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自己的房間,林洛沒有生氣,而是皺著眉頭在考慮,既然林撒那兒沒了可能,那麼自己接下來究竟該從哪方面入手,想來想去始終沒得出什麼所以然,他將拇指和食指按在雙眉之間,閉上了雙眼。

片刻他拿出手機,想要給莫非打一個電話,可是還沒等他將號碼完全輸完,他的手機卻響了起來,定睛一看來電顯示上面正是莫非的號碼。

暗道一聲真是心有靈犀,林洛將電話接通。

「喂?」

「我現在在炎黃基地,剛才從不凡那裡知道你已經回來了,有一個信息你得知道,先前我們發現蒙市有一個孤兒和死靈妖童長得一模一樣,後來確定那只是一個巧合罷了,不過就在一天前,蒙市警方在劉曄家中發現了他和他妻子以及家中保姆三個人的屍體,唯獨不見了那個孩子……」

「你說什麼,劉叔叔他們死了!」他話還沒說完,林洛握著手機的掌心開始發力,他眉頭皺成了一個疙瘩,雙眼微微有些泛紅,咬著牙一字一句地問道,在得到莫非再一次肯定的答案后,手機滑落到床單上。

「……而且我們得到消息,昨天就有人在街上看到過一個外貌和死靈妖童相吻合的孩子,調查發現目擊證人是一個女孩,她和你還是校友,都是杭州大學的學生……」莫非後面說的這句話,林洛已不能聽清。

「死靈妖童,最後殺死你的那個人,一定會是我!」 莫非的電話才剛剛掛斷,李不凡一個電話緊接著打了過來,接通后他沖林洛說了幾句話,後者便皺著眉頭道:「這只是一件小事,你和她說我現在很忙,沒那麼多時間過去!」

李不凡的模樣實在過於驚艷,當時在公交車上雖然只是匆匆一瞥,可錢包被偷的那個女孩還是一眼就能看出李不凡並不是真正幫她追回錢包的那個人,後者也沒有打算隱瞞,便將林洛給說了出來,最後在女孩的要求下,他才會給他打這麼一個電話,就是問問林洛能不能出來見個面。

不過準確來說現在林洛根本就不忙,只是劉曄夫婦的死訊讓他十分心煩意亂,自然沒有心情來做這些根本沒有意義的事情。

「我知道你不會出來,不過那女孩要我告訴你她叫姜妍,是生物工程系的學生,算起來她還和我們同級,當然你不喜歡麻煩,我沒有告訴她我們也是這個學校的學生。」聽得出來李不凡現在應該在洗手間這種相對獨立的空間里,他說完這最後一句話后,便掛斷了電話。

還沒等林洛喘口氣,他的手機第三次響起,這一次打電話過來的人是隼。

「先前莫非和你說了吧,你們要找的那個孩子昨天有人在街上看到過可疑人物,那個目擊者的信息我已經查到,她是杭州大學15級生物工程系的學生,名叫姜妍,我覺得你有必要去見一見她,哪怕只是確認一下消息的真假也可以。」

林洛突然感覺這個名字有些耳熟,思慮片刻后他猛然想起來,現在李不凡相約的那個女孩不正好就是隼口中說的姜妍嗎,他一下子愣住了,腦海里只剩下一個念頭:這世界可真是太小了!

這個最新的發現使得他不得不出一趟門,他在玄關處穿好鞋子,撥通李不凡的電話。

另一邊,李不凡和姜妍就坐在學校附近一家裝飾精緻的奶茶店裡,原本姜妍打算請他吃飯以表謝意,可是被李不凡隨便找了一個理由給推了,退而求其次她才會選擇奶茶這種打磨時間的方式。

李不凡剛從洗手間里出來,對上姜妍希冀的臉龐,他抱歉地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啊,林洛他的事情還沒有辦完,一時半會兒抽不出身來,而且他讓我轉告你,這只是舉手之勞的小事,你不必太放在心上,有這杯奶茶就已經足夠了,而且……」

