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點,易文心裡十分想要知道,經過地煞凶焰煉製出來的活力丹,會與正常的活力丹有何不同之處!

藥效是弱於正常的活力丹,還是要強過!

一切,只有等到丹藥煉製成功,取出來之後才會有結果!

盤膝坐在原地,易文一直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了下來,一邊恢復著自身,一邊注意著地煞凶焰有沒有什麼異變,以免最後關頭犯了最為低級的錯誤,導致煉丹失敗。

「易文小子到底在幹嘛?都這麼多天了,也沒有見他出來。」在易文的煉丹室在,嘯天一臉的疑惑,嘴裡喃喃自語。

想進去,又怕打攪到易文,不進去,它又想知道易文到底在裡面幹些什麼。

一時間,嘯天居然那不定主意,在煉丹室外徘徊了起來。

一旁的小白看著左右徘徊的嘯天,臉上露出了人性化的無奈,隨後乾脆趴在了地上,悠哉了起來。

修士的所有金丹,都已經被它全部煉化,不過,它的境界倒是沒有太過明顯的提升。到了六級,小白需要內丹所需要的種靈力就更多了,想要突破到七級,不知道需要多少的金丹才能做到。

「這小子不會在煉製我給他的活力丹吧?」嘯天突然眼中靈光閃過,腦海當中頓時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奶奶的,還當真是有那個可能!前段時間將丹方交給他時,二品丹藥他就已經掌控熟練,以他的性格,肯定忍不住要試一試!」

「不過,二品丹藥到三品丹藥,這可是一個分水嶺,哪怕是二品丹藥能夠煉製熟練了,但這畢竟只是針對這一種二品丹藥而已,想要以此就突破到中級煉丹師,可能性還是太小了。」

根據自己對煉丹的經驗,嘯天在腦海當中分析著。

「嘗試著煉製三品丹藥也好,以他目前展示出來的煉丹水平,可能失敗個十幾二十次的樣子,應該能夠摸到中級煉丹師的門檻了。這樣的速度,可是比起當初的我要遜色了許多哈!」

「哈哈!這也並不奇怪,嘯天爺爺我是何許人也,易文小子與我有著巨大的差距,那也是極其正常的。」

心裡如此想到,嘯天居然哈哈大笑出了聲,對於自己的天賦,不管是在煉丹方面,還是在修鍊上,甚至是戰鬥力,它可都是極度的自信。

洞府內響起了自己的笑聲,嘯天楞了一下,笑聲戛然而止,然後看向了一旁的小白。

見小白一副悠哉的模樣,正在輕輕舔著自己的毛髮,嘯天頓時大怒!

「奶奶的!你這傢伙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嘯天大罵道。

小白回過神來,停止了嘴裡的動作,然後一臉迷茫的看向了嘯天。

見到小白這副模樣,嘯天頓時滿臉的無奈,道:「你這傢伙就是塊榆木疙瘩,要是有嘯天爺爺我一半聰明,你早成七級妖獸了。」

「嗷」

有氣無力的聲音,從小白的嘴裡傳出,那給嘯天的感覺就好像,人家懶得搭理它一樣。

「看看你,看看你,唉!真是氣死我了!像我這樣的天才,怎麼會淪落到和你們為伍,造化弄人啊!造化弄人啊!」嘯天一臉悲劇的大聲嘆息道。

說到最後,嘯天還故意將最後一個「啊」字脫長了聲音,甚是滑稽。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易文緊閉的煉丹室大門,帶出了沉悶的聲響,緩緩打開了。

