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雲卿?

北冥夜微微眯了眯雙眼。

莫非自己之前感應到的那個熟悉的氣息,就是她? 「啊啾啊啾!」

在黑暗龍麒麟在北冥夜身邊顯露出氣息時,被君雲卿抱在懷裡的小糰子忽然急切的叫了起來。

「有人發現你了?」

君雲卿心中一凜,下意識的攬緊了小糰子。

就在這時,小糰子又叫了兩聲,讓君雲卿的心放鬆了下來。

「是感應到了同樣屬於九階混元獸的氣息?對方也感應到你了?」

「啊啾啊啾!」

紫魘小糰子點頭。

「對方能通過你感應到我的實力嗎?另外,能通過你的氣息,感應到你的實力和種類嗎?」

「啊啾啊啾!」

「不行那就沒事了。」

聽到小糰子說不行,對方只能感應到它的存在,並不能感應到它的實力和種類,君雲卿輕舒了口氣。

會場里那麼多人,對方未必就能確認小糰子在她身上。

等到拍賣會結束后就立刻離開就是了。

想著君雲卿定下心來,卻不知道自己已經遇上熟人,而且對方已經認出她了。

「君雲卿……」

看著那個忽然出現在會場中的身影,北冥夜低聲呢喃,看著對方的身影微蹙著眉。

他已經忘卻了之前的記憶,只是看著君雲卿還有些莫名的熟悉。

這種熟悉,被他當成對方是北冥影妻子的緣故。

作為北凰之境的主母,他自然會感到熟悉。

不過既然她出現在這裡,是不是北冥影也在這裡?

還有另外八名巔峰神主境強者?

想著自己並不是一個人在這個世界,北冥夜鬆了口氣。

一個人在這個陌生世界的感覺其實並不好。

雖然北冥夜很受暗魔至尊看重。

但越是這樣,北冥夜心中背負的壓力越大。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對方就會看破他的身份,知道他來自外界,到時他又該怎麼應對。

好在來這裡的不止他一個人。

定定的看了君雲卿一眼后,北冥夜移開了目光。

已經知道君雲卿在這裡,他有的是辦法找到她。

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做得太引人注意了。

「殿下?」一群暗魔殿的護衛看著北冥夜。

黑暗龍麒麟現身,必然有事。

北冥夜聲音淡而冰冷,「蚩感應到下方有九階混元獸的氣息,可能有可媲美掌權至尊的人物隱藏在下面,你們行事注意一點。」

北冥夜故意隱去了黑暗系三個字。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這頭黑暗系九階混元獸,就是前段時間太古絕淵出世的那頭!

而且,很可能和君雲卿有關。

這種想法來得毫無根據,但北冥夜的直覺就是這樣的。

似乎有君雲卿出現的地方,發生的奇怪的事都很多,而且幾乎都和她脫不了關聯。

太古絕淵出世的那頭黑暗系九階混元獸最終被不知名的強者捉走,就連夜魘至尊的得意弟子夜依帶了夜魘至尊給予的秘寶前去,都還沒來得及派上用場,就沒了那頭九階混元獸的身影。

陰陽二位尊王也沒發現對方的痕迹。

傳說那是一名堪比掌權至尊的強者。

但北冥夜今天看到君雲卿,卻莫名覺得那頭九階混元獸和她脫不了干係。

這是一種下意識的直覺。

不過不管他的直覺是真是假,北冥夜都不願透露那頭黑暗系九階混元獸的存在。

「是。」聽見他的話,眾護衛心中凜然,身上的氣息瞬間收斂了許多。

九階混元獸,一般只有尊王才擁有。

也只有尊王,才有那個實力令得九階混元獸臣服。

當然,魔子是個例外。

是以他們都沒有懷疑北冥夜的話。

而且黑暗龍麒麟的突然現身的確蹊蹺,如果是感應到同樣九階混元獸的氣息的話,那就能夠解釋得通了。

北冥夜的話半真半假,絲毫沒引起眾人的注意。

倒是血魔女愛雅,看著北冥夜之前看向君雲卿的方向咬唇。

她一直注意著北冥夜,女人的感覺是敏銳的,雖然北冥夜只往君雲卿所在的地方看了兩眼,但是還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殿下是看上那個女人了嗎?

她雙眸陰狠,看向君雲卿所在的地方。

目光在觸及到她腹部微凸的肚子后,滿臉的厲色消退了不少,但仍舊對君雲卿充滿了敵意。

因為這是第一個,能夠引起北冥夜注意的女人。

美艷如她,都不能引起殿下的注意,這個女人憑什麼?

