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榜上前十的弟子,都會有老弟子上前搭訕。

第十名到二十名的老底子相對少一些。

二十名到三十名,老弟子說話的更少。

三十名到四十名,偶爾會有。

到了四十名到五十名,根本無人問津。

看著那些老弟子如同眾星捧月一般,面帶笑容的對著那些新進弟子,說是不羨慕那是不可能的。

熊小寶看看別人,又看看自己。

尤其當他看到那個排名第四十的人,也被一個老弟子拉走的時候,忍不住嘆了一聲,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道:「走吧。」

烏塵拍了一下熊小寶的肩膀笑了一下,轉身向前方走去。

熊小寶追上烏塵道:「老大,你不羨慕么?」

「羨慕什麼?」烏塵看著前方道。

「羨慕那些名次靠前的人啊。

被那麼多老弟子圍攏著,多風光啊。」熊小寶臉上滿是嚮往。

烏塵輕笑一聲道:「他們考得好,排名高。

那些都是他們應得的。」

熊小寶看著烏塵坦然無比的樣子,有些猶疑道:「你難道就沒有一點嫉妒?」

烏塵搖搖頭道:「我都說了那是他們應得的。

有羨慕嫉妒的時間,不如想想以後怎麼努力追上他們,才是正道。」

熊小寶撓了撓頭:「似乎還真是這麼回事。

老大,我聽你的。

爭取以後超過他們。」

第二日,通過測試的五十名弟子,先是來到放榜的廣場,而後又被帶到一個寬闊的廣場之上。

這廣場位於一座山峰峰頂,從這裡可以看到周圍有許多不知名的山峰山頭,隱隱約約的出現在雲霧之中。

廣場的正前方,有一人高居中間主座之上,左右兩側分別有六個紫黑色的石椅,擺列開來。

石椅上的人,或男或女,或美或丑,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氣息巍然好似山嶽,讓人不敢正視。

主座上之人,乃是一名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最為吸引人的是此人的頭髮,一半白,一半黑界限分明。

這時,主座上之人,向場中的五十名弟子看了一眼,徐聲道:「從今天開始,你們在場的這些人,便成為神水門弟子。

我不管你們的家世,天資有多好多壞,但是既然進入了神水門,你們就都是神水門弟子。

雖然我們丹道沒有像靈道武道那樣的廣為人知,但你們要清楚。

不管靈道也好,武道也罷,在修為的過程中都少不了我們丹道的滋養和幫助。

尤其到了高等境界,更是靈武易得,一丹難求。

所以你們要記住,不是我們丹道不如靈道武道,相反的是,我們丹道中人要遠遠的凌駕於他們之上。

只要你們足夠努力,宗門絕對不會虧待你們。」

說著枯榮道人兩側下首眾人看了一眼道:「各位師弟師妹,現在你們開始選徒吧。」

「掌門師兄,你看這丁紫萱和莫勐兩人…」枯榮道人剛說完,他右側下首的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就站了起來面有問詢之色。(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對於斯特恩的回答,趙塵並沒有感到驚訝,畢竟人家再怎麼說也是堂堂nba總裁,總不至於親自過來和他聊天吧。

「斯特恩先生,不知有什麼事我能幫的上忙?」

趙塵沒有立即答應,他實在搞不懂斯特恩的想法,不過根據之前的對話他也猜到了一個可能,可就是不能完全確定。

「這件事其實對趙塵老師來說比較簡單,只希望趙塵老師能夠出一部籃球漫畫,來宣揚一下籃球和nba,這樣的話能夠給nba帶來大量的人氣,而從另一方面來說,趙塵老師的火箭隊也會得到受益,不知趙塵老師覺得如何?。」

美國人的說話方式不會特地拐彎,基本上都是直來直去的,斯特恩倒也沒有隱瞞,在他看來目前nba最需要的就是大量的人氣,只有人氣提高了,才會有直播權、廣告和周邊,nba球隊的薪水也將會水漲船高,可以說是名氣對nba來說至關重要。

看看目前nba的薪水就知道了,薪水最高的就是火箭隊的摩西馬龍,可也僅僅是超過一百萬美元,這在21世紀的nba來說看守飲水機的球員薪水都很可能比他要高,更不用說是其它球員了,目前nba有一些角色球員更是一邊打球一邊打工補貼家用。

