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得知天尊將這門秘術賞給王歡之後,陸安心裡就動了歪心思,他用自己的權利暫時扣下這門秘術,而後慢慢研究。

這些天里,他一直都在鑽研秘術,可惜他的資質有限,已經十幾天了,依然毫無所獲。

現在這門秘術還沒學會,王歡前來領取,他當然不會給。

最起碼,也得等他把秘術領悟透徹,再把秘術給他。

就算別人問起來,他也有理由搪塞,就用糊弄王歡那一套,去糊弄其他人,只要天尊不追究,又有誰敢跟他撕破臉。

至於王歡,諒他也沒這個膽。

一個二重天仙王,踩了狗屎運抓到個劫窟公主,還不被自己玩弄與鼓掌中。

王歡不知道自己被陸安耍了。

火急火燎的來到了記錄司,那記錄司的主事者也非常熱情的把王歡帶進了殿內。

「王兄這次前來,可是為了記錄功勞一事?」畢懷笑道。

王歡抱怨道:「沒錯,我以為獎勵是直接發放,後來問了賞罰司的陸兄后,才知道需要來畢兄這裡記錄在案,拖了十餘天了。」

畢懷哈哈大笑:「這事你也不能怪陸兄,大家都是職責所在。」

王歡點頭,接著又道:「我沒有怪陸兄,要還是陸兄指點,我還被這事蒙在鼓裡呢。」

畢懷笑而不語。

兩人寒暄了一會兒后,畢懷道:「請王兄把陸兄開出的功勞證明交給我,我這就給你記錄下來,你拿著記錄簿給他,這事兒可以了。」

「功勞證明?」王歡一愣,沒聽過陸安提過這東西。

畢懷道:「當然需要功勞證明,不然隨便一個人來老夫這裡,說自己立了什麼大功,然後我就給他記錄下來,這不是亂套了嗎?」

王歡的心慢慢沉下來,臉也開始發黑。

畢懷驚訝道:「王兄,你不會沒有功勞證明吧?」

王歡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那桌子拍的粉碎,赫然起身,大怒:「老子生擒劫窟公主,這件事連天尊都知曉了,還需要什麼證明?」

到現在他還不明白這些人的意思,那他就白混了。

畢懷也被王歡的動作嚇了一跳,隨後黑著臉道:「王兄,你這是什麼意思,我也是按規矩辦事,你沖我發什麼脾氣?」

王歡冷冷的看著他:「畢懷,有些事不要做得太過分了。」

畢懷坐回椅子,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茶,說:「我不知道你說什麼,想要功勞薄,就去把功勞證明拿來,否則畢某職責所在,不能給你。」

王歡的臉色越來越黑。

自己被這姓畢的和姓陸的聯手耍了。

他也沒有想到這兩人的膽子這麼大,連天尊親口許下的賞賜也敢動手腳。

這也就罷了。

最令王歡感到憤怒的是,這兩個王八蛋竟然敢黑老子的東西。 第739章顧雲念的臉色刷的一白

「這麼早就結束了?」看到顧雲念出來,雲水謠驚訝道。

下午顧雲念進了考室,到這會出來還不到一個小時。

顧雲念點點頭,有些心不在焉地回道:「我的速度比較快,治療結束就先離開了。」

雲水謠沒注意到顧雲念的異常,看了眼時間還早。

「現在是直接去酒樓,還是先回酒店休息一會兒再去?」

顧雲念約了今晚七點和幾個師兄一起吃飯,本說好考核結束就過去,可這會兒才兩點。

「先回酒店吧!」顧雲念又看了一眼手機,微蹙眉,上了車后說道。

雲水謠看顧雲念只上車,就不發一言,只沉默地看著手機,像是在等待什麼,擔心地問道。

「念念,怎麼了?是有事嗎?」

顧雲念神色茫然地抬頭,愣了三秒,要遲鈍地搖頭,「沒,沒事呀!」

只是她用力捏了捏手機,也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

雲水謠只當顧雲念是擔心這次的考核,安慰道:「不要擔心太多。既然葯老開了口讓你來參加考核,說明你的醫術足夠了。就算這次你沒能通過,也沒不用難過,可以下次再考。你還年輕。」

