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更天了。

雖然是在談機密大事,但畢竟這麼晚了,薛靈的臉上也有些撐不住的露出了一點倦容。

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 南煙的眼睛里,卻是精光內斂。

她看了薛靈一會兒,然後說道:「你說的,本宮都知道了。」

薛靈上前一步:「那娘娘——」

「這件事,要等本宮再細細參詳一番。」

「……」

「你回去吧。」

「……」

薛靈看了她一眼,但心裡立刻明白,這件事貴妃不可能完全拿主意,必然是要稟報皇帝,再做定奪的。

不過,從剛剛她已經開始跟自己討論細節來看,他們應該是會相信自己的。

於是,她輕聲說道:「那,民女告退了。」

南煙點了點頭,道:「小玉,送薛小姐出去。」

「是。」

角落裡傳來了和那裡的光線一樣陰暗又低沉的聲音,薛靈卻被這聲音激得打了個寒顫,抬頭一看,就對上了冉小玉冷冷的目光。

她走上前來:「薛小姐,請。」

「……」

薛靈咬了咬下唇,跟著她走了出去。

一推開房門,就感到一陣風忽的吹了過來,雖然現在天氣轉暖,夜裡的風還是有些冷的,薛靈不由自主的就哆嗦了一下。

身邊的冉小玉,身上散發著比風更冷的氣息。

她跟薛靈一起往外走。

兩個人的腳步一前一後,卻一句話都沒有說,原本四更天,整個都尉府,沙州衛幾乎都沒有人醒著,萬籟俱寂,他們兩的腳步聲里透著一種詭異的,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就在這時,冉小玉冷冷的道:「你不用擔心。」

「……!」

她突然開口,讓薛靈的心又是猛地一跳。

她轉頭看向冉小玉:「啊?」

冉小玉並不看她,那雙眼睛里透著冷意看著前方,道:「我現在,不會對你做什麼。」

「……」

「一切,等葉諍醒來,等大事定了再說。」

「……」

「在這一段時間,你最好如你剛剛所承諾的,忠心的為娘娘做事,不要再耍任何的花招。」

「……」

「我跟他們不一樣,我不是體面人,我會動手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冷冷的看向薛靈,眼中的殺機畢露:「你可不要給我機會。」

薛靈雖然心性堅韌,但在這種絕對的力量面前,心機和城府,比不上直接刺來的一刀,她也很清楚,皇帝和貴妃有容人之量,但這樣一個宮女,未必有。

越是生活在底層的人,越是信仰「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她這麼說了,就一定會這麼做。

於是,薛靈深吸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並不為自己做過的是辯白。等到大事一定,等到我救出她來,該如何,我還你們。」

冉小玉又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然後說道:「天晚了,薛小姐回去小心,不要被人發現了。」

薛靈點了一下頭,便轉身走了。

冉小玉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正要轉身回去,突然,聽到另一條路上傳來了很輕的聲音。

「誰?!」

(本章完) 一縷縷天地元氣向李牧匯聚,被洞天熔煉。

許久之後,元氣湖泊終於平靜下來,李牧成功了,踏入了武王境!

從今天起,李牧便是武王,能稱一個「王」字,可見這個境界的不凡,但凡能修鍊到這個境界的人,都已經算是真正的高手了。

「終於,我也踏入武王境了!」

感知到自身的狀態,還有那氣息如海,武元奔騰的體內洞天,李牧臉上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在九黎王朝的時候他還只是一個武宗境九階武者,飛雪劍派玄冥武王一道劍氣就能殺了他。可如今,他也踏入了武王境,若是再碰上玄冥武王,他雖然不見得能戰而勝之,但自保卻已然足夠。

「恭喜主人,踏入武王境。」靈兒乘著一葉扁舟,來到天道隕石台上。

「哈哈……」李牧心情大好,問道:「靈兒,你修鍊到什麼境界了?」他記得靈兒說過,靈體的修鍊分為靈體化形,靈體化實等幾個境界,上次說起的時候,靈兒還在靈體化形的境界。

不過那時候李牧才武宗境呢,過了這麼久,想來靈兒也不可能沒有進步。

「我已經修鍊到靈體化形後期了,有時間輪進行時間加速,修鍊速度自然快了很多。」靈兒臉上帶著紅暈,驕傲的說道,不過說完又有些氣餒,「不過,要突破到靈體化實境界卻是難得很,還不知道要多久呢。」

「別擔心,我相信你很快就能修鍊到靈體化實境界的。」李牧笑著安慰,心裡卻在想,靈兒快要到靈體化實境界了,那「造化靈泉」的事也要抓緊尋覓才行,有了「造化靈泉」靈兒才能重塑肉身。