他話還沒說完,來電鈴聲將其後面要說的話生生打斷,他沖姜妍點點頭,拿出手機將電話接通。

「你和姜妍現在還在一起吧,給我一個地址,我現在從莫非家裡過來。」

「哦?」他先後如此巨大的反差令李不凡感到驚訝,他看了一眼低頭喝著果汁,可眼角餘光一直在盯著自己的姜妍,臉上的笑容變得曖昧,說道,「你突然想開了……」

話還沒說完,他突然一怔,如林洛所說姜妍的確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她走在大街上一定可以擁有不小的回頭率,可是他太了解林洛了,後者絕對是一個清心寡欲的人,而且現在楊梓都已經開始了她重新的生命,要說林洛因此移情別戀,就是將李不凡打死,他都不會相信這種事情的發生。

「剛才莫非給了我一個消息,劉曄夫婦死了,可他們不久前收養的那個孩子卻不見了蹤影,現在我明白了那孩子就是死靈妖童,當初他用了某種我們不清楚的辦法隱藏起了自己的實力,成功地騙過了我們,為的就是將我吸引到蒙市,然後再眼睜睜地看著她死在我面前,現在這件事情已經結束,他便沒有再留在蒙市的必要,所以劉曄夫婦便失去了他們的性命。」

這一番話帶給李不凡的衝擊絕對不小,可是林洛接下來的話卻讓他不由瞪大了雙眼。

「就在昨天,有目擊者在杭州街上注意到一個和死靈妖童十分相像的孩子,你沒有猜錯,那個目擊者就是現在和你在一起的姜妍,所以我才得過來一趟,和她確認一下消息的真假,進而看看能不能根據此找到死靈妖童。」

「你怎麼了嗎?」李不凡的異樣怎麼能逃得過一直注視著他的姜妍,見狀她將手中的奶茶放在桌上,疑惑問道。

李不凡連忙朝她擺擺手,接著從椅子上再重新站起來,走到一旁低聲說道:「這世界也太小了吧,一個巧合她的錢包被偷了,剛好那時候你就在旁邊,然後你選擇了幫忙,可是誰知道她身上居然還有這麼重要的一個信息!」

他根本不會認為姜妍的出現是某個人精密計劃中的一部分,因為當時就連林洛都不清楚自己具體的目的地,如果這真是計劃好的,那麼對方這種未卜先知的能力未免也有些太可怕了。

林洛已經揮手攔下一輛計程車,邊上車邊說道:「所以巧合的確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吧,不過話我得說清楚,再怎麼緣分那也是你和她之間的事,我可不想多摻合什麼,確定了消息之後我就走。」

他的淺笑微微一滯,說到緣分,又不由想起地府中他和楊梓的那番約定,下意識地看著自己左手掌心的那顆黑痣,喃喃道:「以前我不相信,可是現在我改變了主意……」

「你說什麼?」他的聲音太小,奶茶店裡又播放著時下較為流行的歌曲,李不凡一時沒聽清,皺著眉頭問道。

林洛回過神來道:「沒什麼,總之你們先不要離開,我很快就會過來。」他剛想掛斷電話,卻猛然意識到什麼,凝聲說道:「這段時間你多留意姜妍,確保她的安全,如果她看到的那個孩子真的和我們找的是同一個人,或許她會有危險,因為他已經牽連進太多的無辜之人,我們不能再掉以輕心犯那些低級錯誤了。」

劉曄夫婦在死靈妖童的計劃完成之後就慘遭殺害,從中不難看出其心狠手辣的程度之深,如果死靈妖童同時也知道姜妍看到了自己,並且知道己方已經注意到了她,那麼他很有可能選擇先下手為強,畢竟在他實力還沒有真正到絕對高度的時候,躲起來終究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當林洛來到李不凡和姜妍所在奶茶店的時候,由於姜妍背對著店門,林洛不能看清楚她真實的模樣,不過單從背影來說的確算得上漂亮,李不凡看到林洛,笑著對姜妍道:「他來了。」

姜妍回頭,林洛只能算得上清秀,位於人群中根本沒有什麼起眼的地方,不過姜妍還是一眼就將他認了出來,她快步走向林洛,說道:「你終於來了,中午的事情我還沒有好好感謝你。」

林洛擺手而笑,坐在李不凡旁邊道:「沒什麼的,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剛好我遇到了,沒有袖手旁觀的理由。」他這番話有兩層意思,既在說這件事無需掛齒,也在說自己幫忙只是湊巧,姜妍完全不需要有多感激。

