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沒費多少功夫,那一帶皇城邊境的防線便已告急。

萬孚尊主在接到稟報后,已經率領駐守在皇宮中的幾位將軍,率領尚未出戰的萬歲軍一同親赴魔軍攻入之地。

……

按照軍報上指示的地點,明薩很快便趕到了兩軍交戰之地。

這裡才是一片狼藉。

明顯是火炮攻擊后的狼煙烽火,而蠻獸也正在音律聲中咆哮肆虐。

即便在遠方,明薩也能看到幾位將軍分別率領一隊親衛和精銳,正在拼盡全力向蠻獸軍身後的魔軍隊伍中穿插,然而暴虐的蠻獸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一時間,明薩沒能看到萬孚尊主的身影,她躍馬疾疾沖入萬歲軍的隊伍之中,只聽一個聲音在前高呼:「明薩!」

明薩轉頭一看,是明烈!

兩人迅速匯合。

「你終於回來了!」

「戰況如何?」明薩急問。

「魔軍發動了兩輪火炮攻擊,現火炮已被萬孚尊主聖器搗毀,如今是蠻獸橫行我軍難敵啊!」

「萬孚尊主呢?」

「尊主特命我在後方等你回來接應,他親率萬歲軍精銳繞去後方,尋找音律師團的破綻了。」

「如此危險,怎能讓尊主親去?」明薩驚詫。

「是尊主執意如此,我等自認身手不及,也無法為尊主分擔。」明烈急道:「眼看我軍不敵,你定有應對之法,對嗎?」

看著明烈篤定相信她的眼神,明薩眼神一定。

「幫我傳信萬孚尊主,音律師團改派他人前去找尋,我需要他的配合!」明薩對明烈急道。

明烈遂傳令左右前去通信。

「在萬孚尊主回來前,你需與親衛在我身邊,保衛我的琴聲防禦圈不被擊破!」明薩對明烈說道。

這話話音未落,明薩已經手腕一震,將馬上馱著的古琴取出。

明薩應聲飛身而起,於萬歲軍與蠻獸軍交戰的邊線後防,尋了個地勢高處,盤膝坐下,雙手開始於琴弦上環繞不停。

一聲清亮之音信手撥出,回蕩在整片兩軍交戰嘶吼哀嚎的天地之間。 明薩的琴音一出,如同沙場梵音,讓兩軍將士都為之一驚,很多人不約而同地朝半空仰起了頭。

還以為是神佛降世,於天上降下這神聖之音。

蠻獸們有一刻的錯愕和愣怔,它們聽到了一種難以分辨的指令,這音律指令雖然是蠻獸平時馴養並不熟悉的,但為何一聽到,卻如同有種冥冥之中的聖音在發出號令,彷彿在嚴令立即停手不得進攻?

再仔細聽,身後的熟悉音律還在發出號令,仍然是進攻指令,但轉而又被這更為蒼勁雄壯的琴聲掩蓋,究竟該如何是好?

