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吳老大一臉怒容,吳老二臉色羞愧,但仍是十分惱怒。

「二哥不必介懷,大丈夫能屈能伸,以往我們三兄弟在白帝大陸,不也是別然眼中白鬼王的走.狗嗎,現在來到這血色大陸,能和聖王平起平坐,也算是十分欣慰,足夠威風。

要不是白鬼大人們不許我們通過峰鼎門那裡回到白帝大陸,我們也不用如此辛苦在這裡研究這所謂的天池。

我想,峰鼎門那裡的傳送陣想必已經失效,過了這麼久,血色大陸中再沒來過一位長老,我們三兄弟也活的十分自在,這天池通向的可不一定是白帝大陸,倒時開啟另一扇通天之門,我們三兄弟豈不是任意逍遙?」

聽到老三的話,吳老大點了點頭,深感贊同,說道:「老三那說得對,白鬼王雖然手眼通天,但我們也要為自己打算,天池能夠開啟,多虧了聖王的地位和號召,僅憑你我三人的蠻力,是做不到的,我們暫時放下禁術一事,將來前往其他大陸,再作打算。」

藏書閣中,聖王看著下面一片狼藉,眉頭緊皺,隨後,他冷聲一聲,單手不斷揮動,掉落在地面上的書籍隨風回到了書架中。

探手撫摸了一下眼前的屏障,感受到其中的震懾之力有些減少,聖王眼睛緊眯。

雖然那三個使者沒有打破屏障,但屏障的威力依然減少了許多。(未完待續。) 取出一道令牌,聖王手掌一探,白色令牌貼在了眼前的屏障上,隨後帶著聖王的身影一同消失,秦天明見到聖王的身影消失后,並沒有妄動,恐怕暴露行蹤。

「嗡!」

一聲震動傳來,秦天明忽然見到聖王的身影從屏障中又走了出來,見聖王左右環視一周,自語道:「果真沒有人了。」

咚咚咚!

聖王腳步沉重的走了下去,看起來滿懷心事,秦天明心中鬆了一口氣,看來今日葉絲顏跑去獻書,聖王還是心有懷疑。

轟!

藏書閣的大門再次被關閉后,十幾層的藏書閣中又只剩下了秦天明一個人,看著自己的身體有些僵硬,秦天明苦笑一聲從橫樑上翻了下來,活動活動筋骨。

「幸好這幾個老傢伙沒發現我,否則真是九死一生。」

秦天明扭了扭脖子,隨即轉頭看著這個屏障。

他剛剛注意到,這個八級屏障在發出致命一擊后,顏色有些暗淡,陣法中消失了許多線條,看起來好像跌落到七級,也不知道剛剛聖王臉色凝重,是否是因為這個原因。

「既然強行開啟會引來聖王,那隻能動用星空玄陣了。」

秦天明再次大手一揮,一片星空將這屏障完全籠罩。

嗡!

一聲輕微的轟鳴聲響起后,秦天明見到眼前的屏障在星空的包裹下變得熠熠生輝,隨即,一點點亮光開始閃爍,像是夜間的星雲。

「竟然真的降級了!」

秦天明感受到體內星雲的呼應,心中竊喜,這八級玄陣遭受強烈的攻擊後果然有些損壞,體內的星雲,已經能夠很好的感受到其中的陣法線條。

「讓我來找找,陣眼在哪裡!」秦天明自語道!