嘯天的聲音一止,小白也看向了緩緩升起的石門。

一臉疲憊的易文,出現在了兩獸的視線當中。

一見易文這副模樣,嘯天心裡對自己的猜測又肯定了幾分,大聲笑道:「哈哈!易文小子,怎麼成了這副德行了!看你的樣子,是累得不輕啊!」

易文舉步走出了石門,沒有否認,點頭說道:「是累得不輕。」

「是嘗試煉製三品丹藥了?」嘯天嘿嘿笑道,臉上露出了一副你可別騙我,我什麼都已經知道了的表情。

「嗯」易文再次點頭,嘴裡回應了一聲。

「怎麼樣,學到了不少的經驗吧?」

「嗯」

「老實說,有沒有失敗過,失敗過多少次!」

「有失敗過,失敗了……」

易文話還沒有說完,便被一臉得意的嘯天給打斷了。

「打住打住!好了,你別說,說出來我怕會將你在我心目當中還算有點天才的形象全部毀了,嘯天爺爺我能理解你,這件事我們就別提了,以後我也不問好不好?」

「好好的吸取教訓,失敗是成功他媽,只要不放棄,繼續努力,失敗早晚也能當媽的!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有任何的心理負擔!」(未完待續……)

ps:手機碼的,求支持! 嘯天語重心長的對易文開口說道,那模樣,可是擺足了一個過來人的架子。

易文聽著嘯天滔滔不絕的話語聲,眼中閃過了一絲無奈。

「繼續努力,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突破初級煉丹師的枷鎖,成功進階到中級!」

嘯天話音剛落下,只見易文的兩指之間突然多出了一粒丹藥。

「這是什麼?」嘯天先是疑惑開口,隨後臉上的表情便是一僵,再然後,疑惑轉為了震驚:「活力丹!你小子成功煉製出來了!這不可能!」

「不對!這又好像並不是活力丹!可……好像又是……」嘯天臉上的表情相當精彩,眼前易文兩指之間的丹藥,的確是三品丹藥沒錯,其靈力波動,也與活力丹十分的相似。

但是,嘯天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

突然,嘯天臉上露出了訝然之色失聲道:「煞氣!是煞氣!這粒丹藥是活力丹沒錯,只是裡面多出了煞氣!怪不得我一時間居然沒有認出來!」

「活力丹內怎麼會多出如此強烈的煞氣?難道……」嘯天的目光,不可思議的看向了易文。

如果剛剛易文取出三品活力丹已經讓嘯天十分驚訝的話,那麼現在,嘯天心裡的情緒已經不能再用驚訝所能形容了。

「是用地煞凶焰煉製成功的。」易文開口說道。

手指之間的丹藥,正是易文在煉丹室內,最後用地煞凶焰煉製而成的活力丹!

煉丹的最後環節。易文沒有出任何的差錯,成功的將丹藥煉製而出。

煉製出來的結果。也正如易文所猜想的一樣,活力丹當中蘊含了強烈的煞氣。

這一爐丹藥。由於地煞凶焰的煉製,讓它變得與眾不同,易文有些拿不準是好是壞,故而出來看看嘯天有沒有閑著,好讓嘯天這曾經的煉丹宗師看看。

結果,易文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嘯天就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大堆,根本沒有機會插上話。

「奶奶的!你小子可真行啊!」過了片刻,嘯天的嘴裡才蹦出了這麼一句話!

一句話。表達的意思太多了,最為主要的,還是嘯天震驚易文已經能夠煉製出三品丹藥了,證明易文現在已經不再是初級煉丹師,而是中級煉丹師!

當然了,更讓嘯天震驚的還是,易文在煉製三品丹藥時,居然敢自行用地煞凶焰煉製,好在易文成功了。若是易文天賦太差,悟性太低,怕是再多的靈藥材都不夠他燒的。

對於嘯天的震驚,以易文的性格。當然不會吹噓自己什麼,直接將煉製出來的丹藥遞給了嘯天,開口說道:「你看看。煞氣融入了活力丹之後,是好是壞。」

聞言。嘯天想都沒有直接開口說道:「是好是壞,只有試過了才知道!」

易文眉頭挑動了一下。道:「何出此言。」

「你看過了就知道了,嘿嘿!」嘯天的臉上露出了壞壞的笑容,然後看向了一旁的小白。

見嘯天的目光投來,小白頓時脖子一縮,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來,小白,過來嘗嘗你主人煉製的新品種丹藥。」嘯天一臉壞笑的對著小白笑道。

原來,它是打算讓小白來試藥,然後看看情況如何。

「嗷!」小白嘴裡發出了不願的低沉吼聲,碩大的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般。

「如果我猜得沒錯,這樣的丹藥可是能夠讓你在短時間裡實力大增,到時候你就可以幫到我們了,不會成為拖後腿的存在了。」嘯天笑著說道。

這話一出,小白之前還猛擺的虎頭頓時一止,然後看向了嘯天身前,那被靈力托著懸空而立的一粒易文煉製出來的丹藥。

「嗷!」

這一次小白的吼聲,明顯不再是抗拒,而是想要試一試!