雖然知道這個人是個孕婦,殿下應該不會看上她,但愛雅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妒忌。

她坐在另一方軟榻之上,殷紅的丹蔻指甲輕抬起,朝後方勾了勾。

「給我查一下那個女人。」她壓低聲音吩咐身後的護衛。

「是。」

雖然愛雅已經沒了繼承人的身份,但擁有極強天賦和實力的她,依舊是暗魔殿的重要人物之一。

那名護衛得令后,悄然退了下去。

愛雅眉目陰狠的盯著抱著小糰子的君雲卿所在的方向,暗自冷聲道,「你最好不要真的和殿下有什麼瓜葛,否則……」

君雲卿還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又被暗魔殿的血魔女給盯上了。

此刻她盯著高台之上,等著拍賣師叫到那頭八階的可升階的火烈鳥。

這會的拍賣會已經接連拍出去好幾件拍品了,周圍眾人的興奮情緒也被提了起來。

就在這時,君雲卿看見拍賣師揮了揮手,頓時一個大籠子被下面的侍者給抬了上來。

「諸位,接下來要拍賣的這件貨物,是三隻異獸。」

那名拍賣師說著,抬手揭去了那個大籠子上面遮蓋著的紅布。

「噗!」

看清那籠子里裝著的是什麼后,君雲卿剛喝到嘴裡的一口茶猛的一下噴了出來。

「啊啾啊啾!」

小糰子在她懷裡抗議的叫著,抖著自己身上被濺到的水。

君雲卿顧不上搭理它,只愕然看著籠子里的三隻。

皮皮,阿玉,白白?!

除了敖盛,自己身邊的三隻都在這了!

這是怎麼回事?它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被當成異獸拍賣?

君雲卿覺得自己腦子都有點不夠用了!

天聖王圖的世界里照樣有妖修和獸修啊!

君雲卿之前還和妖魑,龍蠻他們打過交道,自然知道這一點。

而這個世界的異獸,指的就是那些太古洪荒遺留下來的獸種,無論修鍊成人形,也無法擁有人類智商的荒獸。

皮皮,阿玉,白白他們明明不是異獸啊!怎麼會被抓來這裡拍賣?

而且,他們怎麼會是原型?怎麼沒有變成人形? 籠子里,皮皮他們三隻焉唧唧的窩在一起。

三隻俱都是原型的模樣。

一隻三足赤金烏,一條吞天蟒,還有一頭白猿。

三隻盤踞在一起。

皮皮有氣無力的用自己的翅膀打白白,「都是你這個吃貨!什麼東西都吃!這下好了吧?要被當成異獸賣掉了!」

「說得你好像沒吃一樣。」白白焉焉的拍開它的翅膀。

說來三隻也是倒霉。

他們三個是一起被吸到天聖王圖世界的,掉落的時候也是在一個地方,不一會就互相找到了。

然而坑爹的是他們不知道天聖王圖世界的特殊。

白白髮現了一種紫紅色的果子非常的好吃,她摘下一些吃了個飽,隨後又給皮皮阿玉他們打包了一點。

然而三隻就悲劇了。

那是天聖王圖世界中一種特殊的果子,叫還形果。

好吃是好吃,但是獸族吃了以後卻只能維持原型,不能變成人形。

這種還形果是有解藥可以解除這種效果的,但是他們變成獸型后,去哪裡找解藥?

就連說出的話都是獸語!

更坑爹的是,他們還沒走出森林,就被人給當成異獸抓了!

雖然他們極力掙扎,表明自己獸族,不是異獸。

但是他們三個的原型,妖獸兩族都沒有,那些捕捉他們的人自然不認!

於是,他們就出現在了這裡。

「行了,先靜觀其變吧。」三隻之中,阿玉最為沉穩。

而它一開始,是沒有吃還形果的。

是皮皮那隻蠢鳥硬塞了一顆到它嘴裡。

不然三隻也未必會落到那麼凄慘的地步。

艾瑪,說多了都是淚啊!

阿玉一發話,心虛的皮皮立刻不敢說話了。

三隻就這麼焉焉的靠在一起窩在籠子里。

君雲卿嘗試著通過腦海里的契約聯繫皮皮和白白他們。

然而他們所關的籠子似乎是特製的。

她的心念剛順著那聯繫散發過去,就被攔在了外面。

哎喲,坑爹的!

君雲卿看它們三個那樣就一陣的牙疼。

這會也沒時間讓她去想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拍賣師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