蠻獸的進攻突然放緩,明薩於琴聲空隙疾疾大喝:「蠻獸慌亂,萬歲軍將士,沖啊!」

將士們這才反映過來,在手持聖器的將軍們引領下,趁蠻獸遲鈍之機,於方才不可撼動的蠻獸軍中開闢一條通路,萬歲軍將士趁勢沖入後方掩藏的魔軍之中……

明薩十指下的琴弦顫動不停,這一曲由心而發的曲調,正為抑制後方嚴密守護的音律師團而作。

空中的音律時而蒼涼雄壯,意境開闊渾成,時而空靈氣象,震顫於心底難描。

然而,方才明薩那一句高呼喝令,也讓有些懵怔的魔族軍隊提前反應過來,原來這莫名干擾的琴音是來自這裡。

他們看向明薩的目光狠厲十足,充滿殺機。

在萬歲軍將士們衝過越發懵怔的蠻獸,殺入魔族軍隊后,萬歲軍將士們之前在軍報回稟上感受到的恥辱,以及方才幾個時辰中的鬱郁不得志,彷彿終於找到了一個發泄口。

他們在魔軍隊列中放肆殺戮,對魔族人的面容還來不及感到好奇,便飛速揮下手中長刀,將他分屍於地。

魔軍將領定然知曉,這一切的關鍵都在明薩身上。

將領一發動號令,緊接著一隊又一隊魔族將士直衝明薩殺來。明烈和他的親衛,以及明薩的親衛護做保護圈,手持聖器將魔族軍隊抵抗在外。

……

方才在遠處尋找音律師團伺機搗毀的萬孚尊主,自聽到萬歲軍軍隊之中,傳出那一聲疾風驟雨一般的琴音后,萬孚尊主已於心中留意。

他雖不知明薩的十三寶鑒是何威力,但見魔軍後方突然失去了方才的有序,開始陷入混亂和倉皇應對,萬孚心中瞭然,算時間明薩也該回來了。

在明烈派出的信兵未到之際,萬孚尊主已經率領親兵和萬歲軍將士,繞開魔族後方,沿山間小路沖回萬歲軍陣營。

遠遠地,一眼看到穩坐在山包之上的明薩,盤膝在地,身周環護數十將士,當然,這數十人中已有一半被擊倒在地。

明薩一身銀色鎧甲,山間的風將她戰盔下的長發揚起,她神色泰然,頗為出神。不論眼前誰人倒下,不論面前衝擊而來的魔族軍隊由十至百,再由百至千,她面色皆不為所動。

明薩正在潛心應對魔軍音律師團的應變,他們指下的樂律有變,明薩便需重新思慮應對之音。

只聽前方明烈出聲:「尊主!」

明薩從迷濛中反應過來,手中音律聲稍呈緩式急道:「尊主,我需要您親為我塑成防衛圈。」

萬孚尊主於馬上躍然而下,飛身前來鄭重點頭。

「明烈,你且率軍與其餘幾位將領配合,從山路殺入魔軍後方,那裡防禦並非我們預想的嚴密!」

「你隨明烈將軍一同去,路上給他講解你後方所見!」萬孚尊主連聲吩咐左右親衛。

明薩與明烈相視一眼,互道保重,明烈遂率親兵而走。

明烈一走,明薩的防護圈出現裂縫,方才攻擊懈怠的魔軍又加大了攻擊力度。然而,萬孚尊主手中一柄聖器長劍綻出藍光,揮至胸前,魔軍便被疾疾逼退。

明薩看著萬孚尊主的背影,心中安然。

手下的琴弦再度震動開來,音色沉鬱,哀調蔓延。

有了萬孚尊主的強勢護衛,魔族想要進攻明薩的心思恐怕已然落空。明薩可以更徹底放心,全心塑造手中音律對蠻獸的控制。

又過一段時間,後方兩軍對戰一度膠著,明薩對萬孚尊主說:「尊主,請您下令,讓我軍撤出後方魔軍陣地。」

「為何?」萬孚尊主並不回身,全力應對前方衝擊而來,仍不放棄的魔族軍士。

「我會讓蠻獸有所動作。」明薩說道。

萬孚尊主心領神會,雖然他知道這做法的難度,但既然明薩說了,他便十分相信。遂傳令下去,命令已經在魔軍陣地中與魔軍交戰的萬歲軍將士,迅速撤回本方陣營。

看著萬歲軍將士們幾乎都已經撤了回來,明薩心中一定。她已經完全把控了對方音律師團的節奏,現在她要做的,是讓蠻獸調轉方向反戈一擊!

手中突然一聲豪邁之音,而後兀起頓轉,如同石破天驚!

就連萬孚尊主的背影都有些顫抖,因為這音色是他從不能想象的強大。所有人的心神都為之一震,而後,只見方才消極應戰的蠻獸,忽然開始焦躁咆哮。

蠻獸開始陸續轉身,轉身向後方自身陣地狂奔而去。

雖然不是攻擊,但蠻獸身過之處,依然強勢碾壓一切魔族軍士。在魔族軍隊將領的號令下,魔族軍隊倉皇後撤。

魔軍軍陣後方不時傳來琴聲也無法壓制的哀嚎痛呼,蠻獸軍的厲害果然是魔軍也承受不了的。

萬歲軍將士皆震驚於英候的音律功法威力,原來除了萬孚尊主方才於戰場上衝鋒殺敵的震撼,還能有人給予萬歲軍衝鋒陷陣的鼓舞,讓他們頓感安然。

但萬歲軍將士們還不知道,明薩所用乃是十三寶鑒中音律限制音律的布控,還沒用到十三寶鑒中的殺招。

若這批魔族軍隊是更強大的主力軍,恐怕明薩便需施出十三寶鑒的最後殺招了,雖然她對最後的兩招也並無把握。

此時明薩指下不停,萬孚尊主的防衛圈卻幾乎再無人來攻了。

明薩看著萬孚尊主的背影,只覺得有他在,這防護圈就安然無疑。

原本守在防護圈外的人,是與自己配合最默契的仍述。

此刻,仍述在哪? 她繼續吃著菜,輕描淡寫。

一來是不信,二來,也不大關心。

村裡頭沒網,她來了之後就沒看過任何新聞了。

「信也好不信也罷,事實是James集團確實破產了。你不是外行,你應該知道,不管什麼巨頭不巨頭,經營不善的話,破產是很快的事。」

「怎麼會經營不善。」葉佳期低著頭,吃著碗里的白米飯。

經營不善這幾個字在無能的人那裡是說辭,但在有能力的人那兒,就是天方夜譚了。

「我後來離開美國了。」卓遠航看向葉佳期。

「哦,我已經離開那個圈子。」

「對了,你院子里種了不少花?我看到很多花苗都發芽了,這場雨一下,用不了多久就要開花了吧。到時候能讓我看看嗎?」

「你要是想看就過來吧,小柚子挺喜歡你,她也喜歡跟你一起畫畫。」

「你女兒很可愛。」卓遠航道,「我以前是個挺不容易滿足的人,野心勃勃,想重振ZR,想吞併ZR,甚至,想繼承我那個父親在香港的全部家業。你知道的,我還有個同父異母的弟弟,遊手好閒,是個不折不扣的富二代。我甚至想過,我可以吞掉屬於他的那部分家產,並把他驅逐出去,從此我就是卓家家主。」