天池附近,葉絲顏見到了管小茹,他看到以往嬌柔似水的小茹如今變成了一個紅臉大汗,心中覺得十分無奈,說道:「辛苦你了小茹。」

「不辛苦,我和田甜大人在這裡倒是收穫頗豐。」

管小茹呵呵一笑,聲音十分嬌媚動聽,配上這粗糙的面容和粗狂的打扮,倒是十分奇怪。

「有什麼消息?」葉絲顏問道。

「我和田甜大人一直隱藏於聖地弟子之中,憑藉田甜大人在聖地多年的經驗,也無人發覺。

與這些大陸玄修接觸一番后,我們發現,這些玄修對於聖王的暴行多有微詞,聖王也曾暴怒誅殺過幾個人,均都是幾個大勢力的核心弟子。

我和田甜大人已經幫助那些玄修將他們的書信傳回門派,現在,想必各大門派之人均上路準備來聖地討個說法。

他們在布置這些陣法后,紛紛覺得,天池的變異是來自血色大陸這邊,而不是天外之地,像是有人故意為之,所以,許多人已經開始懷疑聖王,他們的書信中多有提到天明,希望各大門派能夠與秦醫聖一同征討聖地!」

「如此甚好,不知陣眼之事可有著落?」葉絲顏問道。

「我對陣法一途不是十分熟悉,只是發現最近天池中三個位置上的人手不斷調換,十分頻繁,好像聖王不想讓他們發現什麼,十分可疑。」

也是燕窩嗯燕點了點頭,說道:「要是天明或者鄭月白在這裡就好了,他們對於陣法一途十分在行。」

「天明呢?」管小茹聽到葉絲顏的話,眼珠一轉,忽然問道。

「天明,他現在在一個危險的地方,不知怎麼樣了。」葉絲顏嘆道。

不知支撐了多久,秦天明感到,眼前的屏障已經和星空玄陣融為了一體,看著不斷閃爍的星雲,秦天明的玄力在陣法線條上不斷遊走,左後,所有玄力匯聚到了一點。

「就是這裡!」

秦天明大吼一聲,隨即全身一震,眼前的屏障終於閃爍了幾下后,開始變得暗淡。

嗡!

屏障變暗的一瞬間,秦天明運用空間之力,瞬間來到了屏障之內。

「呼!終於進來了,只是支撐不了太久!」

秦天明看著身後的屏障咔嚓咔嚓有些癒合的跡象,急忙開始尋找那本有關死氣的禁術。

「風雷神訣,奪天寶典……這些都不是。」

秦天明來不及仔細翻閱,只能大致瀏覽上面的首頁,見到這些只是一些有關於玄技的書籍,心中有些失望。

「記得甜甜伯母說,聖王修鍊的好像是什麼寂滅神訣,這裡怎麼沒有呢?」

最頂層的禁術只有十幾本,全是十分高明的玄技,但秦天明略一瀏覽,便發現這些玄技修鍊了之後會自損身體,怪不得被列為禁術。

只是那本寂滅神訣,卻一直沒有找到。

嗞啦!嗞啦!

身後的屏障不斷開始癒合,雖然藉助空間之力,只要有一點縫隙秦天明便可出去,但這屏障恢復的十分迅速,秦天明怕錯失良機被困於此。

「寂滅神訣,寂滅神訣。」

秦天明找了一圈,最後毫無所獲,他正有些奇怪之時,忽然,角落裡一個毫不起眼的花瓣引起了他的注意。

「死亡之花?!」

秦天明拿起這朵花瓣,他見到上面不時流過一道道光亮,眼神欣喜。

「原來在這裡。」

秦天明左右看了看,隨即用力將這朵花瓣捏碎,隨後,一塊石碑驟然出現在眼前,石碑最上角,出現了一朵花瓣的印記。

「竟然是上古神碑!」

秦天明看著偌大的石碑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字畫,他仔細看著上面的一字一句。

「死亡之氣,吸收萬物生機化為冥神之氣,待死亡之花遍布,冥神重聚,毀天滅地。」

看著最上面寫的一排字,秦天明心中一驚,竟然還有冥神這個東西,難不成,最後開啟天池的,是冥神嗎?!

接著看下去,秦天明發現這寂滅神訣果然幾位陰險,運用玄技吸收生靈的生機后,寂滅神訣會將其轉化為死氣,由生轉死,這個過程極為陰險,而寂滅神訣所過之處,會流下許多死亡之花,這些死亡之花源源不斷的吸收天地生靈生機孕育冥神,最後,冥神復活,毀滅萬物!

