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石不用說了,那是這次拍賣會的必須品,易文當然不會馬虎,哪怕是一塊下品靈石他都沒有放過。

丹藥,則是被易文按照提升修為的以及輔助性的統一分開,等下再做打算。

靈藥材,則是被易文全部收了起來,既然自己已經開始涉及到煉丹,等級較低一些的靈藥材剛好可以讓易文用來練手,等級較高一些的,則是留著自己能夠煉製的時候才煉製。

寶器,易文則是全部暫且放在了一邊,等到區分完了之後,再來挑選幾件適合自己用的留下。

畢竟寶器這東西,並不是越多越好,而是要越趁手,越適合自己才是最佳的。修士靈魂強大程度不一,其神識、魂力以及精力都會有所差異。

靈魂越強的,在這三方面就越加的厲害。

然而操控寶物類的寶器攻敵,則是會大量消耗使用者的精力,一次性寶物操控得太多,如果靈魂夠強大當然可行,反之,不僅起不到擊敗對手的作用,還會讓自己率先因為精力消耗過度而昏迷過去。

所以,修士在對敵時,很少有過多驅使寶物的,因為寶物的等級不一樣,所消耗的精力也是不同的,只有那種靈魂特彆強大的人,才會一次性驅使大量的寶物攻敵。

易文法體魂三修,如今煉魂也已經到了命魂後期,倒是可以為自己多準備一些趁手的寶器留著備用。

不過這些寶器並不需要武器類型的,只限於寶物。

武器,有著石封劍易文覺得完全足夠了。

雪靈在一旁閉目調息,沒有打攪這一人一獸。小白則是趴在地上打盹,同樣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

嘯天和易文,則是奮力的整理著。一隻只儲物袋在他們的手頭經過,立馬各種東西就區分了出來。暫時放在了地上。

一時間,整個山洞內寶光閃閃,靈藥材散發出來的靈氣瀰漫。

每當四周放不下時,易文就會挑選出一個空的儲物袋,將這些東西分類盛裝起來。

這些儲物袋,當然是來自傀儡門和驅鬼齋的,當然也有散修的。如今易文倒是沒有像當初從秘境中逃出來時那般去計較,毀去兩名傀儡門弟子的儲物袋。

當時會那麼做。那是因為當時兩名傀儡門弟子可是在秘境之中死去的,易文如果再使用他們的儲物袋,一旦被發現,並且和秘境聯繫在了一起,那可就糟糕了。

況且,當時易文也用不著兩人的儲物袋,畢竟他根本沒有那麼多的東西需要盛裝。

不過現在,情況完全不同了。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過後,在易文的身前已經擺放起了一排的儲物袋,裡面全是滿滿當當。沒有多少空隙,而這些儲物袋中,基本上都是裝著同一種類。

還需要清理的儲物袋。已經所剩不多了,然而當易文清理到當日那名元嬰中期老者的儲物袋時,臉色卻是微微一變。

「你看看這個。」易文對著正滿臉笑容的嘯天傳音道。

嘯天一邊區分著資源,嘴裡一邊嘮叨著「發財了發財了」,精力全部投入到了其中,被易文這一傳音,當即驚醒了過來。

「奶奶的!嚇死嘯天爺爺我了!」嘯天傳音罵了一句,問道:「怎麼了嘛?」

靈力將易文遞過來的儲物袋包裹住並且送到了自己的身前,嘯天的神識進入到了儲物袋內部。

下一刻。嘯天臉上的表情也僵住了,隨後。立馬露出了喜意。

「這儲物袋……好像是那老不死的!」嘯天先是驚訝了一番,然後臉上立馬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好像儲物袋內的東西,讓它剎那間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怪不得!怪不得老不死的居然連傳送陣法都會布置!怪不得他的手裡會有四塊禁錮魔碑!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嘯天傳音感嘆道。

儲物袋內,除了一些修士常備的東西之外,最多的,便是有關各種陣法的秘籍,這些秘籍不是用玉簡刻印進去的,而是直接以書本的典籍形勢存在,故而嘯天一眼就認了出來。

易文眉頭微微一皺,傳音道:「為何這般說?」

「看到裡面那部沒有?」嘯天問道。

「嗯」易文點頭回應了一聲。

「這部秘籍出自於仙界一名十分有名的陣法宗師鶴仙人,我在仙界的時候便聽聞過此人的大名,並且聽說此秘籍可是鶴仙人的看家本,從來不外傳!既然老不死的儲物袋中有這部秘籍,那四塊石碑的來歷也解釋得清楚了。」

