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即,東門學院全面告捷,危機徹底解除!

不過,柳玉凰心中的擔憂之意並沒有什麼緩解,因為東門學院的危機解除了,其它三院的危機還沒有解除,他們現在正在承受著和東門學院之前一樣的危險,若是其餘的三大學院被滅,東門學院也會舉步維艱!

支援其餘三大學院!

柳玉凰當即做下決定!

只是,四大府之間,相隔何止千萬里,沒有樹神幫忙,最快來去也要好幾天,等到趕過去,花兒都謝了,還有什麼意義?!

柳玉凰把目光放在了青雲塔之上。

「主人,你為什麼這麼看我,看得我小心肝好慌慌哦~」

「告訴我,你們這幾個散落地部分之間,有沒有什麼聯繫,我現在要傳送到其餘三院,能不能做到?」

如果不行,就只有麻煩樹神了,可是說實話,她並不想太過麻煩樹神,因為樹神鎮壓的,可是更加可怕的存在,萬一開闢空間消耗過大,那怪物逃出來了,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主人,這個,小塔當然也是能夠做到的,不過,只能傳送五個人而已……」

青雲塔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主人,等我融合了這幾個部分,我可以變得更加厲害,就能夠隨意傳送啦,到這個世界任何地方都沒有問題——」

「少廢話,立刻行動!」

柳玉凰打斷青雲塔喋喋不休,這塔也許是閑得太多,靜得太久,像個話嘮,吵死人。

「我不幹了啦!還有沒有塔權了?」

青雲塔怒起,主人太凶了,它不幹了!

它不幹,誰敢拿它怎麼樣?任性!

「小破塔,你敢不幹試試,老子立刻把你燒成灰你信不信。」

暗夜幽幽地,來了這麼一句,正好點中青雲塔的命門,它老老實實地,一句話也不敢多說地,干起活來。 東門學院,無論是水炎晨還是其眾多的師生,都有一種做夢之感,自己居然在那麼強大的對手蓄謀已久的進攻之下活下來,並且徹底反擊,將他們全部消滅,這種勝利讓他們都不敢想象。

他們把目光轉向柳玉凰,他們知道,能夠取得勝利,完全在於柳玉凰,如果不是她,他們連性命都保不住,更別說取得勝利了,她簡直是就是奇迹的代言人,東門學院有她,實在是大幸!

「屠龍軍諸人聽令,駐紮在東門學院,幫助恢復學院建設,保護東門學院不受第二次侵害!」

柳玉凰下達命令!

「是!」眾東門學院的屠龍軍大聲道,聲音震天,再次和柳玉凰生死與共,見識到她越來越強大,這些軍人已經對她萬分地佩服了。

這一次,沒有人不對她佩服,那些東門學院的學生,徹底將她當作最終偶像,那從天而降的一幕,簡直如同救世主!

「水教務長,我唯恐他們覆滅其餘三院,現在要干過去支援,張老,你留下來吧,以防生變,賀統領,弓長家主,還請你們加以照應。褚教務長,羅教,天羽雄獅,你們可願同我一起支援其它三院?」

柳玉凰長話短說,節約時間,她實在不想在這個時候拖拖拉拉,每拖延一分鐘,便會有大量的人死去!

「好,去吧,小心些。」

水炎晨有些顫抖地說著,他有些慚愧,學院讓一個學生來保護,不過他也知道,這個學生不一般,她天生就是做大事的,要創造奇迹的!

「我留下也好。」張老沒有異議,學院之中,必須要有一個傳奇坐鎮。

「去吧,這也是我們應該做的。」賀統領說道。

「保護四院,我們也有責任。」弓長家主說道。

褚紅顏嫵媚地瞟了柳玉凰一眼,蘭花指一翹,說:「小凰凰,只要是你說的,我哪裡有不應不依的道理。」

羅教也點頭,答應前往。

感慨最大的還是天羽雄獅,上一次見到柳玉凰,她不過是比一般的天才身體體質不同,還看不出什麼,但這次見她,便已然是神魔之體,異常強大,而現在,她更是收取了青雲塔,這塔矗立此地不知多少萬年,從來沒有人知道它的來歷。

這份天賦,這種運氣,她未來的成就,遠遠不會止步如此,恐怕這個靈極世界,已經滿足不了她了!

她屬於更大的世界!