姜妍一愣,隨後說道:「可是你還是幫忙了,錢包里的錢不多,可是裡面還有我的身份證和學生證等一系列證件,要是真丟了,補辦起來會很麻煩,尤其我還不是杭州本地人。」

暗道一聲好聰明的女孩,林洛話鋒一轉道:「不說這些,我幫你找回錢包,你請我們兩個喝一杯奶茶,兩者已經相抵……」他看到姜妍面露為難,接著說道:「有個問題我想問問你,我聽說昨天下午你有遇見過一個六七歲的孩子,你能給我說說那時候具體的情況嗎?」

姜妍一愣,她有想過林洛突然改變主意有其它的原因,可是這原因居然只是這麼一件事到的確是她想不到的,不過既然林洛說了,而且這事情本身也不是什麼秘密,她想了想道:「說起來我還是在學校里碰到那個孩子,當時他一個人走在路上,左顧右盼像在尋找什麼,好奇之下我過去問了問,結果告訴我他要去教務處,問我知不知道具體該怎麼走……」

「當時我忙著去上課,只給他指了一個大致的方向,沒有陪他一起過去……」她話說到一半,想到了某種可能,表情變得緊張起來,身子前傾沖林洛問道:「是不是後來那個孩子發生了什麼意外?」

「不是不是……」林洛笑著否認,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張死靈妖童的面部特寫,將照片放到姜妍前方,說道:「麻煩你再確認一下,你昨天遇見的那個男孩,是不是就是他?」

姜妍皺著眉頭拿起照片,仔細看過一遍后,將照片重新還給林洛,肯定地點點頭:「我確定就是他,我記得很清楚,他的下巴左邊有一顆痣。」

林洛看向李不凡,發現後者也在望著自己,兩人皆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凝重,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教訓,他們甚至不需要真的看到那個孩子就可以確認他就是死靈妖童,現在他重新出現在杭州,對於一眾亡靈來說,這既是一個機會同時也可能是一個危機。

「教務處……他去那裡幹嘛?」林洛皺著眉頭,本身死靈妖童在杭州大學現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他最開始想到的是楊梓,可是現在已經確定楊梓的死就是死靈妖童針對自己的行為,事情結束他就沒有必要再去學校查詢她的信息。

「會不會是為了你?」李不凡的這句話點醒了林洛,的確他保存在學校教務系統中的信息已經被隼人為地封鎖了起來,除了極少數幾個人之外,其他人都沒有查看這些信息的權利,可是學校里還有他當初的三個室友,就可以從他們口中得到和自己有關的信息。

一瞬間他坐在椅子上的身子下意識挺直,當初趙虎已經因為他而遭遇不測,如果剩下幾人再發生相同的情況,他可真是會一輩子都感到不安,不過轉念一想他又放下心來,即便死靈妖童真的找上楊明幾人,最後他也一定不會對其下毒手,因為這樣做便有可能暴露出自己的存在,而這顯然是目前死靈妖童不像面對的。

他的推測,死靈妖童先去了教務處,隨後無功而返,既然他想要儘可能多的收集自己的信息,那麼下一步他就一定會找上楊明等三個當初和他一起的舍友,也就是說己方接下來只需要盯著楊明,等待著死靈妖童自投羅網就好。

這是一個較為完美的計劃,可是林洛還是隱隱覺得缺了點什麼,就在他沉思的時候,姜妍眼珠轉個不停,隨後試探著問道:「我可以知道那個孩子究竟是什麼人嗎,看你們這麼緊張。」

林洛抬頭,深邃目光直視姜妍,後者在這種注視下變得有些不安,乾笑著解釋道:「我只是隨口一問,如果你不願意說就算了。」剛剛還笑眯眯的林洛,現在又變得如此陰沉,其變臉速度之快讓她咋舌,同時她對於林洛和李不凡的身份產生了極大的好奇。

「也沒什麼……」意識到不對,林洛說道:「這個孩子是我一位長輩的兒子,前兩天離家出走了,他的父親剛好是教務處的羅主任,我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才那麼問你,現在看起來似乎是我多慮了。」

