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古錢新點頭之後,方離的眉頭頓時緊緊皺在一起,要知道這種情況簡直讓方離不可忍受,就像是有人要褻瀆英雄的陵墓一般,即便是從未相識,但是這種事情方離也很難忍受。

而這一刻這一次的任務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傭兵任務了,不僅僅是因為對於古錢新的好感,也有一種自己底線被人觸動的感覺。所謂見義不為非勇也!

頓時方離打定主意,這件事情自己管定了。雖然多事是一件要命的習慣,但是有的時候少一事可能就會讓自己的心靈缺失,無關利益,但求心安理得。

「那故老爺子!不知在下應該如何做,如何去保護此物不被外人盜取?」

既然下定決心之後,方離頓時開口問道。

但是這個時候包括那古錢新在內,堂上幾人的臉色都有些精彩,這一下倒是讓方離有些奇怪了。

「難道裡面還有些不為人知的事情不成?又或者不方便告訴自己?」方離心中想到。

猶豫了一下,方離好好的斟酌了一下用詞。「老爺子,在下並無打探此物下落的意思,只希望老爺子為在下指出一個方向,在下定然不讓賊人越雷池一步!」

聽到方離那鄭重的話之後,古老爺子頓時發現方離有些誤會了,急忙擺擺手解釋道:「房少俠,老夫並無此意,少俠的人品老夫自然信得過,而是……而是我們對於這生靈丹也是一無所知,只知道其在生靈秘境紫之中,這也是當初天兒告訴我們的。」

原來當時冠軍侯布置好一切之後,只是跟眾人說道自己將父母安置在生靈秘境之中,等待自己來日修為達到之後就會回來。

而生靈秘境眾人也猜得到就是古家東北方向靠近山脈的那一片竹林,但是其他的卻是一概不知。

「那麼說生靈丹的位置連老爺子你們也不知道?」方離頓時有些頭大的問道,而老爺子等人都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那生靈丹的樣子呢?」

仍舊搖頭?

「有什麼可辨別的方法嗎?」

依舊是搖頭,這時候古錢新都是面有慚色,甚至就差方離問這東西到底存不存在了。而且更加要命的是,雖然說得有理有據的,但如果方離真的這樣問,那麼這幾個人還真不敢肯定的說有,畢竟誰都沒有見過不是。

請人來保護東西,一不知道東西在哪,二不知道東西是什麼樣子的,甚至連東西究竟存不存在都沒有一個人肯定。

好吧也是絕品。 方離都有些無奈了,但是想來那冠軍侯也沒有亂說的意思,應該這生靈丹就在那一片竹林之中。

說著古家眾人邀請方離在家中歇息一宿,而方離也是答應了,不過卻不單純是為了休息,而是想要趁機好好的觀察一下這山河鎮。

倒不是山河鎮之中的居民,這些人基本上不會有任何的問題,而是那些外來的人,生靈丹之事如此隱秘,但是最可能的藏匿地點卻是如此明顯,想來那覬覦生靈丹的人對此了解也不是很深,來到這裡打聽消息幾乎是勢在必行。

而恰巧山河鎮之中的人對於外來人的警惕性也是極低,所以這也導致了可能的犯人及其容易隱藏行蹤。

白天的時候,方離並沒有在古家休息,而是以讓古錢新一盡地主之誼為理由,將古錢新拉出來陪自己逛街。

而古錢新作為一個有錢人,這種事情自然是高興的不得了,一溜煙的就拉著方離開到山河鎮的大街上面,而且還十分大方的拍著胸脯表示,你隨便挑,凡是看上的都拿走,不差錢。

雖然很是無奈,但是古錢新的這種性格倒是很讓方離喜歡,雖然看起來十分粗線條,卻心細如髮,更難能可貴的是這種心思這種還能保持著一顆是非分明十分義氣的赤子之心,不得不讓方離感慨古家的家風卻是很好。