「這石碑,便是控制冥神的所在?」

秦天明看到石碑最下面一行字,自語道。(未完待續。) 「死氣孕育出的冥神,又豈是一塊小小的石碑便能控制?!」

秦天明看著眼前的黑色石碑,雙手按了上去,一抬,卻發現石碑紋絲未動。

「好沉!」

秦天明感受到眼前的石碑少說重於萬斤,眉頭緊皺。

「光有匯聚冥神之法,卻沒有說怎麼解決死氣,而裡面提到了死亡冥花的種子,應該早被聖王服下,否則,他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便能控制死氣。」

回頭看了看即將癒合的屏障,秦天明不甘心如此退走,他從袖子里取出一把短劍,隨後,運轉全身玄力,猛地插入石碑之中!

「嗡!」

一道劇烈的轟鳴聲從石碑中傳來,緊接著一道虛影驟然出現,空洞的雙眼巨大的身體不斷猙獰嘶吼,一道道死氣朝著秦天明進攻。

「冥神?!呵呵,我看只是一些殘魂罷了!」

秦天明抹著嘴角的血跡,他看著斷掉的匕首,滾到了一邊,撿起來后運轉空間之力,在那殘魂的猛烈進攻之下,又是一刀,插在了石碑之上!

嗡!斷掉的匕首再次折斷,只剩下一點殘留,倒飛出去。

石碑隨即發出一陣劇烈的顫動,秦天明見道那殘魂發出一陣凄厲的嘶吼后變小返回石碑之中,他本想再次進攻,可隨即瞥見即將癒合的屏障,咬了咬牙,身上白光一閃,飛射而出,同時,一道風旋將地面上的殘破匕首捲起,接著以極快的速度嗡的一聲插進了石碑之中!

咚!

一聲令地面震顫的聲音響起后,聖王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頂層之中,眼前的屏障完好無損,並沒有之前被三位使者攻擊之後的痕迹。

他走過去,慢慢撫摸著眼前的屏障,總感覺哪裡不對,剛剛在天池周圍布陣,聖王猛然感到藏書閣有些異動,而且異動來自石碑,他迅速敢來,卻見到這裡空空如也。

掏出令牌,聖王有些不放心,準備進裡面查探一番,在面前的屏障消退後,聖王走進去,一眼便看見了角落裡的石碑,眼神一凝!

一個古銅色的匕首狠狠插在了石碑之中,地上有一些匕首的碎片,匕首尾端刻畫著許多玄陣,看起來並非凡品,聖王在血色大陸這麼多年,從沒聽說過血色大陸中有哪些關於匕首的神器。

匕首尾部,一根銀色珠子還在不停抖動,看來,剛剛發力之人剛走不遠。

「大膽賊子!」

聖王見到黑色石碑上出現了一道裂痕,臉色猙獰,他想了一圈,除了剛剛那三個使者,誰也沒有這般玄力和這樣的神器。

手臂一抬,聖王將這匕首從石碑中取出,而石碑一道深深的痕迹中,冒出了一陣陣死氣,聖王見到那死氣中的虛影后,眼神一凝。

回到聖地葯園附近,秦天明心中依然十分沉重,他知道剛剛使用父皇給他的匕首重創石碑作用不甚明顯,如此神器對於石碑的作用這般渺小,可見那石碑的強大。

剛走了幾步,秦天明感受到葉絲顏的傳來的消息,身子一閃,消失不見。

聖地山門處,看守弟子見到數百人前來求見聖王,心中疑惑:難道,這天池已經如此危機,需要這麼多玄修前來相助?