「且不說鶴仙人是否已經隕落,就算沒有隕落,能夠盜取他看家本領秘籍的也不是泛泛之輩。然而這秘籍出現在了修真界,那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嘯天嘿嘿笑道。

「你的意思是,要不就是鶴仙人已經隕落,像你一般強行來到了修真界,而老者又無意間發現了其小世界演變而成的秘境,得到了秘籍以及四塊石碑?」

「或者是說,盜取秘籍的修士隕落在了修真界?他小世界所演變而成的秘境被老者撞見了?」易文分析道。

「沒錯,我的猜測便是如此,不管如何,可能性不外乎就是這兩種,老不死的運氣倒是不錯,居然連這樣的秘境都能遇見,並且還能活著從裡面走出來,不過最後還是死在了我們的手裡。」嘯天笑著說道。

「此儲物袋內的所有秘籍,都必須小心收藏起來,有空你可以多參考學習一番,就算你沒有時間學習,這些陣法秘籍也不能流入外人之手!」嘯天提醒道。

「我知道。」易文點點頭,乾脆將儲物袋內所有的秘籍全部取出,然後放進了自己的儲物袋中,只有這樣,易文才覺得安全一些。

小心收藏好了之後,易文才將老者儲物袋內的其他東西清點了起來。至於老者當初使用的兩柄小巧飛劍,根本沒有在儲物袋中,而是被小白當時帶了回來,易文已經抹去了內部的精神印記,將其煉化收進了儲物袋之中。

兩柄小巧飛劍的鋒利,易文可是親眼見識過的,這樣的寶物用來對敵,出其不意的時候直接可以將對方切成兩瓣!

並且,飛劍合併之後,威力更是驚人,可是實實在在的高階寶器,這樣厲害的寶器,還是易文當前手中僅有的,石封劍當然不在其內。

所有儲物袋都清點完畢之後,僅僅是靈石,下品的便有一百多萬,中品靈石更是多達一萬多塊。

一萬多的中品靈石,算下來同樣也是一百多萬的下品靈石!

沒有算上其他東西,僅僅是靈石,易文就相當於收穫了兩百多萬,這個數字,不僅讓雪靈嚇了一大跳,就連易文都震驚了一下。

如果要算上其他東西,這次易文的收穫怕是難以統計了。

雪靈這邊,易文還專門為其挑選了幾件不錯的中階寶器,本來雪靈是不準備收下的,不過想起易文一臉認真為她挑選寶器時,雪靈還是紅著臉收下了,也不知道是因為不好意思還是因為其他。

同時,易文也為自己挑選了幾件比較趁手的寶器留在了儲物袋之中。

內丹,易文則是全部留了下來,清點儲物袋時易文倒是發現了有三顆八級初期妖獸的內丹,一顆八級中期,再加上易文之前得到的四顆,拍賣會還沒有開始,在易文的手上便有了八顆八級妖獸的內丹。

至於八級以下的內丹,易文則是全部留下給小白了。

靈藥材,易文全部留下了。丹藥、符篆,易文挑選出了一部分品階高的,其他的不準備留下。

礦石,易文不懂煉器,也不準備留下。

大量的寶器,以及還有一些不錯的頂階法器,易文同樣不準備留下,畢竟他已經挑選出了幾件。

本來這些寶器和頂階法器,易文是準備帶回海石城的,但是想了想,易文還是覺得算了,畢竟這些東西都是他殺人越貨或者是搶過來的,帶給自己的家族,只會給他們帶來無盡的麻煩。

況且,在海石城如今有幾人能夠使用寶器?

「這些東西你準備如何處理?」嘯天看著被易文剔出來的儲物袋,開口問道。

「暫時還沒有想好。」易文回答道。

一旁的雪靈聽聞此話,倒是給易文提出了一個不錯的建議:「要不去拍賣行賣掉吧,換成靈石還可以在拍賣會上使用。」

這提議,倒是讓易文和嘯天同時眼前一亮。

拍賣會舉行時,到時候肯定各種珍奇異寶都有可能會出現,想要得到這些東西,那你就必須得有靈石,或者是有相等價值的東西用來兌換。

易文剔出來的這些東西,雖然有價值,但要和奇珍異寶相比起來,可就差了很多了。不過,將它們統一兌換成靈石,那也將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雪靈丫頭這提議不錯,嘯天爺爺我贊成。」嘯天嘿嘿笑道:「你覺得呢?易文小子?」

