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黑炎火靈已經有一半的身軀變成了透明狀。

待他完全透明,那便徹底消失在了這個世間。

林天佑來到黑炎火靈面前,輕輕將他抱起。

神識檢查了一下他的傷。

果然如龍皇絕天劍靈所說,黑炎火靈的靈核已經碎成了齏粉。

神級美食主播 不光是靈核被毀,就連黑炎火靈的身軀也被損壞,背後那巨大的雷霆傷痕,都足以說明黑炎火靈被殺時,遭遇了多麼巨大的痛苦。

這些傷,雖然沒有打在林天佑的身上,但他感同身受。

「龍皇,黑靈他是在為你守護超神火的時候,被天道之雷轟殺的。

你一定要為他報仇!」

龍皇絕天劍靈眼睛都哭腫了,她這一生,幾乎沒有什麼朋友,這個喜歡喊她姐姐的火靈,讓她非常喜歡,真的就當黑炎火靈是自己的弟弟一般。

現在弟弟被殺,她這個當姐姐的自然心痛。

「會報仇的!

我不僅要報仇,還要讓他們後悔過來招惹我龍皇鬼神的人!」

林天佑眼神之中帶著滔天的殺意。

他目光所向,前方的萬里天空,好似冰結成了冰塊,整個朱雀城,溫度都下降了好幾十度!

「不過,現在我要先救下黑炎火靈!」

林天佑看了一眼天空中的雷雲。

那雷雲竟似乎有生命一般,好像嚇到了,朝後足足退了幾千米遠!

「龍皇,你的火靈被天道的力量擊殺。

就算是把你洪荒世界的地皇至尊叫來,也救不了他。

雖然我也為你感到可惜,損失了這麼好的一個火靈部下,但還請你節哀順變!」

朱雀怕林天佑會因為黑炎火靈的死而發狂,便開口安慰了一番。

「別人救不了他,不代表我也救不了!

別忘了,我可是天道鬼神!

天道的力量,現在我也能掌控!」

林天佑說完,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指,將一滴天道魂血滴入黑炎火靈的口中。

頓時,原本正在慢慢變透明的黑炎火靈,此刻停止了透明化。

這魂血的力量,化作了一團光罩,將黑炎火靈完全包裹起來。

「天道神魂血?

看來他果然突破到了天道鬼神的境界!」

那滴魂血散發出來的力量,太過強大。

令得朱雀呼吸一滯,驚聲呢喃。

「朱雀,我用我的神魂血暫時將他封印,令他不至於立刻消亡。

現在請你幫我好好照看他!」

林天佑腳步一踏。

好像縮地一般,從百米遠的位置,直接來到了朱雀的跟前。

他把手裡抱著的黑炎火靈放到朱雀身邊,一臉誠懇的拜託。

「好,你有什麼事情,就放手去做吧,你的火靈,我會照顧好!」

朱雀自然知道林天佑是有事情要做,所以他想都沒想,直接開口答應了。

將黑炎火靈安妥好,林天佑再度來到龍皇絕天劍靈的面前。

「你身上的傷,也是天道之雷傷的?」

直到現在,林天佑才發覺,連他的絕天兒也身受天雷重傷。

當下,他的語氣森然,一副想冰冷的樣子,問道。

龍皇絕天劍靈強壓下心頭的不妙感,獃獃的點頭,「是的,天道之雷想將我轟殺,這樣就可以突破超神火的結界,傷害龍皇。」

林天佑神識掃過,發現龍皇絕天劍靈的傷已經觸及到了劍靈之心。

此刻龍皇絕天劍靈還能站在這裡,是因為看到林天佑,內心激動,這才沒有表現出痛苦的樣子。

但實際上,龍皇絕天劍靈現在只要稍微使用一點力量,就會吐血倒地。

「來,把這滴魂血吸收掉!」

林天佑又擠出一滴魂血,放在龍皇絕天劍靈的嘴邊,開口道。

「不、不行,龍皇,你剛突破,魂血對你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

如果給我,會對你的力量產生不好的影響!」

龍皇絕天劍靈連連搖頭,不肯吸收。 一吻終了,夏侯祭抱著百里流月,不舍道:「我馬上就要離開了。」

百里流月挑了挑眉:「為何?」

夏侯祭沉默了一番,然後道:「家裡的事。」

百里流月不由勾唇笑道:「你有家?」

夏侯祭知道百里流月這是捨不得了,他笑著撩撥了百里流月鬢間的髮絲,笑道:「放心,不會像上一次一別就是七八年的,我會儘快在幾個月之內回來。」

「好,那我等你。」百里流月似笑非笑的勾起了紅唇,「不要讓我害太久的相思。」

夏侯祭揚唇笑道:「自然不會。」

二人繼而並肩走過了天陽峰,一路遊山玩水一樣的快樂。

過了沒多長時間后,夏侯祭與百里流月便停下來了。

夏侯祭伸出手來,一股巨大的幻白色光芒閃過,雪落塵出現在了夏侯祭的身前。

「師父,師娘。」雪落塵輕輕喚道。

百里流月聽到這個喚聲時,微微的愣怔,顯然是被這喊聲雷到了。

為表示不好意思,雪落塵輕輕咳嗽了一番。

夏侯祭淡淡道:「你的重病已經痊癒,你現在保護好你師娘,我有事需要回去一趟。」

百里流月似笑非笑道:「我還需要保護么?」

夏侯祭轉眸淡笑道:「月,你很厲害,但是跟人打架,也是很累的。」

雪落塵:「……」所以就是讓他做苦力。

夏侯祭走過去,輕輕抱住了百里流月,微笑道:「照顧好自己。」

說罷,夏侯祭鬆開了她,一道白色的傳送陣閃過,夏侯祭便在原地消失不見。

百里流月環抱起雙手,眯眸望著夏侯祭消失的方向。

嗯?這才一眼沒見,便害起了相思了么?

