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兩個仇恨相對的人,在天空上,兩道身影直接是展開最為激烈與殘酷的肉搏,拳拳到肉,每一次交鋒,可怕的勁風都是將會令得周遭空間崩裂而開,尖銳的破風聲,響徹不停。

莫寒也毫無畏懼,彷彿就是這種肉體最直接的碰撞才能讓他徹底宣洩內心的仇恨。

伴隨著這般最為野蠻的交手,逍遙無情的臉色也是逐漸凝重,他和莫寒都是碧波寒氣的繼承者,靈魂之力都極為出眾,而他經過吸收魔力的改造,身體強度大大提高,實力極度強橫,但眼下與莫寒硬碰,後者竟然在數次碰撞下來,絲毫不讓,反而是越戰越猛,彷彿後者的身體強度,根本不遜色他一般。

「我倒是不信了!天賦高又怎麼樣?我就讓你看看,我才是逍遙家最出色的人!」 「不行,我也得給她加點料,看她以後還敢不敢纏著我……」肖景恆奸笑一聲,拔腿就走。

「喂,你上哪去?」華木辰趕緊跟上。

「去醫院,你去不去?」肖景恆回頭看華木辰。

「去,為什麼不去?」華木辰笑笑,有熱鬧不看是傻子。再說他現在和江楠可是合作夥伴,他也很想去看看她的敵人是怎樣的下場。

兩人到醫院的時候周芷萱剛固定好肋骨,楊振鋼還是手下留情了,肋骨斷裂並沒有刺破胸膜,所以不需要做手術,只是用了肋骨固定帶固定住。

不過肋骨斷裂很痛,周芷萱正哭哭唧唧的,一邊大罵江楠和楊振鋼一邊叫黃桂英讓絡老快點把他們抓起來。

「萱萱,你放心,老首長一定不會不管的,這次他們這麼過分就是不給老首長面子,俗話說打狗還要看主人,他們這次一定是吃不了兜著走!」黃桂英心疼地在一邊抹淚,安慰著女兒。

肖景恆一聽不由嗤笑,對,打狗看主人,你們就是狗,還真有點自知之明。

周芷萱見到肖景恆來了心中一喜,想不到他居然會來看自己。剛想動,胸前一陣刺痛,頓時眼淚汪汪地,「景恆哥,我好痛……」

「很痛?」肖景恆奸笑一聲,就怕你不痛,我會讓你更痛!

「景恆哥,都是江楠那個賤人,想不到她這麼狠毒,明明和別人相好還冤枉我,把我打成這樣,景恆哥,你要替我報仇啊……」說著就哭了起來,

「好,我是要報仇……」肖景恆笑著走過來,笑得燦爛,狹長的鳳目里卻沒有一絲溫度,只有華木辰知道,他一定憋著什麼壞,不由冷笑,周芷萱不好過了。

周芷萱有點看呆了,肖景恆真好看啊,從第一次見到他她就喜歡上了他,那麼漂亮那麼高貴,簡直就像童話故事裡的王子,她打小的願望就是嫁給他。

肖景恆走到周芷萱的床邊,朝她伸出手,周芷萱一陣驚喜,這還是肖景恆第一次朝自己主動伸手,她忍著痛把手伸了過去。

肖景恆握住周芷萱的手突然猛得一拽,把她整個人拉了起來,她一聲慘叫「好痛!」

「就怕你不痛!」肖景恆的聲音陡然提高,嘴角露出一抹殘笑,再一用力把周芷萱拉下床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幹什麼?萱萱!」黃桂英驚叫起來慌忙去扶周芷萱,她已經痛昏過去。

華木辰驚得目瞪口呆,他知道肖景恆狠,但沒想到會這麼狠,連周芷萱也敢動,看來遇到江楠的事他就失去理智了。

不過他更為他擔心了,他這次恐怕是真的陷進去了。可是江楠明顯喜歡的是楊振鋼,而從楊振鋼今天的表現來看,他也喜歡江楠,那肖景恆怎麼辦?

