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了差不多半個時辰,莫問道對於皇宮的寶庫,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這裡有一個蛻凡期的老者在守護,他是看不到莫問道的。

「看看有沒有密室!」

莫問道繼續四處查探。

他剛才,僅僅是大概的,查探了一遍。

寶庫中的東西,大致的分佈,他已經弄清楚了,接下來就是檢查,那些隱藏著的東西,那些才是最寶貴的。

不過,要在蛻凡期眼皮底下,尋找那些密室,有點難度。

就算莫問道,找到了密室,也不能進去查探,終究是不知道,那寶物是不是在這裡。

「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贏?」

這時候有人聊起天來。

在寶庫中守護,看著一大堆寶物,要是一開始,還覺得有點新鮮,時間久了之後,也就變得厭煩了,特別是還不能隨意使用。

「應該是我們這一方!」

蛻凡期的守護者,比較自信。

對於蛻凡期實力的對比,也是差不多的,關鍵是他們這一方,有了珍寶閣的支持,勝率提升了很多。

「我們已經贏了四場,他們才贏三場,可惜有一場平手了!」

另一個人也覺得,應該是他們能贏。

只要明天,他們這一方,能再贏一場,那麼這一次的賭鬥,他們就勝出了。

明天還有兩場賭鬥,想必對方也不可能,兩場都能拿下。

「可惜,不能去那裡觀戰!」

蛻凡期的守護,語氣中略顯可惜。

他在這寶庫中,已經守護了差不多,五十年的時間,除了小部分時間,就沒有離開過寶庫一步。

這次的賭鬥,他是沒有機會見證的,蛻凡期的比試,可不多見。

「正好我可以出去!」

另一個人有點得意。

蛻凡期的數量很少,大宗師期數量,可就多得多了,明天正好到他,可以休息半個月的時間。

「就不能聊一下,寶物放在哪裡?」

莫問道聽著有種無聊的感覺。

他依然辛苦的,在四處查探著,看看寶庫中,到底有多少處,隱秘的地方,也好下次出手,速度會快一些。

對於天明國的寶庫,莫問道還是有點興趣的,搬完珍寶閣之後,莫問道也要,給天明國一點顏色瞧瞧。

也就算是,天明國和珍寶閣,同流合污的代價。

「也不知道,聯合的一方勝利后,這寶庫會怎麼處理?」

那個大宗師,語氣中蘊含著一絲擔憂。

他守護寶庫,也有十多年了,在這裡算是很安全的,基本都沒有辦法,在不驚動守衛的情況,進入這寶庫中。

當然,莫問道可以忽略。

「到時候,應該不會留下,太多的東西給他們的!」

蛻凡期的守護者,比較有經驗。

這一次賭鬥的勝負,也關係到天明國,要換一個統治者的問題。

要是天明國國主,成為失敗的一方,寶庫中的東西,該拿走的,應該都會拿走。

「也不知道,爭奪的寶物,到底是什麼?」

那大宗師對此,一無所知。

知道寶物,是什麼東西的人,還是很少的,除了蛻凡期之外,僅有少數的大宗師,知道是什麼寶物。

「終於問到點子上了!」

莫問道停下了動作。

他也想知道,寶物到底是什麼東西,才決定要不要,出手去盜取那寶物。

「你算是問對人了!」

蛻凡期的守護者,知道是什麼寶物。

不過,他沒有馬上,給那大宗師講解,只是顯示了他知道,是什麼寶物的事實。

「放心,我不會傳出去的!」

那大宗師保證。

他以為蛻凡期的守護者,是有什麼顧慮,才沒有說出,到底是什麼寶物的。

「其實,不知道更好!」

蛻凡期的守護者,似乎想起了什麼。

一旁的大宗師,對於寶物的好奇,是正常的現象,他卻不想多說。

「這裡就你和我,一壇百年佳釀?」

那大宗師說出了條件。

他知道對方,是最喜歡美酒的,對方很少出去,百年美酒也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你先保證,不能說出去?」

蛻凡期的守護者,算是答應下來了。

一壇美酒的誘惑,還是讓他有點受不了的,只要對方不亂說,那消息也不算什麼事情。 「我發誓,要是我說出去,不得好死!」

那大宗師發下誓言。

對方的顧慮,他也是知道的,只要他不亂說就是,現在能知道,到底是什麼寶物,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畢竟,一件能知道的事情,總會千方百計的,去想知道。

