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玲瓏雖然也知道這地方是個修鍊聖地,但是這裡讓她渾身都不舒服,心裡很想離開,但她也知道吳塵帶自己來肯定有他的原因,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詢問。

「你的基礎差的太多,我這裡也給不了你什麼好的建議,所以我帶你過來彌補這一塊。」吳塵道。

「只是為了我?」水玲瓏不相信這麼簡單,她也了解吳塵,他來這裡絕不會是為了這一件事情。

「呵呵,我也有點事情要處理,你放心吧,我都已經安排好了,不會有問題的。」吳塵不想騙他,但又怕告訴了她她會擔心。

「你不說我也就不問了,但是你得答應我,不能撇下我不管。」水玲瓏雖然好奇,但也不會勉強吳塵。

「傻丫頭,你是我的女人,我怎麼會撇下你呢。」吳塵颳了一下水玲瓏的小鼻子,笑道。(未完待續。) 兩人溫存了一會兒,然後吳塵又給水玲瓏講述了一下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之後,他們的房門便被敲響,兩人便被帶往乾坤聖地的傳功大殿。

上官雲已經等在了這裡。

「我能做的都做了,但想要進入乾坤聖地還得看你們自己。」上官雲傳音道。

吳塵沒有說話,而是點了點頭,因為他現在的修為如果給上官雲傳音的話,會被其他人察覺,甚至是截聽,所以為了謹慎起見,他沒有與上官雲有過多的交流。

同時,他也知道,想要進入乾坤聖地,必須要過傳功大殿這一關,只有通過了傳功殿的考核,才能夠成為乾坤聖地的弟子並得到乾坤聖地的功法傳承。

「你們已經有了加入乾坤聖地的資格,但想要真正成為乾坤聖地的弟子,還需要接受我們的考核。好了,進去吧。」坤遠指著大殿內的一個寫著「考核」二字的大門道。

「玲瓏,我之前說的還記得嗎?」吳塵問道。

「記得。」水玲瓏點了點頭,眼中也是充滿了期待的神色。

「那好,進去吧。」說完,兩人便進入了考核的大門。

乾坤聖地的考核分為三關,第一關考核修鍊天賦,第二關考核意志力,第三關考核心性同時也窺探參與考核弟子的內心。

不管是哪一個勢力,他們對於門下的弟子都是十分重視,絕不會允許其他門派的姦細進入。

聖地要維持他們的神秘性,對於這一點自然會更加重視,所以在考核的時候就弄清楚參與之人內心的真實想法。

如果此人心懷不軌,他們甚至會直接催動陣法,將其滅殺。

對於這些,吳塵早已是耳熟能詳,一點也不擔心自己通過不了,至於那窺探內心的陣法,在吳塵面前更是如同擺設。

吳塵唯一擔心的就是水玲瓏,因為她的境界太低,意志也不夠強大。

不過,他也早已想到了對策,在她的神海種下了元神屏障,也就是說,乾坤聖地看到的,都是吳塵故意讓他們看到的。

至於一些秘密,他們是一點也看不到。

進入考核大門之後,兩人就被分開,都來到了一個靜室內,裡面擺放了百部典籍,中間還放著一個沙漏。

上面還寫著這一關的具體要求,就是在規定的時間內修習房間內的武技,學得越多,得分越高。

三關的總分越高,加入乾坤聖地之後,得到的待遇也就越高。

得分高者,甚至可以直接成為準聖子。

吳塵的目的是為了儘快進入洞天,成為準聖子的話,就能夠儘快獲得資格,所以,他這一次他不會有任何保留。

直接一部部的拿起看了起來。

只用了十多分鐘的時間,吳塵便將這一百步武技看了一遍,實際上看完之後他就已經完全掌握,但未免太過顯眼,所以他象徵性地耽擱了一些時間,而後將這一百部武技全都打了一遍。

最後牆壁上的文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數字,九十九。

隨後,環境為之一變,吳塵來到了一個空曠的空間里,面前出現了一個看不到盡頭的石梯。

吳塵沒有任何停留,直接踏上了石梯,速度非常快,只用了十分鐘不到,就已經一鼓作氣地衝到了九百多階,剩下的一百個石階,吳塵故意放慢了速度,臉上也裝出了痛苦的神色。

但吳塵的速度依舊非常快,前後只用了一個時辰,他便完成了第二關的考核,並站在了石階的最頂部。

這一下,負責監視吳塵一舉一動的考官被這一幕給嚇到了。

兩關合起來,吳塵足足得了一百九十九分,只差一分就到了滿分,這個成績雖然不是最高的,但絕對是千年以來最高的一次。

「快,將此事通知聖主。」這名考官知道,這件事情甚至有可能改變整個乾坤聖地的將來,所以他必須要通知聖主。

很快,乾坤聖地的聖主,乾北斗便趕了過來。

因為這個成績實在是太高了,他當年加入聖地的時候,也不過只得了二百七十分,還是在第三關滿分的情況下。

前兩關他只得了一百七十分,就已經被乾坤聖地內定為聖子了。

而吳塵卻的了一百九十九分,只要他的心裡沒有任何的不好的想法,將來的聖主之位必將是他的。

「我要親自主持第三關的考核。」乾北斗不得不謹慎對待。

因為擁有如此天賦之人,一旦通過考核,必會當做未來的聖主進行培養,這樣的人要是心懷不軌,對乾坤聖地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

