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家是人,不是神,能夠成為漫畫家的除了興趣愛好外,為的無非就是名和利,其中利所佔據的比例更高,因為漫畫家也要養家糊口。尤其是像現在還是窮**絲的安達充,處子作《最後的冠軍》沒有掙到多少錢就結束連載,就算有也基本上都被小學館掙去了,給他的也就只能維持他和其家人日常的生活費用,是以連助手都不敢請,生怕下一部漫畫撲街完蛋,到時候就得喝西北風了。

安達充自然是不會知道趙塵是在忽悠他,因為如果按照正常的歷史軌跡來看的話,明年安達充的下一部作品《棒球英豪》將會大放異彩,單行本總銷量更是達到一億多的程度。可惜現在的安達充自然不會知道,誰讓他沒有預知未來的本事。

趙塵下台後,台下的記者自然蠢蠢欲動,不過他們也都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只能忍住內心的躁動,眼睜睜的看著趙塵返回自己的座位。

趙塵剛一返回座位,旁邊的一些人不斷說著恭喜。

亞瑟.查理斯.克拉克更是擁抱了一下趙塵,輕聲說道:「小夥子,我就知道你會獲獎,恭喜你!」

「托你的福!」趙塵捏著手中的獎牌,笑容中滿是自信。或許是由於獲獎的緣故,兩人的關係好了很多,看上去倒像是一對朋友。

「趙塵老師,我已經想好了,我願意加入天下社!」

這時,一旁的安達充在恭喜了一聲后,開口說道。

這立即讓趙塵大喜過望,沒想到這次會是雙喜臨門,不僅成功獲得了星雲賞,更是有很大的機會得到安達充,這如何不讓其欣喜若狂。

並不是說《棒球英豪》這部漫畫不可以用其他漫畫家來取代,而是這其中具備著不小的風險,安達充是一位力求清新簡練、純真質樸的漫畫家,漫畫里的感情隨心而動,讓讀者擁有強烈的代入感,也正是因此,就算其他漫畫家得到了《棒球英豪》的分鏡搞,以後的成就也未必能達到後世的高度,或許連邊都摸不到。

另外,安達充同時也是一位擅長運動漫和少女漫的漫畫家,要知道天下社到現在都沒有擅長運動漫的簽約漫畫家,這可是非常難得的資源。

「真是太好了,有了安達充老師的加入,天下社必定會再創佳績!」

「趙塵老師,你過獎了!」

「不不,我說的可是真的,只要我們兩人聯手,下一部作品一定會成功的,到時候自然也能夠帶動天下社的發展,這對我們來說屬於雙贏。」

安達充聽到這話,心臟不由自主的劇烈跳動起來,臉上更是激動萬分,有了趙塵的保證,他忽然覺得成功似乎並不難。

可憐的安達充,就這麼被趙塵賣了!

一旁的高橋留美子看著談笑風生的兩人,心裡卻滿是好奇,好奇兩人合作的作品到底是什麼題材,能不能獲得成功。

可是在看到趙塵滿是自信的目光時,高橋留美子心裡不自覺的認為,或許安達充的下一部作品獲得成功的可能大大增加!不知不覺間,趙塵畫出的漫畫在島國漫畫界擁有了精品漫畫家的稱號!

別看趙塵只獲得了星雲賞這麼一個漫畫獎項,但星雲賞的性質決定了這個獎項的含金量,可以說星雲賞是島國為數不多的幾個沒有特別限制的漫畫獎項,畢竟它不像手冢獎、小學館漫畫賞那樣只有漫畫社內部漫畫家才能獲得,對應的是全島國。只要在島國發布作品,併入了星雲賞組委會的眼帘,那麼就有可能獲得提名,進而獲獎。

而這一屆星雲賞並沒有特別賞,最終導致這一屆星雲賞獲獎的漫畫家只有趙塵一人,其他人只能作為陪襯,哪怕是手塚治虫也是一樣。當然,手塚治虫來到這裡完全是星雲賞組委會安排過來的嘉賓!

