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孟冰猛然的驚呼,一雙眸子極力的圓睜,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他,那一刻是一臉的錯愕,一臉的不可思議。

雖然,她剛剛也想到了,不是千尋,似乎也就只有那麼一種可能了,但是此刻,聽到李逸風親口說了,她還是完全的驚住了。

驚的忘記的把所有了,甚至忘記了此刻的情形,就那麼大聲的驚呼出聲了。

李逸風聽到她的喊聲,臉色微變,這麼遲了,她突然驚呼,突然會驚到外面的侍衛的。

「快,先進來。」孟冰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雙眸一閃,快速的將她李逸風拉進了房間里,隨即關上了門。

隨即,侍衛他進了院子,來了房門前,雖然看到一片安靜,似乎沒有什麼事情,但是仍就忍不住問道,「公主,發生什麼事情嗎?」

「沒有,剛剛做了一個惡夢。」房間里,孟冰故意裝出一副剛剛睡醒的樣子,懶洋洋地說道。

那些侍衛聽她這麼說,都暗暗的鬆了一口氣,隨即又快速的退了出去。

聽到那些侍衛離開后,孟冰才又轉向了李逸風,急聲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刻的她仍就是一臉的錯愕,一臉的震撼,但是,或者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她的眸子深處,微微的隱著那麼一絲的異樣的期待。

「那天,我跟你在藍寧辰的面前演戲時,被他發現了,他信以為真的,所以,便逼著我進宮向你提親。」李逸風簡單的說了一下,關於他們如何逼他的事情,並沒有提。

「他們誤會了?」孟冰的眸子微閃了一下,聲音微微的小了很多了,一雙眸子也慢慢的垂下,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只是,那聲音中似乎隱隱的有著那麼一絲的鬱悶。

「恩,父親本來就一直在催著我成親,發現了這件事情,自然不會善罷干休,非要鬧著進宮提親。」李逸風此刻倒是沒有注意到孟冰的異樣,只是慢慢的說道。

「那你今天來,就是為了告訴我這件事情嗎?」孟冰的眸子再次的抬起,望向他,神情再次快速的閃過什麼。

「恩,算是吧,我跟父親解釋說,我們只是朋友,但是父親不相信。」

李逸風微微點頭,他今天來,的確是這個目的,「明天父親進宮提親,肯定會給你帶來困擾的,所以,我先進宮跟你說一聲。」

孟冰愣了愣,沒有說話,只是仍就那般愣愣的望著他。

李逸風對上她的眸子,微微的有些奇怪,不過,想到她可能是也被這件事情驚到了,不知道怎麼辦了。

遂再次說道,「我也知道,你一直只把我當朋友,你的心中愛的人也不是我,所以,對於這件事情,我真的是很抱歉。」

孟冰聽到他這話,微微的回神,唇角微動,連聲說道,「沒有,不會的。」

她的這句沒有,不會,太過簡單,但是包括的意思卻可以很多,所以,此刻,她說出這麼兩句話,一時間還真是無法讓人明白她心中的想法。

李逸風卻以為,她只是礙著朋友的面子,微微一笑,再次說道,「雖然我們是朋友,但是你不用顧及我的,到時候,你可以拒絕的,不必顧及我的面子。」

或者,這才是李逸風今天晚上來這兒的目的。

說真的,他的確是希望孟冰可以拒絕的,畢竟,他也知道,孟冰只是把他當朋友,並沒有那方面的感情。

但是,他又怕孟冰應該兩個是朋友,所以,為了顧及他的面子,會答應了他。

孟冰猛然的驚住,一雙眸子再次微微的圓睜,直直地望著他,一時間,似乎有些回不過神來,嘴然微微動了幾下,似乎還想再說什麼,但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其實,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讓她不要答應。

那她還能說什麼呢?

她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掩飾自己心中那突然而來的失望,唇角微微的淡開一絲輕笑,然後像平時一樣,十分的豪爽地說道,「行了,我知道怎麼做了。」

李逸風聽到她這話,瞬間的鬆了一口氣。

雖然他答應了他的父母,但是若是公主不同意的話,那就不是他的問題了。

「恩,那就謝謝你了、」李逸風的臉上多了幾分感激,低聲應謝。

「跟我,還需要客氣嗎?」

孟冰唇角的笑再次的散開,笑的一副無心無肺的樣子。

他跟她是多年的朋友,以前,的確是沒有那麼客氣過。

「也是,那我就不用說了,你休息吧。」李逸風的臉上也扯出一絲輕笑,淡笑著說道,話一說完后,便轉身離開了。

孟冰望著他離去的身影,臉上的笑一點一點的隱去,一雙眸子中的失落也慢慢的浮了上來。

朋友,只是朋友,永遠只是朋友,也好,那就永遠只是朋友吧。

他既然希望她能夠拒絕,那麼到時候,她一定會拒絕的,畢竟,她的心中也明白,他愛的人不是她。

劍道乾坤 而且,她很清楚,這一輩子,他都不可能會忘記孟千尋的了。

只是,孟冰知道,今天晚上,她肯定是再也睡不著了。

只是,讓孟冰沒有想到的時,第二天,天還沒有完全亮的時候,她的宮院里,又來了一個絕對讓她意外的客人。

竟然是李老夫人。

當孟冰看到李老夫人的那一刻,頓時愣住了。

她隱隱的能夠猜到李老夫人是為何而來的,所以,此刻,她頓時感覺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甚至想要避開她。

