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嘯天說完,對著不遠處的那些年輕弟子們說道。

這些人都是跟著葉嘯天他們一起來到天狼大陸的葉家子弟。

其中一個三十來歲的青年男子聽到葉嘯天的話后不敢有任何怠慢。頓時跪倒在地。剩下的那十多個人不敢有任何遲疑,也都跪倒在地上。

「拜見老祖!「

對於這些人的跪拜。葉天南沒有拒絕,這些人都跟葉鋒的關係遠了不少,他心裡並沒有什麼負擔。

何況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先天巔峰,還沒有一個突破到武尊境界。

說到底,這個世界還是實力說話。

「都起來吧!第一次見面,這是給你們的見面禮!」

葉天南對著這些人擺了擺手說道,說完,他手中頓時出現了數道流光。

靈器!

他手中出去的流光都是靈器。

給後輩子弟靈器,已經是非常豐厚的賞賜了。

如果不是搬空了金家,他還不一定有這麼多靈器送人。

但是金家寶庫被他搬空,這讓他一下富裕起來,。要說本來葉天南不至於這麼窮,經歷過戰場活著回來,都不算是窮人,不過葉天南有這麼大一個家族需要養,所以他本身除了自己必須的東西外,並沒有多少東西。

這些人手裡拿著那些靈器全都看向了葉嘯天。

畢竟他才是這個家族的主事人,這些他們都清楚。

其實在葉家最後話語權的是凌婉蓉,葉家所有的一切可以說都是葉鋒給予的,而葉鋒跟母親最親。

「還不謝謝老祖!」

看到這些人的目光后,葉嘯天沉聲說道。

「多謝老祖!」聽到葉嘯天的話后,他們才收起了手中的靈器,臉上露出了一絲興奮。

靈器,就算是他們也只有在進入武尊境界后才有,只要達到武聖級別就會賞賜寶器。

這還是前些天鎮魔宗的宗主宣布的,以前,他們根本不可能擁有這些。

想擁有的話,最少得達到武尊巔峰,如果不是擁有特別好得天賦,寶器什麼的都得自己相辦法去想辦法。

寶器對一個宗門來說也是貴重的寶物,不可能人人擁有,只有那些真正的天才才會被宗門賞賜。

唰!

正在這個時候,一道人影閃身來到了大廳。

這裡只有葉鋒感覺到有人進來,其他人好似沒有任何感覺一樣。

「武神!」

看到這道進來的人影后,葉鋒的雙目微微一縮,暗自嘀咕了一句。(未完待續~^~)

PS:推薦一本老朋友的書書號3405547,書名《九天殺神傳》這就是一個心懷夢想的窮小子鹹魚翻身,手拿大刀,一路殺上巔峰的故事。本書有最嚴謹的升級系統。 很快,葉鋒看清楚來人的模樣,這人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武者。

當看到這個人的時候,葉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啞然,雖然這個人沒有任何氣勢釋放出來,但是渾身法則繚繞,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老祖?」

看到這個中年武者后,葉鋒疑惑的開口說道。

他雖然聽鐵羽說了丹宗萬草峰的老祖進入神級,更是葉家的客卿長老。

但是這年歲的差距,讓葉鋒也有了一絲愕然。

如果不是雙方相貌有相似的話,葉鋒絕對不敢相認。

當初他見到這個老人的時候,老人一身暮氣,更是讓人感覺這個老人隨時都可能死去。

而現在呢?這個人那裡還有一絲以往的那種暮氣?現在這個人四十來歲,眼中不時的閃過一絲精光。

任誰一看就知道這個中年武者不簡單。

可以說,以前和現在簡直是判若兩人。

聽到葉鋒的話,葉天南和鐵羽以及葉家人都轉身看了過去。

前輩!

前輩!

……….

