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聶雲將視線轉移,望著那沒有盡頭一般的大荒世界,頓時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彷彿置身汪洋之中的一葉扁舟。

「這便是南域,妖族的天下!」

嗖的一聲,聶雲離開,消失在了原地。

這裡是妖族的世界,身為人類還是低調一點,況且他出手便是殺了個實力不俗的妖蟒,要是等到其他強大的妖獸來了,想走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

半月後,聶雲終於習慣了這般大荒世界,那粗獷原始的氣息,和曾經東域的世界相差太大了,東域也有這般大荒,但佔地並不廣,也遠沒有這般妖氣衝天。

半月的時間,聶雲看不到頭一樣,終於他不得不架設空間傳送門,進行空間傳送。

路上倒是遇到一些人類城鎮,或者是類似部落的聚集地,但對於南域來說,人類在這裡始終不過是點綴的作用,好在聶雲得以問出大致的方向,否則隨便架設空間傳送門都沒有個方向,豈不是無頭蒼蠅?

「畢竟是在這般遠距離的空間傳送,即使前輩說沒什麼偏差,那也是相對的。」

聶雲第一次體會這般距離跨域的空間傳送,整個人感覺在虛空中都經歷了漫長的時間,可見這一路有多麼遙遠,否則老漢大致也知道他要找誰,理應是知道方向的。

「妖城,還有多遠?」

聶雲要去妖城,聽名字就知道,妖城肯定在南域妖族有很重要的地位,畢竟妖族不喜煙火氣息,大多喜歡呆在大荒之中,不喜建城而守。

這樣一座妖城,定然在妖族有著非凡的重要性。

傳言妖族強者,大多在這裡留了人。

……

「不打不相識,其實在下不過是路過而已,請問妖城在哪裡?」

聶雲眼前是一個青年,人類模樣,按理來說妖族只有成聖之後,可以隨意變幻人形,但對方明顯不到聖域,卻能幻化人形,可見一定是妖族中的某個強大分支,只有血脈高貴的妖族,才能在這般時候化作人形。

一番交手,聶雲略佔上風,其實他可以碾壓對方,但既然打了問路的心思,自然要給點面子,不能太過分了。

剛才交手,眼前的青年化作一頭黑色的雄鷹,魁梧異常,雙翅展開,投下巨大的陰影,尤其是那速度異常可怕,很是驚人。

聶雲隱約覺得,這黑鷹有點像是傳說中的大鵬鳥。

然而,黑鷹始終是敗在聶雲手中,更主要的是,他很聰明,看得出聶雲給他面子,即使平時脾氣有點火爆,但人家這麼給面子,倒是不好給臉色了。

聞言,他有些疑惑道:「妖城,你一個外來人類去妖城幹什麼?」

都沒有問,他便斷定聶雲是外來人,因為南域雖然有人族,但大多比較弱小,只有在妖族的庇佑下才在南域紮根的。而一個外來人,隨便闖入南域可不是什麼好事,尤其是去妖城,那裡強大的妖族數不勝數,尤其好鬥,死了都沒處伸冤去。

這也是為何,人族甚少來南域。

「抱歉,在下找人,必須去妖城一趟。」

「找人,你找誰?」

「老蛟王!」

聶雲也不知道老蛟王的封號或者大名之類的,只能叫老蛟王,然而,黑鷹似乎並不認識,皺著眉頭喃喃自語:「老蛟王?蛟族比我族數量還少,如今好像沒有王存在吧?」

「那閣下可知七彩雲雀,這位前輩年紀也很大,但實力跟老蛟王差不了多少。」聶雲又道。

黑鷹卻依舊是搖頭,但他隱約感覺聶雲似乎認識他們妖族的大人物,然而天生對人類有偏見,覺得人類狡猾,他還是怕聶雲誆他,依舊留著個心眼。

聶雲並不知道這些,又道:「對了,黑熊王你認識嗎?」

聶雲忽然想起來,當初隊伍里那隻黑熊的年紀應該算是比較小的了,實力強大卻很是自覺地對其他前輩很有禮貌,這中存在應該妖族熟知一點,畢竟像老蛟王和七彩雲雀這等人物,妖族一般人或許都以為他們死了都有可能。