「嗯,我知道!」顧雲念說道。

知道雲水謠是誤會了,也沒解釋。

她無法解釋此刻到底在擔心什麼。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屏幕亮了起來。

手機鈴聲還沒來得及響,顧雲念的手比思維更快,接通了電話。

急切地,帶著一絲她自己都未曾察覺的顫音,說道。

「喂,小師兄!」

電話里,傳來蕭源急切的聲音:「念念,你在哪裡?老大出事了!」

顧雲念的臉色刷的一白,嚇得手機都差點拿不穩從手中滑落。

明明中午她給蕭源打電話,蕭源還告訴她慕司宸很快就能回來,可是不過幾個小時的時間,怎麼就出事了。

「念念,念念,你怎麼了?」

雲水謠看著顧雲念瞬間慘白失神的臉,擔心地叫道。

急切的叫聲,喚回了顧雲念的理智,讓她鎮定了下來。

壓住心中的慌亂,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問道:「慕司宸傷得怎麼樣?」

只有受了重傷,蕭源才會找上她。

慕司宸一定還活著,只要是還活著,她就能把他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似乎顧雲念話里的沉靜感染了蕭源,蕭源的語氣也鎮定了一點,沉重道:「五臟俱損!」

顧雲念聽著,只覺頭一暈,一股血氣上涌。

五臟俱損,怎麼會傷得這麼嚴重。

是受了怎麼樣的重擊,才會造成這樣嚴重的傷勢。

「你現在在哪裡,我立刻讓直升機來接你。」

「我在京城,正在回奚四哥家景楓酒店的路上。我在哪兒等?你們現在又在哪裡?他受傷多久了?」

顧雲念回答后,又拋出一連串的問題,只希望他們間的距離不要太遠。

受了這麼重地傷,慕司宸還能活著,定是及時服下了她準備的保命葯。

可就算保住一命,越是重的傷,越晚治療,對身體的損傷就越大,救回的機會就越低。

一更

(本章完) 幽雪染背對著房梁,她抬起右手往後一揚,手中的銀針射了出去,一道黑影就從房樑上落了下來。

惠妃一驚起身望去,當看清那道黑影的臉時,她整個人抖了一下,身體不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怎麼是你?」

幽雪染回過頭,從房樑上下來的人是個四十餘歲的男子,男人身形魁梧,臉上滿是剛毅的風霜,看上去似乎是個行軍之人。

幽雪染以為他是刺客,卻發覺對方的身上沒有一點的殺氣,男人的目光似水,直直的凝視著惠妃。

幽雪染在惠妃與那男人之間互相望了一眼。

不會吧……她就這麼直接撞破了別人家的什麼風月之事吧?