「試藥?不能用小白試。」易文搖了搖頭,開口阻止道。

這丹藥服下之後是好是壞,會不會有副作用,易文都尚且不確定,冒然讓小白試藥,如果給小白留下了什麼後遺症,那可是會影響到小白今後的,易文當然不願意如此做。

易文的話,讓決定試藥的小白步伐為之一止,嘯天則是嘿嘿壞笑了起來:「放心吧,嘯天爺爺我還沒有傻到試藥用自己人試,要試,也是得找別人。剛剛不過是為了試試小白,看它有沒有想要變強的決心而已。」

「其實,這丹藥不用試,嘯天爺爺我也能夠將此丹藥的好壞說出一個大概。好歹,我也是一名煉丹宗師,這點眼力還是有的。」嘯天一臉得意的開口說道。

「說說。」易文開口。

嘯天目光落在丹藥上面,見丹藥的形狀大小都沒有發生任何的改變,不同的是,丹藥的身上,時刻溢出淡淡的黑色煙霧,質量也更高,這是正常的活力丹所不具備的。

黑色煙霧,當然是煞氣無疑!

會溢出,也是因為活力丹當中的煞氣已經濃郁到了一定程度,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見嘯天打量著變異的活力丹,易文沒有打攪,並沒有讓易文多等,嘯天便開口說道:「活力丹乃是在短時間裡能夠提升服用者力量的丹藥,如今手裡這種活力丹,在原有的基礎上多了強烈的煞氣,煞氣的作用是什麼,有什麼好壞,相信你比我更加清楚。」

易文眉頭皺了一下,道:「煞氣能夠在迷失人的神智,讓人失去理智。」

「還有呢?」嘯天問道。

「還有……」易文想了一下,然後瞳孔一縮,道:「被煞氣迷失神智,同樣能夠提高攻擊力!」

嘯天的話,讓易文瞬間想起,凡是被煞氣迷失了神智的,皆是會放棄防禦,只要攻擊!

捨棄了防禦只要攻擊,這無疑不是提高攻擊力的一種方法。但是正常的情況下,有多少修士敢如此做?

只有被煞氣控制后,才能充分的發揮出這一點!

「沒錯!」嘯天點頭,然後說道:「你現在用地煞凶焰煉製出來的活力丹,已經不能稱之為活力丹了,這種丹藥,一旦被服下,服用者不僅能夠擁有活力丹的效果,還能因為煞氣的原因,短時間失去理智,成為一具只會殺戮的傀儡!」

「只可惜,活力丹的品級太低了,對你對我對小白,都沒有什麼效果,如果是品級更高的同類型丹藥,那就不一樣了。」

「不過,你煉化了地煞凶焰,哪怕是更高品級的丹藥,裡面蘊含著強烈的煞氣,對你也不會有什麼的效果,一旦煞氣進入你的體內,就會被地煞凶焰煉化掉。」嘯天開口說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易文臉上露出了沉思,說道。

嘯天話里的意思,易文算是聽明白了,意思很簡單,地煞凶焰煉製出來的活力丹,其是好是壞,還要看在什麼情況下使用,使用好了,時間地點人物對了,當然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使用得不好,就會讓服用者失去理智,只會殺戮!