果不其然,黑鷹臉色這次終於有些不一樣了:「你是說大地暴熊一族的黑熊王?」「喜歡就是喜歡,哪有什麼理由。」

聽到江野的話,姜染皺了下眉,顯然不是很滿意。

「所以,我可不可以追你。」。

雖然說是追,但是江野覺得,只要姜染點了頭同意他追,那就…

《死對頭好像喜歡我呀》第262章你說你有點難追,我就打斷你的腿。 「大地暴熊?」

聶雲記得大地暴熊曾經變化過原形,這類出名的妖獸聶雲還是認得的,的確是大地暴熊。

「不錯,黑熊前輩的確是大地暴熊!」

聶雲忽然大手一揮,映出一道身影來,便是當初的黑熊前輩化作大地暴熊的真身,旋即他再次揮手,這次便是黑熊前輩的人形。

「黑熊王,果真是黑熊王!」

雖然屬於不同種族,但妖族對強者的尊崇比人類還要嚴重百倍,黑鷹青年一件黑熊前輩模樣,連忙隔空一拜,甚是恭敬。

「當年我族去給黑熊王拜壽,我有幸見過黑熊王前輩一眼!」黑鷹青年道。

聶雲一喜,終於有個對方認識的了,果不其然,年輕一點的妖王,南域諸妖至少有聽說過,至於老蛟王和七彩雲雀,若不是蛟青出面才「請出山」,如今大妖族估計都以為他們已經坐化了。

「恩?」

黑鷹青年由於偏見,依舊有些防備,但聶雲連黑熊王的樣貌都有,他頓時覺得奇怪,連他都有幸才見過一面黑熊王這等妖族的王,對方一個人類怎麼認識的?更主要的是,聶雲這張臉雖然年輕,卻隱隱有些暮氣,這點更是讓他警惕。

這般想著,他忽然感覺聶雲這張臉有點熟悉。

「是你,你是聶雲?」

「哈哈哈,你被人族四處追殺,怎麼來我南域了?而且你前不久應該還在東域才是?」

黑鷹青年頓時笑了,他曾經無意中見過陽宗通緝聶雲的通緝令,原本早就忘了,此次鬼谷太熱鬧,消息早就傳到了南域,他才知道他們妖族有一批前輩這次竟然去過鬼谷,而且跟那個屠聖的妖孽聶雲有一腿,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

瑰冠 一般人族,黑鷹青年自然是千盯萬防,但一個人族追殺的人,就不用多麼防備了,更何況,他也很好奇聶雲怎麼跟他們妖族的前輩搭上關係的,要知道,去的鐵定都是他們妖族的大能。

「說來話長!」

聶雲咧了咧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眼前這傢伙的變化太大了,前後像是換了一個人。

「哈哈哈,慢慢說就好了,反正在我們南域,那些傢伙就算找到你也不敢怎麼樣,在我南域隨便動手,除非是活膩了不想離開了!」

說到這裡,黑鷹青年很是自信,既然聶雲是他們妖族前輩認識的人,人族要是敢在這裡鬧事,就全埋在南域得了。

很快,聶雲也是一喜,他知道在妖族是沒有危險的,至少人族暫時無法盯到這來,所以一路上根本沒有掩藏自己的容貌,畢竟當初老蛟王他們也沒說到了南域怎麼找他們,想來想去,除了去妖城,這張臉應該算是半個通行證。

這不,被認出來了!

