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理店,換好車胎后。他的朋友城傑,則是說秋啊,你這是怎麼了。

而後詢問一同,說我已經有了駕照了,考核通過了,已經成為一名G級車手了。

葉秋恭喜。情緒不高。

程傑則是說怎麼不高興,葉秋沒說什麼,而後付錢,發現錢不夠了。

賽車是需要花錢的。

城傑說沒事這會我先幫你附上,等你有錢再給我。

葉秋說那多不好意思,程傑說沒事,然後說,先修著,跟我去開會車

葉秋無奈說好吧。

程傑他買的一輛好車,兩人離去。

……

程傑開車秀車技,然後說怎麼樣葉秋,我這車技不錯吧,。

葉秋點頭,說車子不錯。

程傑說什麼不錯,是我的技術好,然後差一點撞車,搞笑。

葉秋嚇壞,然後說,幸虧車子好。

程傑也不敢大意了好好開車,在這條山路,岷山上面跑,

介紹一番岷山的崎嶇,適合賽車。

程傑說問葉秋的理想是什麼,葉秋夢想。

程傑說嗨你這待著能有什麼夢想,我的夢想就是當一名賽車手。

賽車手,葉秋點頭,知道。

你知道我偶像是誰嗎

葉秋說,不就是那個誰誰,天才少年,曾經的他。

說完自己也尷尬,他沒讓別人知道。

隨後問,他都落魄了,你還喜歡他。

程傑說,雖然不知道他是為何落魄的,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會重新再來的。說完自己也不信。

葉秋說重頭再來嗎,而後看著外面信心重回。

程傑這面突然剎車。

遇到了,岷山縣的官二代,和幾個愛車的人,和王傑車隊的人來這賽車。

被迫剎車。

然後遭到對方的鄙視,說他們是王傑車隊的。葉秋停下了后沒說話。

程傑則是害怕,知道對方強大,而且對方車技也很強,於是不敢說話。

然後拉著葉秋準備離去。

那伙人再次鄙視嘲諷一番,最後開車離去鄙視。

葉秋被激怒,然後上車。

程傑說你幹嘛。

葉秋說,快上車,沒時間解釋了。

程傑想說啥,但是上了車,

葉秋髮車,而後開始疾跑。

那伙人繼續鄙視葉秋等人。

縣長兒子:高一。王傑車隊的小弟等等,正在鄙視葉秋等。

說話間,突出近期比賽取得冠軍等,而後說輸給了一個人,那個傢伙很厲害,說叫什麼葉秋還是個學生,不簡單。

遇到他躲著點,不能再丟人,說是王傑隊長正派人找他呢,還要在比一場,而且隊長也憤怒,說一定要找到這個傢伙,竟然這樣。丟失了聲譽、。

而就在這時,後面來了車,讓他們大驚竟然追上來了。

然後上路飆車,最後葉秋在程傑的不敢相信,那幫人傻眼下,急速超車。

車尾燈都看不到了。

王傑他們傻眼下車,然後一個激靈說這個傢伙,不會就是吧。

那個縣長兒子,說我認識那兩個人一個叫葉秋一個叫程傑。葉秋,他們說難道是,。

而後給他們隊長打電話

……

葉秋這面駕車疾跑,很輕鬆,全力都還未使用出來進步神速,超越多方D級車手了。

程傑讚歎葉秋,而葉秋在想著剛才的漂移感覺,他越發覺得自己適合開車。就是那種感覺,但是卻還不夠快。

還不夠快。

裝逼。

程傑吃驚,然後笑罵葉秋後葉秋也無奈。

回到地方后,看著車輛修改完成。程傑等人說你這車太久了,太破了也。

葉秋不說話,然後說我先走了。

離開后,系統說話了,你這車經過改造,不一般。

葉秋驚訝,怎麼這樣說。 「趙銘宇?我?」

陸凡一臉震驚。

「這個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啊。我不是。。。。。。」

陸凡話還沒有說完,中年男子便大手一揮道:「殺!」

頓時,一片五行光芒衝天而起。

四周的虛空開始崩碎,肉眼可見的,無數外界的天地之力瘋狂的向他們匯聚。

陸凡能感覺到,周圍的虛空,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他們隨時都有可能從虛空中脫離出去。面前這些鍊氣士的力量,實在強橫無比。

天風,地火,雷霆,冰霜。

開始在陸凡的四面八方出現,鋪天蓋地。無邊無際的五行獸影,在他們的手中凝聚,接著一指陸凡,瘋狂殺來。

「該死!」

陸凡一聲大喝,無鋒重劍豎在身前,小黑瞬間附體!