這是李牧答應過靈兒的,要幫她尋「造化靈泉」,不能不作數。

「對了,我這次修鍊了多長時間,外面有什麼事沒有?李牧問道。

「主人您才修鍊了一天時間,外面倒是沒什麼大事,只是徐少卿來找過您,見您不在就回去了。」靈兒說道。

李牧心中瞭然,徐少卿來找自己八成是聽說了核心弟子考核出了意外的事,有些擔心,所以過來看看。

不過,事情已經過去了一天,消息多半已經傳開了,徐少卿必然也已得知他無恙,所以李牧不用急著去找徐少卿。

「靈兒,我出去了。」

「嗯。」

和靈兒聊了一會兒,李牧離開真武空間,剛收起青銅書外面就響起了敲門聲。

來的是孫正平身邊的一名僕從,李牧剛到武神道場的時候就見過。這僕從很恭敬,告訴李牧孫正平要他過去。

「這時候找我,是什麼事?」李牧心中疑惑,對那僕役道:「走吧。」

…...

宅院中。

孫正平坐在上首,李牧則站在下方,這是規矩,他是晚輩,在長輩面前是不能坐的。

「小牧。」自從得知李牧能參悟四面「武神烙印」之後孫正平對李牧就又親近了一些,已經不叫他的名字,直接叫「小牧」了。他看著李牧,有些吃驚,道:「你踏入武王境了?」

「嗯。」李牧點頭,「這次和六眼妖狼一戰有所領悟,昨天回來之後我便嘗試著衝擊武王境,結果運氣好,一下子就成功了。」

聽李牧這麼說,孫正平不禁苦笑,你這運氣也太好了一點,參加一次核心弟子的考核就突破到了武王境,也太輕鬆了。

事實上,孫正平也很清楚,李牧在參加核心弟子考核之前就已經半隻腳踏入武王境了。

這次李牧和六眼妖狼大戰,雖然差點死掉,可在這樣的壓力下,心有所感,踏出那最後一步,突破到武王境也不稀奇。

只不過,李牧的修鍊速度實在太快了。

當初他剛來武神道場的時候才武尊境五階,這才過去多久,不過半年而已,竟然已經是武王境了,這要是傳出去,會嚇壞很多人。

「我原本以為你要一年半載才能突破到武王境的,沒想到你這麼快就突破了。」孫正平看著李牧,不禁唏噓。

一般來說,即便是修為到了武尊境九階,可要踏入武王境也是難如登天,會花上數年,數十年,乃至更多時間,甚至有人一輩子困在武尊境九階,到死也沒能突破到武王境。

原本孫正平以為李牧至少也要一兩年才能突破的,這還是因為李牧的修鍊速度實在太快,天賦太高他才給出這樣一個預計。

可誰想,不過是參加了一次核心弟子的考核,一兩天的時間,李牧就突破了!

「也好。」平復了一下心情,孫正平道:「本來讓你參加『論劍大典』我還有些擔心,不過如今你踏入了武王境,我卻是可以放心了。」

「『論劍大典』?」李牧心中一動,想起在去參加核心弟子考核的路上孫正平也提到過「論劍大典」,不禁問道:「難道師伯叫我來就是為了這個『論劍大典』?您不是說要等我成了核心弟子之後才說嗎?」

「不錯,我今天叫你來也正是要跟你說『論劍大典』的事,因為你已經是核心弟子了。」孫正平笑道:「這次考核雖然出了意外,但成績還是算數的,你拿到了青眼二階妖獸的獸核以及耳朵,通過了考核,自然該晉陞為核心弟子。」

李牧心中一喜,倒是並不覺得意外。

畢竟,他這次不但達到了考核的標準,而且還在關鍵時候挺身而出,擋住了六眼妖狼,為齊芳等人逃走贏得了時間,再加上他的實力毋庸置疑,成為核心弟子也就順理成章了。

「具體的公告需要等內門弟子,以及外門弟子的考核結束之後才會公布,我只是先通知你一聲。」孫正平笑看著李牧,道:「現在,我便跟你說說這『論劍大典』的事……」

孫正平講的很仔細,李牧聽得也很認真,不過這越聽他卻越感覺驚奇。

眾所周知,南荒有三個王朝,九黎,倉央,大秦,三大王朝鼎足而立,統御億萬里山河。

在九黎,有武神道場這樣一個超然物外的勢力,那麼在倉央和大秦呢,是否也有這樣的勢力?