「走走走,我帶你去妖城,妖城有大地暴熊一族的人在,這一輩的我還認識幾個。」黑鷹青年很快變得熱情了起來。

果然,要不是對人族的偏見,妖族大部分性格都比較粗線條,這不,已經搭上了聶雲的肩膀了。

「自我介紹一下,黑鵬族黑羽!」

「在下聶雲,應該不用多做介紹吧?」

「不用不用,妖城老早就有你的消息了,我黑鵬族更是第一時間就知道你們人族又出了一個屠聖的後輩,我都納悶了,是不是你們人族的武聖都比較弱啊,我看你也不像是能屠聖的人啊,雖然你剛才留手了,要不……你這就展示一下給我見識見識?」

面對一秒變臉的黑羽,聶雲嘴角抽了抽,他見過變臉的,但變臉變得這麼快,這麼自然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對了,你是怎麼認識黑熊王前輩的?這麼說來你剛才說的老蛟王和七彩雲雀也是真的了?他們是誰?是不是我妖族比黑熊王還可怕的老前輩……」

聶雲嘴角不停地抽,看來妖族對於他的好奇絲毫不差,至於這位,問題更是多,尤其是妖族更加崇尚武力,對於前去鬼谷的妖族前輩,這傢伙好奇得很,尤其是聽說其中有一位是蛟族的老聖王,更是好奇。

「對了,你身上暮氣怎麼這麼重?沒跟個老頭子似的!」

聶雲已經徹底無語了,該回答哪個問題呢?這個剛才鬥起來兇狠的傢伙真的不是個好奇寶寶?

……

原本可以通過黑鵬族的傳送門直接去妖城,但聶雲聽說妖城已經不遠了,反倒是回黑鵬族的路途都挺遠的,頓時決定直接去妖城。

一路上,依舊是茫茫大荒,卻更加散發著一股磅礴的氣勢,或許是由於接近妖城了。

這一路聊著,聶雲才知道,黑鵬族真的有神話中金翅大鵬鳥的血統,而黑鵬族在難於妖族更是一大不小的分支,實力很是強大,甚至在黑熊王這般強大的存在出現之前,地位甚至超過如今地位崇高的大地暴熊一族。

至於黑羽,得知老蛟王的可怕,還有七彩雲雀前輩的厲害,頓時被震撼到了,陶醉在其中,彷彿在想象那等可怕存在的聖王之威。

「果不其然,他們妖族真的沒怎麼聽說過老蛟王,至少他們這一輩是如此。」

「看來,老蛟王這等存在定然很多年都沒路面了,妖族估計真以為他坐化了。」

唏律律!

耳畔傳來小紅馬的撒歡的聲音,正是當初蛟青介紹給他的那枚妖獸蛋孵化出來的小紅馬,小紅馬渾身火紅如焰,但說實話,看上去並不如何威武,反倒有些粘人,時不時地便會湊到聶雲身邊,親昵地用腦袋在他胸前蹭來蹭去,然而又撒歡去了。

「這般大荒果然是妖獸的最愛,放出來透透氣也是應該的。」

聶雲感覺小紅馬很有培養的潛質,尤其是初次見到對方,便有種隱約的彼此吸引,也因此聶雲很是偏心地,會特地去寒月塔內的世界給小紅馬送天材地寶吃。

妖獸前期只要有足夠的天材地寶,成長起來很快,說不定這小傢伙很快就能幫上他的忙了。

「咦,這小紅馬你哪裡招來的,有些不一樣啊!」

黑羽回過神來這才注意到小紅馬,細細觀察,頓時感覺小紅馬不是一般的妖獸,即使妖獸大部分只有剛孵化的時候能看出天賦來,但黑羽畢竟是血脈強大的妖族,小紅馬這般年紀,他還是能看出一些門道來,忍不住讚歎。 “(‘””

不等聶雲開口,一股磅礴而久遠的氣息撲面而來,聶雲看到了一座巨大無的古城,像是為巨人建造,蜿蜒的城牆,百丈高的城門,讓人遠遠看著,便是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m)

「這便是妖城?」

聶雲望著那巨大無的古城,斑駁的痕迹散發著一股滄桑之感,像是遠古巨龍卧與此地,不怒自威。

黑羽明顯不是第一次來,他非常鎮定,望著聶雲那被震撼到的表情,很是滿意,要知道這可是他們南域妖族第一城,建在卧龍之地之,傳言此地曾經是神話龍族的一處棲息地,可見其不凡。

「咳哼!」黑羽輕咳了一聲,打趣道:「注意點,我堂堂黑鵬族少爺,可不想被人當成鄉巴佬了。」

聶雲醒過來,不由讚歎:「大氣磅礴,此地非同凡響啊!」

不僅僅是這座城,這裡本身有那磅礴之氣,只不過聶雲沒機會仔細觀察,當然,在妖族的地盤,一個人類最好還是老實點,收起那好心。

唏律律!

