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凡微微一怔,收回了手指。

當即,黑熊栽倒在地,全身抽搐不止。

魔修?

陸凡忽的想了起來,像這種可以掠奪別人力量的功法武技,確實是魔修的招牌。

輕輕一笑,陸凡摸著下巴暗想著。

看來這招也不能常用啊,雖然他自己知道,自己不是魔修,但一旦用出來,給自己招惹麻煩,那豈不是太划不來了。

穆尼,紅眼,大個三人都如同見了鬼般看著陸凡。

尤其是黑熊叫喊的魔修二字,更是震撼了他們的心靈。

三人都講武器拿了出來,全身亮起光芒。

陸凡看著他們道:「你們也要跟我打么?」

穆尼咬著牙道:「不要怕他。很明顯。他只有碰到別人,才能用出那詭異的力量。我們就在遠攻!」

說完,穆尼連番揮手,陸凡的四周立即出現一片藍光飛劍。

紅眼,大個兩人也緊跟著出手,陸凡腳下藍色的光陣起,四周還出現了光芒壁壘。

真是天羅地網,瞬間封殺。

陸凡試著觸碰了一下這些藍光。

不行,已經被當成武技或者功法用出來的力量太狂暴,吸收起來風險太高。

心中有了計較,陸凡全身罡氣一展。

退散!

霎時間,即將殺到他面前的藍色光芒被退出十幾丈遠,雖然沒有與其他的天地之力一樣被瞬間排空。但也挪移了出去,根本無法攻擊到陸凡。

穆尼三人就如同失魂落魄般看著陸凡。這等強大,他們沒有見過。

緩步往前走,陸凡走到了穆尼的面前。

一根手指落在穆尼的眉心,登時穆尼全身的力量都向著陸凡涌去。

穆尼拼了命的想要掙扎,但陸凡就這麼簡簡單單的一根手指,卻像是一座大山一樣壓著她。

全身顫抖著,卻就是不能動作。

陸凡感受到了她的經脈骨骼,她的五臟六腑,還有她的丹田。

讓陸凡微微有些驚訝的是,她被壓制住的丹田之中,罡勁充盈的不像話,簡直就快要凝結成固體了。

這是被壓了多久,才會變成這樣。

陸凡忽的恍然大悟,他終於明白在這水牢之中的考驗是什麼了。

藍色的封印,壓制住丹田,卻不會讓其失去運轉。武者的罡勁也好,鍊氣士的元氣也罷,就算不是刻意去修鍊,也會有一定的增長。久而久之,這些力量在有限的空間內變得充盈,變得凝實。

一旦她突破了封印,這些力量便能如同開閘的洪水一樣一瀉千里,瞬間提升人好幾個境界。

就像韓楓師兄的血脈之力,先壓制,后爆發。一鼓作氣,沖開瓶頸。

壓的時間越長,爆發的便越兇狠。

就猶如面前的穆尼,她現在的修為境界,不過是外罡巔峰。但一旦她解開封印,立馬躥升到元罡後期,也不是沒有可能。

並且那時候她還可以使用她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藍色力量。

這是一種培養傳人,或者弟子的方式嗎?

陸凡對那書聖的智慧,真真切切感到佩服。

可惜,這穆尼倒霉的遇到了他,陸凡毫不客氣直接一股罡氣穿透封印,注入她的丹田內。

陸凡故意將這一道罡氣,化為排斥之力,下一刻,穆尼的丹田便開始穿孔,撕裂,裡面的罡勁,展開了暴動。

咔擦,丹田碎裂。

一切結束!