「羅主任?」姜妍心裡泛起了嘀咕,「我沒記錯的話,羅主任他兒子都已經大三了,沒聽說過他還有個小兒子啊……」

「行了,我們也該走了,事情還沒做完呢……」林洛將杯中的奶茶喝盡,放下杯子站起身來便準備離開,他才剛走出兩步又停了下來,斜著眼望著依依不捨的李不凡,笑道:「你還不打算走嗎,我手上堆了一座山的事情要做,你是不是應該替我分擔一些?」

他最開始的確很閑,可是現在卻不是這樣,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得一直盯著楊明等人,可是他只是一個人而對方有三個人,做起事來始終會分身乏術。

「你真討厭……」李不凡撇撇嘴,和姜妍互相留下彼此的聯繫方式,便和林洛一起離開了奶茶店,不過就在這時候,一個六七歲的男孩從店門外走了進來,赫然就是死靈妖童!

他看到了林洛,林洛同時也看到了他。 林洛最先反應過來,腳下一點直接朝死靈妖童飛竄而去,兩人之間的距離本就不遠,他猛然這麼一提速,周圍顧客當真有一種眼花的感覺,死靈妖童反應也不慢,轉身撒腿就跑。

三個人的速度都已經超越了人類極限,不是林洛不顧他人的注意,而是他如果真的這麼做了,很可能會給死靈妖童成功逃脫的機會,或者換一句話來說,只要能將死靈妖童抓住並且將其成功擊殺,其他人的感受可以等到以後再慢慢來解釋。

李不凡速度極快,沒一會兒就超過林洛緊追在死靈妖童身後,他伸手一抓,可當手掌剛碰到死靈妖童後腦的時候,其身子像突然升華一般,一聲悶響過後直接消失在兩人眼中,事發突然,等林洛想要用冥氣布下封鎖區,死靈妖童已經化為死怨之氣成功逃脫了。

不是林洛沒有想過這種情況,而是封鎖區需要時間來真正成型,這段時間絕對不長,可是在雙方都處於高速移動狀態的情況中,封鎖區根本沒有成型的可能,以前死靈妖童化為死怨之氣之前會有片刻的停頓,可是現在這種停頓卻已經消失不見,完全可以說明,在過去的二十來天里,不僅上一次戰鬥留下的損傷已經完全痊癒,他的實力還有了一定的上升。

一直到這個時候,林洛才注意到自己和李不凡不知不覺中追趕進了一條巷子中,也幸好是巷子,否則在外面的街道上,眾目睽睽之下死靈妖童憑空消失,這可真不知道該怎麼向民眾解釋。

李不凡輕啐一聲,看得出來死靈妖童的再次脫逃讓他心中十分不爽,見狀林洛輕聲道:「我有想過他會對姜妍動手,可是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快,如果不是巧合,就說明有人在向死靈妖童提供著我們的行蹤。」

李不凡眉頭一皺,向林洛的方向邁出兩步,疑聲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們的隊伍中有叛徒,可這又怎麼可能,會不會給死靈妖童提供信息的人根本就是林撒?」

林洛搖頭否定道:「早在楊梓出事的時候我就有了這種懷疑,可那時候唯一擁有不在場證明的人就是林撒,後來我問過他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他給了我肯定的答案,只是沒有想要和我分享信息的打算。」

李不凡的第一反應全在林洛的預想中,也可以說這是一種最正常的反應,雖然林撒現在和林洛達成了相當的共識,可那都是建立在死靈妖童依然存活於世上的前提下,他們本質上還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所以林撒很可能做出這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事來,為的就是在殺死死靈妖童的情況下儘可能地消耗林洛一方,最後實現漁翁得利的完美計劃。

可是這又恰恰是不可能的,正因為林洛和林撒是敵人,所以前者根本不會將自己的所有打算都對後者和盤托出,林撒是了解林洛不假,可再怎麼了解他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不可能每一次都將其打算全都猜透。

然而如果是別人就不一樣,不論是莫非葉桐還是方世傑,刻意打電話過來詢問己方的打算都是很正常的,而且林洛先前也的確將姜妍的存在對他們三個人說了一遍,他這樣做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試探,最後的結果證明這種試探非常成功,可他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莫大爺不可能吧?」李不凡輕聲嘀咕道,見到林洛正用一種疑惑的眼神望著自己,他清了清喉嚨道:「姜妍的存在還是他告訴我們的,如果他真的是那個叛徒,大可不必這麼做。」