就自己現在做的事情吧,雖然沒有說明,而且也算的上掩飾的很好,對於那常年混跡沙場的老狐狸來說,一切都是一眼明了。

不過逛街就算是有著特殊的目標,但逛街這個事情好事要做好的,所以方離也是十分自然。

而這個時候,在遠處的一個拐角裡面,一個身著紅色衣服的女子卻是看到了遠處的方離,意外發現方離的那個女子頓時一個閃身躲進了衚衕之中,冒出頭來確定了方離的身份之後,頓時一臉的驚訝,然後立刻小心翼翼的隱藏身形,從衚衕之中溜開。

「方兄弟!你看,這東西不錯吧,上品的指環,而且還是火屬性的,對於武境的法術有著一成的增幅,很適合你啊!」說著就從那店鋪的櫃檯之中將那十分精巧的指環拿了出來,然後直接扔給方離,然後自己去付賬去了。

留在原地的方離手裡拿著那略帶溫熱的紅色指環,心中苦笑一聲。知道是因為自己一路上雖然看了不少東西,但是一樣沒有買下的緣故。苦笑一聲將那指環收了起來,心想那煉製的人還算是有良心,至少給做成了指環,如果是戒指的話,打死方離也不會收下,那算什麼事情啊。

但是方離倒是好奇,自己的法術並不是修鍊道士職業得來的,也不是使用精神力釋放,而這種增幅能不能作用到自己的系統技能方離也不敢肯定。

「古兄,今天我們也轉的差不多了,不如改日再說如何?」

聽到方離的話之後,付完錢的古錢新自然沒有拒絕的意思,畢竟今天來的目的本身就不是逛街,買下這個指環不過是自己覺得方離剛好用得上,也算是答謝對方的幫助和一盡地主之誼。而主要的目的還是方離要觀察一下地形,既然方離都開口了,就說明該觀察的東西方離也看得差不多了,所以也該回去了。

帶著一抹神秘的笑意和微闔的眼神,方離跟著那古錢新回到了古家。

而回到古家之後,方離頓時像老爺子提出來,自己現在就要進入到那片竹林之中,因為擔心對方已經準備動手了。

儘管有些匆忙,甚至是有些唐突,但是那老爺子也沒有拒絕,也就同意了方離的請求。

當然也是因為這一片竹林實在是太大了,而當時也沒有做任何的圍擋,別說是圍牆了,甚至連一點點的籬笆都沒有,甚至那一大片的竹林每年都在擴大,不過好在那一片本身就是荒地,四周也沒有什麼礙事的地方,所以那一片竹林如果有心的話,基本上就是想進去就能進去,根本就沒有請示的必要,說一聲其實更多的是禮貌而已。

所以那古老爺子自然不會拒絕,在叮囑方離小心之後便沒有什麼多餘的事情。

而方離也不遲疑,得到古老爺子的首肯之後,頓時就趁著夜色進入到了那一片竹林之中。

……

咕咕咕!咕咕咕!

晚上的這一片竹林十分的清冷,沒有任何的人聲,當然也不會什麼人在這裡面散步,只有這風吹竹葉的嗦嗦作響聲,和偶爾遠方傳來的一聲聲鳥鳴,那好像是從很遠之處傳來的聲音,使得整個竹林增添了點點的詭異。

打了一個哆嗦,方離運轉了一下真氣,將這盛夏的點點清涼驅逐出身體,活動了一下四肢,方離開始仔細的觀察著這一片詭異的竹林。

雖然在外面看這就是一個十分巨大的竹林,所謂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當進入到竹林之中的時候,方離頓時發現這裡的不同,因為就在一頭衝進竹林不到十幾米遠的時候,方離竟然已經失去了方向感。