穆尼吐出一口鮮血看著陸凡道:「你好狠!」

陸凡點頭道:「我說了,你會吐出來的。」

(今晚請假無更,見諒。) 夏天早在一年前,便有過聯合世界各國,一起對付天堂島的想法。

不過那時,世界各國各自為戰,他也沒有辦法,將世界各國聯合在一起。

現在好了,世界各國聯合在一起了,集中了力量,變得更為強大了,而現在他又有渠道和資本,去與聯合ZF談合作了。

他和聯合ZF合作的目的,對抗地窟生物是真的,對付天堂島和魔門也是真的。

魔門,夏天還有把握,雖然曾經的魔帝很強,強到和他巔峰時期一樣旗鼓相當,但畢竟是過去式了,現在的魔門,他還真是沒放在心裡。

敗家團和復星會聯合起來就能幹掉魔門,只不過現在還沒騰出手來收拾他們。

但天堂島就不行了。

雖然這一年來,他實力已經能和世界第一強者葉凡相對抗了,敗家團和復星會的實力也都不同往日了。

可是對於天堂島,他仍心存忌憚,畢竟那個大人太過於神秘,到底什麼實力誰也不知道。

而且那個大人也是來自外星球的,那麼現在既然天月大陸都能從地窟入侵,那大人是否也已經聯繫到他所在的星球了。

如果聯繫到了,那大人的實力將會更加恐怖。

那是面對一顆星球,而且科技文明還可能十分高的星球。

所以夏天不得不謹慎。

……

葉凡聽到夏天的話之後,他點點頭,關於魔門這個最近才蹦出來的地方勢力,他自然是知道。

不過因為魔門目前還沒做什麼,太出格的事情,聯合ZF也在忙著應對地窟生物的第三次入侵,所以還沒騰出手來對付魔門。

天堂島這個在聯合ZF還沒成立之時,便存在的實力,葉凡作為龍組組長自然是知道的。

龍組在聯合ZF還沒成立之時,便存在於華夏,那時候龍組有一個特殊任務,就是尋找天堂島,當然那時候的龍組都是由武者組成,沒有修士,根本無法探測到天堂島的具體~位置。

不過現在隨著修士等級的提高,天堂島的位置也暴漏在聯合ZF的視線當中。

也知道了那個神秘的天堂島,原來就是一個維度空間,這涉及到科學問題,就不多言。

總之,天堂島的具體~位置聯合ZF現在是知道了,也有辦法進入天堂島。

不過之所以一直沒有進入天堂島,是因為聯合ZF也忌憚天堂島,並且比忌憚敗家團和復星會,還要忌憚天堂島。

而且聯合ZF因為忌憚天堂島,都與天堂島主動聯繫,尋求合作。

天堂島自然是拒絕了,不過天堂島也傳出聲音,地球上的任何事情,天堂島不會插手,但聯合ZF也不要在沒有接到邀請之前,隨意登上天堂島,不然後果自負。

所以,現在的聯合ZF和天堂島就是出於一種很微妙的關係當中。

……

但天堂島這個神秘的地方,唯有聯合ZF知道,甚至也只有一些中高層知道,普通百姓根本是不知道的。

但現在夏天說出來,還要與ZF合作,幹掉天堂島,這讓葉凡很是驚訝。

「你怎麼知道天堂島的?」

葉凡最後忍不住,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嗯?我怎麼知道的?」

見葉凡似乎對自己知道天堂島很驚訝,夏天一愣,旋即他想到,天堂島似乎在靈氣復甦后,就更加低調了,世界上好像除了聯合ZF的高層外,沒有人知道了。

看著葉凡那充滿疑惑的眼神,夏天猶豫了一下,忽然笑道:「這個涉及的東西很多,我得想想才能告訴你,總之你覺得我的提議怎麼樣。

敗家團復星會與聯合ZF合作,我們先把天堂島和魔門,還有其他的內憂除掉,然後一起聯手抵抗地窟生物。」

葉凡道:「你既然知道天堂島,難道不知道天堂島有多強嗎?」

夏天點點頭:「知道。」

隨即見葉凡要說話,他按了下手:「我再告訴你件事,如果聯合ZF同意我的提議,那麼我們對付天堂島的勝算,將在百分之七十。」

「為什麼有那麼高?」葉凡有些驚訝。

夏天盯著葉凡猶豫了很久。

葉凡道:「你總得說個讓聯合ZF能放心下來的理由,實話告訴你,聯合ZF其實也想解決天堂島這個大麻煩,畢竟那就是一塊定時炸彈,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爆炸了。」