「煙兒……我就想來看看你。」男人開口說道。

惠妃望著他,卻是一臉的絕望:「你幹什麼來這裡!赫炎你不要命了么!」

赫炎卻道:「二十餘年了,我求了陛下很久,他才答應讓我隨使團來迦葉,我千里迢迢而來,就是為了見你一面。」

幽雪染打量著赫炎,他看上去估計已到達藍階二級,應該是個劍士,他是玖夜人,看他的模樣,應該是與惠妃相識多年了。

惠妃見到赫炎,多年來一直維持著的端莊嫻靜的臉龐上終於浮現了驚惶的神色:「你根本不該潛入宮來見我!你現在既然見到我了,那就快走吧。」

「煙兒……」赫炎喚著惠妃的閨名,似乎還有很多話想對她說。

「娘娘,皇後娘娘她來了。」惠妃的貼身宮女小跑到了屏風前對她們說道。

幽雪染柳眉一挑,皇後來了?怎麼這麼巧?偏偏在這種時候她過來了。

「你快躲起來!」惠妃緊張的對赫炎說道。

此時門口響起了宮人的叩拜聲:「皇後娘娘萬福金安!」惠妃的宮女叫的大聲,就是為了提醒惠妃,皇后直接進來了。

然而眼看著赫炎來不及逃走,幽雪染就把他推到了耳室里,讓他藏好。

承恩妃 幽雪染又想了一下,這樣不妥,皇后突然到訪,其中肯定有詐,赫炎是藍階的劍士,他的靈氣很可能被人察覺。

幽雪染在赫炎的身上籠罩下一層阻擋靈氣的隱藏結界,並用眼神警告他「躲好了,別出聲!」

赫炎注視著幽雪染,想對她說什麼,又把話咽下了,他看著幽雪染的眼神很複雜。

皇后帶著一批人進來了,惠妃整理好儀容向皇后屈膝行禮:「皇后姐姐金安,怎麼突然來妹妹的宮裡,妹妹都來不及更衣恭迎皇后姐姐。」

皇后睨著眼,輕蔑的注視著惠妃,看她擺出端莊賢淑的模樣,就覺得噁心。

皇后掃了周圍一眼,開口道:「本宮聽聞後宮遭了刺客,那刺客可能躲藏在某位妃嬪的宮裡,所以本宮就帶人來搜查了。」

惠妃暗暗瞥了幽雪染一眼,幽雪染不動聲色的向她點了點頭,告訴惠妃人已經藏好了,惠妃恭順的對皇后道:

「皇后姐姐要搜宮可以,只是別讓那些粗鄙的護衛來,免得弄壞了妹妹宮裡的擺設。」

惠妃的話,皇后似乎沒聽進去,她大手一揮,對身後的人道:「給我仔細的搜!」 第740章不論如何,都要保護好他

當然,慕司宸只要還留有一口氣,她就能保證讓他活下來。

她唯一擔心的是慕司宸受傷的時間太久,來不及等到她出手。

「受傷已經一個小時了。我們現在正準備往回趕,大概一個小時左右能到江城。到時我們在江城醫院匯合。」

顧雲念頓時鬆了口氣,聽蕭源接著說道:

「四哥家的樓頂就有停機坪,我會給他打個電話,讓他派人帶你上頂樓等,十五分鐘后,直升機就會來接你。」

「好!」

顧雲念應道,正準備掛斷電話,就聽蕭源聲音顫抖著,問出了一句他一直不敢問的話。

「念念,老大會沒事嗎?」

「會!只要到我面前,慕司宸還有一口氣。」

顧雲念篤定道,不知蕭源那邊什麼情況,還有沒有危險,她警告道:「所以,不論如何,你都要保護好他。」

她的葯只能保住重傷的人一條命,可若是打碎了腦袋,擰斷了脖子,也一樣沒用。

顧雲念的話就是一針強心劑,蕭源激動道:「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老大,不會讓他再受傷。」

掛了電話,顧雲念一直以來的煩躁與不安,反而全都消失了。

跟張威說道:「張哥,麻煩你盡量開快一點!」

「好!」

張威滿心的擔心,從顧雲念的話里聽出慕司宸重傷的消息時,就已默默提升的車速又快了一些。

雲水謠也擔心地問道:「念念,是小宸出事了?」

顧雲念安撫一笑,堅定道:「他只是受了點傷,會沒事的。我會治好他!」

沒再多解釋,她閉上眼,開始沉思著給慕司宸的救治方案。

見此,雲水謠也沒再打擾,張威默默地把車速再提高了一些。

蕭源得到了顧雲念篤定的回答,心中終於完全安定了下來。

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滕助理,老大受了重傷。麻煩你安排一輛直升機,去景楓酒店頂樓,接我小師妹顧雲念,送她回江城。」

接著又給奚博容打了個電話后,收起手機。

零三從蕭源的電話中,聽出慕司宸有救了,終於鬆了口氣。

才指著青衫道人的屍體,咬牙切齒地問道:「零五,那怎麼辦?」

蕭源想到慕司宸詭異的傷勢,不知顧雲念救慕司宸,是否要從青衫道人身上找線索,一揮手,冷聲道:「把他裝起來,一起帶回去。」

顧雲念回酒店匆匆收拾好行李,酒店經理就到了門外,帶著她們上了頂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