但是,既然人都來了,她肯定不可能避開,說真的,她一直都挺敬佩這個位李老夫人,也一直都很喜歡她的。

「李伯母,你怎麼來了?你要來也不跟冰兒說一聲,冰兒好讓人去接你呀。」孟冰反應過來后,連連向前,極為客氣地說道。

對李老夫人,她是從心裡的尊敬,不僅僅是因為跟李逸風的關係。

她做事,向來都是跟著自己的感情走的。

「呵呵、、、」李老夫人微微的輕笑出聲,臉上也是一臉的輕柔的笑,輕柔的拉住了孟冰扶著她的手,一臉親切地說道,「我就是想你了,所以過來看看。」

李老夫人的心思多細呀,所以,當她看到孟冰第一眼看到她的反應時,便猜到了,逸風那小子肯定已經來找過這丫頭。

肯定跟她也說了什麼,若是她沒有猜錯了話,應該是不讓孟冰答應提親的事情。

他早就料到那小子會有這麼一出,只是沒有想到,他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呵呵、、、」孟冰只是陪著笑,心是明白李老夫人是為何而來的,便暗暗打算著,若是李老夫人問起此事,她要如何的回答。

「丫頭,你有多久沒有去我們李府玩了。」但是李老夫人卻並沒有問起那件事情,反而極為隨意的跟她聊起天來、。

因為,以前,孟冰不經常去李府,大家都是很熟悉的,而且孟冰平時就從來不端公主的架子,在他們的面前,就更是隨意,一直讓他們擴大她冰兒。

孟冰聽到李老夫人的問道,微微的愣住,略略思索了一下,有些小心地回道,「其實也沒有多久了,前不久,我還去過李府,只是當時有點急事,沒有去給伯父,伯母打招呼。」

孟冰是不會說謊的,有什麼事情,就說什麼、

「丫頭,有時間,就常去李府玩。伯母是真的很喜歡你。」李老夫人再次一臉親切地說道,聲音中更是帶著輕柔的笑。

仍就沒有提起關於提親的事情。

「恩,恩,冰兒會的。」孟冰連連點頭答應,其實,她也挺喜歡去李府的,很喜歡李府的那種氣氛。

「恩,我也老了,身體不行了,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天。」李老夫人的臉色突然原微微的一沉,低聲的嘆氣,那聲音中隱隱的帶著幾分悲泣。

「伯母,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呀,你還年輕著呢。」孟冰聽到她這麼說,有些急了,連聲的安慰著她。

「不行了,人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就是半截身子埋進土裡的人了,是活一天就賺一天了。」

李老夫人再次微微的嘆氣。

李老夫人今天快六十歲了,當年,他跟李老爺子成親就比較完,先前的孩子,因為意外,去世的,後來經過了幾年,又生了李贏,所以,雖然李贏只有三十幾歲,但是兩老也的確是老了。

而在這古代的平均年領都不長,像他們這樣的年紀還這麼健壯的就很難得了。

所以,此刻,她說出這樣話來,也並不誇張。

孟冰的心本來就軟,一聽到她這麼說,便多了幾分不忍,一時間又不知道再怎麼安慰她,只能是靜靜地站在她的身邊。

「冰兒呀,其實,我也沒有什麼好惦記的,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逸風的婚事,你說,那小子都快三十歲了,卻還沒有成親,真是把我急死了,我這幾天急的睡也睡不著,吃也吃不下,這幾天,這身子明顯的有些支撐不住了。」李老夫人看到孟冰的樣子,雙眸微次一閃,繼續說道。

孟冰微怔,神情間更多了幾分擔心,畢竟像這個年紀的人,的確不經不起折騰的,也不能太過操心了。

她的父皇就是因為一直操心國家的事情,太累,所以,還只有四十幾歲就去世了。

母后也因為太過傷心,沒過多久,也跟著父皇去了。

而如今李老夫人已經六十歲的人了,的確是不能太操心了。

「哎,你說這小子,他都那麼大了,還不成親,都快把我跟你伯父急死了,哎,他那樣子,恐怕也沒有女孩子會喜歡她,會嫁她,在皇浦王朝的時候,他就提過一次親,結果被人給拒絕了,哎,我真擔心,沒有人會喜歡,沒有人會答應嫁給他呀。」

李老夫人的話微頓了一下,再次繼續說道,這一次明顯的意有所指。

而且,她還故意的提起了那次李逸風去夢府提親的事情。

那件事情,也是她最近才讓人查到的,當然,她不可能會告訴李老爺子。

孟冰驚住,關於這件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並沒有聽李逸風提起過。

不過,隨即一想,像這樣的事情,李逸風自然不可能會到底亂說的。

在皇浦王朝提的親,那麼當時會不會就是千尋?