這還是頭一次卓遠航和葉佳期說這些。

她很驚訝。

但讓她更驚訝的是,卓遠航有過這樣的想法。

真得可以用「野心勃勃」來形容了。

他斯文、儒雅、平易近人的外表下,是一顆看不見的野心和狠辣的手段。

卓遠航說著倒笑了:「人有時候是會變的,現在我就想,如果我也有個可愛、漂亮的女兒,我就滿足了,其餘的,我什麼都不想要。」

「怎麼會有這種想法。」葉佳期也笑了笑,「你看小柚子,看上去很乖巧,有時候壞起來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小惡魔。」

「那也好,如果我也有一個我喜歡的女人,好看的女兒,我覺得我會沒有遺憾。可惜,不受上天眷顧的人,從生下來起就是越想要什麼,越得不到。」

「怎麼會,你以後也會有妻子、女兒,家庭。」葉佳期在安慰他。

他的話讓她聽了有些刺耳,不知道為什麼。

意氣風發的卓總,怎麼會想這些情緒化的東西。

她眼裡的卓遠航可不是一個感性的人。

卓遠航倒沒有再說什麼。

一頓飯,他們吃得很安寧。

飯後,卓遠航甚至主動幫她洗碗,什麼事都沒讓她做,她倒是有點過意不去。

外面還在下著雨,但這間不算大的屋裡倒是其樂融融,就連燈光都顯得很溫馨。

卓遠航沒有逗留太久。

他站在小柚子的小床邊逗了會兒小柚子,拿過自己的風衣外套,這就離開了葉佳期的家。

葉佳期一直將他送到門口。

雖然沒有什麼告別的話,但他們之間一直還挺默契。

卓遠航撐著傘,頎長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這凄凄冷雨中,漸漸兒,葉佳期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入目處只有無窮無盡的黑夜。 在明薩越發精進的十三寶鑒防禦下,萬歲軍於三個時辰中,將剛剛衝破菀陵皇城的魔軍再度趕出了皇城邊境。

在蠻獸軍的碾壓下,想必這支魔軍會傷勢慘重。

萬孚尊主轉過身來,明薩的十三寶鑒也已入收勢,他的眼中是多日未見的光彩,那光彩彷彿在說,日後菀陵皇城有你我就放心了!

明薩將古琴攬在懷中,飛落萬孚尊主身前請旨道:「尊主,我請命與明烈一同,自甘州開始前去相助前方戰士應敵。」

「你方才已消耗多半內力,你想一一挽回四路戰場局勢嗎?」萬孚尊主反問。

「既然此法有效,我們不能放任不救。」明薩篤定說,原本明薩擔心,不知以她如今的功力沒有仍述配合,能否擊退蠻獸軍。在這一路蠻獸軍中實驗有效,自然不可不前去救同袍。

「好!既然你有此意,我隨你一同去。」

「不可,尊主您要鎮守皇城。」

「我隨你去,你能節省更多內力,更專註於破解音律師團的變音不是嗎?如此便可及早挽救更多將士。」

聽著萬孚尊主的說法,明薩不否認他思慮的極是。於是明薩頷首,追隨萬孚尊主的領軍趕赴甘州戰場。

……

甘州戰場上,顧庭已經想盡辦法變幻軍陣,讓手持聖器的將士儘力構成犄角之勢,為身周儘可能多的將士抵禦蠻獸攻擊。

然而,聖器實在太過不足,軍隊已在連連敗退,再這樣下去,顧庭不得不開始考慮一旦甘州失守后,如何退防才對皇城防禦最有利。

就在這時,萬孚尊主率領萬歲軍和明薩一同趕來,經過之前在皇城邊線內的一次配合,明薩和萬孚尊主的默契漸佳,這次用了更少的時間配合,便將久攻不下的蠻獸軍擊退了。

但耗費了大量內力的明薩,再不敢冒險費力,運用十三寶鑒驅使蠻獸意識反攻魔軍,她需要留著氣力趕赴下一個戰場,那裡還有正被魔軍逼退的人類將士等待助力。

甘州戰場上蠻獸潰散,剩下的魔軍相信顧庭有辦法率領萬歲軍應對。見萬歲軍嚴陣以待,萬孚尊主立即攜明薩撤離了戰場。

明薩早已大汗淋漓,萬孚尊主生怕她支撐不住。

「可還去下個戰場?」萬孚尊主詢問。

「我可以的。」明薩將頭上的汗抹去,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