守山弟子急忙傳訊道山門之內,隨即,聖王接到消息,讓六長老帶領這些人全部進入。

六長老打開山門是,見到面前站著血色大陸各國勢力的核心人物,心中十分疑惑,但卻拱拱手,說道:「眾位,不知道大家來此有何要事?!」

一名中年男子說道:「在下奉天國陳家家主,聽到家中弟子傳信,聖王將陳家弟子擊殺,所以,特來濤哥說法。」

「我神羽國歐陽家也是因為弟子之事,前來面見聖王!」

「我雲機國郝家也是!」

見一眾人群情激蕩,六長老眉頭一揚,他說道:「聖王現在正在天池附近,派在下來帶眾位前去天池附近議事。」

眾人見聖王並沒有推脫不見,紛紛點了點頭,跟著六長老向天池走去。

天池遠處的別院中,秦天明見到許久不見的田甜和管小茹,笑著迎了上去。

「田甜伯母,小茹,你們辛苦了。」

管小茹許久不見秦天明,現在雖然身有要事,但仍忍不住靠了上去。

你不負我我生死相隨 田甜見二人十分親近,笑了笑,說道:「兒女情長,真是讓人羨慕,天明,我知道你和鄭月白關係不菲,想讓你將她找來。」

聽到田甜的話,秦天明點了點頭,說道:「來到聖地后,我便感覺到了這裡有一個逆天大陣快要形成,以我自己的力量,肯定無法制衡,所以不久前,我已經傳訊給鄭月白,告訴她事態嚴重,我相信,鄭月白不久便會趕來。」

聽到秦天明的話,田甜點了點頭,說道:「我和小茹已經發現了三處可疑的地方,倒時鄭月白趕來,你與她聯手查探,必定能找到天池陣眼所在。」

幾人私語一翻,忽然,外面傳來了下人的聲音:「田甜大人,山門外忽然來了許多大陸勢力之人,他們因為弟子之事,前來求見聖王,現在,聖王已經將他們傳喚去天池附近。」

田甜聞言,看了看一旁的秦天明和管小茹,她眉頭一皺,心中有些疑惑。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田甜說了一句,隨即看向秦天明,說道:「聖王為何將大家召集到天池附近?天池附近陣法林立,可不是議事的好去處。」

秦天明也是眉頭緊鎖,他回想剛剛在藏書閣中所見到的石碑和上面記載的寂滅神訣,忽然心中一驚!

「聖王是故意引來大陸玄修,想吸收他們的生機,轉化為死氣!」

秦天明大聲說道,隨即見田甜和管小茹一臉震驚,說道:「快召集我們身邊能夠動用的所有人手前往天池,那裡,可能即將變成一處煉獄!」

趕到天池附近時,秦天明見這裡人群稀少,他隨手抓住一個聖地弟子,問道:「聖王和那些玄修呢?」

聖地弟子見到秦天明眼神兇惡,說道:「聖王帶著他們,向天池那邊去了!」(未完待續。) 天池中,波浪翻滾,幾根巨大的水柱從天而降一般與天池相連。

原本平靜的天池現在如滾燙的熱水一般不安,池邊無數陣法相連,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屏障,將躁動的天池包裹起來。

數百玄修來到天池邊時,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他們見到天池竟然出此異象,心中均是十分驚恐。

「諸位!」

忽然,一陣低沉的聲音傳來,一道黑色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見過聖王!」

眾人見到聖王出現在面前,紛紛低頭說道。

聖王的眼神不斷從每個人的臉上劃過,有如實質性的目光讓眾人大感難受。

隨後,聖王眼神落在了天池上,他說道:「眾位,你們來我聖地,本王自然之道大家的目的,不過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眾位既然來了,便見到了這天池的變動,如此水柱逆流,池水翻騰,本王怎能不號召天下玄修前來相助?!」

聽到聖王大義凜然的話,再看看眼前的情景,原本是來討個說法的大陸玄修,有些啞口無言。

聖王見剛剛還氣勢洶洶的一眾人,現在紛紛面色憂慮,他大聲道:「我聖地數千年來肩負著看管天池的重任,雖然現在天池發生了天地異象,但作為聖王,本王自然會想盡一切辦法修補天池,但是天池形勢堪憂,不容一絲一毫的差錯,要是有人沒有盡心盡責,本王定會嚴懲不貸!」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聖王看了看另一邊噤若寒蟬還在布置玄陣的玄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