那本應該就在身後不遠處的大地竟然完全沒有了影子,能夠看到的只有那四周無盡的竹林,和那似乎永遠高掛頭頂的月亮,那本應該清楚的影子看起來都是十分的模糊。

雖然知道這裡定然十分詭異,但是真正進入到其中之後,方離發現這片竹林的玄妙竟然還是超過了自己的想象。

而就在方離皺眉沉思的時候,手上的儲物戒指頓時出現了點點的奇怪,方離猛然一驚,因為在儲物戒指之中不安分的竟然是之前方離得到的惑神珠。

將惑神珠取出來之後,方離頓時發現自己手中的那個惑神珠此次竟然自動散發出點點光芒。

這一顆惑神珠並不是無盡的寶物,而是像電池一般有著使用壽命的,還不能充電,所以當其將自己富裕出來的一部分能量消耗完畢之後,如果方離不使用真氣激發的話,這惑神珠就會變得黯淡無光。

但是今天卻是奇怪的自己動了起來。

對著那迷濛的光芒一看,方離陡然大驚,因為平時的時候那惑神珠的光芒一直都是詭異莫測,但是今天的光芒雖然依舊迷濛,不過其中的景象竟然十分的清楚。

而讓方離震驚的是,這一次惑神珠之中倒映出來的景象竟然就是方離身邊的景象,那天空的無數星斗,那身邊的青蔥綠竹,甚至就連方離身後不遠處那沉睡著的青草地。

「惑神珠竟然能夠破除這裡的幻境!」

方離頓時不可思議的想到,以前方離只知道這惑神珠有著製造夢境的修鍊能力,而且在陣法師的手中能製造出相當不錯的幻境。但是方離做夢也沒有想到這惑神珠竟然有著看破環境的能力。

方離在發現這個能力之後,頓時開始有意識的控制著惑神珠來觀察附近的情況,這惑神珠的探測範圍果然沒有方離的植物操縱好用,只能夠探測到附近十丈遠的距離。

不過就在這十丈範圍之中遊盪的時候,方離陡然間發現了一個十分古怪的東西。

「嗯?這是什麼?」 在那惑神珠探測範圍的邊緣之處,方離猛然間發現了一個十分古怪的東西,一個十分古怪的假山!

這裡雖然是那冠軍侯主持建造的地方,但是方離覺得這裡面顯然沒有建設一座假山的理由,那一座明顯是人工雕琢的石頭假山,讓方離看起來十分的古怪。

細看一下,無論是那假山放置的地方還是那假山周圍的布景,都是十分的不和諧,就差在假山上面貼著偽裝兩個字了。

看看那假山的下方,方離看到那假山下面竟然還壓著草地。

「這個水平實在是太差了!」

心中無奈的說了一句,方離頓時將目光集中過去,細細的觀察著那假山的動靜。

齊天之心 ……

「喂你怎麼停下來了?」就在方離透過那惑神珠看到假山的時候,在假山之中一個清脆的疑問聲響起,只見一個好像是沒有睡醒一般的女子睜開惺忪的睡眼,看著面前那一副緊張樣子的女孩小聲問道。

而那個被問到的女孩看起來不過是十**歲上下,一身火紅色的衣服,眉頭緊蹙,雖然腦袋一動不動,但是那一雙大眼睛卻是滴溜溜的亂轉,那紅潤的臉蛋上面直接寫著緊張兩個字一般。

「師傅,好像有人在看著我們啊!」

那女子在聽到那女孩的話之後,頓時一臉的不屑,故意做出一副一切盡在掌控的表情,「不用擔心,這座夢車偽裝的絕對是天衣無縫,絕對沒有任何人能夠發現我們,走吧!」

說完示意那女孩繼續向前。

那女孩在聽到自己師傅的話之後,猶豫了一下,但是還是緩緩向著面前的那小陣法之中繼續注入真元,而兩人頓時緩緩向前移動。

……

「果然!」

就在這個時候那方離頓時透過惑神珠看到那座假山竟然緩緩的移動了起來,嘴角微微一笑,方離立刻小心的向著那假山的方向移動。

心中暗道這一次來的賊人竟然如此白痴,不過雖然這個賊很笨,但是方離卻一點都不敢大意,這種笨或許是因為這個賊很傻很天真,這樣下來自己發現這個賊當然很容易,但是發現並不代表就能夠捉到。不說其他的,僅僅是這一手的偽裝,方離無法看破。