看到中年武者后,鐵羽和葉家人不敢有任何怠慢,一個神級強者,無論怎麼尊敬和客氣都不為過。

「葉天南見過前輩!」

而葉天南心裡更是一驚,他已經知道葉家有個神級強者坐鎮,顯然這個人就是那個神級強者。

說到底他更多的則是羨慕,一個二十多人的家族,居然有神級強者坐鎮,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別說他們葉家介於三品和四品勢力之間的勢力,就算是一些二品勢力。都不可能有一個武神坐鎮。

老人『火真』聽到葉家和鐵羽的招呼后,對著他們點了點頭。轉身看向了葉鋒,道:「回來就好,好,好…….既然你已經回來,那我就先回去了……回頭去丹宗一趟!」

對於葉鋒,老人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當初一個只是先天境界的小傢伙居然已經到了讓他仰望的地步。

這讓他心裡有些不能接受,不過,好在葉鋒還是萬草峰的弟子,而且可以說他能成為神級大部分都是葉鋒的功勞。

如果沒有葉鋒的悟道果。他也不可能成就神級。

甚至當初他已經去等死了,僅僅幾年的壽命,還看不到一點突破的希望,他自己都已經放棄。

但是沒有想到葉鋒卻幫助他走出了最後一步。

葉鋒點了點頭,道:『過些天我會去一趟!』

葉鋒並沒有多說什麼,火真剛剛突破,便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甚至丹宗萬草峰的事情都沒有處理。

現在要回去,葉鋒沒有理由阻攔,再者,火真當初進入凌雲峰后就再也沒有出去過,他如此做的原因就是葉鋒出了事情,他要幫著葉鋒坐鎮葉家,否則葉鋒隕落。葉家在鎮魔宗的地位必將會一落千丈。

但是有他坐鎮便不同。無論是那個宗門,也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去開罪他。

火真點了點頭。閃身消失不見。

「葉鋒殿下,古月宗主求見!「

火真剛剛走,一個護衛弟子走了進來,一臉怪異的說道。

他們雖然知道古月最近來過葉家的凌雲峰不少次,但是如此客氣卻是第一次,在他們看來古月宗主,在鎮魔宗就是天一樣的存在。

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 現在見葉鋒一個小輩居然如此客氣嗎?

這裡還是屬於他們鎮魔宗的地盤,而一宗之主來這裡還得要通報嗎?

這讓他們心裡感覺十分怪異。

別說是他,就算是外邊的護衛弟子都是如此摸樣。

葉家的弟子也是一臉驚訝,鎮魔宗的宗主,七大勢力的巨頭之一,前來拜見葉鋒?這讓他們都有一種身在夢中的感覺。

「請古宗主進來!」葉鋒對著這個護衛弟子點了點頭說道。

「呃……」

聽到葉鋒的話后,這個護衛弟子頓時愣在了那裡有些傻眼。

要知道,就算是宗主來過這裡,但是每一次宗主來,葉家也都是全體去迎接,但葉鋒卻說出如此一句話來。

這不能不讓他傻眼。

葉鋒太過託大了,要知道,古月可是鎮魔宗的宗主,七大勢力之一的宗主,本身就擁有無窮的權勢。

現在居然如此嗎?

他們也算是葉家的老人,是第一批進駐葉家的護衛弟子,別人不知道,但是他們知道葉鋒只是一個丹殿的長老罷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對葉鋒另眼相看,在武尊階段就讓他進入丹殿當長老,但是這也沒有什麼,煉丹有些天賦這很正常,只是就算是如此,也不能如此狂妄自大吧!宗主來,不去迎接?

這讓他們都有些傻眼。

「小….」

「鋒…..」

葉嘯天和葉塵山聞言,心裡也是一驚,開口對著葉鋒喊道,只是話剛出口,看到鐵羽和葉天南一句話沒說,反而一幅理所當然的樣子,這讓他們把說出口的話又咽了回去。

護衛看到別人沒有說話,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僅僅片刻的時間,護衛帶著古月走了進來。