當然,特別賞其實是獎勵給死去的名人的,恐怕誰也不希望下一屆特別賞頒發給自己,而在歷史上,手塚治虫就是在死去的那一年獲得特別賞的,這個獎項按性質歸類屬於慰勞獎,慰勞死去的名人,可惜那個時候的手塚治虫是看不到了。

這一屆星雲賞頒發的很快,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鐘不到,讓來自後世的趙塵一時間有點不習慣,按理來說星雲賞的規模都堪比這個年代的金像獎了,可時間也太短了,不過這對參加的人來說倒是件好事,起碼不用等待太長時間。

星雲賞結束后,那些坐在台下的記者彷彿聞到腥味的貓一樣沖向了獲獎的嘉賓和名人,其中趙塵身邊圍著的記者最多,其次才是亞瑟這位科幻小說大師,看的高橋留美子、安達充、鳥山明這樣的新人一陣眼熱,可惜獲獎的不是他們。

「請問你有沒有想過會獲獎?」

「趙塵君,恭喜你打破星雲賞最低年齡的獲獎記錄,請說一下感想?」……

太多的記者圍在周圍,這可就不是榮幸了,趙塵彷彿覺得有一群蒼蠅在圍著他飛舞,嗡鳴的聲音讓人頗為煩躁,可又不得不去應付,記者可是無冕之王,在功成名就之前是根本不能耍大牌的,不然就有他的好果子吃。

正是如此,趙塵只好一邊示意安靜,一邊回答著問題。

良久,趙塵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周圍的記者也帶著心滿意足的表情離開。

「呼,也不知道明天會怎麼報道,又會放在哪個版面!這次的運氣倒是不錯,倒是正好可以給即將發行單行本的《叛逆的魯魯修》免費做下宣傳,銷量未必會真的輸給《阿拉蕾》!」 這個地方,正是當日烏塵跟小白來過,並且見識過一柄如天巨劍的地方。

為什麼黑巫族的地下通道會通往這裡?

難道兩者之間有著什麼聯繫?

明媚的陽光,從上方洞頂高處的破洞中灑落下來。

想不到外面的天色已經是白天,從黑巫族地下到此處花費了將近一夜時間。

周圍滿是巨石,更為矚目的在前方裂開地面上裂開一道闊有百丈的巨大裂縫!

準確的說,這裂縫就像一個天坑,卻不知有多少深淺!

七劍分開來,向左右察看了一下,不由嘖嘖稱奇。

尤其那巨大的裂縫,更是讓眾人猜測,這時不是有過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

烏塵卻是不自覺的走到了那大裂縫面前,又仰起頭看了看高處的巨大的窟窿。

一座萬古石碑,

一道沒有盡頭的牆壁。

接連起來形成一柄曠絕天下的巨劍!

烏塵都有些不確定,當日自己究竟是不是見過那樣的巨劍!

還是只是來到這裡睡了一覺,做的一個夢。

可是不管是身後的長棍,還是此刻腳底下這個無線幽深的裂縫,又或是高處的巨大窟窿!

都提示著他,當日的事,卻有其事,千真萬確!

但縱是烏塵有著兩世記憶,卻從未聽聞過有如此巨劍,如此的龐然大物!

這樣的劍,

恐怕只有神魔才可以舞動!

也不知這一世,自己還是否能夠得見!

「烏塵,你怎麼了?」游龍劍方楚楚,見到烏塵一直沉默,面色不定,不由輕聲問道。

方楚楚是那種特別乖巧文靜的女子,平日里就那樣站在那裡一句話都不說。

這還是她第一次跟烏塵說話。

烏塵晃過神來,道:「沒,沒什麼。想到了一些事情。」

並未是烏塵,不想告訴她,而是只怕說出來,七劍沒有一個人會相信。

方楚楚見烏塵不願說,便安靜的走到一邊,又和從前一樣。

烏塵看了她一眼,不由笑道:「楚楚你應該多說話。你說話的樣子很好看!」

他這話一說完,場中頓時一靜。

其餘六劍的目光都落在了方楚楚身上。

陡然被這麼多人注視,方楚楚俏臉一紅,有些惶然的轉過身來背對眾人道:「烏塵,你亂說什麼啊。」

本是有些責備的話語,可是在她說來竟是又酥又軟。

就連烏塵也是頭皮一陣發麻,不是如何回答。

六劍的目光從方楚楚轉移到烏塵身上。

烏塵雙手一攤道:「我沒說什麼吧?」

這時卓穎上前一步,笑著道:「烏塵,我說你對我們姐妹,這麼冷淡。原來真正喜歡的是楚楚啊。」

「啊!烏塵原來不是最喜歡我呀。」一旁的郎雪瞪大眼睛,有些無知的道。

看她那認真的樣子,眾人都是一笑,就連烏塵也忍俊不禁笑了起來。

過不多時,眾人隨烏塵來到洞口。

但見遠處山巒蒼茫,天穹低垂。

山道上數不清的高大骨骼,彷彿是在叩拜一般,一排排一個個直接通往山下。

看到這裡,烏塵不由想到當日跟小白初來的情景,從裡面飛出險些傷到自己的那根短棒,還插在不遠處一根直豎而起的白骨上。

也不知小白現在怎樣了?