天羽雄獅想起主人走的時候,對它說的話語,讓它另外再找一個新的主人,走出更加廣闊的路,想到這裡,它神色有些黯淡,不過,也僅僅只是一瞬,它隨即振作。

「我願意隨你去!」

「好!現在立刻出發,小塔!」

柳玉凰很乾脆。

青雲塔現在不敢撒嬌,也不敢拿喬了,乖乖地放射著陣陣青色的光芒,塔身之中,似乎有無數的而風鈴在響動著,在空氣之中盪著,而在遙遠地方向,則有聲音,和它相合。

啵!

一聲輕輕地響動,青雲塔上散發出一陣青色的波動,一陣淡青色的傳送場出現,不過範圍很小,只能容下五個人。

柳玉凰和褚紅顏、羅教、天羽雄獅踏入那青色光圈之中,光圈一閃,便直接架構了通道,傳送了出去!

第一站,北山學院!

北山學院在大夏王朝的北部,北山府普遍民風彪悍,這裡的人,大碗喝茶,大口吃肉,自然有股豪邁之意,北山學院的風格也是繼承了這種彪悍,學院的院門乃是青黑之色,裡面的建築都是巨石建成!

這裡,平時學習氛圍十分的濃厚,到處都可見比試切磋的學生,但是今日,這裡卻是十分地壓抑,學院之外,陣法已經被破,學院之中,巨大的石頭上灑滿了血液,到處都是殘肢敗體,那堅固非常的石頭,也有多處遭到破壞的痕迹,而且越是往裡面,破壞的痕迹就越是種,到後面,甚至連學院裡面主體的建築都遭到了嚴重的損毀!

和東門學院一樣,三萬多的黑衣人對北山學院的學生老師們步步緊逼,隨時可以看到為了保護學生而自爆的老師,場面十分的慘烈,不過,北山學院實力也是彪悍,它的實力,在四院之中排名也是靠前的,學院之中有七名傳奇,有二十三名皇境強者,他們依靠著北山學院裡面布置的多處陣法,和這些黑衣人進行殊死搏鬥,並且不斷地想辦法引導著學生們逃離這裡!

不過,情況不容樂觀,這些大離國的高手們,已經將這裡的各種地形摸得非常的清楚了,他們已經截斷了他們的退路,數次突破,已經有上千名老師和將近上萬的學生死亡,可是依然看不到希望!

「院長,不行,我們的退路被堵住了!」

其中一個皇境強者對北山學院的校長大聲地說道,他渾身是血,剛剛突破出去,就被許多的攻擊上身,身上頓時流著血液,而同時出去的老師卻是死了!

北山學院的院長乃是一個將近兩百歲的老者,他此刻心中異常地難受,看著這七百年院校,目光之中露出痛楚!

「立刻集合全部力量,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將學生們送出去,能夠送出去幾個是幾個!」

這個院長和其餘六名傳奇站在一起,很顯然,就要拚命了!

「想逃,你們能夠逃得了么?」

大離國派遣出來的高手之中,走出一個身穿黃衣的女子,這個女子,看上去非常地與幼小,身體只有一米五,看上去像是個小孩,但是她的臉卻是非常嫵媚,帶著一股醉人的意味!

看到這個女子走出來,北山學院的院長眼睛瞪大!

「黃衫妖女!」

這個黃衫妖女,大名鼎鼎,聲名赫赫,但是卻不是什麼好名聲,她乃是以美、惡、毒聚集一身,多年來,不知有多少男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過,她就像是一隻毒蜘蛛,每個和她有染的男人最後都死掉了,有人說,黃衫妖女乃是用這些男人來練功,吸收掉了他們! 第1175章我吃的苦,還不都是她給的