雖然證明了這座假山是假的,但是假山之中究竟是什麼人,甚至這假山究竟是什麼東西偽裝出來的,方離都是一點不知道,甚至連這假山之中究竟是不是人方離也不知道。

所以這個時候方離自然不會傻傻的直接跳出去,方離心中至少也要等到其中的賊人從假山之中出來,然後自己使用探測術探測出其中之人的能力之後,方離才算得上是有把握,這個時候才會跳出來。

「咻~」

一聲及其輕微的聲音劃過,方離輕手輕腳的落在那假山曾經經過的草地上面,向著假山移動的方向看了看,依舊是無盡的竹林,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假山。但是通過那惑神珠方離十分清楚的知道那假山就在自己前方不到二十米的地方。

蹲在一顆竹子的旁邊,方離仔細的觀察著那假山經過的路徑,因為這個地方十分的詭異,方離也擔心這根本就不是賊人的偽裝,而是這裡出現的幻象,一種瞞過了惑神珠的幻象,甚至是什麼奇怪的東西。

甚至如果不是知道有人要到這裡來偷東西的話,沒有人會認為這座假山就是盜賊偽裝的,畢竟這種偽裝手段簡直是太過差勁了。

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那草地之後,方離發現那裡的草地雖然被壓到了,但是卻遠遠沒有那種被重物壓倒的跡象,反而像是被微風吹過一般,僅僅是看起來和其他的草地有一點點的不同而已。

「難道那座山根本就是虛幻的?」方離心中猛然想到,然後立刻接著看下去。

「呼!~」

很快方離就鬆了一口氣,在那草地之中有著三道算得上是比較清楚的痕迹,而且還是被壓過的痕迹,兩道比較嚴重的在旁邊,一道比較輕微的在正中間。

仔細的看了一下那青草,方離發現其上面雖然有被壓過的痕迹,但是卻並沒有多少被摩擦的痕迹。

「車輪!」

方離肯定的想到。

「還是三輪車不成?」

方離心中有些搞笑的想到,然後並沒有就此為止,而是細細的查看著那車輪的痕迹深度,想要以此來判斷其上面承載的東西重量。

過了一會,方離緩緩的抬起頭來,皺了皺眉頭。

車輪的痕迹並不深,方離按照自己的估算車上的東西絕對不是很重,至少絕無可能是有著一座假山,也就是說這假山應該是車上的人或者某些東西製造出來的。所以車上面應該只有盜賊,不過其重量依舊是太輕了,皺了皺眉頭,方離只能覺得車上之人的身材比較瘦小或許。

反正方離也知道自己並不是及其專業,能夠達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容易了,接下來就是小心的跟在那怪車的身後,想要看看這盜賊究竟想要去哪裡。

一路上面依靠著惑神珠的指路,方離也沒有將對方跟丟,而且合理的控制著距離,加上這裡本身就有著的的幻境掩護,那距離方離只有十幾米的車上之人也是一直沒有發現就在自己不遠處大搖大擺跟著的方離。

……

「左邊一點!向左邊一點!哎哎哎!對了!」

而這個時候在車上,那被稱作師傅的女子手中捧著一個十分精緻的羅盤,不斷的給那開車的女子糾正著方向,而那怪車連同著上面偽裝之用的假山也是跟著不斷的左扭右扭,看起來十分的滑稽一般。絲毫不知道就在自己後方的不遠處,那跟著的方離看著前方那扭來扭去的怪車笑的都快抽了,但是卻忍著不能發出一點點的聲音,看起來十分辛苦的樣子。

……

雖然用眼睛去看,四周的環境似乎永遠都沒有改變過,當然,其實通過那惑神珠的證實,四周的環境幾乎也沒有發生過任何的變化。應該說這裡的環境並不僅僅是因為那奇怪的陣法,即便是實際上的竹子種植的也是十分講究。

