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現在可以隨便離開,順便帶本少一個口信給填海屍皇。

告訴他,本少會在半個月之內,將他吃掉,本少說到做到!」

林天佑淡淡的道。

半個月,林天佑有信心能提升到九百五十萬以上的魂力。

到時候,殺填海屍皇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是,我們一定把您的話帶到,不敢有一絲怠慢!」

眾殭屍手下連忙拱手,身子縮成了一團。

他們的主子逃走了,卻把他們遺忘,這讓他們對捉鬼龍王的畏懼更深。

「滾吧!」

林天佑一揮手,眾殭屍好像打了雞血,飛快的逃離現場。

林天佑全程保持冷漠,直到所有殭屍都消失,他才轉頭看向龍芷宣。

確切的說,他的目光是在看向荊軻。

「龍王哥哥,你剛才好帥哦!」

龍芷宣雀躍的跑到林天佑的身邊,興奮的說道。

林天佑給了她一個笑容,而後直接問向荊軻。

「荊軻,要不要改認本少為主人?

本少可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搶下天書哦!」

(本章完) 隨著黑衣少年的到來,戰堂門口的人影反應不一。

有人神色漠然,冷眼以對;有人面露戲謔,坐等好戲;更有人眉頭皺起,為他著急。

「秦無夜!」

秦牧率先迎了上去,先聲奪人:「沒想到你竟能前來皇都。」

「秦牧。」

秦無夜瞥了一眼他下巴位置,傷疤依稀可見,於是牛頭不對馬嘴地故作關心:「你的傷口還在疼嗎?」

「你……!」

說到痛處,秦牧臉色一沉,怒氣上沖。

這個傷疤,是他一生的恥辱。

「哦?看樣子,你還是記住我這一劍的……我還以為你好了傷疤忘了痛,所以又來對我挑釁。」

秦無夜走到秦牧面前,睥睨對方:「不過,下一次,我不會是賞你一劍這麼簡單……念你面貌不差,修行不易,可要好自為之啊。」

「秦無夜,我已經晉級真漩。你要不要試上一試我現在的實力?」

說著,不甘受辱,意圖一雪前恥的秦牧,正想釋放修為,忽然神色猛地一變,錯愕說道:「你的修為……?」

「沒錯,凝聚真漩的不止你一個!」

語畢,秦無夜的真漩氣息由內至外地瀰漫而出。

他的波動與眾不同,尤為沉穩,宛如磐石堅韌,直看得皇都秦家的精英弟子頓時色變。

「現在還要與我切磋一二,看看你來了皇都之後,究竟有多少長進嗎?」

秦無夜輕描淡寫地說道。

對此,秦牧敢怒不敢言。

不得不說,經過上次一戰,素來自傲的他,對於秦無夜這等驀然崛起的妖孽人物,心生忌憚,甚至有了畏懼陰影。

更遑論對方現在與自己修為相當,不弱於人。

真要一戰,贏下對方的機會多半不大。

見狀,秦無夜若有所思……看來秦宏等人的死訊,還沒有傳來皇都。

否則,秦牧對他應該不止怒意,還有滔天恨意。

畢竟,秦無夜離開天陽鎮,秦宏等人立馬下落不明,傻子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是不清楚隱瞞情況這等手筆是來自五行商會,還是秦嘯天故意為之。

無論如何,當初一戰死了的不止是天陽秦家的二號人物秦宏,還有林鴻、方烈兩大家主。

他們的修為放在皇都或許說不上什麼,但是在天陽鎮已經足夠引起一番動蕩,導致林、方兩家百年基業毀於一旦。

「恭喜晉級凝真境。」

眼看秦無夜沉思不語,秦天依便是邁步上前,遲疑說道:「另外,你的事情我爺爺已經修書解釋……當時可能是我誤會你了。」

聞言,秦無夜心中有了考量……消息的封鎖,大概與秦嘯天有關。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這個人情秦無夜他認下了。