顯然,在浣衣局的那段日子,不是白過的。

大概也是因為如此,她看向自己的時候,眼中閃爍的光芒里,有著剋制不了的怨憤和嫉恨。

顧亭春一看到女兒這個表情,嚇得立刻暗暗的擰了她一把。

然後對著南煙笑道:「貴妃娘娘終於回來了,我們都已經等了好久了。」

南煙知道她是害怕司慕蘭再惹到自己,惹出禍端,但實際上,自己也沒什麼精力來對付司慕蘭,只要她不給自己找麻煩,自己並不介意她心裡怎麼想。

畢竟,天底下的人太多了,誰都不可能人見人愛。

哪怕是金元寶呢。

於是淡淡的一笑,走過去說道:「讓母親大人久候了,是女兒不好。」

「不敢,不敢。」

顧亭春急忙低著頭,小心的說道:「貴妃娘娘先請進府休息吧。」

「嗯。」

南煙經過他們面前,也並不看司慕蘭,便直接邁過門檻進了大門,後面的丫鬟僕人急忙跟上服侍。

顧亭春這才回頭,狠狠的拍了司慕蘭一下,低聲說道:「你剛剛那個樣子做什麼?是嫌之前的苦還沒吃夠嗎?」

司慕蘭不服氣的說道:「我吃的苦,還不都是她給的!」

「你,你再惹事,小心腦袋不保!」

「怕什麼?」司慕蘭對著裡面漸行漸遠的背影翻了個白眼:「別看她現在是貴妃,可聽說,已經被打入冷宮了,這樣的人,還配讓我們跪拜嗎?」

顧亭春簡直被這個女兒氣得不行。

實際上,在皇帝遷都,離開金陵之後不久,北平那邊就傳來了消息,貴妃娘娘因為「不貞」的罪名,被打入冷宮。

那個時候,她也猶豫了。

可是前些日子,她的弟弟顧亭秋就專程寫信過來,告訴了他們皇帝要回金陵,信上千叮萬囑,雖然貴妃娘娘表面上看起來失勢了,但千萬不要對她無禮。

經過了之前那麼多事情之後,顧亭春已經對自己這個弟弟言聽計從,畢竟,現在的他已經不僅僅是一位名士那麼簡單,更是朝廷的官員,對朝中之事,他自然比自己更清楚。

所以這一次,儘管貴妃來得很倉促,她也把排場做足了。

但自己這個女兒,卻還是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真是讓她頭疼。

她對著司慕蘭又耳提面命了半天,然後揪著她,急急的跟了上去,南煙已經走到了大堂上坐下,丫鬟立刻奉上茶點,都是冉小玉接過來,再奉給她的。

顧亭春帶著司慕蘭走進去,安靜的站在一旁候著。

南煙微笑著說道:「母親大人,坐吧。」

顧亭春告罪,歇歇的坐在了一邊。

因為南煙沒有叫司慕蘭坐,所以她還只能站著,臉色更難看了一些,又礙著顧亭春,只能咬牙忍氣吞聲。

顧亭春笑著說道:「這一次貴妃娘娘隨著皇上回金陵,可見聖眷正濃,民婦也為娘娘高興。」

「哪裡,」南煙淡淡的笑道:「我在宮中的苦,母親不知道罷了。」

「……」

她這話說得,讓顧亭春不知道該怎麼接。

當然,南煙也並不是真的要她明白自己在宮中受了什麼苦,說完這句話,喝了幾口茶,稍事休息了一會兒,便說道:「對了母親,本宮已經離開金陵這麼久了,這一次回來,先想去祭拜祖先。」

「這是當然。民婦已經早就讓人準備好了,娘娘隨時可以過去。」

「母親大人費心了。那我們過去吧。」

「是。」

說著,他們便起身離開了大堂,往後院走去。

走到祠堂內,這裡果然已經打掃乾淨,香案上點好了香燭,也事先準備了貢品,由僕人捧著站在一旁。

南煙洗了手,走上前去,將貢品一一供奉了一番,由家中僕人奉上前去,然後她再行叩拜。

顧亭春和司慕蘭他們也都跟著在她身後三拜九叩。

等到一切都做完了,冉小玉上前,將她扶了起來。

顧亭春上前,說道:「娘娘勞累了,先去前面坐著歇一會兒,民婦準備了淡酒薄宴,雖不能入口,娘娘到底勉強用些。」

冠寵六宮很囂張 南煙卻搖了搖頭,說道:「本宮還不餓。」

她說這話的時候,目光一直看著前方的靈位。

顧亭春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卻發現她一直看著司仲聞的靈位。

這時,南煙說道:「母親,本宮記得父親留下的那封信上說過,本宮小時候是在襁褓當中被他抱回來的。」

「……」

顧亭春微微的僵了一下。

她沒想到,司南煙會突然說起這個。

總不會這麼久了,還要舊事重提吧?

而站在她身後的司慕蘭,原本就對這位「貴妃」呲之以鼻,一聽到這段往事,白眼幾乎都要翻到頭頂上了,在心裡冷哼了一聲,道:「當然了……」

她這話的口吻,相當微妙。

顧亭春立刻回頭瞪了她一眼。

然後對著南煙賠笑道:「這,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南煙淡淡笑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在冷宮裡,空閑的時候多了,本宮經常會想起以前的事,也想到了這個。」

「……」

「當然,那個時候本宮尚在襁褓當中,自然是沒有印象的;父親早已仙逝,也沒辦法問他。」

「……」

「所以,想要回來問問母親,那個時候的事情。」

顧亭春的笑容越來越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