夏天聞言看向葉凡,見葉凡神色嚴肅,他點點頭,又想了下,才說道:「好吧,那我就告訴你,其實我的身份你沒有查過嗎,其實我是……」

隨後夏天將自己的身份告訴給了葉凡,當然元尊,黑暗魔君等等都給隱瞞了。

而且告訴葉凡的也有一些改變,列如他只是天堂島上面一個家族的少爺,那個家族目前執政天堂島。

說完,葉凡自然是驚訝的,後來他覺得事情他坐不了主了,於是給上級領導撥打了電話。

上級領導聽聞后也是震驚,然後約定明日讓夏天將復星會和敗家團的高層叫上,然後和聯合ZF的高層,一起進行一次會談,談談合作。

……

「希望能成功。」

葉凡打完電話,夏天說道。

葉凡道:「只要你說的都是真的,那麼聯合ZF高層只要不傻就會同意的,畢竟一顆星球上,不穩定的內憂太多了。」

「呵呵,敗家團和復星會絕對不是內憂。」

葉凡呵呵一笑,沒有說話,夏天也是一笑。

隨後葉凡說:「至於魔門,還有其他地方勢力,我就可以做主,我們一起合作,先將他們都給幹掉。」

夏天眼前一亮。

……

魔門和地方勢力,不知道的是,他們的末日即將來臨,而且就是夏天和葉凡的一番對話,就宣布了他們的死刑。

此刻魔門總部,燕京魔涵大廈。

誰能想到,燕京排名前十的公司集團大廈,竟然是魔門的總部。

魔涵大廈一共三十七層,三十層都是公司正常工作區,最上面七層便是,魔門總部。

此刻最頂層,一間寫著董事長辦公室的辦公室里,魔涵集團的董事長,也同時是魔門掌門人,新一代女魔帝趙涵,此刻穿著衣衫不整,一雙套著黑絲~襪的長~腿,正在跪在桌子上,她的身下還騎著一位身材壯碩的男人。 穆尼萎靡倒地,再無任何反抗的能力,眼中一片死灰。

無論是鍊氣士,還是武者,丹田被毀,就等於整個人被廢,這是一種比直接殺死她還要難受的事情。

紅眼驚呆了,大個轉身就跑,毫不猶豫。

黑熊也想走,但他剛剛有動作,便看到了一雙眼睛。

如刀般鋒銳,如劍般刺疼。

黑熊感覺到眼前一黑,整個人定在原地。而且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的雙眸之中有鮮血溢出。

陸凡只是平靜的看了他一眼,奪魂法決依舊是那麼的霸道。

而隨著陸凡實力的提高,奪魂法決的殺傷力也越來越足。

校園高手 陸凡很懷疑這等法決,就算是放在魔修之中,也應該是罕見稀有的。

消耗少,威力強,難以防範。

如此功法,就算不是地級巔峰,也至少是地級中等了。

抬手,陸凡對著黑熊輕輕一揮,罡氣化作一片火焰直接將黑熊灼燒。

讓你身上長這麼多的毛,這次便一併燒乾凈了吧。

緊接著,陸凡身上一股可怕的吸力出現,不遠處已經快要跑的消失的大個立馬就停住了腳步。

他就感覺到四周的天地之力,就像是一道旋風般將他卷了回來。狠狠的砸在了陸凡的面前。

陸凡微微一笑,這招是他臨時起意,用起來效果貌似還不錯。

大個轉手便一拳向著陸凡的面門襲來,拳還未到,陸凡便一腳將其踩了回去。

咔嚓碎裂聲響起,就像踩碎了一塊石頭般輕鬆。

大個的身軀,比陸凡想象的更弱,真不知這個傢伙是不是個武者。

紅眼看著陸凡三下五除二的便將他們全部解決乾淨,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