而第三關的考核,主持之人的修為越高,窺探考核之人內心的程度就越深。

乾北斗乃是武尊巔峰,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武尊巔峰強者,由他來主持,哪怕同樣是武尊巔峰的高手,在他面前也不會有任何秘密可言。

「是!」其他人自然明白這個成績意味著什麼,同時心中暗暗決定一定要與吳塵拉好關係。

畢竟,弄不好,這位就是未來的聖主。

聖主,在乾坤聖地里,那可是與皇帝一般無二。

吳塵雖然不知道這邊的具體情況,但也猜得差不多了,隨後,場景再次發生了變化,整個人出現在一座宮殿內,仙因繚繞,美女環伺,空氣之中瀰漫著迷亂的氣息。

吳塵知道,此陣乃是紅塵煉心之陣,雖然不是上古十大凶陣,但卻也是非常厲害,能夠從一個人的內心深處激起一個人潛在的**,並將其無限放大。

進入此陣之人,即便知道所看到的一切這些都是假的,內心的**也會被慢慢的挖掘出來。

當年吳塵就使用過一次,那一次用了足足半個月的時間才成功過關,換作他人甚至有可能永遠的陷入其中無法自拔。

所以,這一切對吳塵造不成任何的影響,但臉上卻表現出了迷醉的神色,盡情的放縱,這一放縱就是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突然,他又「醒悟」了過來,盤腿坐好,進入物我兩忘的假象之中。

與此同時,吳塵察覺到了一絲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力量從四面八方鑽入自己的神海,開始在自己的神海中窺探自己的記憶。

「嗯?」吳塵眉頭一挑,因為這個窺探的力度要比他想象的要強很多,很快他就明白,很可能使自己的表現驚動了乾坤聖地現任的聖主。

不過,他也並不在意,心中一動,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對方的力量引到到了事先準備好的一段虛假的記憶中。

過了大約一分鐘的樣子,這股力量又悄悄地褪去,一切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未完待續。) 「聖主,此人這一關的表現如何?」乾北斗旁邊的眾人並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只有主持第三關的乾北斗才知道。

而他們都很期待他們乾坤聖地能有一位絕世天才出現,只有這樣,他們乾坤聖地在十大聖地中的地位才能夠更進一步。

「一般!」乾北斗只說了這兩個字,而後轉身離開了。

其餘的人有些奇怪,紛紛進入陣法,迫不及待地想要查看吳塵的成績,可是結果卻讓他們大失所望。

因為吳塵此關居然只得了五十分。

要知道,這一關考的乃是一個人的心性堅不堅定,而這對武者而言是最為重要的一個品質。

如果一個人沒有強大的自控能力,抵擋不住誘惑,就算有再高的天賦和潛力,也終將跌落塵埃。

「唉!」他們全都有些失望,原本以為他們乾坤聖地迎來了春天,卻沒想到是空歡喜了一場。

而吳塵看到這個數字,嘴角微微地翹了起來。

他很清楚自己的表現是什麼樣的,正常情況下,就算得不到滿分,也足以得到九十分以上,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只得五十分。

出現這個結果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乾坤聖地的聖主有意為之。

「不知道你是想要保護我,還是另有他圖呢?」吳塵心中也有些不能確定,但他覺得後者的面更大一些。

因為他曾經參與過其他聖地的考核,所以他很清楚一名天才弟子的發現,對於聖地的鼓舞有多大,尤其是想乾坤聖地這樣一個萬年老末來說,更是尤為重要。

按理說,他不僅不會加以打壓,甚至還會大肆宣傳。

當然也不排除乾坤聖地的聖主擔心其他聖地眼紅,因為十大生地看起來同氣連枝,但實際上還是相互競爭的關係。

如果,其他的聖地出現妖孽弟子,刺殺談不上,但絕對會第一時間進行打壓,消磨他的銳氣,讓他成長的緩慢甚至是徹底給壓殘。

但乾北斗的做法卻有些過了,如果只是想保護自己的話,完全沒有必要將分數壓的這麼低,二百四十九這樣一個成績,放眼各個聖地有一小半的人都能達到。

只能算是中等偏上的趁機,距離優等還差了一定的距離。

而考核的成績,直接決定了這個人撿來加入聖地之後所擁有的待遇,以及各種許可權。

即便是天才,也需要大量資源的堆砌才能真正的成才,否則,天才只是一個名頭,沒有任何實際意義。

這一點,乾北斗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吳塵才更偏向於他是別有目的。

不過吳塵也不擔心,只要他進入了乾坤聖地,他就有辦法混入洞天,至於乾北斗想對付自己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接著,吳塵眼前的情景又是一變,他又重新來到了傳功大殿的入口處。