「無妨。」

秦無夜不計前嫌:「你我同出一脈,誤會解開就好,不會耿耿於懷。」

見此,秦天依如釋重負。

說實話,當秦嘯天告訴她,在三人離開之後,秦無夜在天陽鎮的一系列舉動,的確嚇了她一跳。

對決三級魔獸,重傷方幕辰,連闖七層祖塔……若是分開來看,每一件事秦天依都有自信挑戰一二,但是放在一起,她連丁點信心都沒有。

士別三日刮目相待,如今的秦無夜,恐怕已經不是她最先認識的秦無夜了。

哪個少男不鍾情,哪個少女不懷春。

青蔥女子,總是對強大的同輩青睞有加,秦天依照樣不例外。

況且,有著這等本事的人,直接走近自己,想來都不會抗拒,哪裡至於淪落到偷窺的地步。

想著,秦天依的眼神閃爍,對秦無夜多了一抹溫和。

看到這裡,有一人顯露不悅,站了出來:「你就是天依提過的秦無夜?」

「哦?她提過我?」

秦無夜有點意外地注視來人。

只見來者年紀相仿,相貌堂堂,眉眼夾雜了一抹傲然,身板結實,一看就是力大無窮的這類武者。

「天依說你褻瀆了她。」

來人說道。

「秦翊,我可沒說過!」

秦天依俏臉泛起慍怒,這等說法無疑是在中傷自己的清白。

誰會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更不要說秦家小試之後,秦天依對秦無夜略有改觀,偷窺一事暫且拋諸腦後,更加不會對外亂說。

突然,記起什麼的秦天依,惡狠狠地剮了一眼不敢正視自己的秦牧……定是這人在胡說八道!

因為來到皇都之後,秦牧一直四下交好皇都秦家的傑出同輩,秦翊正是其中之一。

估計是為了拉近關係,將她的事情出賣給了對自己有意的秦翊知道。

「你說與不說,不是重點。」

秦翊不管秦天依的反應,一步跨到了秦無夜的面前:「重點是,他做與沒做。」

「我剛剛說了,與他之間是一場誤會。」

秦天依柳眉倒豎,完全沒想到秦翊為了嫉妒,當眾針對秦無夜。

「天依心善,一定是為了包庇你,方才出言維護。」

秦翊冷冷一笑:「我可不允許你這樣的宵小之徒踏足戰堂,令我秦家蒙羞!」

說著,秦翊毫無預兆地抬手拍去。

電光火石間,更是完成了武學的施展。

「牛魔大手印!」

金鐵堅硬的大手破風而來,如同蠻牛凶暴,勢大力沉。

在過去,秦翊試過憑著這門黃級武學,數次徒手毀滅寶兵,繼而揚名秦家。

尋常寶兵對上都要被轟成一堆廢鐵,血肉之軀被它擊中,說不原地爆炸只怕都沒人相信吧。

秦牧暗暗發笑,坐等秦無夜被秦翊干翻在地。

要知道秦翊可不簡單,是戰堂排名前十的精英弟子,戰力恐怖,秦牧都不敢力戰。

秦無夜好死不死地被秦天依親近,只能怪他不識好歹,自尋死路!

反觀秦無夜。

由天陽到皇都,他什麼時候示弱了。

管你什麼強悍大敵,我自橫推過去……武道路上,有我無敵!

「天下無魔!」

秦無夜雙目一閃,迅速反擊,體內真元浮沉,融匯於雙手之上,熠熠生光。

掌出……真武盪魔!

「轟隆隆!」

二人近距離地對了一擊,誰都沒能看清楚發生更了什麼事情,只覺耳邊轟鳴迭起。

霎時間,二人的位置成了旁觀的秦家精英眼中焦點。

下一刻,眾人還沒有來得及思考誰勝誰負,秦翊已然蹬蹬蹬地連退數步,衣袖炸裂,手臂充血發紅。

反觀秦無夜,他黑髮飄揚,紋絲不動,猶如一尊戰神佇立,高高在上。

看向他的目光,全都不由自主地低垂下來,俯首稱臣。

這一次的對碰,赫然是秦翊落了下風!

看見這一幕,秦家子弟的臉色變了又變,驚愕之色在每一個人的面孔洋溢。

須知秦翊在他們當中排名不低,是精英弟子的前十人物,地位相當穩固。

與秦翊的戰力伴隨修為精進日益強大有關,假以時日,有著一定機會殺入前五。

可是,現在秦翊竟然沒能在這個新人手中討得了好……豈不是說,秦無夜已有精英前十的實力? 龍芷宣完全沒有想到林天佑會突然對她的英靈說這樣的話。

不僅是是她,就連她的英靈荊軻都驚呆了。

許久,龍芷宣率先開口:

「龍王哥哥,你、你怎麼要收我的英靈啊?

我還想靠他參加明天的英靈之主茶花會呢!」

她下意識的就認為這是捉鬼龍王跟她開的一個玩笑。

龍王哥哥是那麼好的一個人,怎麼會去搶妹妹的英靈呢?

這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更何況,龍王哥哥早就知道她來天子城的目的就是想在英靈之主茶花會上出風頭。

如果收了她的英靈,還怎麼在眾人面前大出風頭?

龍芷宣如此想道。

林天佑卻沒有理會她,目光只是盯在荊軻的臉上。

他要等荊軻自己回答。

「龍王閣下。」

荊軻沉默了片刻,終於張嘴說話了。

「龍王閣下,我實在是沒有想到,你會對我說這樣的話,這讓我有些意外。」

「你更沒想到,本少會如此強大吧?」 靈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