「我也覺得可行。」易文回答道。

得到易文的肯定,雪靈臉上綻放出了迷人的笑容。(未完待續) 「不是饕餮,只是近親罷了,不管怎麼說,都是極其兇殘的東西,沒想到這地方居然有這玩意,也難怪了。」葉皓軒聯想到之前李婆,他總算是明白了過來。

原來李婆供奉的東西,就是這東西,這東西算是上古凶獸之一,而且能學人語,能活到現在的,也不知道在這裡潛伏了多少年了,是成精一般的東西,也難怪會教李婆借命之法了。

只是……讓葉皓軒疑惑不解的是,這玩意應該是有智商的,但它為什麼傻傻的看著眾人,一聲不吭呢?

「不好。」葉皓軒腦海中電光火石般的一閃,這玩意只是一個幼崽罷了,真正的成年狍鴞,體型要比這大的多,他回頭喝道:「快走,正主還沒有出來呢。」

葉皓軒的話音剛落,這幼崽便嗷的一聲撲了上來,儘管它只是幼崽,但是它已經凶性十足了。

葉皓軒抓起太常,對著這傢伙一劍斬了過去,一道湛藍色的劍光閃過,嗤的一聲,那傢伙便被葉皓軒這一劍斬為兩斷,一行人掉頭就跑。

在葉皓軒斬落幼崽的瞬間,整座山發出一陣劇烈的震動,無聲的咆哮從山頂處闖來,想來是那頭正主,已經感應到了自己的幼崽被殺,它憤怒的聲音傳遍了整座山。

「對付這玩意,你有幾成把握?」胡軍一邊跑一邊向葉皓軒問道。

「不知道,我以前也沒有遇到過這東西啊。」葉皓軒哭笑不得,雖然一劍斬了幼崽是不費吹灰之力,但誰知道那頭正主是什麼樣的存在啊,萬一那頭正主,皮厚肉粗,那可就不好對付了。

真的是怕什麼什麼就來,正當葉皓軒胡思亂想的時候,前面呼的一聲響,只見一頭身形如牛般的怪物一路撲騰著從山頂上沖了下來,它的速度很快,沿途的大樹以及景觀都被它鐵蹄給踏的慘不忍睹。

猛的一個疾撲,這傢伙撲到了眾人的前面,檔住了眾人的去路。

「大家先撤吧,這裡交給我。」葉皓軒抓起太常,盯著這玩意,只見成長的狍鴞一身如鐵般的硬甲,犀利的雙眼,不管從外形上還是從氣勢上來看,這傢伙都絕對不是一個好招惹的主。

「好了,招惹上正主了。」葉皓軒無奈的一攤手。

「怎麼辦?它看起來十分生氣啊,我之前進入這裡面,連照面都沒有打一下。」胡君心驚膽戰的說。

「你得慶幸,沒有和它打照面,否則的話我保證,你絕對嚇的腿都軟了。」葉皓軒苦笑了一聲道:「事到如今,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我們只好和它拼了。」