讓他奇怪的是,水玲瓏居然比他出來的還要早一些。

「吳塵,你得了多少分?」水玲瓏見吳塵出來了,立刻跑了過來,有些期待的問。

要知道,在她看來,吳塵絕對不能用一般人的眼光去看,即便是他那個滿分她也不覺得奇怪,甚至會覺得理所當然。

但即便如此,她心裡還是有些好奇。

「二百四十九分,你呢?」吳塵不以為意地道。

「二百四十九分,怎麼會?」水玲瓏有些難以置信。

因為以她對吳塵的了解,幾遍他拿個滿分,她也不會覺得意外,怎麼只拿了這麼點分,要知道,她自己都拿了二百六十五分。

「這有什麼,幸虧不是二百五,不然我就要笑了。」吳塵笑道,他是真的不在意,他能達到什麼程度他很清楚,根本不在乎這些。

「可是……」

「可是什麼,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你就安心修鍊,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吳塵沖著她使了個眼色,水玲瓏這才明白過來。

心中的不解也煙消雲散。

「你們兩人通過了考核,現在已經正式成為我乾坤聖地的弟子,恭喜恭喜。」坤遠這話看似是沖著他們兩人說的,但實際上卻是對水玲瓏一個人說的。

因為二百六十五的高分,在整個乾坤聖地也是不多見的,已經有資格當做聖女來培養了。

甚至有可能,下一任的聖女就是水玲瓏也說不定。

要知道,聖女可是聖主的候選人,在這個時候討好水玲瓏,可要比以後討好她要容易的多,坤遠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既然他們通過了你們的考核,那我也該走了,剩下的事情可就要拜託閣下了,這點小意思不成敬意,還請笑納。」上官雲看到了吳塵給他使的眼色,立刻明白自己的任務算是完成了,心裡也暗暗地鬆了一口氣。

說著,取出一枚空間戒指遞給了坤遠。

「上官先生,你這是說的哪裡話,現在他們已經是乾坤聖地的弟子了,也就是我的家人,我照顧他們是應該的,怎麼能收你的東西呢,快收起來,不然就是不把我當朋友了。」坤遠雖然心動,但卻根本沒有手下的打算。

如果能和未來的聖女拉好關係,得到的好處將會是現在的十倍,甚至是數十倍,他自然不會有西瓜不要去撿芝麻了。

「這……好吧,既然如此,那就麻煩擱下了。」上官雲也是老油條,那裡看不出這老東西的想法,也就不再勉強。

之後又跟坤遠客套了幾句,然後又「叮囑」了吳塵和水玲瓏兩句便離開了。

「你們跟我來,有些事情眼需要交代你們一下……」

說著,坤遠便帶著吳塵和水玲瓏朝乾坤聖地的內部走去……

上官雲離開乾坤聖地后並沒有著急離開,畢竟雲海別院的九位長老還在吳塵的手裡,他可不能就這樣回去了。

可是就在這時,他感覺到有人靠近,冷笑一聲,一拳轟了過去。

可是快要擊中此人的時候,他的拳頭卻又硬生生地停了下來,眼睛更是不可思議地看著出現在眼前的人。

「怎麼,不認得了?」此人露出了玩味兒的神色……(未完待續。) 「你,你不是在乾坤聖地么?怎麼…等等,身外化身?」上官雲仔細看了此人一眼,立刻察覺到了不對的地方。

因為此人的氣息比較弱,雖然兩者很像,但仔細分辨的話還是能夠分辨出來的。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來。」此人說完便帶著上官雲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這裡一個陣法籠罩。

上官雲看了看,像是看出了什麼,心頭一驚,道:「這是小天地陣?」

天地陣,乃是上古大陣,雖然不是上古十大凶陣,但它的名頭卻與十大凶陣齊名,甚至更加高級。

要知道,這種陣法能夠開天闢地。

十大聖地所在的空間,便是由大帝使用天地陣的原理開闢出來的。

所以,此陣的實用性很強,但布置起來卻非常困難,即便擁有陣圖,想要將此陣構建成功,也是非常困難。

而小天地陣是天地陣的簡化版,能夠從天地間劃分一塊區域出來,形成獨立於世的空間,哪怕是武帝也很難發現。

其難度也是非常之高,必須要對空間有著極深的領悟才能做到,上官雲也知道此陣,但就算是他也無法將其構建出來。

吳塵卻成功做到了,著實讓他大吃一驚。

「看來你對陣法也有一定的研究,不錯,磁針正是小天地陣,接下來的時間你就呆在這裡,等候本尊。」此人命令道。

「少主,您這到底是想幹什麼,不要告訴我,您在打乾坤聖地的注意。」上官雲像是猜到了什麼,神色一變。

不錯,此人正式吳塵的是很外化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