同樣的道理,用地煞凶焰煉製出來的更高品級丹藥,也皆是如此。

「地煞凶焰,算是一種特殊的異火,用它煉製出來的丹藥,其丹藥的內部必定會蘊含著強烈的煞氣,這樣的丹藥,可不是一般修士或者是妖獸敢輕易服用的。」嘯天說道。

嘯天這話,倒是讓易文的臉色微微一變,道:「照你這樣說,以後我煉製的丹藥,就只能供我自己服用,除非我放棄用地煞凶焰煉製丹藥?」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不過,不知道你發現了沒有,用異火煉製出來的丹藥,不僅是丹藥的質量,以及煉製丹藥的速度,都不是火焰石能比的。既然你現在能夠用異火煉製,那最好還是用異火煉製。」

嘯天所說的這一點,易文還真沒有發現,因為,他一開始就是用的地煞凶焰煉製活力丹的,沒有使用過火焰石,無法對比。

易文沒有打斷嘯天,繼續聽著。

「至於……丹藥當中的煞氣,如果在你有需要的情況下,也不是不能將其抽離出來,不過,這必須要建立在你對地煞凶焰控制到十分熟練的程度,到那一步,可以強行將丹藥當中的煞氣抽離!」

「一旦丹藥中的煞氣抽離了,丹藥本身是不會受到影響的,只是少了煞氣的存在!」

「但是,如果你對地煞凶焰的控制還達不到十分熟練的程度,冒然強行將丹藥當中的煞氣抽離,不僅不會成功,還會因此損傷丹藥,造成丹藥內部當中的靈力流失。畢竟,你的丹藥是由地煞凶焰煉製的,從分解材料到丹藥煉製成功,都少不了大量煞氣的融入,想要將煞氣抽離出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現在的你,恐怕還做不到。」

這一次,嘯天並沒有把話說得太死,只是說恐怕做不到,並沒有說易文就一定做不到。

畢竟,剛剛才丟了一次臉,嘯天可不想讓自己繼續再丟一次!

「這樣……」易文臉上露出了沉思。

「好了易文小子!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裡,能夠做到現在這一步,那已經相當不錯了,至於將丹藥當中的煞氣抽離,沒有必要的情況下無需這麼做,有煞氣在丹藥內,定然有它的好處,別人想讓丹藥之中有如此的煞氣,都還沒有辦法做到呢!」嘯天開口說道。

易文點頭,現在的確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未完待續……) 423、

廿廿帶了太上皇賞的如意,高高興興回自己的寢宮。

剛到宮門,就看見門口值房的燈全都亮著。

因是夜晚,宮裡又要小心火燭,故此值房裡也只有當值的太監等人才會依舊亮著燈。可不是這麼一排房子里全都亮著燈的規矩。

還不等廿廿問,只見值房門內燈影微閃,卻是綿寧走了出來。

「兒子請小額娘的安。」

廿廿這便笑了,明白為何值房裡的燈全都亮著了,「二阿哥這麼晚了還沒回去?我今兒回來得晚,倒叫二阿哥久等了。」

當兒子的早晚請安是旗下的規矩,若是老人沒在,那你也得等著。沒的老人沒回來,你還沒請安呢,就先回去的道理。

綿寧淡淡點點頭,「這是兒子應該的。」

綿寧的目光,不自覺落在廿廿手上所執的如意上。

廿廿便笑笑道,「方才我與你幾位伯母、嬸母、侄子媳婦的,去陪太上皇他老人家熱鬧熱鬧。這是太上皇賞的。你看著可好?你若喜歡,這便是小額娘回送給你的節禮了。」

綿寧依舊淡淡的,一張清瘦的臉上看不出喜怒。反倒因為月近中秋,月光明晃晃地罩在他面上,彷彿起了一層的白霜一般。

「既是汗瑪法賞給小額娘的,兒子豈可奪小額娘所愛?」

難得過節,廿廿今晚又高興,這便順勢打趣道,「還說你沒奪我所愛?星樓那孩子可是我進宮以來,親自挑出來的第一個官女子,結果放在身邊兒還沒熱乎兩天,還不被你要走了?」

「你七妹與我母女緣淺,我心下何嘗不是將一半的疼愛和憐惜都給了星樓那孩子呢?你這可是真真兒的奪我所愛了。」

綿寧竟未反駁,依舊筆直地站在月亮地兒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