「對,和它拼了。」胡君點頭。

話說間,這頭怪物猛的一撲,身形幾乎是化做一道殘影,猛的向葉皓軒等人撲了過來,它的速度十分快,快的讓人看不到它的身形。

「拼了。」破軍一咬牙,雙手連動,做為玄術大師,他手底下還是有點功夫的,風沙驟起,形成一道黃龍,圍著眾人轉了一圈,黃龍張牙舞爪,向前那頭怪物沖了過去。

轟,煙塵四起,那條黃龍在這怪物的跟前不堪一擊,它幾乎沒有受到任何阻檔,就這樣向眾人沖了這來。

葉皓軒知道這玩意實力太強,眾人肯定檔不住,他大步上前,手中的太常一劍盪起,對著那傢伙的腦袋就重重的劈了過去。

轟,那傢伙被葉皓軒的這一劍給劈飛了數十丈遠,但是它在地上打了個滾,緊接著就又返身而來,失去幼子的憤怒讓它沒有任何理智可言。

本身這種吃人的東西就是十分兇殘的,而且現在它更是憤怒,所以幾乎沒有任何停留,便又向葉皓軒沖了過來。

「這玩意,還真的是要人命啊。」葉皓軒無奈,只得提起太常和這傢伙硬抗,葉皓軒現在的實力是金丹大道不錯,但是遇到這種上古的凶獸,一時間還真的打的難捨難分。

又是一劍斬出,把這玩意逼退,葉皓軒回頭喝道:「你們快走,如果能順便把人找到就救他們走,當然,前提是他們還活著。」

餘下的人見到在這裡也幫不上忙,只得四散而逃,胡君還不忘了回頭喝一聲:「葉皓軒,你自己小心啊,如果實在是打不過,那就千萬不要硬抗,這玩意厲害著呢。」

「行了,我知道,放心吧。」葉皓軒微微一笑,胡君這傢伙沒有掉頭就跑,看起來還算是一個講義氣的人,這小夥子不錯,以後和他可以多接觸一下。

似乎是感覺到了葉皓軒才是這群人當中最不好對付的,這傢伙也沒有追其他人,它就和葉皓軒杠上了。

畢竟他是上古的東西,雖然在上古排不上號,但是在現在的這個世界,它就是老大,如果連一個葉皓軒都解決不了,那它多沒面子啊。

它盯著葉皓軒,圍著葉皓軒轉來轉去,葉皓軒當然也不示弱,一人一獸就這樣對上了。

剛剛已經鬥了幾個回合了,對於這傢伙的實力,葉皓軒也算是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他覺得這傢伙的防禦,速度,都堪稱一流,自己也能打敗它,但需要的是些時間。

只不過,面對這張獸身人臉,葉皓軒感覺到滲的慌,畢竟這傢伙的長相,不是誰都能接受得了的。

呼的一聲,又撲了過來,葉皓軒抓起太常就跟它拼,一人一獸分開,然後瞪著眼睛互看對方几眼,接著又是衝過去,又是一回合。

失蹤的人都如數找到,並未有傷亡,只是被困在這山上的幾天,有些人的身體抗不住,一回來就去醫院了。

「看來這傢伙是為了它的幼崽囤食物的。」司清蘭若有所思的說。

「應該是的,否則的話就解釋不了為什麼之前它一直在這裡,卻夾著尾巴不出現的原因了。」胡君道。

「葉皓軒呢?」司清蘭問:「人已經疏散了,他為什麼還沒有下來?」

「誰知道呢?」胡君雙手一攤,哭笑不得的說「我們跑的時候,他正在和那頭怪物拚命呢,你看,那邊的山頭都被削平了,我們也不知道現在他是什麼情況。」 378、

點額強撐,高高抬眸,「拈香求神,圖的就是心安。妾身隨阿哥爺走這一趟,自然能得心安。」

為了孩子,她反正已是豁出去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就算到神佛面前去,她也不怕!

十五阿哥靜靜垂眸,「福晉能得心安,可是我倒擔心神佛卻不得心安了。福晉歇著吧,我自己去。」

十五阿哥走到門口,忽然停步,回眸瞟一眼點額,「……既然福晉不放心我一個人去,那就找個人陪著我去吧。」

點額一怔,「誰?側福晉此時已是要臨盆……」

十五阿哥眸光清淡,「王佳氏呢?讓她陪著我去。」

「五妞是放在她名下撫養的,她去送送也是應當。」

點額心下猛然一墜,揚聲笑道,「王佳氏撫養五格格,卻照看不周,已在禁足。阿哥爺還沒問話,倒先讓她出門,這怕不好吧?」

十五阿哥點點頭,「我正好邊走邊問,倒也方便。」

點額心頭激跳,「如這樣的後院家事,阿哥爺多年前已經都放給妾身來管著。阿哥爺如今事務繁忙,不該被這些婆婆媽媽的事擾著。」

「阿哥爺還是自去拈香,待得回來之後,妾身便將王佳氏帶來,當著阿哥爺的面兒再一併問話就是。」

十五阿哥眯眼凝著點額,「何必要多此一舉?還是,福晉不願意讓我單獨問王佳氏的話?」

點額高高抬起頭來,一雙眼清芒乍現,「阿哥爺,容妾身再提醒一句,阿哥爺身在廟堂,不該被後院這些婆婆媽媽的事擾了去!」

十五阿哥也靜靜對視,「……福晉,如此堅持?」

點額點頭,「阿哥爺難道忘了當年曾經說過的話?成婚那日,阿哥爺說過,從此家宅後院便都託付給我了!」

提及新婚曾經,十五阿哥也是微微閉了閉眼。

只是他再度緩緩問了一句:「福晉……堅持如此?」

點額毅然點頭,「是!阿哥爺,妾身堅持!」

十五阿哥長眉緊皺,「好,那我就再尊重福晉一回。我先去拈香,回來咱們一同問王佳氏的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