而nba的名氣也就相當於是在提高籃球的名氣,畢竟目前的nba雖然落魄,可到底是世界最頂級的籃球殿堂,兩者可以說是息息相關,是以只要知道籃球的人越多,nba的名氣也會隨之擴張。而目前斯特恩能夠想到提高名氣的最快速方法,無疑就是請趙塵畫籃球漫畫。

只不過斯特恩自己都沒有底。他雖然是nba的總裁,在名義上倒是比火箭隊的老闆趙塵要大,可他是個聰明人,有自知之明。哪怕是他在趙塵面前無疑也是一個弱者。無論是名氣、影響力、財富還是社會地位上被趙塵完爆,而趙塵若是想要讓他從總裁的位置上下台。可以說不要太簡單,畢竟目前的nba還處於黑暗時代,遠沒有後世那麼名聲斐然。於是,為了提高說服的成功率。斯特恩才會千里迢迢的來找趙塵。

「籃球漫畫?」一說到籃球漫畫,趙塵腦海里就浮出了兩本在未來名氣不小的籃球漫畫,分別是大家所熟知的《灌籃高手》和《黑子的籃球》,當然他覺得沒有答應的必要,可想想這兩本到底都是名氣最大的籃球漫畫,其中《灌籃高手》更是他兒時的回憶,倒也可以同意下來。只不過還要看斯特恩給出的籌碼才行。

「斯特恩先生,這可讓我有些難辦了,想必您應該知道我的一些資料,像電影和鋼琴並不是我的主業。只有動漫才是。可若是真如斯特恩先生所說的話,那麼就會打亂我的部署!」

趙塵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臉上的表情適時的轉變,看上去有點欲言又止,這種表情正是他用來迷惑斯特恩的,想要從斯特恩手中獲得最大的利益。

斯特恩被趙塵的表情所迷惑,他並不知道趙塵壓根就沒有什麼計劃,而是想要從他這裡獲得最大的利益。

「趙塵老師,我知道這會讓你非常難做,可我也沒有能夠在短時間內提高nba名氣的辦法!不過只要趙塵老師答應這個要求,我可以代表nba作主將今年的狀元簽送給火箭隊!」

想要有所得,同樣也要有所付出,斯特恩很明白這一點,他根本就不會寄希望趙塵是個喜歡幫助別人的老好人,可這麼一來,能夠讓趙塵心動的條件就少之又少了,尤其是斯特恩只是nba的總裁,也只有和nba相關的利益他才能拿出來進行交易,而選秀權無疑是斯特恩認為最能打動趙塵的地方。

「狀元簽?」趙塵眼睛微微一亮,只是瞬間就被掩飾住,他清楚狀元簽的意義,尤其還是今年,今年可是被稱之為nba的黃金年代,而歷史上的狀元簽就是火箭隊的,簽下的球員正是頂級內線大夢奧拉朱旺。

只是現在的火箭隊和歷史上的不同,現在的火箭隊實力明顯更強,同樣戰績也是相當出色,這樣的實力足以進入季後賽,同樣有可能進入西部決賽,這樣好的成績想要獲得狀元簽無疑是做夢!

而歷史上的火箭隊在這個賽季由於失去了摩西馬龍,再加上並沒有德雷克斯勒,實力可以說是眾多球隊的墊底,成績也是一樣,最終才會『名至實歸』的獲得狀元簽。

當然,現在畢竟是1984年,大衛斯特恩才剛當上nba總裁沒多久,選秀權仍舊沿用之前的那套方案,每個球隊都有機會獲得狀元簽,哪怕是最終獲得總冠軍的球隊也是一樣,只不過幾率會小很多罷了。

至於大衛斯特恩所說的狀元簽,趙塵心裡明白想要獲得狀元簽,面前這位猶太人完全有能力將其交給火箭隊,畢竟想要獲得選秀權,就要進行抽籤的方式。就像歷史上的頂級中鋒大猩猩尤因一樣,奇迹般的被紐約尼克斯選中,被各大球隊認為是暗箱操作。