「天地退散!」

罡氣瘋狂湧出,腳下靈舟開始了劇烈的震蕩。

越是大的物體,這個時候,就越是多承受攻擊。

陸凡連人帶船,全部都被這些鍊氣士的法決淹沒。

於此同時,十幾道法器跟著飛來,狠狠的砸向陸凡的等人。

只是剛剛接觸,十三被一口鮮血噴出,氣息迅速萎靡。

靈瑤雖然是站在陸凡的身後,但也是一臉慘白。

這可怕的力量與法器,竟然還能結陣攻擊。真是鍊氣士的精妙手段!

「陸凡,快走。」

靈瑤大聲叫喊道。

這些鍊氣士,每一個恐怕都有不弱於御氣師的實力。

他們的結陣攻擊,實在太強大了。不要說陸凡現在還不是天罡境。就算是,也抗不了多久。

陸凡能感覺到自己的虎口崩裂,罡氣迅速消融。

狠狠咬著牙,陸凡大喝道:「不能退,退則死,進則生。」

靈瑤也大聲道:「聽你的!」

陸凡猛然開啟了無鋒重劍上的道域。

驀地,他正前方的幾件法器,被瞬間彈開。

趁此機會,陸凡腳下的靈舟迅速縮小,罡氣注入,瘋狂前沖。

陸凡在心中的大喊道:「老九,破陣!」

想都不用想,對方一來就直接封住了靈舟撕裂空間通道的能力,肯定是用了某種陣法。

陸凡雖然看不到,但交給老九肯定是沒錯的。

九龍玄宮塔大聲回道:「偉大的主人,我需要時間。」

陸凡聽到了老九的叫喊,一聲爆喝,腳踏靈舟往前衝去。

「轟殺它,火雲伏魔陣!」

中年男子一揮手大喝道。

所有的鍊氣士頓時轉換五行,可怕的火焰開始迅速匯聚,四周的虛空,已然完全變成了紅色。

「放!」

一聲令下,火海爆炸。

火焰由紅色,化為幽藍,再由藍色化為熾白,最終炸裂成黑色。

陸凡的四面八方,皆是可怕的爆炸力量。

陸凡與靈瑤背靠背,一人身上罡氣衝天,死死擋住,一人身上金光泄地,拚死抵擋。

十三已經來到了兩人身邊,緊緊地蜷縮在兩人的腳下。

以他的力量,倘若沒有陸凡與靈瑤,這一輪轟擊,便能將他轟殺至渣。

不過十三並不只是躲避攻擊,於此同時,他的目光還死死盯住了那些鍊氣士,全身的力量都是內斂,他在準備他的必殺一擊。

靈舟已然被轟的全部是洞。但不得不說,它還是很堅固,這般轟炸下,竟然還沒有完全崩潰。真不知林首輔是找的什麼樣的木材來打造的,遠超精鐵鋼石。

中年男子皺著眉頭,看著陸凡還在頑強的抵抗,並且越來越近,朗聲道:「變陣,火龍化雨陣!」

所有鍊氣士再度轉換法決,他們的法器,此時也驟然飛回,漂浮在他們身前。

一條條火龍從他們的法器之中冒出,而後一分二,二分三,三分無數。

帶著咆哮,帶著烈焰,這些火龍駭然殺出。

什麼叫鋪天蓋地,哪個叫火龍如雨。

單單是看到幾百上千條張開血盆大口的火龍衝來,便足以讓九成九的武者,為之膽寒。

但恰巧,陸凡就不在那九成九的武者之中。

爆喝一聲,陸凡一躍而出,竟然是迎著漫天火龍衝去。

「天地一劍!」

無鋒重劍橫掃。

下一刻,四周的空間開始了劇烈的扭曲。

靈瑤立即散開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拉著十三便匍匐在地。

旋即,陸凡身上一股猛烈的波紋蕩漾開來,那些衝到他面前的火龍,居然霎時停住。

陸凡將自己的牙齒都咬出了鮮血,爆喝一聲:「破!」

所有火龍帶著巨大的身軀,調轉方向,衝進了鍊氣士的人群之中。

這些鍊氣士,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功法居然不受控制的殺回,沒有防備的他們,直接被火龍淹沒!

轟!轟!轟!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