耳畔忽然傳來小紅馬的嘶鳴聲,聶雲不由皺起了眉。

「怎麼回事?」

小紅馬的嘶鳴聲明顯和剛才的撒歡不一樣,果不其然,黑羽更是眉頭緊鎖,身為妖族,他更加感受的到小紅馬嘶鳴傳達的信息。

「過去看看!」

妖城便在眼前,二人卻連忙循聲而去。

……

「哈哈哈,大哥,這小紅馬挺不錯的,好好養幾年給你當坐騎足夠了!」

「恩,不錯,是個好苗子,身還有點人類的氣息!」眼見小紅馬掙扎,那金蛇大哥頓時眉頭一皺,大手忽然一按,小紅馬霎時支撐不住,四蹄趴下,發出痛苦的嘶鳴,卻是惹來此人冷眼:「當我坐騎,你我都是妖族,地位平等,難道你寧願當那弱小人類的奴僕不成?」

唏律律!

小紅馬瞪著大眼怒視著眼前之人,四肢不斷試圖站起來,卻被對方一隻大手死死地壓著,疼得眼淚直打轉,卻倔強的不肯屈服。

「哼,被人類愚弄的畜生,讓我來還你本性!」

大手愈發用力按下,小紅馬頓時發出痛苦的悲鳴,終於忍不住眼淚掉下來,畢竟小紅馬還只是個孩子。

「住手!」

才見到這一幕,聶雲勃然大怒,他渾身烈焰剎那間升騰而起,忽然大手一揮,虛空一隻巨大的烈焰手掌拍去,空間剎那被扭曲了。

「那個畜生敢為我大哥無禮?活膩了!」

金光一閃,剎那間將那火焰大手破滅,卻見一道身影已經殺來。

「不知死活的東西!」

來人不屑地冷哼一聲,金光再次閃耀,剛猛異常的一拳便是砸向了聶雲的腦袋,眼有著嗜血的殘忍。

聶雲冷眼以對,眼只有委屈的小紅馬,根本無視對手,此時才出拳,火拳炸裂,頓時散發著一股無強大而熾熱的法則氣息,一下子便是讓這群人感覺到不妙。

「五弟小心!」

但是晚了,只見他們口的五弟前一刻還桀驁無,當這一拳碰的時候,他剎那臉色大變,右拳傳來咯吱的聲響,手骨碎裂的聲音竟是那麼清晰,更可怕的是右拳傳來那熾熱而爆炸性的可怕力量,這完全超乎他的預料。

哇!

大口吐血,一道狼狽的身影如炮彈一樣被轟退,狠狠地砸在了大地,頓時大地龜裂,可怕的裂縫不斷蔓延開來。

「五弟!」

兩道身影連忙落下,扶起那人,卻見對方右手幾乎變形。

「好可怕的傢伙!」兩人頓時暗暗一驚,他們金蛇一族的防禦力是在妖族都是頂尖的,竟然被人一拳打的這麼狼狽,回過頭來,他們怒目而視:「卑微的人類,你找死!」

這個時候,那金蛇兄弟的大哥終於開口了:「你便是這畜生的主人吧?也好,當著這畜生的面將你踩在腳下,應該是最快讓這小畜生清醒的方法了。」

黑羽眼見這般情形,連忙飛身來到聶雲身邊:「小心,他們是金蛇一族的人,為首的傢伙很厲害,金蛇一族這一輩都沒幾個是他的對手,為人陰狠毒辣,而且這一組尤其仇視人族……」

然而,黑羽話才說到一半,聶雲卻已經動身了。

眼看著可憐兮兮的小紅馬,滿眼淚光地向他投來求助的目光,聶雲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