林洛下意識地點頭,李不凡說得的確很有道理,可是誰也不清楚莫非這麼做究竟是不是為了消除自己心中對他的懷疑,逆向而為之並不是主流思想,可是有時候卻可以出現奇效。

「先不說這些……」林洛一想到關於叛徒的懷疑就頭疼,他揮手攔下一輛計程車,上車之後對李不凡說道:「這樣一來我們下一步的計劃就得做出改變,姜妍應該不會再有危險,楊明他們也一樣,有了這一次的教訓死靈妖童絕對會有所警惕,以他的能力不可能想不到那兒有我們的陷阱。」

李不凡瞭然點頭,還不等他說話,司機利用等紅燈的時間回過頭來,好奇問道:「你們在聊什麼呢,又是危險又是陷阱的,還有那個死靈妖童是什麼玩意兒?」

暗道一聲真是麻煩,李不凡微微一笑說道:「我們是在校大學生,一個星期後有一場演出,剛才在對劇本。」

司機明了,道一聲挺有意思的故事,他還想說什麼,紅燈熄滅綠燈亮起,只能無奈地回過頭去專心駕車,可一對耳朵已經高高豎了起來,看起來不想錯過後座二人的任何談話。

讓他失望的是,接下來林洛和李不凡再沒有任何交談。

其實他們的交談一直沒有斷過,可是卻已經換了一種方式,他們的意識來到了冥界夜靈的領地中,現在林洛是這片領地的主人,任何人的到來都逃不過他的感知,所以保密性還算得上嚴密,他也不用怎麼擔心談話的具體內容被其他人聽到。

「可是你為什麼就相信我不是那個叛徒,我記得最開始你已經誰都不信任了……」李不凡沉思良久,還是問出了自己心中的這個問題。

林洛剛想解釋,轉念一想這些解釋似乎也沒什麼用,真切地笑了笑,輕聲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最清楚,既然我打消了對你的懷疑,就說明我擁有了這樣判斷的依據,可是這重要嗎,僅這件事來說,過程一點都不重要,我們看重的只是最後的那個結果。」

李不凡撇撇嘴,林洛這番模稜兩可的確很吊人胃口,不過他也得承認他說的完全沒錯,他抬頭看了看冥界漆黑的天空,幽幽說道:「我覺得我們都變了,我說不出來這究竟是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可是潛意識裡我還是想回到以前……」 和死靈妖童在奶茶店裡的撞面只是一個意外,不論是他還是林洛都沒有事先做好任何準備,不過結果卻有人歡喜有人愁,喜的人自然是死靈妖童,他又一次從林洛的追捕中逃了出來。

三天平靜時光悄然而逝,其實也不能說平靜,因為就在這天傍晚,林洛接到了一個電話,來自葉桐手機打來的電話。

葉桐現在已經辭去了國安的工作,最開始林洛要的只是這份工作帶來的便利和情報,可現在早已經不再需要,她也就沒有再留在那裡的必要,這三天來大家都沒怎麼聯絡,因為在沒有任務的時候,林洛是不會幹預隊伍成員的私人生活的。

不過當聽筒里傳出聲音的時候,林洛方才意識到葉桐已經遇到了危險,因為那聲音的主人,赫然就是死靈妖童。

「你想怎麼樣?」林洛凝聲問道。

「我就想和你談談,準確來說應該是你和林撒,我覺得我們不應該再這麼爭鬥下去,完全可以找到一個更好的方法。」死靈妖童的音色中帶著孩童特有的稚嫩,可是其中表現出來的那種成熟在時刻提醒著林洛對方的不簡單。

「給我一個時間和地點,我和他一定準時過來。」林洛沒有考慮,當即答應下來,與此同時林撒也從樓上走了下來,他不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可關是看看林洛那猶如吃了蒼蠅一般難看的臉色,不難得出大致的猜測。

死靈妖童輕笑兩聲:「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具體你們來多少人我不在乎,因為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想和你們為敵的打算,這是我最大的誠意,我想你也一定不會讓我失望。」