不過方離也不是沒有一點的發現,那就是如果自己在這裡走,估計永遠都是不斷的繞圈,但是通過那惑神珠的區分,還是發現這輛三輪車的行走方向並不是在繞圈,雖然並不是完全的直線,但是還是有著一定的規矩,就好像是從一開始就已經確定了方向,而四周的迷霧完全都沒有影響到裡面的人。

就這樣那怪車背著身上的假山不斷的向前,而方離就一直小心翼翼的跟著。

直到好久之後,透過惑神珠,方離清楚的看到四周的環境猛然一遍,而那假山和怪車同時也是消失的不見蹤影。

方離立刻快跑幾步之後,四周的迷霧頓時消失,方離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自己站在一個十分巨大的石峰之前,而這座十分的四周好像都是無盡的竹林。看著那足有數百丈之高更是巨大無比的石頭山峰,方離也是很奇怪,按理說這麼巨大的山峰即便是在幾十里之外也應該是清晰可見,但是方離十分清楚的記得,之前在山上看著山河鎮的時候,絕對沒有在附近看到這樣一座光禿禿的石頭山。

而座山峰更加顯眼的是,就在自己身前的山壁之上,一個足有兩米寬十幾米高的裂縫。

「想來那怪車就是進入到這裡去了!」

方離頓時用力的出了一口子,直接邁步走了進去。

而進入到裂縫之後,方離頓時發現其中確實別有洞天。 出現在方離面前的雖然不是那種輝煌神聖的殿堂,也不是莊嚴肅穆的靈堂,而是一條蜿蜒曲折的通道,通道之中有寬有窄,但是看起來好像是不斷向著石峰的上面攀登的一般。

「難道那生靈丹就在這石峰的最上面,方離想了想倒也是合理。

頓時邁步向前行走,這通道雖然有些坡度,但是好在其彎曲的角度很大,儘管時間久遠其上面長滿了青苔,但也不至於滑到。

一路之上每隔幾米的距離通道的上方就鑲嵌著一個碩大的夜明珠,清冷的光芒給那幽深的通道增添了三分的詭異。雖然並沒有實際測量過,但是從走過的角度來看,方離覺得自己好像是在這個石峰之中轉了一整圈,而這一整圈竟然有著十幾里的長度,如此算來這個山峰的直徑也至少有五里。

至於高度,雖然角度很低,但是因為距離足夠,所以方離至少也向上走了百米之高。

不過現在方離的眼前出現的卻是一個陳舊的青銅大門。

看著那似乎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打開的青銅門,方離頓時有些疑惑,因為從這青銅門的銹跡來看,然後結合這裡的環境,和青銅門的材質,方離估計這裡好像是有數百年未曾打開過一般。但是這裡如果放置的是生靈丹的話,那麼這裡怎麼可能數百年未曾有人進入。這個生靈秘境的建立也不過是只有幾年的時間而已,就算是多算一點,最多也只有十年的時間罷了。

帶著疑惑,方離一伸手,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把巨大的鎚子,當然這自然是方離召喚出來的兵器了,感受到手中的沉重之後,方離頓時滿意的點了點頭。以自己足有四千七百多點的力量仍能夠感覺到沉重,這把鐵鎚的重量絕對是有千斤之重,用力的揮舞了一下,然後直接全力后擺。

「啊!!」

一聲大喝,方離竟然將手中的巨錘扔了出去,而方向自然是向著面前的青銅大門。

咚!

一聲巨響傳來,方離甚至覺得這個山洞都微微一震,而那巨錘在撞到青銅大門之後反彈的瞬間竟然直接消失了去。

而方離立刻將目光集中到了那青銅門之上。

千斤巨錘在方離全力擲出之下,產生的衝擊力有多強大根本無需多言,但是細看之下方離竟然沒有在那青銅門上面找到一點點的痕迹。

不過青銅門倒是被打開了一個縫隙,雖然有半尺寬,但是方離開始擠不進去。而門開的時候也沒有任何的東西飛出來,不過收穫也是夠了,至少方離知道這道青銅大門並不是不能打開的,而且也沒有什麼危險。

上前一步,雙手抵在青銅大門之上,氣沉丹田,瞬間全身緊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