可以說,火箭隊想要獲得狀元簽,目前來說只有通過大衛斯特恩這一邊才有希望,不然就只能寄托在別的球隊都抽不到的那丁點可能了。

「斯特恩先生,想必你也清楚,這一屆參加選秀的籃球好手確實比常年要多,不過最有可能獲得狀元簽的就是奧拉朱旺。可你也看到了,目前的火箭隊有了兩名頂級內線,就算真的選中奧拉朱旺,怕也不會帶來太大的幫助!何況目前的火箭隊手中更是握有今年的三個高順位選秀權,其中就包括探花簽!你也看到了,現在的火箭隊不缺內線,缺的是外線和板凳深度,而這三個高順位選秀權無疑能夠選到優質的外線好手!」

趙塵說到這裡,就沒有繼續說,因為他清楚大衛斯特恩會明白他未說完的話,當然之所以這麼說,完全是趙塵的習慣,希望將利益擴大到最大。

「這…..這!」大衛斯特恩看著外面接近尾聲的籃球賽,陷入了沉思中,有了趙塵的解釋,他自然也清楚自己的籌碼貌似有些雞肋,火箭隊確實如趙塵所說最缺的就是外線好手和深厚板凳,而不是內線。

「這樣吧,斯特恩先生的要求我可以答應下來,不過這麼一來,我希望斯特恩先生不僅付出狀元簽,更是希望斯特恩先生能夠答應我一件事情!」眼看大衛斯特恩陷入糾結中,趙塵自然是很好的『開導』,臉上的笑容彷彿像是狐狸一樣,異常的皎潔。

「趙塵老師請說,只要是能夠付出的代價,我完全可以做主答應!」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大衛斯特恩對nba感情深厚,自然希望nba能夠快速發展,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陷入泥沼中,寸步難行。而趙塵的出現無疑就是斯特恩能夠想到的最好的人選,他希望能夠用漫畫來快速提高nba在美國的地位,甚至是世界上的地位。

趙塵眉毛下意識一挑,他這人就有這麼個習慣,只要是別人進入他的瓮中,他就會出現這個表情。

「斯特恩先生,我的要求很簡單,對nba來說也有不少的好處。我希望以後只要是nba球員能夠每年免費宣傳一下天下社,僅此而已!想來斯特恩先生應該也清楚這樣做對nba也有著強大的宣傳作用!」 這老者原來早就看準了丁紫萱和莫勐兩人,但因為這兩人實在太過優秀,三關測試,每一場都是處於頂尖之列。

按照以往的慣例,資質最為優秀的弟子,都要先問過掌門枯榮道人。

如果枯榮道人不收,然後才能輪到各峰首座。

實際上枯榮道人已經幾十年沒有收過弟子。

想來此次也不會例外。

發話這名長老名為葉萬龍,修為僅次於掌門枯榮道人,又因為執掌神水門刑法,威勢極重,所以一般情況下也沒有人敢跟他爭。

「這兩名弟子資質確實不錯。

可惜我不收徒多年了。」枯榮道人向丁紫萱和莫勐兩人看了一眼,由衷道。

葉萬龍心中一喜,早就料到枯榮道人會如此說話,輕笑道:「既然掌門師兄也這麼認為,就請把這兩人,交給師弟好好調教,三年後的『爭丹大會』,我必然給師兄一個滿意的答覆。」

葉萬龍說完,枯榮道人點了一下頭道:「葉師弟的丹道修為水平,一一向是我信得過的。

那就把…」

枯榮道人還沒有說完,他左手側首位的石椅上,站起一人拱手道:「掌門師兄,不是只有葉師兄可以替你分憂,我也可以。

請把這兩名弟子,交給我教導,我也不會讓你失望的。」

說話之人,年紀與枯榮道人相若,但是面容卻年輕的多,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似得。