「一壇太少了!」

蛻凡期的守護者,坐地起價。

一壇百年佳釀,對他來說是不夠的,要多詐出幾壇,才對得起這消息。

「兩壇!」

……

「五壇!」

那個大宗師,一直說到了五壇,蛻凡期的守護者,才點頭答應。

「就不能快點!」

莫問道無語的,看著那兩人。

聽一個消息,他都等了半天,還沒有聽到,卻知道了那個蛻凡期守護者,有什麼愛好了,他又不是來聽這個的。

「一個對天明國,很有用的寶物!」

蛻凡期的守護者,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要是對天明國,沒有什麼作用的話,天明國雙方,還用得著進行賭鬥?

「到底有什麼用處?」

那大宗師顯然,不滿意忽悠他的答案。

他都能猜出來,對天明國有大用,這樣的消息,不值五壇美酒。

「聽我說完!」

蛻凡期的守護者,還是有話說的。

他都提出收對方,五壇美酒,怎麼可能會,忽悠對方。

那一件寶物,對大部分人,是沒有什麼用處的,甚至可以說,對人是有害處的。

所謂的寶物,就是一株藥材!

「只是一株藥材?」

那大宗師明顯失望了。

一株藥材,確實對大部分人,是沒有什麼用處的,而這個消息,就算沒有聽到,也不見得會有什麼失望的。

「你是不是覺得,那五壇酒,虧了?」

蛻凡期的守護者,道破對方的心事。

任誰聽到一個,本以為是什麼,驚天秘密的事情,卻得到大失所望的答案,不失落是假的。

「怎麼會!」

那大宗師連忙搖頭。

心中抱怨就就算了,他還不知道,和眼前的蛻凡期,守護寶庫多少年,才不敢明著,在他面前抱怨。

「藥材,應該還有點用處!」

莫問道對於藥材,是有點興趣的。

做為一個煉丹師,對於特殊的藥材,都是想看看的。

「聽我說完,你就知道,五壇酒絕對值得!」

蛻凡期守護者,把話卡了一半。

他也就是,用這個消息,考驗一下眼前的大宗師,看看對方的心思而已。

「還有!」

大宗師的聲音中,充滿了驚喜。

正是峰迴路轉,讓他有種大喜大悲的感覺,要是能聽到一些,秘聞的話,五壇酒肯定是值得的。

「接下的那部分內容,你可以不要說出去了!」

蛻凡期守護者,再三叮囑。

在那個大宗師,再次保證之下,他才說出了,到底是什麼藥材。

一株給妖獸使用的藥材,是可以培養出,一隻堪比天人的妖獸,是堪比天人,並沒有成為天人。

和蛻凡期比起來,戰鬥力就強大得多了,也算是有著,和一品宗門,抗衡的實力,更重要的一點,妖獸的壽命,是很長的。

蛻凡期的壽命,沒有什麼意外,也就五百年,就算有各種延壽的丹藥,也多出幾十年而已,一隻堪比天人的妖獸,活個四五千年,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那為什麼,雙方不合作?」

那大宗師提出了疑問。

雙方合作,打造一個一品宗門的實力,比現在的情況,不知道好多少倍,就算雙方不合作,也可以偷偷的進行。

「只有蛻凡期的妖獸,可以培養!」

蛻凡期的守護者,說出了要求的條件。

要是隨便一隻妖獸,就可以培養,就不會那麼辛苦了,就算可以很隨意的培養,也要找一隻比較強大的妖獸,不然也就是白養了。

最重要的問題,他們可沒有辦法,和妖獸進行溝通,有要慢慢的培養一隻,和天明國有感情的妖獸。

這些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原來如此!」

那大宗師也知道了,是怎麼回事。

有一隻可以傳承幾千年的妖獸,無論是誰都會動心的,特別是能聽命令的妖獸,更是讓天明國的另一方,和國主進行了決裂。

全才奶爸 「還有另一件事情!」

蛻凡期的守護者,吊起了那個大宗師的胃口。

五壇酒的價值,已經讓蛻凡期的守護者,給出的消息體現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