隨後他說出一個地名和時間,沒等林洛回話,直接將電話掛斷,待後者重新撥打回去,便得到對方已經關機的提示。

「葉桐她被死靈妖童綁架了?」李不凡一臉難以置信。

林洛疲憊地點點頭:「是這樣沒錯,至於她現在究竟安全與否,老實說我也不敢肯定,亡靈對於死靈妖童來說是絕對的大補之物,這麼一份誘惑擺在面前,她……凶多吉少。」最後的幾個字,他幾乎是咬著牙將其說出。

「你會過去。」莫非坐在沙發上,突然說道。

林洛沒有回答,算是默認。

這時林撒先是和林夜對了對眼神,隨後說道:「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可能是一個陷進,如果葉桐就是隊伍中的那個叛徒,她完全可以利用自己來將你吸引過去,然後再和死靈妖童一起配合……」

「別說了!」他話還沒說完,林洛沉聲將其打斷,「不管她究竟有怎樣的身份,既然她現在處於危險中,我就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

雖然這個隊伍很小,不算莫非裡面的成員也才四個,可是林洛很清楚上下一心對一個團體的重要性,他是可以選擇不聞不問,而且他也明白即便自己真的這麼做了,別人也說不得自己什麼,可是不說不代表不想,見死不救這種事情,一旦真的發生,其帶來的影響是絕對無可逆轉的。

哪怕真如林撒所說,葉桐就是那個叛徒,可經歷這一件事之後,李不凡和方世傑心中也會多想,更何況林洛目前還不能完全確定隊伍中的那個叛徒究竟是誰,這個賭局不論他贏還是輸,最終他都不能從中撈到好處。

聽到林洛如此斬釘截鐵的保證,莫非表面上看不出來什麼,實則內心已經連連點頭,因為就算是站在他的角度,這個問題上林洛的處理方法都沒有任何錯誤,他緩緩坐直身子,說道:「既然你已經決定,我不會多加干預,可是在這之前我們得把計劃定好——他說的地點和時間,是什麼?」

「杭州碼頭有一個六號倉庫,時間則是今晚零點。」

幾乎是林洛剛剛說完,莫非一條完整的簡訊便已經發到隼的手機上,他想要的不僅僅是六號碼頭的信息,包括它內部的地圖和周邊的情況,都要在第一時間掌握透徹,只有這樣做起事來才可以真正做到得心應手。

吃貨少董的污神愛妻 他只是發了一條簡訊,林洛想了想直接給隼打了一個電話。

「葉桐被綁架了,我需要過去三天里和她有關的一切信息,包括她出門以及回家的具體時間以及出現在其它地方的詳細監控。」

電話那邊的隼在短暫的震驚后,聽筒里傳來一陣手指擊打鍵盤的「噼啪」聲。

「不過沒道理啊,即便死靈妖童很強,可葉桐同樣不弱,她隱身的能力就算是我也無法識破,而且我們還有冥界這一個相互通信的工具,如果葉桐真的遇到危險,難道她連利用冥氣向我們求救的時間都沒有嗎?」方世傑皺著眉頭,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林洛點點頭:「從這方面來說,除非她是主動被綁架,否則這的確說不通,可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死靈妖童在瞬間就將她制伏,時間短暫甚至她連反抗或者求救的機會都沒有。」

六號倉庫是真實存在的,隼查起信息來也十分容易,沒過一會兒倉庫的平面圖以及周邊的情況就已經發到莫非的手機上,後者先隨意看了一眼,接著將自己掌握的信息完全共享給其他人,做完這件事他才仔細閱讀起來。

「這個倉庫目前還在使用,不過開倉和閉倉的時間都和午夜零點無關,而且它位於碼頭邊緣,十分便於出海。」

李不凡精神一震,急忙說道:「如果它還在使用,我們是不是可以先從它的負責人身上查起,死靈妖童應該不會無緣無故選擇這麼一個地方吧?」

「不用。」林洛和林撒同時否認,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錯,最終林撒沖著林洛一揚下巴,後者方才說道:「剛才莫非也說了,倉庫開倉和閉倉的時間都和零點無關,從這就可以看出倉庫本身是沒有問題的,至於死靈妖童為什麼要將地方選在那裡,這個問題我一時半會兒還想不明白。」