雪落塵望著百里流月,輕咳了一聲:「師娘,我們走吧。」

百里流月轉過眸:「你是何時拜他為師?」

雪落塵笑道:「從出生開始。我的魂氣與我的容貌,還有我的生命,便是師父賦予的。」

百里流月輕輕一笑:「果然這個世上,是不存在真正的變態天才的。」

雪落塵微笑道:「是,所以人們總會過度的追求著強大。」

百里流月環抱起了雙手,慵懶道:「我餓了。去找一個酒館。」

「好。」雪落塵輕輕點了點頭。

說罷,百里流月走在前面,雪落塵走在了後面。

二人一路往天陽峰的山下行走而去。

在半路上時,百里流月的腳步突然停頓了下來,淡淡的道:「有一個人跟蹤了我們,你不知道么?」

雪落塵這時回過神來,微微蹙眉,致歉道:「對不起,我現在就去解決了他。」

說罷,雪落塵轉過身,走向前方。

百里流月環抱著雙手,開始望向了天陽峰下的懸崖,那數不清的美景壯麗景觀。

夏侯祭不在身邊的第一個分鐘,真是感覺到很寂寥。

百里流月百無聊賴的望著風景。

那邊,雪落塵換換走過來,笑道:「不好意思,解決的慢了。」

「以後這事情,可不要讓我提醒你。」百里流月慵懶道。

「是。」雪落塵心中想著,這位師娘果真不好相處,她就像一個上位者一樣,掌控著所有的局面。 在暗處的森林之中,地面上染了斑斑血跡。

「楚風公子。」那男子半跪在地上,他的腰間有一把冰凌,刺進他的腹中,他的臉色蒼白無比,但還是堅韌的低頭恭敬的行禮。

百里楚風微微負手,他皺起了眉頭,望著前方那兩人離去的身影。

「公子,那男子很強大,屬下不敵他。」男子低頭慚愧道。

百里楚風道:「他們不是從中界才來么?你一界上界的殺手,竟然敵不過一個新人?」

「請公子責罰。」男子皺眉恭敬道。

「回去再罰你。」百里楚風的聲音陰沉無比。

他望著前方那紅衣少女的聲音,還是決定自己親自出手。

「楚風公子,你這是在做什麼?你要殺大小姐么?」百里楚風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

百里楚風轉過身去,眯起眸望著他。

他是離湖,是百里無痕身邊最得力的殺手,他的地位,就是夢海棠,也要敬三分。

「當然沒有,不過是我這個做哥哥的,一個簡單的慰問,我們百里家,從來都是強者為王。」百里楚風勾起了唇。

離湖笑道:「楚風公子,屬下想提醒您,真正有資格代替百里家說話的人,是尊主與大小姐,不是您這個名不符其不實的養子,屬下勸您,不要對不該殺的人,動了殺機。否則尊主怪罪下來,可不是誰能夠承受得了的。」

說罷,離湖目不斜視的向前走著。

百里楚風目不轉睛的盯著離湖的背影看,一個下人,竟然有這資格跟他說話?!

「我們走!」百里楚風甩了甩袖,往前走去。

天陽峰的山上,夕陽剛剛落下,百里流月與雪落塵打算找一個旅館住下。

恰巧天陽峰山腳下有一個小旅館,雪落塵前去,訂了兩間房。

他轉過身,與百里流月一同上了樓。

「師娘,您好些歇息,晚安。」雪落塵微笑道。

百里流月環抱著雙手,她走進了她的房間內。

房間很大,設備都很齊全。

但是百里流月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又害我,害相思病……」百里流月勾唇輕喃一笑,她的笑容魅惑優雅,風華絕代。

半晌后,一陣輕微的殺氣在旅館外蔓延開來。

百里流月環抱著雙手,輕輕挑了挑眉。

百里楚風從窗戶中一躍而下,他手執著尖銳的飛刀,一個一個朝著百里流月攻擊而去。

百里流月魅惑眾生一笑,她紅色長裙蹁躚而起,修長的手接住了一個又一個的飛刀,順勢,她捏住了百里楚風的脖頸。

恰時,天色正晚,雙方皆看不清對方的容貌。

百里楚風只感覺到鼻尖有妖嬈媚骨的清香,這種味道,讓人心曠神怡。

「不管你是何人,在一天之內,離我遠遠的,否則,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百里流月似笑非笑道,她魅惑慵懶的聲音在百里楚風耳旁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