是的,在倉央和大秦也各有一個如武神道場這般的勢力,倉央是離火聖地,大秦則是雲間劍宗。

這樣一來,就形成了一個奇妙的平衡,九黎有武神道場,倉央有離火聖地,大秦有雲間劍宗。

九黎,倉央,大秦,三大王朝相互忌憚,都怕被對方所吞併。

而武神道場,離火聖地,雲間劍宗,這三大勢力也是一樣,彼此都有著忌憚,擔心會被對方吃掉。

九黎,倉央,大秦這三個王朝互相忌憚,便衣陳兵邊境,擴充軍隊,操練精銳來防備對方。

可對於武神道場,離火聖地,雲間劍宗這些超級勢力來說,他們不需要廣袤的疆域,也無需蓄養大軍。對王朝來說,軍隊便是他們的依仗,而對於三大超級勢力來說,高手才是他們的依仗。

如此一來,便有了這「論劍大典」。

「論劍大典」每百年舉辦一次,武神道場,離火聖地,雲間劍宗三方各自派出自己門中的年輕弟子參加比武,以此來彰顯自己的實力。

至於舉行「論劍大典」的地方,則是以輪換的方式,三大勢力輪流來,這一次的「論劍大典」則是在雲間劍宗舉行。

而時間,則是在一個月後!

聽孫正平說完,李牧心中便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忍不住問道:「二師伯,這『論劍大典』既然是為了彰顯各自的實力,那為什麼要年輕一代比武?我們各自的依仗應該是絕頂高手才對,為何不是絕頂高手參加比武?。」

「這你就不懂了。」孫正平道:「『論劍大典』不能讓絕頂高手比武,因為絕頂高手是一個勢力的根基,如果在比武中受傷,實力大降,那便有可能讓有心人有可乘之機,懂了嗎?」

「有心人?」李牧眉頭一皺,心中閃過一道靈光,不禁叫道:「您是說,九黎皇族楚氏?」

「不錯。」孫正平滿意的點點頭,道:「我們武神道場除了要防備離火聖地和雲間劍宗之外,還要防備九黎皇族楚氏。如果我們武神道場的絕頂高手在『論劍大典』中受了傷,實力大降,那麼楚氏便可能乘火打劫。」

李牧心中略一思索,便明白了。

九黎皇族楚氏對武神道場可是一直虎視眈眈,武神道場中的絕頂高手需要震懾楚氏,所以絕不能參加比武,更不能在比武中受傷,否則楚氏勢必會大舉來襲,到時候武神道場危矣!

「事實上,離火聖地和雲間劍宗跟我們的情況也差不多。」孫正平道,「說到底,我們想要超然物外,就必然為王朝皇族不喜,我武神道場如此,離火聖地和雲間劍宗也不例外。」

「嗯。」李牧點頭。

這是必然的,但凡是王朝皇帝,誰不想宇內獨尊?

沒有那個皇帝會容忍在自己的國度內還有凌駕於自己,凌駕於皇族之上的勢力。就比如說九黎,無論是八大天候還是七大勢力,雖然都很獨立,但卻絕對不敢凌駕於皇族楚氏之上。

一旦如此,便會遭到楚氏的攻擊。

武神道場凌駕在楚氏之上,便必然為楚氏不喜,被視作敵人。離火聖地和雲間劍宗也是一樣,不管你多低調,只要你超然於皇族之上那就是皇族的敵人,是王朝的敵人。 「事實上,無論是我們武神道場還是另外兩大勢力,年輕一代都是至關重要的,從年輕一代就能看出將來會如何。」孫正平道,「所以,『論劍大典』需要門中的年輕一代去參加。」

「嗯。」李牧點頭。

這並不難理解,果年輕一代足夠強大,那麼等他們成長起來,這個勢力的實力也將格外的強大。

而如果這個勢力的年輕一代實力孱弱,那麼在不久的將來,當老一輩人死去,這個勢力將後繼乏力,實力大降。

所以,「論劍大典」以三大勢力的年輕一代參加,因為年輕一代決定著這個勢力的將來。

看了李牧一眼,孫正平神色嚴肅,道:「所以說,這『論劍大典』很關鍵,你和齊芳,趙寅等核心弟子會一起去參加『論劍大典』,能否震懾住離火聖地,雲間劍宗,就靠你們了。」

「二師伯,我會儘力的。」李牧點頭答應。

這論劍大典很關鍵,核心弟子都會去,他也將一同前往。

屆時,他將和離火聖地,以及雲間劍宗的年輕一代高手較量,他心裡也不禁有些期待。

就在這時,一個僕從急匆匆的從外面進來,道:「護法,大護法派人來請您過去。」

「哦,大護法回來了么?」孫正平眉頭一挑,點了點頭,「我這便過去。」說完,他看了李牧一眼,「小牧,你也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是。」李牧自然答應,他對那片山林中發生的事也很好奇,正好去看看大護法查出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