「或許就像你說的那般,死靈妖童還真是隨便選了一個地方。」 關於葉桐的視頻信息足夠複雜,隼查起來需要一定的時間,可距離林洛掛斷電話也不過一個多小時,一系列視頻文件陸續傳到他的手機上,他點開日期最近的一段視頻,那是葉桐所住小區大門的監控,上面清楚地顯示,在三天前早上十點,葉桐駕車出了小區。

他沒有停頓,一段視頻播放完畢立刻點開下一段視頻,上面的時間很相近,只半小時的差距,葉桐出現在一家商場中,看得出來她接下來的行程,這一次她不是獨自一人,在她的身邊還有一個和她年紀差不多的女人,通過視頻林洛知道,那是她朋友。

第三段視頻在一個半小時后,葉桐和她的朋友逛完商場後去到了一家甜品店,在那裡度過了大約四十五分鐘,她們結伴而出,隨後通過第四段視頻,林洛知道她在當天下午一點二十分回到小區,這一天內再沒有離開。

前面幾段視頻都很正常,葉桐平時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而且由於她已是月靈,容顏已經定格,平時一系列美容養顏的活動都不需要進行,這就導致她幾乎整天窩在家裡,除了偶爾會和好友一起逛逛商場或者吃頓飯。

一直到第三天,也就是今天上午十一點,葉桐再一次駕車駛出小區,這也是隼給他發來的倒數第二段視頻,離開小區后她一直沒有回家,也就是說她真正被死靈妖童綁架的時間在這之後,而且那個地點附近還沒有監控探頭,因為最後一段視頻只二十秒,那是一段十字路口的監控,葉桐的車子轉入右邊的路口,自此消失不見。

也就是林洛剛看完最後一段視頻,隼打來一個電話。

「我調取了她這三天以來的通訊記錄,最後一個通話在一天前,對方叫許婧,就是最開始和她一起逛商場的那個女人,通話內容也很正常,等會兒我會將這段音頻發給你,同時還有這幾天她通過社交平台和別人交流的聊天記錄……」

頓了頓隼接著問道:「林洛,葉桐有怎樣的能力我多少能猜到一些,她被綁架這件事,我理應不該多過問什麼,可是那些聊天記錄我都看過,上面沒有任何問題,結合監控視頻來看,事發之前她沒有和任何人聯繫過,那麼是不是可以證明這根本不是綁架,而是她和對方配合的一場戲?」

「這只是可能之一……」林洛皺著眉頭道,連隼這個局外人都這麼認為,看起來葉桐的確有很大的嫌疑,可是還是那句話,除非有非常明顯的證據證明這個結論,否則他都得赴這個約定。

隼有多精明,頭髮絲隨便拔一根下來都是空的,他在第一時間便明白了林洛的言外之意,想了想說道:「你的想法沒錯,不管怎麼說她畢竟是你的夥伴,接下來我會派人去她家裡一趟,看能不能再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等我的消息吧。」

隨後一系列圖片和一段音頻傳來,果然如隼說的那般,這些信息非常正常,甚至那段音頻中葉桐還和許婧約定好兩天後再去另一家商場逛逛,從這一點來說,如果葉桐不是真的被綁架,就說明她確定自己兩天後一定可以赴約。

不過另一方面,這也可能是葉桐的計謀,她很好的利用了他人的逆向思維,什麼樣的情況都有可能,林洛一時拿不定主意。

「想一想,如果你是葉桐,建立在這是一場假綁架的前提下,你會怎麼做?」就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莫非突然說道。

我會怎麼做?林洛一下子愣住了,他仔細想了想,方才喃喃說道:「如果我是她,既然決定了這麼做,就一定會把事情做得完美……」

葉桐是女人,心思方面終究要比林洛李不凡這些男人更加細膩一些,她一定能察覺到林洛對自己的懷疑,所以如果真的要做這件事,就一定不能讓林洛發現破綻,否則那將給她帶來末日般的災難。

「她很熟悉炎黃,知道這個組織究竟有著怎樣強大的能力,聊天記錄以及簡訊上我們可能查不到什麼,可是……」林洛突然頓住,他才明白莫非讓自己這樣做的打算。

「可是不應該連通話記錄都是一片空白,最起碼上面應該有她和死靈妖童的聯繫,如果她想偽裝自己的確被綁架,那通電話的內容應該是對方掌握了什麼把柄將她約了出去,而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