很有那種可能。

「冰兒呀,我是真的很擔心,你說,他都被人拒絕一次了,若是再去提親,再被人拒絕的話,那別人肯定會想,他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呀,要不然怎麼每次提親都被人拒絕呀,到時候,肯定就不會有嫁給他。」李老夫人看到孟冰一臉的驚訝,便知道,孟冰以前也不知道這件事情。

「冰兒,你說的伯母說的有沒有道理呀。」李老夫人突然的問向孟冰。

孟冰正在想著李逸風提親被拒絕的事情,被她這麼一問,突然的一愣,快速的回神,連聲回道,「是,伯母說的對。」

其實,事情也的確是那樣的,你去提親,被人拒絕一次,那倒還可以說是意外,若是被人拒絕兩次,那肯定就會有暗中猜測了。

「有道是人言可畏呀,那拒絕風兒的丫頭,雖說是無心,但是卻也害了風兒呀,冰兒,你說是不是呀?」李老夫人眸子微閃,再次一臉擔心,一臉沉重地問道。

「是,人言可畏。」孟冰的臉上也多了幾分沉重,的確,人言可畏,到時候,萬一有人把這兩件事情聯繫在一起來說,來議論,不知道會傳出什麼話來。

畢竟,嘴是長在那些人的身上,是他們無法控制的。

「冰兒,若是逸風來向你提親,你會答應吧?」李老夫人微頓了一下,再次突然問道。

這一次,她的臉上多了幾分認真,一雙眸子直直地望著她,等待著她的回答。

孟冰徹底的驚住,她沒有想到,李老夫人竟然在這兒等著她呢?

饒了這麼一大圈子,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她若是不答應,那她就成了害李逸風的人了,她若是答應吧,但是她昨天晚上已經答應了李逸風了。

孟冰此刻真的左右為難。

不過,她的眸子深處,再次的隱過了幾分期盼,若是她答應了?

答應了,會怎麼樣呢?

李老夫人是何等精明之人,而且,她一直都在望著孟冰,細細的觀察著孟冰臉上的所有的神情,所以,她那異樣的變化,她自然發現了。

心中不由的暗笑,只是朋友,那小子可能只是把人家當朋友,但是人家未必就是真的只把他當朋友。

風兒那小子,當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呀,竟然連這都沒有發現。

「冰兒,我知道你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姑娘。」李老夫人再次意味深長地說道,她這次來的最大的目的,就是要探探孟冰的意思。

再怎麼著,她也能勉強了孟冰。

如今,她就可以完全的放下心來了。

孟冰聽到李老夫人此刻的稱讚,突然感覺到壓力更大的。

李老夫人這意思會不會是,她答應了,就是心底善良,那不答應呢?

「丫頭,跟著自己的心走,永遠不會錯的,有些事情,是需要自己去爭取,去把握的。」李老夫人收起臉上的笑,再次意味深長地說道,這也算是一種點醒吧。

很顯然,這丫頭也沒有完全的意識到自己對逸風的感情,當然,也或者是因為逸風的態度,以及多年的習慣,讓她不敢去多想。

孟冰完全的愣住,身子也瞬間的僵住,一雙眸子有些錯愕地望著李老夫人,唇微張了幾下,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最終卻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好了丫頭,能說的,我都說了,其它的就靠你自己了。記住,跟著自己的心走,永遠不會錯的,有時候,為了得到自己的幸福,冒一點險也是值的。」李老夫人再次重複了一遍,然後便轉身,慢慢的走出了孟冰的宮院。

此刻,李老夫人的嘴角,微微的帶著一絲輕笑,她知道這件事情,應該不會有問題了。

而孟冰等到李老夫人離開后,才回過神來,心中更加的驚愕,李老夫人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似乎知道了什麼?

跟著自己的心走,那她的心中到底想的是什麼呢?

是什麼呢?

孟冰直直地望著,一雙眸子慢慢的望向窗外,她心中想的是什麼?其實,她應該早就明白了的。

只是,她昨天晚上,又答應了李逸風的,今天再反悔,李逸風會不會怪她呀?

說真,雖然李老夫人讓她按著自己的心意走,但是她此刻還是有些矛盾的。

現在要是有個人告訴她怎麼辦就好了,她突然想到了千尋,或者她應該去問問千尋的意思。

但是,這個時候,千尋正在早朝,她自然不能去打擾。

但是,千尋每次下了早朝後,就會去探望皇兄的,對了,她就去皇兄那兒等她。

Leave a comment