烏塵暗忖道。

哪知就在這時,

一聲如同雷鳴般的低吼響在烏塵腦海,烏塵嘴角泛起一絲笑容。

他看了看周圍七劍道:「走了一夜,大家是不是有點累了?」

七劍望了過來,都點點頭。

「烏塵,你背我們回去么?」郎雪露齒笑道。

烏塵彎了彎嘴角道:「背是可以的,不過不是我。」

眾人聞言一呆。

卻見烏塵向左臂小臂上輕輕一撫,白光一閃,一隻惶然巨影,出現在眾人跟前。

只見它渾身雪白,沒有一絲雜色,頭顱奇大無比,整個身子也圓滾滾的,就跟一大一小兩個球連接在一起一般。

「小白!」烏塵滿是笑容,下一刻他卻被小白的巨大身影給撲在了地上,就跟一大堆雪把烏塵埋了一般。

猩紅的舌頭舔在烏塵的臉上,一陣生疼。

烏塵趕緊叫停,小白這才委屈的從烏塵身上趴了起來。

七劍如同木雕泥塑一般,站在那裡,若不是聽到烏塵的笑聲,還真以為是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荒獸,想要吃掉烏塵。

烏塵整整有些褶皺的衣服,站了起來。

重新打量起小白來,但見小白此刻的高度有近三十丈,比原來也沒有大多少。

只是一股若有若無的荒獸氣息,比從前不知凜冽多少倍,恐怕最低也是五階荒獸。

烏塵看了小白半天,不知想到什麼,上前一步抱住小白粗大的爪子,用發自內心的聲音道:「小白,你醒了!真好!」

小白巨大眼瞳中光芒閃動另一隻毛茸茸的巨爪,輕輕撫著烏塵後背,似乎是在安慰一般。

七劍默默的看著這一人一獸,雖然沒有說一句感人的話,也沒有什麼特別明顯的舉動。

但七劍卻感覺到烏塵和這隻荒獸之間,那股真摯的情感。

這時烏塵轉過身來,向七劍笑道:「給大家介紹下,這是我的契約荒獸,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藥香卿王妃 小白!」

吼!

小白低吼了一聲,還伸出一隻爪子向眾人揮了揮,就像是在打招呼一般。

七劍你看我,我看你,神色都有些不定。

這時郎雪走上一步,有些遲疑道:「烏塵,這真是你的荒獸?」

烏塵點點頭。

「哇!太好了!我太喜歡了!」沒等烏塵說完,郎雪拍手跳了起來,三下五除二,就從小白的前爪爬到了小白的頭頂,拍了拍身邊位置,向著下方道:「姐妹們來呀,好軟,好暖!」

嘩!六劍歡呼一聲,人影紛飛,都跑了上去。

反倒是烏塵這個主人,站在下面,怎麼有種心愛的東西被人搶走的感覺。

就在這時,小白笑眯眯的把頭伏在地上,烏塵摸了一下小白笑道:「還是小白對我最好!」

小白平坦而寬闊的頭頂,簡直就是一層厚厚的毛毯,坐起來舒服至極,烏塵也很久沒有被小白載過。

如今小白醒來,又是故地重遊。

烏塵僅有的一絲不快也一掃而空,只見烏塵站在小白頭頂,意氣風發,向前一指道:「小白,給我沖!」

小白低吼一聲,四蹄撒開,猶如一座小山般的身軀,輕輕一躍便是近百丈,沒有幾個起落便是數里之遠。

七劍的鶯鶯談笑之聲,灑落一地!

八人一獸,頃刻消失不見!(未完待續。) 來到山下,烏塵回望了一眼,這座曾經讓自己和小白不知艱難爬行多久的山峰,感覺一切都在昨天一般。

「小白回村!」

烏塵一聲令下,小白低吼了一聲,向居河村,不,現在應該是居河鎮方向奔去。

只是不知為何小白在奔跑的時候,不時向遠處望去。

烏塵拍拍小白頭頂,示意它停下來,道:「小白,你是不是想家了?」

小白微微點了一下頭。

「那早就告訴我嘛!小白,調轉方向,我們一起去你家。」

烏塵說完,小白果然兩隻大眼一彎,一副喜悅之狀,轉過來頭,向遠處一片連綿的山峰行去,就連速度也快了不少。

深山無盡,高絕無限。

一根根動輒房屋粗細的巨木,出現在眾人眼前。

怒然生長的雜草,最矮小的也有蒲團那麼大,丈許高。

雖然烏塵已經有些習慣了元荒世界,樹木,荒獸的巨大。

但是來到這深山中,就算是小白這樣的身軀,在巨木之下,仍然是有一種螞蟻在樹根間隙爬行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