他從來沒有想過肖景恆這種情場浪子也會有這一天。

這是報應嗎?為他以前的放浪不羈。

「來人啊,救命啊,醫生,醫生……」黃桂英大喊起來。她現在也沒辦法去追究肖景恆的責任,先救女兒要緊。

肖景恆冷笑著走出病房,華木辰默默跟在身後。這下事情大條了,不知肖景恆會受什麼處罰。

「你怎麼了?不知道事件的嚴重性嗎?」華木辰面色凝重。

「知道,怎麼不知道?楊振鋼都敢做,我為什麼不敢?我哪裡比他差?」肖景恆淡笑。

「現在是比這個的時候嗎?」華木辰急了,「你除了有一個好爹,還有什麼?你是立了軍功還是拯救了蒼生?你能和他比?」

「你什麼意思?」肖景恆的眼不由紅了,抓起華木辰的衣領,「連你也覺得我不如他?」

「……」事實如此,華木辰沒有說出口,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太打擊好友了。

「這樣我媽就知道我不喜歡她了,不會逼得我娶她了,什麼罰我都認了。」肖景恆說道,臉上居然還露出了笑容,「也讓江楠知道我對她的心意,大魔王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華木辰無語了,現在做這個還有意義嗎?

「那現在去哪?」華木辰看著面帶笑意的肖景恆,真不知他是怎麼想的。

「回家!」肖景恆淡定地說道:「我打了周芷萱,絡老和家裡馬上就會知道,我就在家裡等著,要怎麼罰我受著,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拿我怎麼樣!」一副死豬不怕燙的樣子。

好吧,你自己要作死,我可不奉陪,華木辰搖頭,「那我先回家了。」

肖景恆回家沒多久絡宅就得到消息,肖立明也馬上收到電話,急沖沖就趕了回來。

鄒承一邊安慰著絡元培一邊準備好葯,全身都緊崩著,就怕出現什麼意外。

絡元培心情很複雜,周芷萱畢竟是從小在自己身邊長大,從小爺爺、爺爺地叫著,給了孤身的他很多慰及,可是知道她做的事真的讓人很心痛,連肖家那個本來以為會成為孫女婿的人都打了她,可見她的為人有多差,只不過自己一直不知道罷了。

「老爺子,要不要……」鄒承小心地問,他意思是要不要把肖景恆押過來。

「讓芷萱先養病吧,養好了再說。」絡元培嘆口氣,突然覺得自己很失敗,連一個小孩子都沒教好,真的是老了。

其實有些事他也知道,只不過覺得女孩子任性,嬌養一點也沒事兒,就睜隻眼閉隻眼,沒想到養成這樣嬌縱的性格,看來軍人家庭還是要嚴厲才行。

只不過她不是自己的孩子總是不好過分管束,想不到越放縱越是害了她。

陳文馨趕回家的時候肖景恆已經被肖立明罵得狗血淋頭,臉上也挨了一拳,陳文馨本來要教訓的話全都咽了下去,看見兒子被打只覺得心疼。

「去,給我跪在絡老面前,沒得到他的原諒你就別回來!」肖立明一腳踹在肖景恆的腿上,腿一疼一下跪了下去。

陳文馨心疼地去扶肖景恆,輕聲埋怨,「你就算再不喜歡她也不要打她呀,我以後不逼你了,你怎麼能……」

陳文馨又氣又痛,拿肖景恆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他是自己最疼愛的兒子,怎麼捨得打。

肖景恆一聽頓時喜上眉梢,完全忘了身上的痛,「您真的不逼我了?那我喜歡江楠……」

「絕對不行!」

肖立明和陳文馨異口同聲吼了起來。 逍遙無情眼中凶芒閃爍,攻勢猛然再度變得凌厲。

面對著逍遙無情這等兇悍攻勢,莫寒依舊未曾退縮,在交手時,與其說他毫不畏懼,不如說是只願用這種最直接的方式,或者說是在逍遙無情現在最得意的肉體力量上將他狠狠的擊潰!

「莫寒不錯啊!就要這樣狠狠的打!姑娘我支持你打殘這個娘娘腔!」

在各處的戰圈中,應該說冷玉是最輕鬆的。莫寒的事雖然他自己說得不多,但是逍遙流雲的事迹卻也不是什麼秘密。

冷玉見到冷漠如莫寒,竟然有如此失控的時候,冷玉也是忍不住在一旁喝彩。

對於場外傳來的那諷刺喝彩聲,莫寒倒是沒有半點的分神,全身的注意力都在逍遙無情的身上,玄力如同水波一般,在身體之上如同翻湧的潮水。

「逍遙流雲!你別得意的太早了!」

面對冷玉的嘲諷場,逍遙無情心中無比憤怒,但是戰鬥中他不能對她做什麼,但是這話聽在他耳中,反覆迴響就是卻是百般的不自在,逍遙無情旋即其腳步陡然急跨而出,他的雙手,在此刻彎曲成一個奇特的弧度,十指迅速反轉結印,再加上玄力的增幅,其雙掌摩擦過空氣時,竟是傳出了許些破風之聲。

