼理解。」夏風笑了笑,又道:「不過,你只要將玄火交出來,我不僅可以既往不咎,還可以將你推薦入天行宮,我相信以你的天賦,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在流雲界大放異彩。」

「你說完了?」吳塵淡淡地地問。

「說完了,你覺得怎麼樣?」夏風被吳塵嗆得夠嗆,但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跟吳塵翻臉的時候,於是將心中的火氣壓了下去,並一臉微笑地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