「卓師弟,近幾年來丹境突飛勐進,想來是超過我了?」葉萬龍沉著臉,向對面之人冷然道。

那對面之人微笑道:「葉師兄,乃是名正言順的真階八品大丹宗,師弟我自然萬萬不及。

只不過在不久之前,師弟也僥倖練成了真階八品圖靈丹,所以想要把煉丹心得,傳授給兩位資質卓越的弟子,還請葉師兄見諒!」

話音落地,眾位在座的長老,都是一陣震動。

就連主座枯榮道人,也面現喜色道:「卓師弟,你真的練成了真階八品圖靈丹?」

那卓姓之人,點了一下,從袖中拿出一個木盒呈到枯榮道人手中。

枯榮道人輕輕打開木盒,但見一個拇指大小的白色光球,靜靜躺在裡面。

一陣若有若無的香氣,瞬間瀰漫整個廣場。

尤其這些新人弟子們,在嗅到圖靈丹香氣的剎那,眼前竟是莫名的現出一幅幅絢麗多彩的光華。

這種現象,知道枯榮道人把木盒合攏,才消失不見。

枯榮道人合上木盒,臉上多了幾分笑容道:「確實是足品足色的真階八品圖靈丹。

算上卓師弟,我們神水門就有兩名真階八品大丹宗。

我倒要看看木乙門,辛未宮怎麼跟我們爭排名。」

枯榮道人臉上現出一絲篤定之色。

卓姓之人,聞言一喜道:「掌門師兄,這樣的話,這兩名弟子,就交給我吧。」

枯榮道人點了點頭,卻在這時一旁葉萬龍也叫了一聲掌門師兄。

枯榮道人分別向兩人看了一眼,沉吟道:「這樣吧,先問問他們自己的意見。」

說著枯榮道人向前方一看,丁紫萱和莫勐已經走到人前。

「丁紫萱,本次應選弟子,以你資質最好。

現在有兩位有意收你為徒。」

說著枯榮道人向葉萬龍一伸手道:「一位是司職我神水門刑罰的葉萬龍葉長老,丹境修為為真階八品大丹宗,可以說僅次於我。」

枯榮道人把手指向左側之人接著道:「這位是掌管我神水門丹火的卓不群卓長老,丹境修為也在真階八品丹宗,雖說是新晉的真階八品,但貨真價實。

你選擇哪一位?」

丁紫萱先是看看葉萬龍,后又望了望卓不群。

目光在兩人中間,徘徊了幾次,最後丁紫萱面容一肅,向枯榮道人行禮道:「啟稟掌門大人,弟子願跟隨葉長老進修丹道。」

葉萬龍眉開眼笑。

卓不群臉色極為難看,本來以為自己比葉萬龍小了幾十歲,又面目年輕,不管怎麼選,丁紫萱也應該選自己才是,哪知道丁紫萱竟然選擇了葉萬龍。

枯榮道人笑了一聲,目光一移來到莫勐身上:「莫勐,你呢?」

莫勐看了看葉萬龍,又看看丁紫萱,恭聲道:「啟稟掌門,弟子願意跟隨卓丹宗,修習丹道。」

卓不群登時笑了起來,向莫勐招手道:「好徒兒。快到師父這裡來?」

莫勐愣了一下,只有低著頭走了過去。

一旁的丁紫萱也走到,葉萬龍身後。

「接下來,你們就自己看著辦吧。」枯榮道人攤了攤手,最為優秀的兩個,已經被分走,剩下的就好辦的多。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名的高明陽,雖然不像丁紫萱,莫勐那樣耀眼,也同樣引起在座長老的爭搶。

葉萬龍和卓不群雖然也想開口,但因為已經剛收了一名弟子的他們,也不好馬上開口。

隨著被選走的弟子,越來越多。

站在廣場中間的人,越來越少。

這時他們才真切的感受到,三關測試中的表現是多麼的重要。

唯一有些例外的是,烏塵自始至終面色淡然的看著這一切。

很快場中就剩下烏塵和熊小寶兩人。

前四十八名弟子,在被收錄之後,都跑到了師尊的身後。

十二名長老,每個人身後都站著三四個少年少女。

之所以烏塵和熊小寶被留在場中,是因為烏塵距離他前一名的分數差距有點大,而熊小寶又跟他又僅相差一分,可以說兩人半斤八兩。

在眾位長老看來,別看烏塵和熊小寶已經算是本門中人,但無疑是這一次入門弟子中資質最差的。

主座的枯榮道人等了一會兒,見並沒有人上前手下烏塵和熊小寶,不由眉頭皺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