碧波凝血掌,是碧水山莊的傳世玄學,招式偏向陽剛,但是被逍遙無情使出來,卻帶上了陰柔狠辣的意味,想來應該是,由於逍遙無情身體裡面的玄力和魔力雜糅,導致這套玄學有了質的改變,攻勢之間,掌風掃過,讓人覺得無比陰寒。

經過剛剛的交手,逍遙無情已經完全的收斂了心中原本對莫寒的小覷心態,因此一出手,便是碧水山莊經典傳承下來的玄學,那等威力與聲勢,的確讓人有為之側目的實力。

面對逍遙無情那略顯凌厲的攻勢,一直情緒非常激動的莫寒也是有些凝重,不過,他卻並沒有所謂暫避鋒芒的想法,無論如何,他都不會退縮!

心念所動,莫寒雙手在面前的虛用力一壓,血色的掌印也快速凝形,兩人本就是親兄弟,同一血脈,玄學也是極為的一致!完全不弱於對方的架勢迅速拉開,雙掌揮舞,剛猛的掌風如同形成了一個無形的氣旋一般,將附近地面上的灰塵,盡數震散。

「砰砰!」

同宗同源凌厲的掌風,下一刻便是陡然相撞,巨大的玄力劇烈的擴散開來,兩人雙掌以一種令人眼花繚亂的速度飛快交觸,低沉之聲響個不停。

在那眾多緊張目光的注視下,石台上的兩道人影交錯而動,每一掌,都是正面硬碰,雄渾的元力,令得兩人每一掌,都是具備著拍碎山岩的強橫力量!

「莫寒能夠正面竟然能夠跟正面硬抗而不落下風……」

夏洛淺望著場中那兩道激烈交鋒的身影,餘力間倒是忍不住驚嘆道,修鍊時間不及逍遙無情,沒有被魔力的侵蝕的身體,強度也差些,但似乎莫寒不論是本身玄力的雄渾程度,以及對玄學熟練程度,都絲毫不比逍遙無情

「沒想到,他短短三年間竟然把玄學也是修鍊得如此爐火純青!」

掌影揮動間,逍遙無情的面色也是極為的陰沉,他沒想到,即便是他都已經如此不由余力,處於極度認真的狀態,居然依然無法將莫寒迅速擊潰,而且,不知為何,每一次兩人雙掌對碰時,他都是發現,對方的玄力,居然令得他全身都有一種被死神光臨過不寒而慄得殺氣!

「不能再拖了!一招解決他!」

拖得越久,就會讓莫寒越是勇猛,這般發現,也是讓得逍遙無情眼神一凝,旋即猛然向前大跨一步,一瞬間,就幾乎和莫寒面對面而立了,而在他棲身而近得那一剎那間,他整個人身體都浮現出非常濃郁得邪惡黑氣,就連皮膚下得血管經脈都能看到黑色得血液在流淌。

「拿命來!」

暴喝一聲,逍遙無情得唇角也是揚起一抹冷笑,下一剎他整個人,就如同變成了一個嗜血得惡魔一般,拳,肘,指,腿,身體上的任何一個部位,都是在此刻爆發出強橫的勁道,攻擊宛若雨滴般毫無保留得狠狠落在莫寒身上。

顯然就是想用肉體來決勝負。

「還真是卑鄙!」

冷玉在攻擊間還不忘注視著這邊得動態,看著逍遙無情渾身上下被魔力充斥得樣子,她氣得不忿得啐了一口。

場外的南宮馨雅見到突然間攻勢狂猛起來的逍遙無情,也是臉色微變,魔力所具備的侵蝕力和強化肉體得力量,她是有所體會的,這逍遙無情多年被魔力浸染,神智都多少受到魔力的侵蝕,這樣的半人半魔,又擁有修真者得功法和玄學,又有強化得身體,施展身體攻勢時,就如同雷暴來襲一般,其兇悍之力絕對不容小覷!

「我說冷玉,你這麼關心莫寒,小心我跟楊雲峰告狀,看你怎麼辦?」

本來看的十分緊張得南宮馨雅,被夏萌一句話就說得破了功。

「你這鬼丫頭,沒大沒小的,白疼你了!竟然敢開你姐我的刷!」

冷玉沒好氣的看了在一旁鬼精靈的小丫頭,心中羞怯非常。

最直接的表現方式就是她下手速度更快了,一時之間人仰馬翻。

南宮馨雅颳了一下夏萌的鼻子。

「你這小丫頭。」

逍遙無情突然凌厲的攻勢,剛開始也是讓莫寒略微慌亂了一下,但緊接著,他便是再度穩下身形,兩手成掌,然後拳掌同時揮出,而在揮出時,同套路的玄學進行了猛烈的撞擊!