當他進來后,看到葉鋒站在原地沒動,而古月宗主則急走幾步,臉上頓時露出了驚駭之色。

「天狼殿下!」

古月來到葉鋒的近前後,客氣中帶著一絲恭敬招呼了一聲。

古月不能不如此,如果葉鋒是神級強者,他客氣歸客氣,但絕對不會帶著那絲恭敬,畢竟他代表的是一個超級勢力。

但是葉鋒不同,葉鋒是聖皇,而且實力更不是普通的神級強者,因此,無論是地位還是實力,都值得他如此。

葉鋒聽到古月的招呼后,向前兩步,一個虛引道:「古月前輩,請!」

「天狼殿下客氣,老祖有請!」聽到葉鋒的話,古月宗主擺了擺手連忙說道。

「是,古月宗主請!」

葉鋒聞言後點了點頭,鎮魔宗的神級強者找他這是肯定的,只是沒有想到這麼快罷了。

「諸位,古月先告辭了……」聞聽葉鋒的話,古月對著鐵羽和葉家人拱了拱手客氣的說道。

依舊是上次的地方,不過這次葉鋒進入這裡的心情和上次卻不一樣。

上次葉鋒是帶著忐忑崇敬的心情來的,這次則是淡然的許多。

無數在以前看來神奇的手段,此時在他的精神力下,也顯示出了他的本來面目。

法則!

只是通過法則進行的一種顯化。

鎮魔宗的這個武神顯然是一名水之法則的神級強者,這裡處處都是水之法則,這裡濃郁的靈力都跟水之法則有聯繫。

如果修鍊水屬性的武者在這裡修行的話,絕對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池塘,龍鯉跳躍,看著這些龍鯉葉鋒也是一陣眼熱,這些東西可是神獸血脈,雖然僅僅只有淡薄的一絲,但是神獸血脈就是神獸血脈,就這一絲足以讓它們成為無上妙品。

而想養龍鯉,恐怕也只有那些水之法則的武神才有可能。

但不是所有水之法則的武神都養有龍鯉,這些東西可不是大白菜要多少有多少。

鎮魔宗的武神強者,還是在戰場上機緣巧合的得到了兩尾龍鯉,上千年的時間才繁衍出這麼多。

繞過池塘,葉鋒在古月的帶領下繼續向著山谷的深處走去。

隨著葉鋒他們的腳步,前方的霧氣豁然向著兩邊散去,漸漸的一個大殿露了出來。

而大殿的門口,一道人影正站在哪裡。

「老祖(師祖)」來到殿門前,葉鋒和古月對著這個神級強者客氣的說道。

「葉鋒,叫我水月就好,師祖什麼的不用再提了,我也沒有教過你什麼!」聽到葉鋒的話后,這個神級強者搖了搖頭說道。

「水月前輩!」對於稱呼葉鋒沒有說什麼順勢就改了這個稱呼。

他之所以這麼叫主要就是因為鐵羽的原因,他甚至只見過這個神級強者一面,也只有現在才知道這個神級強者叫做水月。(未完待續~^~) 古月把葉鋒帶到這裡后,就轉身離開了這裡,此時的大殿內,只剩下葉鋒和水月武神。

兩人盤膝坐在大殿內,古月武神看著葉鋒,過了半天後,微微嘆了一口氣,道:「葉鋒,沒有想到天狼大陸會出現你這樣的人物,想來你就是天狼大陸的氣運之子吧!」

「嗯?」

葉鋒聞言后不由得一愣,道:「怎麼說?」

葉鋒能夠感覺到這水月武神話裡有話,知道他一些不知道的東西。

畢竟天狼大陸太過神秘了,葉鋒這一路從大海中見過不少和天狼大陸大小的島嶼,但是像天狼大陸這樣的被封印起來的島嶼還沒有遇到過。

再者說,剛剛說的所謂的氣運之子讓葉鋒更加肯定天狼大陸的神秘。

好似水月武神沒有任何吃驚一樣。

「鎮魔宗的第一代祖師留下祖訓說過,如果聖武界域出現一個天才的話,肯得是來自於天狼大陸,這個天才是秉承了天狼大陸的氣運而生,其他宗門的人甚至都不知道有天狼大陸的存在!」

聽到葉鋒的問話后,水月武神疑惑的搖了搖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