「啪啪啪啪……」

莫寒一拳一拳接二連三的打出去,身後的獵豹也不斷的發出響亮的咆哮,每一存的玄力卻是配合得完美無間,清脆聲響下,竟是直接將逍遙無情那充滿邪惡魔力狂猛的攻勢,完全接下!

「不錯不錯,莫寒這些年在夏家方暗衛,也算是刀口中舔血,真正從鍛煉中走出來,這和逍遙無情這樣走捷徑的人是不可同日而語的。」一旁觀戰的夏萌,點著小小的腦袋,顯得頗為專業的樣子。 南宮馨雅望著這一幕,都是不由得輕輕笑了起來,將懷中的小寶貝更加用力的摟緊。

「你呀,人小鬼大!」

不過南宮馨雅也非常贊同的點頭,以莫寒展現出來的狀態來看,確實佔上風。

與這邊的欣喜相比,約諾那裡,卻是顯得頗為的沉悶,他一邊和夏洛淺過招,一邊也在注視著各方的動向。

見此當然非常生氣。

「廢物一個!」

「看這情況,似乎你的幫手太沒用的,下次帶點有用的人來……」夏洛淺微勾唇角,嘲諷一笑。

約諾面沉如水,手中凝形的魔力鎖鏈揮舞速度更加快速,一鞭接著一鞭,森然地道:「放心吧,不會再有下一次了,一個廢物而已,根本不會對結局產生影響。」

「啪啪啪……」

仇人見面當然交鋒得極為激烈,雙方的拳頭掌印,都是如同暴雨般的傾瀉至對方身體上,而在這種覆蓋性的攻擊下,兩人都是有所中招,衣衫都是被震裂開道道口子。

「嘭!」

又是一記強猛對轟,莫寒和逍遙無情都是蹬蹬倒退了數步。

「嗤嗤!」

逍遙無情腳步一跺地面,將身體強行穩住,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目光如同毒狼般地死盯著莫寒。

「到此為止了!逍遙流雲!」

實在忍無可忍的逍遙無情大吼一聲,右掌上,突然閃爍出強烈的魔力波動,瞬間他整個人的外形也有了非常明顯的變化,眼眶凹陷,濃烈的魔力迅速翻湧,黑色的唇角勾起一個噁心的弧度。

這個樣子已經不能是人了,竟然和魔人沒有區別!

莫寒看著逍遙無情的變化,這一霎,他能夠感覺到,逍遙無情彷彿將他體內所有的魔力,全部都使了出來。

而伴隨著魔力瘋狂地湧來,那種窒息的邪惡之感,更加壓迫而來,只見得連空氣中的玄力也被壓迫的更加虛無,到得後來,居然是化為了一個黑色的魔力光團,將兩人團團圈住!外面的人已經看不到魔力翻湧的光團內的光景。

「錢閣主,知道為什麼你們修真者會前赴後繼的投奔我們魔人嗎?因為魔人的力量之強讓他們無法拒絕,看著吧,你們才是我們最放心的武器!」

見此一幕,約諾好整以瑕的笑道,看著夏洛淺冷然的神色,非常的得意。

靈魂之力和生命力在流失!

夏洛淺的靈魂之力外溢,非常清晰的感受到逍遙無情逐漸消散的生命力!

魔人和修真者勢不兩立,不可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能夠融合魔人的力量,當然需要付出代價!

而這種類似於全魔化的狀態,以這樣速度流逝生命力,不死也會因為生命力匱乏而留下非常嚴重的後遺症,終身無法踏足修真都非常有可能。

「你們究竟在起雲大陸上埋下了多少這樣的暗樁!」夏洛淺冷冷一笑,雙手攻擊的速度更加凌厲。

「呵呵,誰知道呢,這樣的人肉炸彈,想要多少就多少,錢閣主你覺得呢?」

「真是卑鄙!」夏洛淺輕輕淺淺的搖頭,「但是約諾,你看清楚了,你的這個人肉炸彈,不會有你想要的後果。」

「因為,能被你們策反的人都是無用之人,而真正的強者,手段再多也無用!」

約諾被夏洛淺的說得先是一怔,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

「錢閣主倒是難得如此單純幼稚,本魔王都迫不及待看到你等下那絕望的神色了」

夏洛淺面無表情的看向林動,臉龐上緩緩勾起一抹冷然的笑容。

只有事實和預期有著反效果時,才會給人以致命的打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